第855章 突如其来的感觉

    王瘸子闻言一愣,站起来?我是个瘸子

    “站起来!”

    徐方吼一声,顿时把王瘸子吓一跳,灵一下从椅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轰

    看到王瘸子站起来,周围人们顿时发出一阵

    “王瘸子!你站起来了!”周围有人喊

    王瘸子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双站立,而且右……似乎也不是没有知觉。

    “走两步试试。”徐方的语气又恢复了温和。

    王瘸子这次没有犹豫,站起来尝试走了起来。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嘿,还真被他走成了!

    随着王瘸子站起来走路,周围顿时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神医!看不出来,这么年轻医术了得!”

    “王瘸子真是走了大运,这也能治好?大夫不都宣布他治不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了老三,你家媳妇不是也有点问题吗?带过来看看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这带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活神仙,牌子上写着免费行医,也不知真的假的。”

    王瘸子此刻也无比振奋,跑到徐方边拽着徐方衣服:“神医!我的好了!我的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这次只打通了你的脉络,还没完全恢复,我给你开一副方子,你回去时服,一个月内边可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神医,谢谢神医,诊金多少?”王瘸子问

    “医者行医天经地义,诊金倒是不用,你且回去吧。”徐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”王瘸子吃惊问:“不给钱怎么行!神医,只要你说个数,我就算砸锅卖铁也给您凑出来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虽然十分,但脸上却依旧不,温和说:“我有祖训,不能靠治病救人收敛钱财,你要有心,以后若有人来这家饭馆闹事,可以来帮衬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神医!多谢神医!”王瘸子心里十分感,跪在地上冲着徐方磕了三个头,徐方一时没拦住,只得被迫受了这份深礼。元荒天尊

    也是在这一瞬间,徐方忽然感觉一忽然汇聚到自己头顶,随后丹田也是一热,自己一直停留在医诀第二层瓶颈的实力,在这一刻竟然有所松

    徐方不一呆。

    自己实力突破并不奇怪,毕竟一直都在要突破的边缘,但刚才那温热的气息究竟是什么玩意?

    一时捉不透的徐方,也只能压下这个想,开始给下一个人治疗。

    等这个王瘸子离开之后,见识到徐方医术的人们也振奋起来,人群里有一人走到了徐方对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名魁梧汉子,眼神冰冷,看着很有冷肃之气,徐方眼睛一眯,这人恐怕杀过不少人。

    “神医,能不能帮我也看看?”男人瓮声瓮气问

    “胳膊伸过来吧。”徐方温和说

    男人点点头,将胳膊放在桌子上,徐方手指放在他脉搏上,内医诀运转,一细微的真气快速钻男人内。

    真气刚入男人的,徐方就感觉到了无边的寒冷。

    这时候徐方才意识到,恐怕刚刚自己误会了这个男人。这个男人上的寒气,明显是经常出行与极寒之地中了寒毒。仔细检查了一下,才发现自己的判断并没有错误。

    寒毒入髓!

    “经常呆在很冷的地方?”徐方张口问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每月一次要遭受寒冷遍布全的感觉,每次持续时间三天左右,没错吧?”徐方又问。

    男人眼睛微微一亮,没想到徐方一开口就探出了症状表现,一时对徐方的医术也多了几分信心,瓮声瓮气问:“神医有治疗的子吗?”

    徐方犹豫了下才说:“将上衣解开,我尝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怠慢,将上衣下后,便出了一结实的腱子上有不少伤疤,看起来让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徐方却没有任何惊讶,取过针灸盒里的银针,内医诀快速运转,随后手如同落雨,瞬间在男人周布上四十九针。

    既然男人内严寒,想让这个男人痊愈,就要把严寒的源去掉。黑总裁强制宠:娇不准逃

    而那种严寒之气已经到达了骨子里,这个症状就很难办了。

    “待会可能会有些,你可要忍住了。”徐方说

    “放心吧,吭一声不是汉子!”男人吭哧说

    徐方嗯了一声,拇指和食指捻住丹田银针,随后真气快速运转,顺着男人内脉络连接到剩余四十八银针的针尖

    随后心念一,真气涌而出,四十九银针此刻忽然急速转,然后以眼可见的速度朝男人内钻去。

    这些银针……要到骨头上!

    随着银针一点点入,刚到骨头上时,那种难以言状的痛苦、酸以及皮层之下无抓挠止的感觉,瞬间让男人的额头布满了汗珠,脸上的肌也痉挛起来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们不自觉打了个寒,心里为这个男人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徐方看了眼真的一声未吭的男人,眼里闪过一丝赞赏,内真气再次运转,一火热之气顺着银针朝男人内钻去。

    唯有用火出寒毒,才能彻底治愈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痛苦随着时间只会越来越烈,男人上汗浃背,手攥拳,显然在忍受着彻骨的痛苦。

    在人们惊愕的目光中,原本还汗浃背的男人,那些汗珠却忽然结出了冰霜,甚至在脸上、眉上都是!

    “卧槽,结冰了,不会把人治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像是凉了。”周围有人惊讶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,这治疗的结果有些诡异

    其他人不知,但那名中年汉子心里却是无比震惊和欣喜,甚至随着他结霜越多,他的就越服!

    他清晰地感觉到内那些寒气,正徐徐朝外出,而他这么多年也第一次感觉到温暖。

    有种开了千层寒冰的畅快!

    十分钟后,这名男人上已经完全被寒霜包裹!徐方看已经差不多了,轻喝一声,猛地一拍男人小,一火气打入男人内,随后那四十九银针如同装了弹簧一般,快速从男人内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刻,裹在男人上的冰霜也是四飞溅!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