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3章 不敢问询

    “您怎么知?”徐方好奇问

    “好像在哪里见过,不知小兄弟家住何方?家里可有什么亲人吗?”钟三长老又问

    “我住在华夏闽南青云市,家里没有亲人,打小在海边被一个老爷子收养,怎么,你见过有跟我长相相似的人?”徐方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迫切的想回答一个问题,一下说过这么多字。

    钟三长老冲着徐方抱拳:“大概二十年前我碰到过跟小兄弟面向相似的人,也是姓徐,不过现在已经寻不到了,等以后还能碰到他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钟三长老又扭过头看向钟燕婉,叹口气说:“哎,燕婉,家主也知你的难,但钟家已经到了摇摇坠的关头,你是让家族活下去的一线生机,老头子也不多强求,你再多想想。无音,跟你妹妹告别,家里势危急,咱们得赶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钟无音自然也是自己妹妹,不过家族危在旦夕,各大家族对钟家虎视眈眈,不然也不会如此迫妹妹,此刻恨恨一跺脚,就跟着钟三长老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等两人出了剧组,钟无音才着急:“三长老,就这样回去可怎么办?不仅妹妹没回去,更直接得罪了孟家。”

    钟三长老却摇头:“就算把你妹妹送到孟家,也不过是缓兵之计,后续依旧难以维持。不过这次却另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收获?”钟无音惊奇问

    “看到那个姓徐的小子没?五年前我见过徐家家主一面,还记得他的面貌,这小子跟他有七分相似。而且传闻徐家家主二十六年前在世俗界丢失过一个孩子,至今也没找到。这次我让家主去一趟徐家,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,对咱们家族来说是个重大利好的事。如果这小子的长相只是一个巧合,那钟家就做好跟敌人决一死战的准备。”钟三长老此刻浑着果敢的气势,想必平也是豪杰之人。

    钟无音浑一震,半晌才:“那把妹妹留在世俗界,多少算是留了条血脉。走吧三长老,这次回去我会建议父亲散尽家财,购买灵提升家族子弟实力,争取对敌能多几分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钟三长老也点头附议。天降狗仔:明星老公你过来

    虽然钟燕婉没有回去,但此刻的钟燕婉却蹲在地上掩面哭泣,家族都要没了,自己的父亲人可都在内江湖。自己却因为一己之私,置家族于危机还不顾,这要被内江湖多少人唾弃?

    徐方似乎看出了钟燕婉的想,走过去拍着她肩膀柔声:“别难过了,你回不回去对你家族没有太大的作用。你哥哥和你们家族长老也看出来了,就算你回去也只是缓兵之计,留在这里好歹保存了钟家一丝血脉。” 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钟燕婉抬头看向徐方。

    徐方认真点了点头,正:“如果你大哥今天铁了心要带你回去,我对你们家族会无比失望,你们家族哪怕度过了这次难关,被灭亡也是不远的事。但你大哥和三长老今天毅然回去,说明你们钟家大有铁血男儿,这样的家族不会倒下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钟燕婉无助问

    “你能过的好,他们就很放心了,”顿了顿徐方继续说:“你在世俗界赚了钱,也可以在这里搜寻一些材、宝物送回家族,你是大明星,一部戏、一个广告代言都能赚到不少钱,你在内江湖只是一个弱女人,但在这里你可以给家族提供很多东西!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钟燕婉忽然抹了一把眼泪,看着一旁的吕半彤说:“彤姐,以后有戏和广告都联系我,我都接了!”

    吕半彤闻言又惊喜又心,惊喜的是钟燕婉以前一直淡泊名利,除了喜欢的剧本外,对广告、综艺等节目都不感兴趣,如今吕半彤如果能接更多戏和广告,对公司来说会有很大一笔营收。

    但她现在也发现吕半彤光鲜的背后,家世却比常人要惨无数倍,这个看着柔弱俗的姑娘,骨子里时刻承受着泰山之重!

    徐方叹了口气说:“半彤,好的广告和代言也会增加明星的人气,给燕婉接活接戏的时候把把关,希望不要有影响人气的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做会少赚一些钱,但吕半彤仍然定点头:“放心吧徐总,我心里有数!”网游之桃源领主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忙吧,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徐方笑了笑,也没耽搁大家拍戏,开着飞行器朝林家飞去。

    飞行器上,徐方忽然地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郑秀兰和林香雪都很了解徐方,看到忽然沉默起来的徐方,两女的手各搭在徐方的左右肩膀上。

    郑秀兰心中一,问:“徐方,你是不是想自己世了?”

    徐方对两女也没隐瞒,点点头说:“是,刚才那个老者的眼神看我,明显对我的份有一半的怀疑,我确定他现在一定能联系到和我面貌相似的那个人,而且他直接问我是不是姓徐、文我我有没有家人,这些点太可疑了。”

    林香雪此刻也问:“那咱们找燕婉,让他再找到他们长老问问况?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!”徐方急忙摇头,随后叹了口气,声音嘶哑:“我不敢,也不想。”

    徐方虽然没把话说清楚,但两女却明白徐方的意思。打小就没见过自己父,跟着一个老头相依为命,自己成人后爷爷却驾鹤西去,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在腥风血雨六年,然后又是三年商战风云!

    多少大风大都过来,生命轨迹似乎都定型了,却在此刻忽然有了家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家人为什么当初要丢弃他?难不成他是家族弃婴?

    如果是被家人丢弃的人,那他就算找到了家人又该怎样去面对?如果家人对他又是冷言冷语,如同对待陌生人,那他岂不又被打击了一次?

    所以徐方不敢去问,不敢寻找。

    林香雪看着的徐方,轻声:“徐方,你肯定也想知自己从哪里来,什么世,或者说自己是谁。如果你不明白,这件事会成为你心底的心结。哪怕你现在不去寻找份,但也不要害怕去探寻自己份。每个人都有不敢轻易触碰的有毒秘密,不解开会成魔,解开了才能活得洒。”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