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7章 苏醒吧秀兰

    回到家后,徐方也开始着手准备豆蔻泥的发售问题。

    一来给乖博拉拢人气,二来最近公司花钱的地方太多,需要回笼一些资金来支公司运转。

    代了刘安将豆蔻泥发布,发售在乖博上线!

    限量一万瓶,每人限购一瓶!

    虽然刚刚上线,但之前就放出了消息,如今豆蔻泥一出来,预约人数依旧破了千万之数。

    这样的数额让徐方也有些吃惊,随即想想也就释然。豆蔻泥作为全球最顶尖的化妆品,引的肯定不仅仅是人!

    当想到这里的时候,徐方的心忽然一跳。

    一直在内发展,之前自己也一直说要走出去,但到现在,除了给奔池汽车代理的岳海村汽车,其他在外没做响一个品牌。如今的秀兰集团已经今非昔比,确实可以试一试。

    去外发展这件事还不太着急,徐方的注意力到了蛟珠的上。

    收蛟珠的灵气,促自己医诀修炼!如果医诀能顺利踏入第二层,那郑秀兰

    想到大村长,徐方心头也很是火热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徐方和林香雪大战了两小时后,林香雪洗个澡后便不堪重负,疲累且满足的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方则起来,拿到了蛟珠,然后来到了楼顶,盘坐下,将蛟珠放在丹田的地方,开始运转医诀。

    内的医诀快速运转,当真气在经脉运转一个周天,原本沉寂的丹田忽然一,一若有若无的线就从丹田连接到了蛟珠,随即蛟珠内的灵气,便一点点朝徐方内涌去。

    灵气纯粹浩,蛟本和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如今又是在海边,在修炼上也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   如果也沉浸在灵气的洗礼中,久久无自拔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徐方的修炼,周也氤氲着灵气,而丹田内,此刻的灵气也达到了一个顶点。

    当东方第一曙光忽然划破天际,徐方的丹田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,忽然砰的一声,如同银瓶炸裂,随即原本快要凝固的真气忽然就顺畅起来,正在修炼的徐方也感觉一轻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清脆的声响传来,徐方丹田的蛟珠陡然化成粉末。

    而到现在,徐方才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光芒在眼中缓缓消失,徐方终于站起了。感受着内充盈的力量,徐方眼里也充满了喜

    这蛟珠当真是神奇之物,一夜之间,不仅让他医诀成功踏入了第二层,原本卡在泰斗级很长时间的他,也在一夜之间踏入了传奇境!

    传奇和泰斗,果然相差十万八千里。到了现在这个程度,徐方隐约能感受到漂浮在空中的灵气。这种逐渐要触碰自然的感觉,让徐方整个人看着都温煦了几分。

    在房顶打了几套拳后,看着时间才刚七点,想着林香雪昨晚累得够呛,起来不知得几点,也不着急做饭,起了郑秀兰的房间。

    郑秀兰这些子在蛟珠的温下,脸倒不是那么难看,但依旧未曾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郑秀兰致的面庞,徐方轻轻一弹,眼里闪过一定:“医诀,希望第二层别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取出针灸盒子,拿出五银针,直接入了郑秀兰心脏的大,随即手不停,一银针也都落在了郑秀兰上。神独

    郑秀兰心脏受损,导致整个机能都开始萎。现在徐方要行生机之针,让郑秀兰的心脏开始复苏。

    而心脏复苏后,原本已经习惯了虚弱心脏的脉络,肯定难以承受忽然蓬的心脏,还需要再行补针,将周的脉络提高。

    如此重复几次,这次治疗才能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虽然复杂辛苦,但徐方却没有半点不耐。

    在行针的时候,徐方也终于发现了医诀到达第二层的好

    原本的真气只能停留在银针上很短的时间,然后就会散去,而现在徐方却可以将真气埋在银针下方,这真气如果徐方不刻意触,可以保留很长时间。这样一来,原本徐方共振真气的环节就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发现了这个好,徐方神一震,更加努力施针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实力已经阶,施针起来比以前要轻松几分。不过饶是如此,半小时后徐方上已经被汗浸透。

    此刻,银针在郑秀兰上不断,徐方也心也开始张起来,现在治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步。

    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,郑秀兰能不能醒来就在此一举。

    看着郑秀兰的面逐渐开始红,徐方的拳头攥得越

    一刻钟后,看着郑秀兰还没醒来,徐方心里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难不成还是不行吗?

    无奈地收了针,正当徐方想出去的时候,忽然就听到“嘤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声音虽然很小,但徐方敢确定自己没有听错。急忙扭过头,正好发现郑秀兰的眼睛睁开。

    徐方,瞪大眼睛看着上的佳人,随即快速返回去,看着郑秀兰:“秀兰,你醒了?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说话,郑秀兰的视线落在徐方脸上,当看到是徐方后,郑秀兰眼里充满了喜意,想要坐起来,却发现自己竟然提不起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“你先躺着,现在不方便行。”徐方急忙住郑秀兰:“休息一会等力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,真的是你吗?”郑秀兰看着徐方,眼里蒙上了一层雾。

    “是我,是我!”徐方认真

    “呜呜,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!”说着郑秀兰抱着徐方的胳膊呜呜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方也没劝,就抱着郑秀兰,他知郑秀兰心里有太多的绪,哭出来对她有好

    哭了半天,郑秀兰的哭声终于止住了,正不好意思,忽然感觉上有些凉。好奇低头一看,郑秀兰才大惊失

    之前为了照顾她,一直没给她穿衣服,如今自己正无比坦诚地呈现在徐方面前,甚至那俩团儿还在半空中晃悠。意识到这个,郑秀兰快速将被子盖上,脸有些发。瞪着徐方啐:“你这坏人,怎么不告诉我!”

    徐方嘿嘿一笑:“我哪舍得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!”听到徐方的话,郑秀兰忍不住白了徐方一眼,随即问:“对了,我昏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七个月。”徐方笑了笑:“还好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昏的时候,都是你一直照顾我的?”郑秀兰问

    “主要是林香雪在照顾你,我给你报仇去了,凶手被我连窝端了。”毕业季

    “那”听到徐方的话,郑秀兰,半晌才小声问:“你和林香雪结婚了没?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一愣,随即摇了摇头: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郑秀兰才长口气。虽然知徐方可能还跟林香雪在一起,但只要徐方还没结婚,她就还有机会!

    “今年不许结婚,听到没!”郑秀兰忽然凶巴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看着郑秀兰可的模样,徐方莞尔一笑,弹了下她脑袋才:“知大村长吩咐谁敢不从!你刚醒,各项机能刚开始运转,得待会才能恢复一些力,你先躺会,我去做饭,待你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香雪没有意见,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郑秀兰醒来是件大好事,虽然早上不适合吃油腻的东西,但徐方还是花费不少心思,做了一桌子清淡口的早餐。

    林香雪已经起,正在梳妆,欣作为保姆则不会懒觉,徐方让欣去伺候林香雪穿衣服,自己则坐在饭桌上等人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欣扶着郑秀兰走了出来,林香雪则从一层的洗手间出来。

    当郑秀兰和林香雪见面后,两人对碰的眼神,竟然让徐方明显感觉到空气都凝固了几分!

    一个温婉似,一个雍容大气。

    一个弱柳扶风,一个倾尽天下。

    一个中莲花,一个华贵牡丹。

    本来两种不同属的女人,在这一刻竟然锋起来。

    连徐方这木头,都感觉到了浓浓的火!瞬间感觉一个头两个大!

    不会打起来吧?

    预想中两人继续互怼的场面并没有出现,林香雪温和一笑,热:“香雪妹子,你醒了?这几个月可把我急死了,快来坐下吃饭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也没预想中的发飙,闻言也是一笑,点点头感:“谢谢香雪这段时间的照顾,不然我跟你们真要两隔了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哪里话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林香雪笑了笑,走到郑秀兰边,和欣一左一右搀扶着郑秀兰来到了饭桌。

    两女和谐的场面,看的徐方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这什么况?这俩人之前是好朋友?

    虽然不知俩人一团和气是真是假,但场面不尴尬徐方就无比庆幸了,一顿饭在两女有说有笑中安然度过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郑秀兰也没再躺上,已经躺了七个月,她早就躺腻了。

    坐在书房,郑秀兰打开电脑浏览着网上的消息,和社会节了七个月,她徐方将这七个月的遗漏补回来。

    徐方和林香雪则在客厅一起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香雪,我准备把咱们现有的产业朝外拓展一下,你觉得发展哪块比较有市场?”徐方问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问话,林香雪笑:“咱们的每一样产品都很有市场竞争力,比如咱们卖的中,疗效又快又好。但品卖的太贵不好推广,卖的便宜了不如不卖。岳海村汽车的代理权已经给了奔池汽车公司,所以咱们的拳头产品,可以放在其他有创造的产品上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比较出众的产品有餐饮、自早餐机、山蛋、豆蔻泥、青蔻以及要做的新系统手机。我觉得能快速被广大消费者认可而且比较好推销的,豆蔻泥和青蔻算一个,新系统手机算一个。”林香雪跟徐方分析着。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