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9章 您开个价吧

    去之后,吕半彤让一名保姆给徐方沏茶

    徐方看着客厅内也没旁人,好奇问:“你家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家就我和我,还有林嫂。”吕半彤看出了徐方的好奇,语气低沉:“我爸在我小时候就走了,我一手把我带大,这也是为什么我需要人参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听到吕半彤的话,徐方再次叹了口气,点点头:“我会尽力的,要不咱们现在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“行,有劳徐总了。”吕半彤说

    这是二层小别墅,房间内装修的很明亮,简洁温馨。

    一层是会客厅、厨房和一间卧室,应该是保姆住的。二层则是卧室、书房。

    带着徐方来到一个房间,房间大,有一个台。此刻窗帘拉开,屋里很亮。

    这间房间的装修风格比较典雅,一张欧式的上,此刻躺着一名妇人。妇人脸上虽然有岁月的痕迹,但因为生活条件不错,皮肤白皙致,并没有普通妇女那般人老珠

    此刻的女人躺在上,眉头皱。现在燕京的秋天虽然多了几分凉意,但绝对谈不上冷。但上的女人却盖着厚被子,似乎还有些不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来,这女人努力睁开眼睛:“小彤。”

    “,这是徐大夫,给您看看。”吕半彤急忙说:“您就躺着别。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来看病,上的女人艰难地摆摆手:“算了,我这就这样,活不几天。你别到给我找医生,有找医生这时间,不如找个男朋友,最好在闭眼之前能找个好人家,这样下去了跟你爸也有个待。”

    听着女人这么说,吕半彤的眼泪顿时了下来:“,您会好的,您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这病,耽搁了你多少。、事业,哎”妇人叹了口气,似乎是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徐方看着这妇人的脸,温和:“阿,我给您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在徐方靠近妇人的时候,妇人忽然感觉有些服,睁开眼好奇看了眼徐方,随即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方将妇人神尽收眼底,心知应该是自己竞拍到那枚珠子的原因。虽然自己把珠子包了起来,但那珠子的灵气太过浓郁,很难藏得住。

    把妇人手腕拿出来,内医诀运转,真气如丝如线,一点点渗入女人的

    几分钟后,徐方才松开妇人手腕,长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徐总,怎么样?”吕半彤急忙问

    “夫人内中了寒毒,导致气血淤积,经脉全部堵。彤姐,阿用至至烈的大补之物是不行的,经脉堵收太猛烈的,反会因为效太猛冲坏脉络,到时轻则内脏受损,重则爆而亡。”徐方深口气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吕半彤着急问。

    “只能一点点清楚经脉内淤积的杂质,化开之后慢慢调理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您能治吗?”吕半彤眼里很是张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徐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听到徐方肯定的回答,吕半彤差点兴奋的出声,此刻她振奋:“徐总,还请您出手相较。”

    “彤姐,治疗的时候得您出去一下。”徐方郑重:“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。”红楼管家媳妇少年拳圣

    吕半彤犹豫了下,才深深看了眼徐方:“我不吱声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医者父心,彤姐你就放心出去吧,治疗时间大概四十分钟,之后您可以来看看。您可以趁这个时间去准备点材,我给你写副方子。”徐方说

    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,也不差这四十分钟。而且徐方是那么大的老板,如果治疗出了问题肯定要受刑事责任,没把的事徐方应该不会出手治疗吧?这样安了下自己,吕半彤才让徐方写好方,转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徐方将门反锁住,看着躺在上的妇人说:“夫人,你全脉络曾经长时间冻结过,内气血堵的厉害,治疗的话需要全针灸,治疗的时候可能要得罪了,上的衣服是不能留的。”

    吕半彤的温静容,听到徐方的话,温静容脸也一红。虽然自己年岁不小。但徐方这么一个青年要看完她的,她想想也有些臊得慌。

    要是几岁的小孩还好,但被这么一小伙子看,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打量了几眼徐方,才发现这小子也没强迫她,就静静的在一旁看着。仔细看了几眼,这小子长相还算不错,眼神很清澈,壮呸,想哪儿去了,温静容的脸又是一红。

    似乎是因为徐方上带着神秘珠子的原因,徐方站在她旁就让她感觉服一些,这也让温青容对徐方多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想了想,温青容才小声:“待会小彤要是问起怎么治疗的,你要帮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心里一乐,这女人还不好意思了,同时他也清楚,温青容是同意他治疗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待会彤姐要是问起,我就说在脑部和胳膊针灸了几下。”徐方说了一句,又歉然:“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温青容羞赧中,徐方掀开了她的被子。

    似乎很怕冷,温青容打了个寒

    徐方看着温青容,只穿着一件衣,没有犹豫,将衣扣全部解开,没多会,温青容就“坦诚”出现在了徐方眼前。

    哪怕是徐方,此刻也不得不感慨温青容保养的很不错。细的皮肤,竟让很多小姑娘都比不上。那俩个规模宏大的团儿,此刻也晃悠着,让徐方看着心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心里暗一声医者父心,徐方温和说:“放松,别怕冷,马上就不冷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徐方内医诀运转,取出银针后,一银针就朝温青容周去。

    没多会,温青容上就多出了八十一银针。

    努力让自己目光不在温青容上停留,徐方手开始逐个捻银针,真气也顺着银针一点点朝她内探去。

    “银针捻,真气入,会一点点冲开之前经脉上的堵。这中间会有些,您要忍住了。”徐方待了一声。

    温青容也感觉内如同有千万只小蚂蚁,在到钻。

    ,三种感觉同时袭来,滋可不好受。

    虽然不服,但原本那种很冷的感觉却逐渐的消失。最后,她竟然感觉不冷了!

    感受到自己的变化,温青容心里也无比惊喜,强忍着的不服,心里对徐方也多了几分感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逝,那种难受的感觉也开始消失。穿个平安喜乐炮灰的重生之路

    噗噗噗

    她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内,原本堵的地方被一点点冲开,温的感觉也随之遍全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徐方才将这些银针全都收了起来,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现在经脉全都冲开了,方我已经给了半彤,以后时吃,长期调理,便可恢复到健康状态。”高强度的治疗,让徐方也有些疲累。

    感受到自己确实轻松了不少,吕半彤也很是振奋,此刻的她竟然有力气直接坐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下,本就不着片缕的她,那两个瓜团儿更晃了。

    徐方的目光顿时被引过去,不得不说这女人保养的真好,徐方的目光一时竟然没移开。

    似乎感受到了徐方的目光,温青容的俏脸也有些红。不过到了她这个年纪,竟然还能引到徐方这样的小伙,她心里羞涩的同时也有些欣喜。

    美目扫了眼徐方,才发现这家伙那地儿展现出了人心魄的弧度。

    看着那夸张的弧度,温青容也有些怀疑是真是假,鬼使神差下直接了上去。

    随即,两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温青容内心砰砰直跳,自己丈夫走的早,虽然这些年她也经常约一些男人,但她心里也知晓廉耻,那种况也很少发生。此刻感受着手心传来的跳跃感,她竟然有些了。

    心里正想着要不要行下一步,就听到了徐方的声音:“姐,你现在太虚弱,待会得好好补补,最近不能有任何剧烈的运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温青容心里一惊,也冷静了下来。随即美目扫了眼徐方啐:“没大没小,之前还阿呢,现在就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太年轻了,不出口。”徐方笑

    温青容心里美滋滋的,但脸上还正:“当着小彤的面得我阿,听到没。”

    “知了。”徐方笑了笑,开始给温青容把衣给穿上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想看姐吗?”温青容忽然问

    徐方闻言一愣,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闹了个大红脸,看的温青容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等一切收拾妥当,徐方才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吕半彤早就在外面等候,看到房门打开,急忙冲了来,着急问:“徐总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。”徐方温和

    吕半彤也看到了坐起来的温青容,眼里也充满了浓浓的惊喜:“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!”温青容怜地着吕半彤的脑袋,柔声:“这两年真是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不苦。”吕半彤看着自己亲好了,一时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半晌,等两人都平复下来后,吕半彤才意识到徐方在一旁看着呢,急忙:“不好意思,让徐总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我给你开的方就是以后调理的,前三天每一副,之后隔三天一次。”徐方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上有详细的煎过程,并不复杂,吕半彤了声谢正:“徐总,这次诊金多少,您开个价吧。”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