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8章 绕圈子

    医者仁心,虽然徐方已经价无数,但他内心深还知自己只是一名医生。

    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,和一医术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医者行医天经地义,如今孝女当前,徐方没有见死不救的理由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徐方才问:“不知您亲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燕京,我家燕京的。”吕半彤快速说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稳声:“我有一个对我也非常重要的人,心脏受损率已经达到了80%,全靠一口气吊着,这株山参是我留着给她续命用的,肯定不能给你。但我是一名医生,如果你相信我医术的话,可以跟你回一趟燕京。如果运气好,可能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医术”吕半彤无疑怀疑地看着徐方,这么年轻的人,而且还是一个很有钱的总裁,真的会医术吗?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吕半彤的怀疑,徐方哂笑一声:“彤姐,我医术是祖传的,知岳海村中厂吗?知豆蔻泥吗?豆蔻泥归结底也算是中的一种,岳海村中厂的中也是我配置的,在医术方面我还算小有建树。”

    听徐方说完这些,吕半彤眼睛有些亮,急忙点头:“那还希望徐总能跟我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海津市离燕京不远,不如今晚咱们就回去?我上带着重宝,在海津市不安全。”徐方说

    吕半彤自然知,徐方上可有十多亿的宝贝。这么贵重的物品在外面放着确实不安全,点点头:“成,那咱们现在就走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徐方没有拒绝,他自从打拍卖会出来后,心里就感觉有些不服。凭借他对危险的敏锐直觉,他也看得出来,自己很有可能被盯梢了。

    但究竟是谁?徐方也拿捏不清楚。

    出了酒店,徐方和吕半彤上保镖,一起开车朝燕京开去。

    海津市,在徐方坐上的车离开没多久,一个角落里就出现了一老两少。

    如果徐方在场,一定能认出来,这三人就是跟他竞争山参的人。而那个老者,一实力徐方也捉不透,只知实力定然不弱。

    “师叔,被他们逃跑了。”年轻女子快速

    老者冷哼一声,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盒子,盒子打开后,里面出了一个小虫,小虫的尾巴竖起来,此刻尾尖的方向正好指着徐方离开的方向:“他走的时候我在他上锁了点万里兰,这可以保持两天,靠这只寻引虫,哪怕相隔万里也能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还把这宝贝带出来了,怪不得不着急。”一旁青年看到这只虫子,眼里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老者点点头,笑:“这边人多眼杂,内江湖有内江湖的规矩,实力但凡破了人界传奇境,就不得随便对普通人出手,否则会受到监督者的制裁。咱们找个合适的机会,再找他索要山参,希望他能识点抬举。事不宜迟,找辆车跟上。”

    海津市距离燕京不远,尤其是拍卖会本就在海津市的远郊,车只开了半小时就到了燕京的境内。不过距离市区还有比较远的距离,三小时后才终于到了市区里面。

    “徐总,今天时间不早了,今天先来我家休息,明天再看看我亲,如何?”吕半彤问洗白反派的一百种方[快穿]

    徐方看了看时间,已经九点多,治病也不差这一晚,点点头:“我就不住你家了,不太方便,明天上午九点我去你家。”

    “您明天说个地址,我就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,明天我给你打电话。”徐方也没推辞。

    让吕半彤在四环把自己放下,本来想直接去自己老丈人家,但林正清一直在忙,徐方也不方便去叨扰。想了想,徐方给林老爷子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被接通,花匠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喂,是姑爷吗?”

    徐方听着声音,就知是林老爷子的贴侍卫,也就是那个花匠,当即:“是我,路老,我现在在燕京,上有些重宝,想暂时藏在您那,您看现在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花匠立刻问

    “正准备打车过去,这边离你那近,大概半小时能到。”徐方说

    “成,你来了给我打电话,我去门口接你。”花匠回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打辆车朝林老爷子的住宅赶去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徐方在林家的大宅院门口停了下来,让司机走后,徐方打了路老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打完没一分钟,大门就被打开,花匠的影出现在了徐方勉强。

    “姑爷,快请!”花匠客气

    “谢谢路老,这么晚还过来,真是打扰了。”徐方急忙说

    花匠摆了摆手:“自家人客气什么,老爷子知你要来,还没休息呢,咱们先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一惊:“老爷子还没休息?那咱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跟着花匠来到了老爷子在的厅房,老爷子此刻正喝着茶。虽然年事已高,但老爷子神依旧不错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来,林老爷子脸上也出了笑容:“小子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小子来的匆忙,也没准备礼物。”徐方歉然

    “自家人谈什么礼物,我什么也不缺。”老爷子让徐方坐下,花匠也顺势给徐方沏了杯茶,然后坐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“从海津市过来呢?”老爷子问

    “这您也知?”徐方有些惊讶问。

    老爷子微微一笑,眼睛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:“这么晚了你要来我这,显然是刚到燕京,上有重宝,应该是去了海津市的拍卖会,老头子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徐方伸出大拇指:“老爷子慧眼如炬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你就住这里吧,相信也没人敢来这里撒。”老爷子说

    徐方闻言神一肃,摇了摇头:“我来燕京有点事,不然今晚就直接回去了。今晚把东西先放在老爷子这里,明天理完我就得赶回去。我上带着重宝,感觉好像被人追踪了。虽然不知是谁,但感觉呆这里不太安全。”闹婚之宠如命

    花匠此刻上气息一肃,一凌厉的气势蔓延开来:“小子,你尽管住下,谁敢来老夫让他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感受着花匠上强悍的气息,徐方心里一暖,苦笑:“路老,如果对方也是泰斗级高手,我自然是不怕的。那人展过一些气息,实力非常恐怖,我怀疑是泰斗上面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传奇境高手!”花匠闻言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徐方苦笑

    “你怎么招惹到的这样的人?”花匠张问。

    “拍卖会上我抢了他的山参。”说着徐方将自己拎着的盒子打开,出了里面的山参:“这山参拍卖方说年份四百年,我觉得年份已经达到了六百年。恰好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需要续命,无论如何这东西我要拍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”一旁林老爷子虽然不习武,但跟着花匠这么久,自然也知武者的境界。听着对方是传奇境的高手,简单的错愕之后也稳声:“行了,也不用太担心。不管是什么高手,这里是华夏,都要照规矩来。谁要是破坏了这里的平衡,都会遭到制裁。对方实力再高,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来。”

    徐方对老爷子的分析佩服的五投地,跟林老爷子聊了一会儿,也不顾老爷子的挽留,执意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老爷子自然知,徐方是不想牵连林家,心里叹了口气,让徐方去库房开辆车离开。

    徐方对这个提议没有拒绝,开了辆车离开了林家老宅。

    有了车后,徐方心里也拿不准有没有人跟踪自己,开车就绕着燕京的外环开始绕圈。

    然后,围着燕京六环整整转悠了一圈后,又不疾不徐开始了第二圈。

    力老子有的是,没人跟踪最好,要是有人跟着,老子累死你丫的。

    夜幕中,一辆车里,一名坐在车后座的老者咋了下前座的椅子,:“这小畜生,竟然耍我们!找地方休息!”

    “师叔,咱们被发现了?不可能。”那个年轻女子惊讶问

    老者气呼呼说:“肯定没发现,不过那小子机灵着,可能发现有人追踪。你看这里,就是咱们之前走过的地方,我说那小子咋开车开这么久,半天原来是绕圈子呢。别管他了,找个地方休息,明早再说。”

    徐方不知后的况,他也没有多绕,围着六环又走了半圈后,直接把车扎了市区,在三里屯很热闹的地段上,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徐方吃过饭后,也没让吕半彤来接,给她打电话问清楚地址,然后开车过去。

    吕半彤的家在南五环,这边有一别墅群。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地方,别墅虽然面积不够大,但在燕京绝对称得上豪宅。

    找到吕半彤家,徐方将车停在门口的车位上,然后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没多会门被打开,吕半彤看到徐方后,心里微微一喜,急忙迎了过来:“徐总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跟着吕半彤朝屋内走去。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