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7章 大佬纪飞鸣

    “咱们八极门屹立内江湖这么多年,倒很少用这种小伎俩。不过这小子之前拍卖的时候完全不给老夫面子,这个场子倒要找一找,如果这小子态度不好,那两样东西自然都要收回来。这事先不要议论,这拍卖会内虽然没有太厉害的角,也保不准没有高手。”老者低声说了句,一男一女两个青年顿时噤声。

    之前直接把价格拉到十亿的人,本以为此刻没人再来竞争,当看到徐方把价格拉的这么高,他脸也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“十六亿!”那人再次报价,随即起:“如果我没记错,是徐总吧?徐总的产业我很了解,如果有可能还希望高抬贵手,在下很喜欢这珠子,未来在生意场上也会照顾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嚯,这人不是那个天企业的董事长纪飞鸣吗?手里的产业遍布全球,不说别的,他手里的一个娱乐公司,就掌内五分之一的一线明星,很厉害。”有人认出了这人。

    “我去,天企业?这可是世界一百强的企业。”不少人在一旁惊叹着。

    天企业?这个企业徐方并不陌生,可能这个企业的总名称大家不太清楚,但如果详细说他们总集团旗下的公司,那很多人就知了。

    比如之前会场内有人提的娱乐公司,蜻蜓娱乐,手里不少一线大牌,甚至徐方的好友万菲儿就在蜻蜓娱乐上班。

    再比如长白矿泉,现在是内最大的纯净供应商,大部分家庭用的纯净都是这个品牌旗下的。

    当然,更让人熟知的,就是一款微博。

    这款微博几乎人人都在用,是内为乃至全球最大的平台。不说别的,岳海村大酒店的官方微博就是他们公司旗下的。

    徐方如果得罪了他,纪飞鸣给徐方下绊子还是非常轻松的,比如在微博上封掉岳海村大酒店的官方账号,那几百万的粉丝就彻底没了

    再比如让旗下的艺人一起发布声明,让大家都不来秀兰集团的餐饮业吃饭,五分之一的一线明星同时发声,徐方敢确定秀兰集团旗下的产业,生意至少一半!

    其他各种下绊子的地方,在此也没一一列举!

    对此,徐方心里除了一万个草泥马,其他也没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此刻的心

    虽然得罪纪飞鸣,就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很大的仇家,但徐方之前就说了,钱对他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!

    这个珠子对郑秀兰有用,对自己也有大用,而不管是郑秀兰和自己,相较于利益来说,钱反而不重要。

    简单的权衡之下,徐方微微笑:“我是一名医生,现在手里还有一个很难治的病人。我看这枚珠子有入的功效,想买回去治病救人。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还望纪总能高抬贵手、行场善事。”

    纪飞鸣也没料到徐方敢这么跟自己说话,深口气语气也转冷下来:“如果徐总需要医生,我可以帮忙联系名医。外的都有,甚至费用我也可以帮忙出了。还希望徐总再权衡一二,免得闹的不愉快最后惹祸上。”

    虽然纪飞鸣没有大吼大喊,但这种平静的要挟更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为徐方捏了一把汗,不说别的,就一个微博,只要他们公司予以引导开始抹黑秀兰集团,就能让徐方产业的口碑降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徐方要放弃了,但徐方接下来的话还是让大家跌碎了一地眼镜:“纪总说的也是,不妨让给我,以免遭受无妄之灾。”天价

    徐方这态度,明显是要和纪飞鸣杠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无妄之灾!”纪飞鸣冷笑一声,语气也森然起来:“既然徐总喜欢,那今儿我便不跟你争。不过我在这里劝徐总一句,这珠子买回去好好供起来,或许不久的哪一天,徐总还要送我这来。”

    拍卖会入场券就是十万元,能来的人哪个不是价千万起?而有钱人绝大部分都是经商,都在商业圈打拼的人,自然能听懂两人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纪飞鸣的话,一个个看向徐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幸灾乐祸。纪飞鸣明显是在表态,要秀兰集团了

    徐方旗下的秀兰集团,恐怕没有和天企业抗衡的武器吧?

    一时间,那些没竞拍到东西的人也大呼过瘾,虽然东西没买到,但能亲眼目睹两大巨头之间的开火,这么的场面可不是谁都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那纪总就好好等着吧。”徐方不屑的一笑,眼里也闪过一芒。

    当初所有购物平台,包括掏宝网等平台,直接封杀岳海村的网上销售产业,到现在老子不仅把岳海村的东西卖了出去,还生生打出了一个岳海村官网的购平台和一个悦付宝。

    你要是真敢来,老子一定让你吃不了兜子走!

    最终这枚珠子让徐方以十五亿的高价拍到了手,这次拍卖会也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欢迎大家不辞辛苦来参加这次拍卖会,稍后有一场晚宴,需要的客人可以留下来吃饭,大家有什么宝贝也可以私下。如果手里有什么宝贝想参加下期竞拍的,也可以联系我。”段鹏说完这句,会场的人也都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在座的都是有钱人,哪里会差这一顿饭?

    徐方刚要走,就被一旁的女人拉住了:“徐先生,咱们找个地方聊一聊?”

    “聊好吧。”既然答应了别人,徐方也不好毁约,带着自己的山参和珠子,跟着女人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徐总,您稍等。”徐方正朝外走,忽然就被人住了。

    徐方扭头一看,后竟然有不少人,这些人徐方可一个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徐方好奇问

    “徐总,您那豆蔻泥”一名女人站了出来有些不好意思:“还有吗?我们想买一些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哂然一笑,摆摆手:“这个还真没了,不过最近可能会组织一次豆蔻泥的售卖,你们关注下我们官网的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徐总,你们官网的货我上次抢过,一秒就没了,本买不到。能不能内部给个方便?多钱也行。”那名女人不放弃

    徐方闻言有些无语,叹口气:“这个也是公平竞争,这样吧,咱们相见也是一种缘分,我看人也不多,咱们加个聊天好友,一共二十六个人,咱们建个群,到时有货的时候你们在群里吱一声。”

    徐方这个提议顿时得到了大家的拥护,这群女人顿时围了过来,兴奋的建群。这边的静也引了其他人,本来二十六人的群,最后生生变成了六十三人。寒门神隐

    对此徐方也没在意,正要出门,就见纪飞鸣正巧从这边过去。看着徐方这边的状况,纪飞鸣冷笑一声:“趁现在多赚些钱吧,以后赚钱可就没这么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也不搭理徐方,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方撇撇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出了这个废弃工厂,徐方找到了歪鼠。看着徐方还真带着东西出来,歪鼠自然明白徐方拍到了东西:“恭喜徐总!”

    “哈,拍点小物件,也算不虚此行。这次多谢你,回头的劳务费用今晚会给你打过来,额外会有点小意思,你别嫌弃就是。”徐方温和笑

    之前许给歪鼠的报酬就不少,此刻听到徐方说还有小礼物,歪鼠心里乐开了花。这些富贵人家的小礼物,对他们普通人来说可都是一笔财富。

    “谢谢徐爷,以后来海津市说一声,我一定竭诚招待。”歪鼠保证

    “哈,会来的。”徐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因为约了那个女人,徐方就没跟歪鼠回去,而是坐上了那女人的车。

    女人的两个保镖一个开车,一个坐在副驾驶,徐方和她则坐在车后座。

    “还不知姐姐芳名呢。”徐方笑

    “我吕半彤。”女人说出了自己名字。

    徐方跟女人在后座聊着天,不知不觉就到了市区中心。找了一家不错的酒店,徐方跟吕半彤走了去。老板要谈生意,两名保镖就站在门口,房间内只有徐方和吕半彤两人。

    点了几致的菜,女人率先开了口:“徐总,相见就是缘分,不知徐总包里还剩的那两瓶豆蔻泥,能不能转让予我?价格您说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苦笑一声:“这也能看到?眼真尖。”

    “你朝外掏的时候我看到的。”吕半彤俏皮一笑。

    “行,可以给你,”徐方点点头,随即问:“对了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我先说明一点山参的事儿千万别提。”

    吕半彤犹豫了半天才苦笑:“那我就是来买您豆蔻泥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吕半彤眼里的忧郁,徐方好奇问:“不知彤姐有什么困难吗?”

    听徐方主询问,吕半彤也没藏着掖着,叹口气:“主要还是我亲,两年前去了趟北极,跟着去旅游,然后回来之后没多久就病倒了。西医没查出来的原因,找了一些中医大师,都说是寒气入,需要至至烈的大补之物长期调理才可以。人参是百之王,自然有这种功效。但普通的人参效不够,本没得到有效治理,反而会因为中和,让我亲更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女连心,这两年来我亲遭受着巨大的折磨,眼看着生机要断,做女儿的更是揪心,这四百年的山参效应该是够了,我就想买回去给亲治病用。徐先生,如果您用不了这么多,能不能卖给我一部分?三千万是我能调最多的钱,都给您,您随便给我一块就可以,您看行吗?”

    说着吕半彤目光恳切地看着徐方,眼里全是乞求之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