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2章 虾中鲜出招了

    虽说张彩琴已经警告过徐方,但现场的况,哪怕徐方不刻意去看,那晃悠的团儿也让他有些眼晕。

    深口气,心里默念一句医者父心,徐方手中银针快速朝张彩琴周探去。

    天乏症,先天发育不足,导致脉络、器官发育不完全,机能只有短短二三十年就会被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只有行大补之针,强行促气血在脉络间运转,让原本发育不良的继续完善,然后后期不断调理,才有可能恢复成为正常人!

    银针落入张彩琴内,张彩琴顿时觉得一片温热,随即的感觉涌遍全,这种感觉并不难受,甚至让她有一种放声高呼的冲

    徐方站在张彩琴后,自然看不清徐方的况。此刻的徐方,虽然没行几针,但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现在的徐方并不知医诀如何运转,只是感觉内有一神奇的力量,他努力运用着这些力量来控制银针,从而将银针产生的功效全部渗透到张彩琴内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徐方脸上的汗珠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终于,徐方将最后一银针收起,才长了口气。此刻的徐方已经把力气消耗殆尽,原本绷的神经忽然松弛,被掏空的一晃,竟然再也站不住,直接朝后倒去。

    “徐先生,怎么样了?”张彩琴感觉上银针全被收回,好奇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等了半天没回话,才发现徐方坐在地上,脸煞白,冷汗涔涔,心里猛然一惊,大:“徐先生,徐先生!”

    “小琴,怎么样了?”门外张老爷子听到女儿喊,大声问

    张彩琴快速将衣服穿上,才慌忙:“不好了,徐医生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门外三人早就等得心焦,门开后就立刻走了来。

    “程老,您看看徐先生怎么样了?”张彩琴急忙说

    徐方此刻已经恢复了说话的力气,虚弱:“没事,有点力。”

    看着徐方累成这个样子,程天翔三人有些奇怪,这人不会故意装的吧?

    “小友这是太累了,休息一会儿便好,嫂子,你给他倒杯吧。”程老爷子看着徐方的脸

    张夫人很快端来一杯,喂徐方喝下后,徐方长喘了口气:“有点高估自己了,差点没住,不过接下来的熬我就没力气了,程老,您方便的话,还得烦您熬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张小姐,你胳膊伸过来我看一下。”程天翔看向张彩琴说

    张彩琴没有犹豫,将胳膊伸了过去,程天翔手搭在她脉搏上,闭眼开始探测张彩琴的况。

    张老夫妇张地盯着程天翔,如果徐方真有能力治好他们女儿,他们这些年的心病也终于能解开了。

    程天翔对徐方的医术也十分怀疑,这小子看着太年轻了,在中医这个行业里,虽然讲究达者为先,但望闻问切四个里面,每一样都需要长期的练习才能有所成就。

    但随着他深入检查,程天翔的脸终于变了。钱诚无忧

    之前张彩琴的况他就非常了解,况很糟糕,虽然她经常锻炼,但内的生命机能很弱。但现在的况却和以前大不相同,张彩琴的脉搏明显要比以前强健,气脉也算悠长。

    虽然比不上正常人,但和之前相比,却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!在她内,他能感觉到一“生机”的气息。

    简直太神奇了!

    一时间,程天翔看向徐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惊惧、震撼和尊敬。

    “程大师,怎么样?”张老爷子着急问。

    “小友的医术可以说出神入化,老朽自愧不如。”程天翔说着对徐方作了一揖,感叹:“这样的医术,完全能冠绝天下,可谓宗师!”

    “程大师过奖了。”徐方摆摆手:“我也就正好能治疗张姐的病,还得劳烦程大师帮忙煎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工都已经准备好,程天翔在中医界也是泰斗级的人物,对这些程自然不陌生。熟练地研磨材,然后开始煎

    没多会儿,一香就在屋子内传开。

    “徐大师,您今天忙吗?如果有时间,我还想跟您请教一些问题。”程天翔煎的时候恭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看着程天翔对自己态度的变化,徐方心里也有些感慨,能低头称他为大师,这才是一介大师的怀,点点头:“请教谈不上,咱们相互探讨。”

    等程天翔煎完,让张彩琴服下后,程天翔便借了一间书房,热切地拉着徐方去一起讨论。

    本来也只是想跟徐方了解一些小问题,但随着聊天的深入,他的每一个问题眼前的人都能清晰简洁地解答,这让程天翔大为振奋。

    平一些不懂的问题,也都跟徐方请教,徐方也都耐心一一作答。

    中医乃华夏文化的华,其知识包罗万象、浩瀚渺远,程天翔也是一介大师,一些很虚幻的知识徐方也只能简单提及,但大多数困,程天翔也都得到答案,一时拨开云雾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如此聊了三个小时,程天翔年纪毕竟不小,此刻也有些乏累,深口气看着徐方恭敬:“徐大师真是知识渊博,对了徐大师,我看您,好像也有些问题?”

    徐方苦笑一声:“不愧是医学界的泰斗,这也能看出来。我这记忆出了些问题,也不知什么原因,失忆了。不然你之前问的一些问题,我可能也能给你回答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失忆了?”程大师瞪大眼睛,着急:“能让老朽检查一番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试试。”徐方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程天翔手搭在徐方脉搏上,检测了半晌才摇头:“老朽也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我相信随着时间记忆会回来的。”徐方哂然一笑,很是洒:“时间不早,我也得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书房,知徐方要走,张老爷子自然不同意,好说歹说劝着留下来吃了午饭。

我的女友是女王

    午饭期间,张老夫妇免不得一顿感谢。

    “徐先生,这次诊金多少,您开个价吧。”吃过饭后,张老爷子恭敬:“您别不好意思,有多少就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诊金张姐已经付过了,以后诊金这事也不用再提。”徐方摆摆手。

    张老爷子不知自己闺女给了多少钱,笑:“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老头子,只要我能帮上忙,一定赴汤蹈火!”

    徐方跟张老爷子客气了半天,也是程天翔看出来徐方真的想回去休息,跟着劝了一句,和徐方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徐方和程天翔走后,张老爷子才问:“小琴,你给了多少诊金?我记得你没什么钱?”

    张彩琴此刻也坐在客厅,闻言无奈:“我哪给他什么钱了,我就是把要卖的房子租给了他,他就当诊金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张老夫妇瞪大眼睛看着女儿,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“没有听错,他不仅没要我诊金,还付了我房租,虽然价格比市场价低一点,但也有个几十万呢。”张彩琴尴尬:“本来我想直接把房子给他的,他死活不要,还说我不要房租就不给我治病。”

    张老爷子闻言,此刻脸上也写满了惊叹,拍手:“圣手仁心!圣手仁心!不对,这小子不要钱,图啥呢?难不成看上你了?”

    “爸,你胡说什么呢,你闺女都三十七八了,人家才二十多岁,我俩能合适吗?”张彩琴无语:“再说昨天才认识我,他纯粹就是想租房子,想喜欢我也没个感基础,可能吗!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”张老爷子摇了摇头:“那还真是圣手仁心,以后徐医生有什么事找你帮忙,你可不要推辞了!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了,他好像是开饭店的,我经常帮他招揽一些生意吧,正好我认识的朋友多,一个个花钱也都阔绰。”张彩琴笑

    “小琴呐,你这病有了着落,人生大事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了?我看那个卫生局的局长罗正广就很不错,对你也好,到现在也没娶。”张老夫人忽然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张老夫人的话,张彩琴俏脸一红。那个罗正广今年也不到四十,跟她年纪相仿,长相也还可以,人品也好,这些年没做什么违乱纪的事儿,在清丰市口碑不错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还经常约她一起出去玩,对她着实不错,她对罗正广也颇有好感,但因为自己的原因,她不想成为罗正广的累赘,一直没有戳破俩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已经有了痊愈的可能,自己的倒也可以考虑考虑。

    “,你就别念叨了,我的事儿我自己解决。”张彩琴嗲着声音,一副小女儿神态。

    看着张彩琴这拒还迎的样子,张老夫人哪能猜不出她心思,笑骂:“行,不管你,你自己折腾去吧,就是这种事别拖得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了!”张彩琴有些害臊地跺了跺脚,脆躲自己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清丰市,虾中鲜小虾店,负责人张绍高在刘洋的压力下,也快速做了一些提高店铺知名度的方

    就在今天,虾中鲜在清丰市的三家店,都做起了疯狂的优惠活:九月十五到十月十五,小虾一律五折!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