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0章 检查半晌

    “登徒子,我要杀了你!”张彩琴。 

    此刻的张彩琴衣扣还没系上,因为她作太夸张,那俩澎湃的团儿便欢快的跳跃出来,晃的徐方有些眼晕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平静一下,不是我想占你便宜,你刚才晕倒了,要不给你急治疗你早挂了,哪有力气找我烦,你别不识好人心好不好!”徐方大声解释着。

    张彩琴应该练习过武术,手很是了得,几个作就让徐方有些手忙脚乱,躲得甚是辛苦。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呼喊,张彩琴不一愣。

    徐方稍微喘了口气,很好心的提醒:“扣子。”

    张彩琴一低头,才惊一声,急忙转过去,将扣子全部扣好。虽然看着徐方的眼神依旧有些不善,但也没有了刚才的愤恨。

    “刚刚,是你救了我?”张彩琴犹豫了下问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别人?”徐方没好气问。

    张彩琴此刻心里一震,自己什么况她心里很清楚,家里请了无数名医,对自己的病都是束手无策,最终在山上请来一名隐居多年的老中医,才堪堪稳住她的病

    本来三十岁前她就要驾鹤西去,是被那老中医拖延了八年多。

    现在老中医对自己的病也无可奈何,给自己留了一些调理方后便离开了这里,显然是对她的病放弃了。

    如果病发,上带着的话还能稳一稳,虽然没几年好活,但她也感觉能多活几年也知足了。最近一直不错,今天出门也就没带,谁知这病偏偏今天复发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今天要代在这里,没想到自己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,甚至还有些前所未有的轻松。

    “你知怎么回事吗?”张彩琴对徐方还是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天乏症。”徐方简短的说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随着徐方说出这三个字,张彩琴猛地一抬头,看着徐方问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天乏症,这个是古代中医的,很少有人得这种病,这种病是遗传、天生的,器官发展不完全,各项机能达不到正常标准,营养、气血都跟不上,本来三十岁就会因为气血衰竭而亡,但有人一直在用一些方把你命续上,所以才活到今天。”徐方悠悠说出了她的问题。成瘾:邪魅丑王爷

    “你知?那,那你能治吗?”张彩琴此刻忽然有些张,虽然感觉自己能多活这么多年已经够本,但忽然有了一线生机,她哪有不抓住的理。

    看着满脸希翼的张彩琴,徐方叹口气:“很难,不好治。”

    很难,不好治

    刚要失望的张彩琴,眼里忽然绽放出明亮的光彩:“也就是说能治?”

    徐方苦笑一声:“能,很烦,也不是一天就能治愈,需要一段时间的治疗,而且还需要不少名贵材,当然,你把这房子卖了肯定是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有办?”张彩琴尖

    “我可以试试,也不能保证百分百治好,最坏的结果也能再续十年的命。”徐方说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我治疗?”张彩琴张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力消耗太大了,没事继续治疗,明天可以一治,然后每七天你找我一次,七次之后就可以看到初步效果了。”徐方说出了自己目的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明天找你。”张彩琴看着徐方忽然问:“对了,你要这房子做什么?开饭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医术为什么要开饭店,开医馆不行吗?”张彩琴瞪大眼睛问:“比你开饭店赚钱多了吧?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心里一,行医赚钱?本感觉这是一项很好的提议,忽然心里有一种很抵触的绪产生,徐方摇摇头:“不喜欢开医馆赚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钱买这栋楼?”张彩琴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咋,你要送我?”徐方笑问

    本来只是一句玩笑,却没料到张彩琴郑重点了点头:“对,送你了,权当诊金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一愣,随即摇头:“张姐,送我的话不能要,你要是不急用钱,可以租给我,租金就市场价走就行,我就对你感恩戴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你救了我还要收你租金,这不是恩将仇报吗。”张彩琴急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周围的租房没有合适的,你能把卖的房子租给我,这就是很大的恩惠,怎么能是恩将仇报呢。”徐方笑:“就这样吧,租给我得了。”鬼偶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你要是不收我就不找你看病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这争执半天,最终这套房以月租金一万五的价格租给了徐方。

    以这个地理位置,这面积的房子月租金绝对能到四万朝上。这价格,确实是有了很大的优惠了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几点找你?”跟徐方签完租房协议,张彩琴问

    “八点之后,随时都可以,到时需要你准备一套银针、锅、臼和配方上的材。”徐方给张彩琴写了一张材需求清单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彩琴接了方喜滋滋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张彩琴走后,徐方看着这房子眼里也充满喜悦。

    这地方太了,面积足够大,而且地理位置也很优越,只要经营得当,绝对是一个生财的宝地。

    这店需要装修,徐方也没有犹豫,当天就联系了两家装修公司过来,让他们帮忙设计一套装修方案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大房间装修,是装修公司很喜欢的,承诺后天就能给出装修方案,徐方才满意地送走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已经晚上八点多,徐方给白梅和帆帆做好饭后几人开始吃饭。吃过饭后徐方去策划新店的发展,白梅则辅导帆帆去做功课去了。

    清丰市,东边,四环就已经要出了市区。

    一座大院,一个房间内,里面有四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女人,正是徐方救治的张彩琴。坐在张彩琴对面的,一名老者正把手放在她脉搏上帮她号脉。旁边站着一对老年夫妇,此刻一脸关切地盯着张彩琴的况,显然这就是张彩琴的父了。

    那名号脉的老者,如果有中医界的人一定能认出来,此人正是中医界的泰斗级大师程天翔!程天翔的医术很不错,不少重要人物都找他看过病。

    程天翔自打给张彩琴号脉之后,眉头就一直皱在一起。到现在已经十分钟了,在几人都快等不下去的时候,终于松开了手,脸上充满了好奇与震撼。

    “程大师,小琴她怎么样?”程老爷子年纪已过七十,看到程天翔收了手,急忙问了一句。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