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6章 谁敢动一下试试

    被三嫂戳破,徐方老脸一红,支吾了一下才说:“我看嫂子洗的衣服可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你这点鬼心思还想瞒过我呢?”三嫂白了眼徐方,似乎徐方的那点小心思无所遁形一般:“去把门关上,想看大胆的看。”

    徐方站着没敢

    看徐方跟木头似的,三嫂眼睛一瞪:“想看就关,别跟娘们似的。”

    被三嫂这么一,徐方哪里忍得了,一扭头过去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真把门关上,三嫂竟然有些局促,随即看了眼徐方,咯咯笑:“兔崽子,胆子肥,对了,嫂子屋里的电灯坏了,你过来给我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方点点头,跟着三嫂了屋。

    来到了三嫂卧室,三嫂指着屋顶的灯:“我够不着,你踩着椅子看看能不能够到。”

    徐方看了看,这房间墙边还真有把椅子,应该是三嫂自己尝试换过,但没有换成功。

    将椅子搬过来,徐方直接踩上,本就拔的徐方,一伸手正好能够到灯泡。

    将这个灯泡轻松拧下,徐方低头把旧灯泡递给三嫂让她放回去。

    三嫂把新电灯递给徐方,徐方又重新给拧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嫂站在下方看着徐方换灯泡,看着这小子棱角分明的脸庞,心也微微一。虽然这小子穿着打扮不咋,但这皮相很耐看。看着不仅壮,离近看竟然还有点细皮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看了看徐方那儿,三嫂的心不一跳,这惊人的廓,让她不自在心里想着这儿的规模。

    看着徐方已经换好,三嫂鬼使神差下,手一探就直接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要从椅子上下来的徐方,忽然一僵,看了三嫂的手一眼,徐方有些艰难的咽了下喉。

    感受着手里的规模愈发宏大,三嫂的心也砰砰跳了起来,惊一声:“我滴个娘嘞,你这真比驴还厉害咯。”

    没等徐方同意,三嫂一用力,徐方这大衩直接就被她拽了下来。本没穿小内的徐方,就无比坦诚的呈现在了三嫂眼前。

    看着那惊人的玩意,三嫂的心再次一跳,没忍住一张就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感受着这奇妙的感觉,徐方差点哼出来,下了椅子来到坐到炕上,一把拽过了三嫂,手朝三嫂汗衫里一伸,就攀上了那俩澎湃的团儿。

    “徐方,你在嫂子家吗?”

    白梅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,惊醒了正要下一步的俩人。

    “快,白梅来了。”三嫂虽然平说话荤素不急,但毕竟是村里的女人,不敢让别人说闲话,直接把徐方的衣服提上。

    徐方感慨一句白梅来的不是时候,出了房门:“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门还锁上了,你俩在房间啥呢?”白梅看了看两人,心里忍不住有些吃醋:“嫂子,你要是耐不住,晚上我把这小子给你送来?”
拳力时代


    三嫂脸有些红,此刻却强装镇定笑骂:“滚犊子,我屋里电灯坏了,自己够不到,正好他来了我让他帮忙换上,没注意就把门关了,这正让他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三嫂屋里的电灯好久没,徐方换灯泡的时候也了一手灰,伸出手:“可不,一手灰呢。”

    看了眼徐方的手,果然上面有灰的痕迹,笑了笑:“切,换个灯泡还把门关上,你就自己想给自己点绯闻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妹的,你家里养了个壮小伙子,要有绯闻也是你有。”三嫂笑骂一声:“赶走吧,今晚还去你家洗澡去。”

    “尽管来就是,我俩先回去了。”白梅笑了笑,转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徐方虽然有些遗憾,但也知这时候也得走了,跟着白梅朝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换了灯泡,别的没?”出了三嫂家门,白梅看了眼徐方问

    “真没有。”徐方满脸

    看着徐方认真的神,白梅心里信了几分,随即看了眼徐方子,看着那廓,手忽然朝上一探,问:“这什么况?怎么,你对三嫂看上眼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我,我想上厕所,憋的。”徐方立刻编出了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白梅看了看徐方,心里也有些恼火。自己这是怎么了?别说人家没发生什么,就算真有什么,又管她什么事?自己吃这门子醋做什么?

    但越是这么安,白梅心里就越不是滋,左右看了看周围都没人,快速在徐方那儿搓了几下,小着声音:“三嫂有男人呢,姐姿也不差,团儿也不比她小。你要是真夜里想有个娘们,你前跟我说一声,我等帆帆了就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梅也有些不好意思,跺了跺脚快速先回了家。

    听着白梅这话,徐方站在原地愣了半天,想解释什么却发现白梅已经走了。心快速跳了几下,徐方也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徐方也显得比较老实。除了带白梅和帆帆上街上采购了一些东西外,其他也没要求白梅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徐方吃过饭后,着电朝镇上赶去。

    这几天阿福饭馆的生意明显又好了一个层次,小虾隐约成了阿福饭店的特菜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这次送来了小虾,老板娘熟练地给徐方结算了八百七十五块钱,笑:“昨天还不错,二十五盘全部卖完了,一盘都没费。等今天我再看看效果,要是效果好,明天你送二十八盘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阿福饭店的生意能好,对徐方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,点点头:“那就谢谢老板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谢,咱们相互合作。我跟你说,你一定要靠谱,我已经把小虾当我们饭店的主打菜了,要是突然断了肯定不行。”老板娘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你放心,只要没个意外,咱们肯定能有个长期的线。”徐方保证

    “成。”老板娘笑了笑

    徐方将两盆小虾从车上端了厨房,眼睛一瞥,就看到厨房里竟然有一些鲜活的小虾。惊世天才逆天三小姐

    徐方也没问,拿着钱和以前一样,满脸微笑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着电车,徐方心里琢磨了下,很快便猜出了一些原因。那些小虾留着,应该有两种可能。第一种可能,是如果徐方送的小虾不够用,而客人必须要点,那就老板做一次将就一下。

    另外一种可能,就是他们的厨师在学做小虾这菜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每菜还要分徐方三十五块钱,每盘菜老板娘只赚十块钱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们厨师做出的小不错,再把徐方给踢开他们自己做,扣除了徐方这层中间商,这中间的利就大多了。

    单纯在小虾上面,他们赚的钱就能翻两倍。

    徐方这睫都是空心的妖孽,很快就觉得后面这层猜测很有可能。着电车的徐方,心里也默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板娘对他的态度很好,但徐方很清楚,一旦他们真做出了好吃的小虾,他靠小虾的生财之路就真的断了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除了阿福饭店这条路子,徐方也要考虑其他的方式了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徐方决定再多找一些出路。

    家里做小虾的材料已经没有了,徐方来到买菜的地方,买了一些食材朝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还没到家,徐方就看到一辆小汽车和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自家门口,屋里还传来了帆帆的哭声。

    而村子里的部分人,正站在大门口围观。

    徐方将车一停,快速跳下车朝院子里走去,去后才发现除了村民外,竟然有七八个人正围着白梅。这些人有人光着膀子,上纹着,一看就不像是正经人。手里每个人还拿着铁棍,看架势很是唬人。

    村子不大,但里面的人都乡里乡亲的,平时也都互相帮衬,此刻虽然不敢跟这群人碰,但也有一些人站在一旁劝说。

    “白梅,你倒是真能藏,这几年真是让我们好找。就不算利息,当初你愣是欠了秦爷五百万呐。要当时的利息来算,利滚利现在都过亿了吧!”为首的一名平头魁梧男子森说着。

    “刘哥,求求你们放过我吧,你们看看我住的这地方,能像拿出来钱的样子吗?等我有了钱一定还你们,好不好?”白梅哀求

    “等你有钱?你什么时候能有钱?今天拿不出钱,那就只能跟我走。我带你赚钱,看你现在穿的还不错,还细皮的。现在的人就喜欢你这样的少妇,有,成熟!你本来也是个贵妇,气质好好培养下还行。一天接十个客人,十年就能让你还清!”平头男看了眼白梅,眼里也闪过一

    “刘哥,我求求你了,你们就放过我们吧,我还有孩子呢。”白梅哭着

    “,帆帆害怕。”帆帆哪里经过这些场面,此刻也哭了

    “有孩子怎么了,再养几年也能出来赚钱了,好好收拾下,或许你还能早几年把钱还上。把俩人带走,今晚我也要开开荤!”刘哥大笑一声,随即拿着棍子指着周围的村民:“谁特么管闲事,老子一棍子敲死他!”

    “你他一下试试!”就当白梅绝望之际,一温和中又压抑着无数火的声音,忽然在这群人后响起。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