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5章 买这个干啥

    这价格听的妇女一阵,但她心里很清楚,哪怕三十一斤,这么大个头的虾她绝对是赚了,而且这么多只,肯定要超过十斤了。 (  .    .   )

    但有些人天生占便宜,妇女眼珠一转,巴一撇:“小伙子,你这不厚了,镇的虾哪有这么贵的,又不是市区。这么着吧,两百八,卖我全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徐方笑了笑,也没有在意这二十块钱。

    妇女找出一个筐,让徐方把小虾全倒去,然后给了徐方两百八十块钱。

    “对了老板娘,你这饭店收泥鳅、河蚌田螺什么的吗?个头都大,保证新鲜。”徐方忽然问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倒不需要太多,你可以每样送个十斤八斤的过来,不过价格跟超市卖的没,不然我这也赚不到什么钱。”妇女压了压价。

    “成,到时候我拿来您看看,要是意了卖你,不意我再拿回去。”徐方笑了笑,也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看着徐方憨厚的模样,老板娘对徐方倒生出了几分好感,仔细打量了几眼徐方,才发现这小伙子虽然穿的破烂,但长相却是不错。尤其是材,一腱子很结实,她那不用的男人要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“嗯,有货了拿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对了,老板娘,附近哪儿有卖渔的吗?”徐方问

    老板娘指着门口的路划着:“有,这条街朝前走,第二个路口左拐那条街有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徐方了声谢,便推着自行车离开了饭馆。

    照老板娘给的地址,徐方很快找到了那家渔店。渔店不大,也十平方左右。墙挂着一些鱼竿,柜台摆放着一些钓,以及各种捕鱼虾的笼工

    老板是一名年男子,虽然看徐方穿的破破烂烂,但这大叔却没任何轻视之心。捕鱼人他见多了,没几个穿的整洁的,此刻有生意门,脸布满笑容热:“小伙子,买点什么?”

    徐方想了想秀村的况,鱼虾、鳝、泥鳅应该都有不少,想买齐全了捕捉的家伙什,那得需要不少钱,还是买一些较经用的较妥当。

    而现在来看,明显是小虾较容易捕捉,也笑着:“老板,虾笼怎么卖?”

    虾笼,有的地方地笼子,一般由编制而成。笼一般是宽二十厘米左右的正方形,拉长的长度不一,笼有不少口,鱼虾钻去后很难跑出来。平时以捉虾为主,有时候也会捉到泥鳅、鳝、草鱼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这种是一米六的,九节六,十三元一个。这种是两米三的,十二节八,一个二十块。”老板介绍着两款。

    秀村徐方已经逛了一圈,周围的河不少,大河小河都有。虽然小河不需要长的虾笼,但小池塘里的鱼虾毕竟少,经不住几次捕捉,到时还是得去大河捕捉。

    想清楚徐方也没全买小的,张口:“给我来两个十二节的,五个九节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其他还需要吗?”老板又问。

    徐方也没多少钱,其他的东西徐方打算赚点钱再来,笑了笑:“其他的不用了,先这样,需要了再来买。”


重生之末枭雄
    “行,一共一百零五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成不?”徐方问

    “这真不行,我送你一包饵吧。”老板急忙摆手:“小本生意,真的赚不多。”

    徐方看了看那包香,一般和面一起,直接放在虾笼里当饵,虽然不贵,但对他确实有些作用,也没再砍价,快付了钱。

    老板用大塑料袋将这些东西装好,徐方用之前装小虾的口袋套,绑在了自行车后座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也不晚,徐方还剩一百多块钱。

    白梅家里的况,徐方早一清二楚,柴米油盐酱醋茶全部都缺。白梅为了省钱,做菜也舍不得油盐,倒是苦了帆帆这孩子。

    徐方在镇找了家小超市,将自行车朝门口一走了去。

    葵花籽油一桶,食盐两包、酱油、醋、大料、料酒……徐方将做饭用的东西都买了一份。

    看到了牙刷和洗发之类的,徐方又买了三只牙刷和一支牙膏,肥皂和洗发也都买了一份。

    超市里有蔬菜食,徐方又切了二斤猪,买了一些配菜。看着还剩二十六块钱,徐方想了想,买了两卷卫生纸,又给白梅买了一包卫生巾。

    徐方也不知为什么要给白梅买这个,隐约的觉得这女人需要。

    将这些东西买齐全,徐方已经无分,将这些东西也绑在了自行车后座,徐方着车晃悠悠朝家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秀村,时间已经下午五点,徐方一溜烟将车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“,叔叔回来啦。”看到徐方来,在院子里正看着小虾的帆帆惊喜

    正在后院喂兔子的白梅,听到女儿的话心里莫名一松,回来好,不然这小子真把自行车跑了,她可没钱去赔三嫂子。

    将一把草一脑放兔笼子里,白梅快速走了过来,看着徐方问:“虾卖出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找了个饭馆给卖出去。”徐方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车后座绑的什么东西?”白梅好问

    徐方将自行车放好,把后座的东西解下来并打开了袋子。

    “一共卖了二百八十块钱,我看家里厨房用的东西快没了,买了点油盐酱醋。帆帆在长,我买了二斤猪,今晚做了吃。我看家里没有这些,顺便买了牙膏、牙刷、肥皂、洗发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徐方把东西一件件拿出来,白梅眼里也多了几分惊喜。油盐酱醋,这些家里早缺了,平时家里一直舍不得用,做的菜也没个滋

    牙刷牙膏和洗发,家里买的都是最便宜的,而且也快用完了。徐方买的东西虽然也不贵,但至少在内算等的牌子,倒能小小地改善下生活质量。

    “这还有纸,还有……”拿到最后一个东西,徐方的脸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白梅自然看到了徐方买的那一大包卫生巾,脸也刷的一红。

    “讨厌,你买这个做什么?”白梅嗔了一句,迅速接了过来,然后急忙朝卧室走去。星徒

    到了卧室,白梅看着手里的卫生巾,脸更加红了起来。她也不知徐方为什么要买这个,但她确实很需要。因为家里没钱,她每次来例假,都是用很糙的卫生纸垫,卫不卫生先不提,重要的是不好用,而且经常侧漏。

    今天是她来例假的第三天,正是量大的时候,因为没有合适的东西垫,她心也不是很好。现在忽然有了这东西,她心里羞涩的同时,也有一种被关心的感

    赶拆了换一个,白梅只感觉无的服!

    将这包巾收了起来,白梅重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累了一天了,待会我做饭吧。”看着正把调料放厨房的徐方,白梅立刻

    想到白梅的厨艺,徐方心里打了个寒,不过没表现在脸,抬头温和:“今晚做点小虾和猪,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很怀疑徐方的厨艺,但这两菜她一个不会做、一个做的不好吃,脆同意了徐方的要求:“要帮忙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徐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虾已经浸泡了一段时间,这边的净,徐方也不担心有什么污染。

    “新买了牙刷,你之前的牙刷帮我拿一下,再拿一把剪刀。”徐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梅本没事,和帆帆准备看看徐方怎么做饭,听到徐方的话,白梅把自己之前那支牙刷拿了过来,顺便把家里的铁剪刀捎。

    牙刷虽然较破了,但刷虾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徐方倒了一大盆净的清,从另一个盆里取出一只小虾,熟练的住,然后拿过牙刷开始刷小虾肚皮。

    在徐方巧妙的手下,小虾想挣扎却是半天没弹。

    肚皮是小虾很脏的地方,可以说是藏污纳垢。但徐方似乎知虾每一藏污纳垢的地方,没多会儿,小虾的肚皮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部有负责分解传递养料类似肠子的东西,这个也要去掉。徐方虽然不知自己为什么清楚,但还是凭借直觉,熟练地卡住尾巴间那尾翼左右拧,很快把虾场子拧断并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将这些都定后,徐方用把虾冲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前端是虾胃,不能吃,很脏。但虾胃和虾膏连在一起,膏可是好东西,如果剪坏了费了。

    一般人理小虾较困难,但在徐方手里却跟没事一样,徐方拿过剪刀,咔嚓一剪刀下去,前头三分之一的地方全部剪下,里面的膏丝毫没少。

    一只小理好,也三十秒。

    看着徐方熟练的模样,一旁的白梅有些汗颜。跟徐方起来,她想理这些小虾可真够她折腾的了。

    之前留的小虾也不算多,一共三十八只。全部理好后,也一刻钟的工夫。

    原本对徐方厨艺还有些怀疑的白梅,此刻心态也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,对接下来的菜也多了一点期待。

    /bk 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