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3章 留下的价值

    徐方在村里又休养的三天,才逐渐地恢复起来,至少已经能下地行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三天的饭,徐方还真想好好吐槽下。每天吃的清汤寡,也就是孩子能每天有个蛋,他和白梅每天,也就是白面馍、白米饭就着一份素菜或者咸菜。

    虽然不好吃,但徐方也没有任何怨言。

    白梅家的况徐方也了解了,家里地方没多大,屋子也是土坯房,看着破破烂烂的,屋顶的砖瓦能看出岁月的痕迹,有不少鸟儿在屋顶砖瓦缝隙中搭窝筑巢。

    院子里除了饲养的几只和四只兔子外,其他值钱的家产可能就是挂在屋顶的电灯了。

    这天一早,徐方吃过早饭,便躺在上休息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我是什么职业?我以前是做什么的?”徐方内心也无比疑

    “我说她梅姐,那男人就住你家了?”一声音较的女人声音传来,徐方也不知自己耳力为什么这么好,本无需刻意,对方的声音就听得清清楚楚,徐方知,这女人正是王大婶,听说还是她和白梅一起把他抬到上的。

    “人家还没好,总不能撵人家走吧?”白梅苦笑

    “你这家你也清楚,你跟帆帆平时吃饭还吃不饱呢,家里再添一双筷子子还能过吗?我看他恢复的还行,再过个两天,你就把他送走吧。”王大婶低声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吧,不就是一双筷子吗,牙也就过来了。而且我看他人也不坏,肯定不会一直赖着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心太善,帆帆正是长的时候,你看她小脸焦,再加个人来,这不耽搁帆帆成长吗?”王大婶继续劝

    “王婶,你就别管了,我自己看着来吧。子要真过不下去,我再跟他说,相信他也会通达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,她梅姐,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?”王大婶忽然问

    “噗!”白梅应该正在喝,闻言直接了出来,直接把自己呛着:“婶子,你想啥呢,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?我都三十多了,他看着也就二十多岁的,我对这种头小子能有啥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好说,行了,我先下地活了。”王婶也是早上闲得慌,来聊了两句便出了门。

    等王婶走后,白梅也叹了口气。家里的况她何尝不清楚?自己带着闺女都十分不易,现在又多了个壮小伙子,她一时还真有些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吱呀——

    一推门的声音传来,白梅看了眼徐方,汗衫配上大衩,这些都是她找村后李三嫂借的。三嫂的男人出去打工,家里倒是闲置了两套旧衣服,正好拿来给徐方穿着了。

    虽然穿的破烂,但这小伙子站的倒笔直,上的肌虽然不明显,但看着很结实,如果恢复了肯定很有力气。

    长得谈不上多么帅气,但很耐看,棱角分明的脸透着刚毅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儿,顺着子的廓,就能猜测捋直得有多大的规模。而且之前照顾徐方的时候,她可没少看那儿,那人心魄的地儿,这让空了几年的白梅,每每想起都忍不住心里狂跳。

    可惜,年纪小了点。

    “上厕所?”白梅跟徐方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徐方打量了眼白梅,三十多岁,虽然脸上有着营养不良的憔悴,但上却有难掩的优雅气质,这些让徐方有些好奇。白梅明显不像是普通的农妇,但他也没多问,笑了笑:“在屋里有些闷,我出去走几步路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还没好,注意着点。”白梅对徐方提醒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晃悠悠朝村子外走去。

    秀村,村如其名,空气都很。在村子边缘,也有一条条小溪

    村子不大,而且白梅的家本就位于村子西边,走个二百多米就出了村子,四周都是一片片田地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徐方就看到不远有一个浅塘。

    闲着没事,徐方脆就走过去坐了下来,看着河发呆。

    今天白梅和王大婶的声音虽然小,但徐方却一字不落全听了下来。王大婶虽然话说得不好听,但也是事实。白梅家里的况他看得见,加上他就是一种负担。

    但现在让他走,他又能去哪儿呢?

    “哎!”徐方叹了口气,捡起旁边的土疙瘩,无聊地朝里一扔。

    随着徐方这一扔,就听“哗啦”一声,一条闲游的草鱼顿时受到惊吓,一跃到了半空,然后嗖的一声游的不知所踪,徐方定睛看去,才发现游走的还不止那一条鱼。

    本来还无比颓废的徐方,此刻心忽然一

    不是家里的伙食差吗?自己不是被别人说是吃白饭的吗?如果我给家里创造一些价值,留下来不就心安理得了吗?

    凭徐方现在的状况,想捕捉草鱼之类的希望渺茫,但徐方的主意并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将拖鞋放在岸边,徐方直接走到了河里。

    河很浅,还没到膝盖,而且比较清澈,凭借徐方的眼里,底的东西徐方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很快,徐方眼睛一亮,里念叨着:“果然,这玩意河里应该都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双手朝河里一探,很快一个大河蚌就被徐方从泥里拽了出来。徐方仔细看了看,比他的手掌还大一半,放手里颠了颠,应该有一斤左右。

    这河蚌原本一半在泥里,一半在外面,估着正坐着秋大梦呢,陡然被徐方拎出来,原本半张开的蚌壳也快速闭上。

    徐方可不管这家伙到底在想啥,将它朝岸边一扔,又开始寻找下一个。

    这边的人应该很少下河捕捞东西,河里的河蚌不少,徐方本没刻意寻找,不多会又发现了一个。

    除了河蚌外,这里还有不少大田螺。徐方想了想,看到个头大的田螺也都捡起来。

    没要多长时间,也就一个小时,岸上已经有了二十个大河蚌,以及一堆大田螺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成果,徐方心里微微一喜,不过这些东西怎么回去,倒让徐方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喂,你在那嘛呢?”正当徐方为难之际,一清脆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徐方抬头看去,发现不远白梅正推着板车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来了?推板车做什么?”徐方急忙迎过去问

    看到徐方安然无事,白梅也松了口气,没好气:“我看你半天没回来,以为你在哪儿摔着不起来,要是碰到了还能把你拉回去。话说,你在河边什么?还想漂回去不成?这可不逆,你想漂也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的事,我在河边捞了点东西,正好有板车,一起带会去。”徐方看到板车眼睛一亮,将板车推到河边,开始把田螺和河蚌朝板车上搬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东西都在河里的?”白梅惊讶问

    “是,这个营养足的,抓来咱们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上来我也不会做。”白梅有些无语,随即笑:“没事,我瞎做吧,总比噎白饭强。”

    徐方没说话,就要拉着板车回去,却被白梅拦了下来:“我推车,你还没好,就别这些力活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也没拒绝,刚才一个小时的抓捕,确实消耗了他大量的力,脆跟在白梅后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我想想怎么做。”到了家后,白梅看着这河蚌和田螺了愁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吃,得找泡着,让河蚌和田螺把脏东西吐净,明天我做吧,我好像会做。”徐方忽然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你会?”白梅看着徐方:“你之前不会是个厨子吧?”

    徐方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,但好像就是会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明天看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徐方找了个大铁盆,将河蚌和田螺放了去,然后打出井将盆浇满,笑:“等晚上的时候再换一次,明天早上我做着吃。”

    帆帆这时候也跑了出来,看着满盆的河蚌和田螺,大眼睛里满是好奇:“,这些都是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叔叔从河里捉上来的。”白梅笑着解释:“你叔叔明天要做给你吃,想不想吃?”

    “想,叔叔好厉害!”帆帆拍手

    看着满脸开心的帆帆,徐方看向白梅问:“对了,河里应该有不少虾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有不少,怎么,你还会捉这个?”白梅问

    “现在没工,不过可以钓虾,很简单的。”徐方笑

    “行,你歇一会儿再去吧。”白梅对徐方的提议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我也要去!”帆帆

    “帆帆待会跟我去吧,不过到时别乱跑,不然下次不带你去了。”徐方笑了笑,看向白梅:“放心,我看着孩子没事。”

    看到徐方脸上光的笑容,白梅心里莫名多了几分心安,点点头:“成,你休息会,我做点饭,省得去了就饿。”

    徐方嗯了声便屋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简单吃了饭后,徐方便准备了一些材料。材料很简单,就是几普通的绳子,然后拎了个空铁桶,便带着帆帆朝河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能钓虾吗?”帆帆被徐方牵着手,奶声奶气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能,这些虾都比较笨,只要有吃的就会过来吃,很好钓的,到时候我教你。”徐方认真

    “好!”听到徐方答应,帆帆顿时雀跃起来。

    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