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5章 凭什么指挥我们

    朝里面走了半会儿,两人便来到一广场,不少人正在训练。

    “圣手,你看看这些人怎么样?”秦贤良指着这些正在训练的人问

    此刻的徐方已经戴上了帽子,还戴了个大大的墨镜,将脸挡住了一半,哪怕有人看到他,也很难看清全貌。

    徐方看着正在训练的众人,微微点了点头:“最差的是名家高手,好点的有大师级高手,但泰斗境界的高手只有一人,那小子我还认识。总的来说,实力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把大家过来。”秦贤良点了点头,拿出一个哨子一,振声吼:“集合!”

    蹬蹬蹬

    随着秦贤良命令下达,正在训练的士兵顿时放下了手里的活快速跑了过来。两分钟的时间,大家便整整齐齐地坐好了。

    秦贤良此刻换上了严肃的神,扫视一圈大声:“现在有一项缉毒任务,需要各位配合,这位徐方,是你们这次行的总指挥。况,由你们总指挥徐方全权负责。徐长官,请!”

    说着,秦贤良示意徐方讲话。

    徐方上前半步,看着大家温和笑:“那我说一下计划,这次行我们将会前往云滇省边境地带,浇灭大毒枭马志强。马志强旗下的势力很大。手下清一的各退伍特种兵,实力强悍,而且他们的武器装备很先,甚至不比我们弱,所以这次困难重重,九死一生。愿意保家卫、随我作战的上前一步走!”

    半晌,也没个人弹。

    秦贤良在一旁看不过去了,大声吼:“怎么了?一个个现在怂了?平时不是眼高于顶的吗?”

    徐方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况,当即笑眯眯:“各位,这次行事意义重大。首先,随我作战就说明你们不畏艰难,说明你比其他人有胆识、有本事。第二,自己主出来,我记住了你这个人,如果这次行顺利,我可以私下多给你记功勋。第三,这件事是强制要求的,哪怕你不愿意出来,我可以随机点五十人行。与其到时被我出来,不如自己站出来,免得接下来尴尬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这二百人同时撇了撇

    徐方自然知这些人什么意思,能潭的人,实力都不弱,平时立下的军功不计其数,恐怕是不稀罕这次奖励。当然,这些人不出战也不能说他们怕死,应该是对徐方这个总指挥不服气吧。

    也没让徐方等多久,就有一人站出来:“报告,秦师长,徐方凭什么指挥我们?兄弟们一直以来冲锋陷阵可从没怕过,但可不能白白送死。”

    戴着墨镜和帽子的徐方,别人看不出他的表

    但徐方却没有任何不悦,语气依旧温和:“你感觉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指挥你们?”

    那人被问的一窒,随即:“我不知,但你至少得服众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名字?”徐方温和问了句,这人看着确实有点眼生。

    “我陈晓生。”

    “怎样才能服众?”徐方追问

    这个问题比较好回答,陈晓生很:“必须得比我们强。”

    “好,比什么?”徐方问

    “比武力!”这人振声

    “我是个指挥,为什么要比武显示自己的才能?”徐方反问

    “我”陈晓生被徐方这么一问,一时还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徐方心里一乐,上丝毫不留面:“看,我这个问题你接不住吧?是不是我比你聪明?”

    能把实力修炼到名家后期,这样的人天赋可都不低,简单的失神后,陈晓生立刻回应:“术业有专攻,既然你说敌人厉害,武装也很强,咱们毕竟是,也没跟热武器比吧?那我问你,如果对方有大规模杀伤热武器,我们该如何理?”

    “首先你这个提问很有问题,在华夏是不允许有这种况的发生。”徐方先正纠正了一句,接着:“如果有大型杀伤武器,而且一旦引爆会牵涉大量人命,我们必须要阻止武器的攻。如果对方已经发,采用反追踪技术,将对方的攻击带到安全的区域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徐方继续:“我说的这是常见的况,也有一些比较刁钻的问题。我问你,如果有一块山,下方全部埋藏着炸。这时候有人已经点燃了炸,我们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”陈晓生被徐方刁钻的问题打败了,无奈问:“我不知,你说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只能随机应变,尽量减少伤亡,谁都不是神仙,能怎么办?如果可以,得把负责侦察的同志打一顿,报明显不过关。”徐方漫不经心开了句玩笑,却让不少人直翻白眼,的这答案太敷衍了吧?

    “对了,刚才你不是说要实力比你们强吗?不知你们平时比什么?”徐方忽然问

    “你不说自己是指挥,不需要实力的吗?”陈晓生反问

    “不比你们强,能让你们服气吗?说吧,比什么?”徐方

    “比,比搏击!”有人在下方提议。

    “对,就比,比搏击。”陈晓生提议

    “你们谁最好?”徐方问

    秦贤良适时站了出来,笑:“要说,在上次的比赛上,就是陈晓生成绩最好。”

    徐方早就观察过陈晓生,虽然实力只有名家后期,但手上的茧子却是厚厚一层,尤其是大拇指那块,明显经历了无数次的摩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显然是长期练习导致的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比一比?”徐方指着前面的靶场问

    “可以,你说怎么比?”对陈晓生可有很强的信心,直接让徐方开出了条件。

    “就直接打把,谁打中的多算谁赢,怎么样?”徐方问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。”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,陈晓生自然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秦贤良,则是满怀怜悯地看着陈晓生,你没认出圣手来不是你的错,只希望你别被打击到。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