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2章 命悬一刻

    徐方的银针从未离过,检查完原因,徐方不敢怠慢。急忙将银针取出,把郑秀兰上的管子全部拔掉,将她衣扣解开后,内医诀运转,五银针落在心脏的五

    深口气,徐方又取出九银针,分别落在她上的几上,九银针呈九五至尊之势势头直指心脏。

    此刻,也才堪堪锁住郑秀兰生命的失速度。

    又取出一银针,准的扎入一个个重要,不多会,一百零八银针全部稳妥落在了郑秀兰周

    双手手指捏住脚后跟的大内真气迅速运转,两细微的真气顺着银针快速探入,然后顺着经脉朝上行走。

    其余一百零六银针,此刻也如有感应,随着经脉上的真气过,一开始随着

    一分钟,两分钟,三分钟没多会,徐方额头上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珠,随即汗珠越来越大,顺着侧脸一点点滴下,徐方不敢乱,任凭汗眼睛里,涩涩的,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约莫四十分钟,这一百零八银针终于全部开始起来,徐方此刻神一松,直接瘫坐在了地上。虽然没有了真气的加持,但徐方渡入的那些真气,足够推运转几个周天。

    徐方气喘吁吁地盯着郑秀兰,当看到郑秀兰的气息并没有继续恶化,甚至还感受到一生机升起,徐方才彻底放下心来。虽然不知结果怎么样,但至少,郑秀兰这条命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闽南省,青云市,市政府单位。

    咚咚咚

    沈建正在批阅文件,一敲门声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沈建稳声

    秘书很快走了来,急切:“沈市长,咱们市出现了一起击案。”

    正在批阅的沈建此刻心里一个咯噔,支是现在止的东西,怎么会出现在青云市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有人伤亡没有?”沈建立刻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况警方还正在调查,还没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,我已经通知了警方,让他们务必尽快查明真相。只有一人被击,已经送到了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伤势怎么样?”听到就一人,还已经到了医院,沈建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况不太乐观,子弹击中了心脏,虽然送到了医院,但医生已经明确表示未必能救活。”说打这里,秘书看了眼沈建,才咽了下口继续:“而且这个被击的人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郑秀兰,岳海村的村长,您还经常夸她来着。”秘书提醒

    岳海村?郑秀兰?和徐方关系特别近的人?

    听到这里,沈建嚯的一声站了起来,刚要出来,很快又拐了回来,抄起桌子上电话拨了个号码。

    不多会电话就接通,沈建没等对方说话就咆哮:“张局长,这次市里的击案你收到消息没有?”

    “收到了收到了,我们警方正在全力调查。”那边很客气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市里怎么会有人持?怎么行安检工作的?我不管你用什么方调查,今天,就今天,务必给我一个答案。今天给不了,你这警服就别穿了!”冲着电话吼了一句,沈建才起:“备车,去医院看看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秘书看沈建生气,此刻也不敢怠慢,快速朝楼下跑去开车。

    第三医院,重症监护室门口,此刻已经有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不过看阵营,显然是两方人马。如果有医院的工作人员,肯定会发现,医院的高层已经全部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而对面站着的,则是林香雪、柳海连、邵静、赵红艳等几人。虽然人少,但四女上的气势可不比对方弱。

    “林总,这可是我们医院的大事,病人的况非常危急,请快点让你朋友出来。”医院院长着急

    “张院长是吧?里面给人治病的是徐方,你应该知吧?医术好不好先不说,咱们市的就医环境,可是他推着整治的。再说,我都说了,这件事出了事我们自己负责,跟医院没有半点关系。”林香雪雍容的声音传来,直接否决了院长的请求。

    张院长自然知徐方是哪位爷,当时青云市的就医确实比较烦,而且都是先钱再治疗。结果正是徐方这个人,把一件事不断的炒作,对医德不断的叩问,在舆论的压力下,就医环境快速得到了改善。

    张院长可不愿招惹徐方这位煞神,而且徐方和眼前的林香雪,可都不是好惹的主,这俩人的产业已经做到了名满华夏,想收拾他还是非常容易的。但徐方的医术怎么样,他还真不大清楚,如果人真死在了医院,跟他还真不能没有关系,一时间张院长也是退两难无比局促。

    “门口怎么这么多人?病人什么况了?”一急切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张院长眼睛一亮,急忙走上来苦着脸:“沈市长您来了,正有件事想跟您说呢。病人伤势非常严重,但这四个姑娘不让我们医生去诊治,这要是耽搁了治疗,我们医院可真冤枉。”

    沈建自然是认识林香雪的,看了眼林香雪,沈建也急忙问:“林总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徐方在里面呢。”林香雪淡淡

    “徐老弟在里面?这就好办了,等等吧,我相信以徐方的医术,绝对没问题的!”听到是徐方在里面,沈建原本还焦躁的心忽然就如同凉风拂过,顿时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“别纠结了,就在门口等候配合,不允许任何人打扰里面。”沈建严肃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沈市长亲自发话,张院长哪敢反驳,急忙点着头。

    病房内,徐方看着一百零八银针已经停止了,再次深口气,将这些银针全部收了起来。再看看林香雪,原本苍白的脸庞上,终于有了一丝血

    “哎,还是实力不够,没直接让她醒来。”看到郑秀兰这样,徐方也叹了口气,着郑秀兰的秀发温柔:“可能很长时间你都不会醒来,不过你放心,我一定会拼尽全力把你就醒,你的仇,我也一定会给你报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郑秀兰安详的脸,徐方的拳头再次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吱呀

    一开门声传来,顿时引了门口人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徐老弟,郑村长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看到来人出来,沈建立刻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很不乐观,生命是保住了,但现在一时半会很难醒来,如果没有办治疗的话,可能会再次有生命危险。”徐方叹了口气

    “没办现在就醒来吗?”林香雪柔声问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徐方摇了摇头,随即眼神冰冷看着沈建,一字一顿:“沈市长,这件事,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代。”

    沈建听着徐方的话,心里也是一惊,徐方这么生分的称呼,显然代表眼前的年轻人多么愤。他清楚徐方生气的原因,在他的地头上发生了击案,说明安保能力做的不够。

    当即也郑重给徐方保证:“放心吧,我已经吩咐警方,用所有力量,一定将凶手查到落石出!”

    “尽快吧,让我用自己的力量,显得青云警方太无能了。”徐方淡淡丢下一句,便重新走了病房。

    林香雪四女没有犹豫,也跟着徐方走了去。

    沈建站在门口犹豫了片刻,才挥挥手:“都回去吧,张院长,医院要全力配合徐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张院长立刻应

    病房内。

    林香雪看着躺在上的郑秀兰,也轻轻叹了口气。本就冰雪聪明的她,哪里会不知徐方对眼前的女人也有些想

    但这样一个人就这么香消玉殒,本就心善的她也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徐方,怎样才能让她醒过来?”林香雪手放在徐方脑袋上,帮徐方缓下焦躁的心

    徐方此刻也逐渐平静下来,长叹口气:“心脏被摧毁,我现在也不过是用真气转化成了心脏的一部分,维持心脏的正常运转,但这样有个弊端,真气毕竟是真气,不是人的器官,如果找不到完善心脏的方,郑秀兰可能永远不会醒过来。至于方,我现在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做?”林香雪问

    “找治疗的方,我相信一定能找到。”徐方正:“还有,凶手也一定要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凶手一定会找到的。”林香雪安

    “希望吧。”徐方摇了摇头:“医院有点吵,先让秀兰住咱们那吧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林香雪对此没有意见:“现在要去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派辆平稳点的大车来,然后再雇两个保姆,照顾她常起居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找最好的保姆过来。”林香雪点点头。

    徐方这边安排着接林香雪回家,青云市的警方也在不断的行,但对方却如同杳无音讯一般,开杀人后竟然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警方的局长越来越焦躁,而一直等待警方回复的沈建,此刻眉头也是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转眼,时间就到了夜里十一点。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