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5章 再次面谈孔朝玲



    “行,我在家呆几天也回去。”林香雪点点头,才提醒着徐方:“楚倚天活这么大,一直顺风顺,几乎没有像今天这般受挫,今天你一直怼他,他心里肯定已经不,这件事肯定会对你行报复。而且他手底下有不少能人,刚开始应该不会亲自出马,如果遭到莫名其妙的攻击,也不要奇怪,很可能是他派出去的人手。”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正:“行,我记住了,尽量不给他报复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林香雪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陪你男朋友会?”徐方坏笑问

    “来着大呢,你下得去?”林香雪美目扫了眼徐方,咯咯一笑出去了。

    徐方本就是医生,自然看得出来,等林香雪走后半天才反应过来,心里不一阵懊恼。虽然来了,但并不代表不能尝试其他花样

    但此刻后悔也来不及,徐方只得郁闷的玩手机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十点,徐方在楚家一行人的欢送下,离开了林家。

    下午一点半,徐方便到了临安市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,徐方想了想,今天倒是可以联系孔朝玲了。

    秀兰大酒店,知徐方要来,赵雨霏已经提前在门口等待,看到徐方来,赵雨霏立刻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雨霏,最近营业额怎么样?”徐方门笑问

    “很不错,跟以前比了不少,相对来说已经稳定下来。在临安市,咱们的营业额已经稳定压过江浙大酒店了。”赵雨霏欣喜

    “很好,对了,孔朝玲的电话你那有没有?我想约她聊聊。”徐方问

    “你想挖她?”赵雨霏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尝试下。”徐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我帮你约还是你自己来?”赵雨霏问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约吧。”徐方笑:“问问她什么时候有空,我今天都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来到徐方办公室,赵雨霏拿出电话,找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被接通,孔朝玲很有质感的声音传来:“喂,你好,哪位?”

    “是孔小姐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秀兰大酒店总经理,赵雨霏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也没料到打电话来的竟然是这个人,犹豫了片刻才问:“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们老板想约您聊会天,不知您今天哪个时候有空?”赵雨霏客气问。

    临安市,江浙大酒店,孔朝玲此刻满脸怪异。秀兰大酒店的老板,不就是徐方吗,他想约我聊聊?

    听赵雨霏的语气,徐方应该不知那天他救下的人就是她!

    那究竟要不要见呢?

    如果还想以后跟徐方继续行酒店之争,现在回绝无疑是最好的理方式,但鬼使神差下,她还是应了下来:“行,今晚八点吧,在三环北岩路,那边有个温馨咖啡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赵雨霏打了个响指:“成了,晚上八点,温馨咖啡馆,你去不?”

    “行,辛苦了。”徐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赵雨霏此刻坐在徐方旁,眼里佯装:“徐方,你把那女人招来,是想做我领导吗?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一愣。

    理说,把孔朝玲招来,确实应该做她的领导。但赵雨霏毕竟是酒店的开朝元老,就这么给她安排个上司,确实是有点过分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徐方才:“也不能算你领导,她对酒店发展的命脉把的比较到位,也有际眼光,把她招来,主要是负责酒店的总改变,比如装修风格、服务风格等,不会参与到哪家酒店。而且,我会让你受委屈?”

    听着徐方的话,赵雨霏心里一暖,手不自觉住了徐方,感受着那人心魄的地儿,赵雨霏嗔:“你有心就好,只要能让酒店做好,做我领导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才是我开疆辟土的大将军,以后还有很多重要城市的酒店,都需要你来打冲锋。”徐方微微一笑,:“你好好努力,我让你赚的比她多。”

    赵雨霏此刻扯下了徐方的子,将自己儿一去,直接坐了下去,小声:“拿出点诚意来,先点粮再说。”

    不多会,办公室内就传来赵雨霏高亢的声音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。

    徐方吃过晚饭,便开车朝约定的地方驶去。

    到了温馨咖啡厅,才刚七点五十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问您几位?”看到有客人,立刻有服务员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两人,有包厢吗?”徐方问

    “这边有。”服务员笑了笑,带着徐方来到一包厢。说是包厢,其实是用隔板一个个隔开的小区域。

    到了之后,徐方要了两杯咖啡和点心,笑:“待会我朋友会过来,她姓孔,你带过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服务员点点头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没过几分钟,徐方耳朵一,就听有人来。这次徐方背对着门坐,倒也没回头看。

    “您好,请问是孔小姐吗?”服务员看到来人来先朝里面看,立刻猜出了她是来找人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边请。”服务员客气说了句,便带着孔朝玲朝徐方坐的包厢走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,两位慢用,有什么事直接我。”服务员笑了笑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方抬起头,看着来的孔朝玲,眼睛顿时瞪大,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: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徐总,别来无恙。”看着徐方震惊的模样,孔朝玲心里也有些恶趣的得意。来之前她就想过无数种徐方见到她的表,结果徐方表现出的态度,确实验证了她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孔朝玲?”徐方瞪大眼睛,“难以置信”地又确认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是我,如假包换。”孔朝玲落落大方坐在徐方对面,笑:“上次真是太感谢你了,为了答谢你,这次咖啡我请。”

    “嚯,真巧。”徐方也终于“反应”过来,温和笑:“刚下班?”

    “提前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嚯,这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某酒店没来的时候,我过的轻松的,一般很少去公司上班。某些人来了,真是平白给人添烦呢。”孔朝玲意有所指到。

    闻言徐方尴尬:“大美女这是在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孔朝玲很认真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咖啡我请,权当赔罪了。”徐方温和

    “你今天找我什么事?”孔朝玲心里藏不住事,跟徐方说笑了几句,直截了当问

    徐方考虑了下,才轻声:“随便聊聊天。你现在感觉工作环境怎么样?有前景没?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问话,孔朝玲眼含笑意盯着徐方,好笑:“有没有前景,上次在我家,徐总分析的很到位。”

    徐方自然明白,孔朝玲指的是他上次抨击江浙大酒店没发展前途,又把谢氏集团的谢正飞羞辱一番的事儿。此刻听孔朝玲提起这事,徐方脆敞开了问:“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,对你的才华和能力,我非常欣赏与敬佩。我想问问你,有没有换个工作环境的想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换?”孔朝玲反问

    听孔朝玲没有态度强地回绝,徐方心里一喜,这说明孔朝玲跟谢氏集团,并没有达到铁板一块的那种地步。

    整理了下思路,徐方才:“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,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些话,虽然抨击你们酒店有些不地,但我也在陈述一件事实。你的才华在江浙大酒店,无疑是被埋没了的。而且他们能给你的舞台,会越来越小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越来越小?”孔朝玲问

    “因为秀兰集团会不断扩张,江浙两省的市场就那么大,我们的崛起,势必是对你们的冲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这么肯定,你能抢占很多市场份额?你们在临安市这么长时间了,不也才达到今天的地步吗?虽然你们现在发展的不错,但现在才哪到哪?最后鹿死谁手还真说不准。”孔朝玲反击

    徐方笑了笑,温和:“要不我跟你分析分析,如果你感觉秀兰大酒店更有前途,你就同意来我这上班?”

    “如果比谢氏集团潜力大很多,我可以考虑考虑。”孔朝玲托腮说着,显然对徐方的话很质疑。

    徐方将孔朝玲的神态看在眼里,笑:“虽然是我们公司的商业机密,但为了你,倒可以跟你说。你一定感觉我们酒店发展比较慢,来临安市这么长时间,才攻占了一半的市场份额,而且你这里还有后招,还有赢我们的机会。我们想攻占江浙两省的市场,那更是痴人说梦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孔朝玲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出的招,你感觉攻势猛不猛?”徐方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承认,确实很厉害,但你们也说了,豆蔻泥的产量比较低,应该支持不了多久吧。等你们拿不出豆蔻泥,豆蔻泥之后也没有让全民关注的产品,你们后续肯定就乏力。而我们不断的改变,赢你们还是很有优势的。”孔朝玲对自己的判断比较有信心,看着徐方的眼神也有些戏谑。

    徐方摇了摇头,笑:“我跟你托个底吧,豆蔻泥的产量其实可以高的,我们完全可以再拿出几千瓶,你如果能入职,我可以送你十瓶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这个承诺,孔朝玲心里一喜,眼里有些意

    但徐方接下来的话,却更让孔朝玲心神剧震!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