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9章 你听爸妈的话吗?



    等林正清走后,徐方坐在房间内,仔细想着他来到这里的意义。

    想明白后,徐方心里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林正清来他这,一来是为了感谢徐方把林轩带上正路,二来也是承认了徐方是林家姑爷的地位!

    自己和林香雪只是相互扮演的侣,谁也没有明确戳开这层窗户纸,到时万一俩人的事儿没成,岂不尴尬?

    想了半天,徐方也没个头绪,脆倒在上休息。

    翌

    下午,五点半。

    徐方开着林香雪的车,一起朝天音会所赶去。

    “香雪,这次来的都是什么人?”徐方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以的能量来看,燕京有头有脸的少爷能来一半,那些不入的角,更会赶着朝这边凑。不管如何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林香雪提醒

    徐方不置可否,燕京这个圈子错综复杂,能混到现在还没死的,要么自己很牛,要么家里很牛。

    但徐方想把自己的产业不断扩大,以后自然都要面对,这次无非是把时间提前了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两人就到了天音会所。

    看着高五层的建筑,外表装修的就比较高档,去一看,里面的布局更是豪华。低音旋转的音乐,让富贵堂皇的地方显得很有品位。

    “两位,请问你们有预约吗?”看到有人来,立刻有服务员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让在这里预定了一个包厢,不知是几号?”徐方问

    “您跟少是一起的吗?快请。”服务员听到神顿时一震,对徐方和林香雪的态度又恭敬了几分。

    直奔顶层,服务员恭敬:“五层只有一个包间,名为九五至尊,两位请。”

    徐方微微点头,推开包间的门走了去。

    去后,视一阵开阔。房间面积近八百平,去后就听到淙淙的声。仔细看去,才发现四周是一个人造的小溪

    ,则有一个潭,饲养着金鱼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个包厢,竟然是一个风阵,布局的人应该很有实力,隐约有风生起、时来运转之意。

    走过人造的小桥,周围摆满了酒架子,上面有各种红酒、酒、白酒以及啤酒。

    各种点心、果、果等也都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中间的地方,已经有二十多人坐在那里喝酒聊天。徐方看了看几人喝的酒,82年的拉菲居多,而且是人手一瓶。甚至一些明显不喝酒的人,还会再点点其他名贵饮料。

    桌子上的零食,价格也都不菲,都是奇珍异果。

    看到这阵仗,徐方不翻了个白眼。感这孙子,是想宰他一刀了

    不过你要想在这地方宰我,可能真是失算了。

    不走过去,林香雪挽着徐方的胳膊,两人飘飘然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家并不认识徐方,但都认识林香雪。看着林香雪光洁白皙的皮肤,那些只是听说过林香雪毁容的人,不得不怀疑毁容事件究竟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大家都混得不错,一个个气度不凡,跟以前傻不愣登的样子比,真有胎换骨的变化。”林香雪笑打了声招呼,那慵懒华贵的气息散开,竟然强压这群公子哥的锋芒。

    整个燕京,敢随口说这些人年轻时傻不愣登的人可不多。

    但林香雪绝对算一个。

    “香雪姐,你昨天回来怎么不吱一声,哥几个也好给你接风洗尘。”一人跟林香雪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是,不厚,来了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的说

    林香雪浅浅一笑:“这不专门摆酒给你们赔罪来着,对了,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人,徐方。”

    徐方上前一步,温和:“今天我做东,大家放开点,玩的开心。”

    看了眼徐方,倒也没什么不平凡之,其他人心里泛起了嘀咕。这小子究竟哪儿好?林香雪怎么就看上了他?

    “徐方,香雪姐在我们燕京,可是出了名的美女。燕京夏无香雪,四季何时不冬秋。香雪姐不在燕京的这几年,哪怕大夏天的,不少公子哥心里都心灰意冷的。你怎么追到香雪姐的?”一个画着烟熏妆的女人问

    看着大家目光都落在自己上,徐方笑:“这个说起来比较简单,但做起来比较困难。香雪这种美女,只有一点出肯定是配不上她。首先需要颜值,然后就是人品、脾气、能力、眼光、格调、好等等。每一样都非常出,再加上一颗赤诚的心,那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听到徐方这话,在场不少人心里同时吐血,你丫是靠的不要脸吧?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这人可真,”烟熏妆女孩听完徐方的话,大笑了几声后,语锋忽然一转,犀利:“在场的人,我想绝大部分男的都喜欢香雪姐,你的意思是这些人都不如你咯?”

    徐方眼睛寒芒一扫,目光就落在了这女孩上。看着人畜无害的女孩,此刻眼里却有些狡黠。徐方心里稍微琢磨下,立刻猜出这女孩,要么跟林香雪不对付,要么就是受人指使来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刚刚门,刚跟这些人打声招呼,结果就出现了这么大的坑,徐方心里不感慨,这群公子哥活着真特么累,算计。

    表面不,徐方温和:“感是神圣的,怎么可以用来比较?一看你就没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姐有男朋友。”女孩挑衅的看了眼徐方。

    “那你敢不敢明天跟他结婚?”徐方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结婚怎么能这么仓促,还没到时候。”女孩顿时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缺钱,找的男朋友应该不是穷酸小子吧?生活都稳定了,而且也都有时间,该准备就准备。”徐方将皮球踢过去后,便笑着招呼其他人。

    看着徐方不接招,女孩却有些不依不挠,继续问:“香雪姐,你跟三爷不是有娃娃亲吗?你现在新谈个男朋友,你爷爷同意了没?”

    听到女孩如此犀利的话,所有人都饶有兴致把目光投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非常尖锐!

    三爷,那可是楚倚天,燕京妖孽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无论是长相、气质、能力,都是人中蛟。哪怕那些久经沙场的老狐狸,见到他有时也要暂避锋芒。

    如今竟然有人把他指为婚的未婚给撬走了,徐方的命运究竟会怎样?

    徐方的目光也冷了下来,不过脸上依旧挂着笑容,温和问:“你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小妹竹湘,方哥,我就随便一问,你不会记恨上我了吧?”烟熏妆假装怕怕

    如果别人说的是徐方,徐方自己倒可以忍受,但眼前的烟熏妆,明显把林香雪到了德的死角,徐方心也一沉,冰冷

    “小时候你爸肯定想让你考清华北大吧?不知你考上没有?你爸肯定想让你打扮的正经一点,不知你现在化妆成这样,你爸是否支持?你爸让你自尊自,你**男朋友,不知你爸是否同意?在座的谁又能保证自己每件事都听从了爸的意愿?我想很多事都没听吧?你们现在都不听爸的话,却想要求别人去履行父在她未出生时许的承诺,不知你们感觉这事可笑吗?”

    被徐方如此犀利的话反击了下,竹湘也是一愣,想反驳却是哑口无言。半天才满脸通红,一拍桌子:“你一声方哥,是我尊重你。你说我**男友是几个意思?你这不是血口人吗?我要求你立刻歉。”

    “徐方,你这么侮辱一个女孩子,真的是有失风度,如果不歉,未免落了林家的面子。再说,竹湘可是竹家的大小姐,你这么说竹湘,打的可是竹家的脸。于于理,你得表示表示。”在一旁悠悠

    竹湘什么品行,在座的人有不少都知,换男朋友的速度虽然没换衣服的速度夸张,但绝对比大来的频繁。

    不少大家族小姐,也纷纷戏言,竹湘过的男人,可以组成一个营了。

    徐方说的虽然没错,但这种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儿,摆到明面上说确实有些不妥。况且也要求徐方歉,自然没人会闲的蛋出来揭竹湘老底。

    徐方却不慌不忙,笑:“可能大家比较好奇我是做什么的,其实我是个中医。中医讲究望闻问切,只是看,就能看出人的大状况。这哥们,你是不是受过伤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?”被点到的青年诧异问,去年他酒家,直接撞大桥墩上,被卡断了,当时这事儿还被报导过新闻,在座的也都知

    “这帅哥,前两天才感冒好吧?”徐方又问

    “嗯?这也能看出来?”那人诧异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些人,亏空,平时吃那种太多,损伤很大,恐怕过段时间吃也没什么效果,这些人我就不一一点名了。我这里有一些方,无毒无副作用,有想要的,可以时间找我。我这里也有治疗病的方子,竹小姐,如果有需要的话也可以联系我。我也得向竹湘小姐歉,刚才一着急就说漏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人畜无害地笑着,却让在场的人感觉一阵心寒。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