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2章 君竹



    徐方:“没关系,过两天我会出一些宣传方案,会维持现在的局面。持完这个月,我会放个大招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多谢徐总!”电脑前的赵雨霏看到徐方的话,原本还有些急躁的心,却是莫名一安。

    了解了临安市的况,徐方也迅速考虑该如何破解当前的局面。

    苏浙大酒店最大的底牌,就是谢氏集团。他们不怕亏损,也不怕砸钱,虽然秀兰大酒店很厉害,但对方只要不计成本的为他们酒店宣传,就可以慢慢跟自己

    酒店的推广乃重中之重,如果只有苏浙大酒店一直在临安市曝光,就算秀兰大酒店确实不错,也会迅速失一部分顾客。

    可不能在宣传这个环节掉链子!

    时间很快就到中午,知陈丽雪下午要负责面试,怕她来不及吃饭,徐方了厨房快速炒了几菜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两人休息一下后,徐方就把陈丽雪送到了一间写字楼,这也是徐方租用的临时办公室。

    将陈丽雪送到,徐方开车朝粮食市场赶去。

    将车停好,徐方开始在粮食市场溜达。

    市场面积大,说是粮食市场,其实也是个农贸市场,里面卖蛋菜的也不少。

    走到了粮食区,看到徐方过来,不少店铺老板开始吆喝:

    “老板,这边来看一看,优质的东北大米,各类优质五谷了。”

    “帅哥,看这边,便宜批发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这边这边,粮食便宜批发了!”

    周围吆喝声不断,徐方随便找了一家,笑问:“老板,有籼米吗?”

    “有,这都是,来多少?”老板看有生意上门,热过来招呼。

    徐方抓了把籼米,放在鼻尖嗅了嗅,摇摇头放下:“老板,你这质量不行,还有没有好点的?”

    听徐方说他籼米不行,老板立刻急眼了:“小伙子,你不懂别瞎说,我这籼米是最顶尖的,绝对好吃。”

    徐方也不恼,笑着捏起几粒米,手一用力,顿时将几粒米碎开,在老板面前一摊:“米粒宽厚又短,粉白大,质地脆弱易碎,一看就是早籼米。普通人当饭吃还好,如果对食材要求比较高那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原本还气冲冲的老板顿时换上了热的笑容,竖起大拇指:“行家!”

    “那老板这还有好点的籼米没?”

    “没,这条街卖的全都是早籼米,你要是想买晚籼米”说到这,老板语气忽然一顿,脸上也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徐方急忙掏出一盒烟递过去,笑:“老板,这您拿着,您告诉我这里谁卖的籼米最好。”

    老板是个矮壮汉子,看着很质朴,看着徐方递来的烟并没着急接,摆了摆手:“嘿,以前有,现在没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拉着老板了屋,把手里的烟老板手里,笑:“老板,不是我不想买你的米,确实我需要优质的籼米,您帮个忙,以后要是需要这些粮食,我第一个找你。”

    老板推却不过,而且烟是好烟,他也没再拒绝,将烟放口袋才低声:“看到那边那个铺子没?以前倒是有好粮食,整条街就她卖晚籼米。不过老板长的比较漂亮,不知哪个有钱人家的孬种,想拉人家姑娘出去玩。人家姑娘不同意,那店第二天就让人给砸了,铺子也烧了,要不是灭火及时,估计这市场都完蛋。听说她仓库里囤的粮食也被烧了,那闺女这粮食店开张没多久,还是借的钱开的。这下好了,欠的款全赔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姑娘去哪了?”徐方追问

    “被有钱人家盯上,谁还敢留在这,我估计要是没走,也被人给糟蹋了。”老板摇摇头叹了口气:“这狗娘养的社会,有钱还真没王了!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微微有些愠,不过他也知,自己不是救世主,这事儿他也管不了。

    正当徐方沉思间,老板忽然碰了碰徐方胳膊,指了指路口:“看,那个就是老板!也不知还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顺着老板所指的方向,徐方也看到一个女人,踩着高跟鞋蹭蹭朝这边走。

    女人高一米六三左右,穿着灰风衣,让削瘦的材显得很有气质。里面的衣服本遮不住团子,那巍峨的廓让人眼睛久久无移开。

    脸也比较白净,谈不上多么漂亮,但就有那么一种韧劲气质,让人看上一眼就无自拔。

    怪不得能被人看上,气质太好了。

    女人脸上挂着一些悲痛,缓缓打开自己店铺的门。

    看着那女人,徐方的眉头微微一皱,一个很熟悉的人名,缓缓在他心头升起,并随之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“嘿,别被走了。”看着徐方怔怔的模样,老板用胳膊肘碰了碰徐方,脸上写满了“男人都懂”的神

    “老板,那姑娘什么?”徐方反应过来并没尴尬,反而急切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好像君竹,小兄弟,你不会也看上了吧!”老板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没!”徐方深口气,继续问:“她是不是还有个弟弟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问过。”店老板摇摇头。

    徐方了声谢,缓步朝女人的店走去,到了门口徐方朝里看了看,就见店铺里焦黑一片,一些粮食散落在地上,柜子架子也都七零八落被烧毁,看着很是残破。

    君竹正将看着还完好无损的粮食收集好,然后放在筐子里,看样子是想整顿整顿重新开张。

    女人背对着徐方,虽然听不到哭声,但肩膀不断的,明显已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徐方心里一,正要走过去,一极不和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豪哥,你看那小妞在呢!”

    徐方扭头看去,正好看到一名衣着不错的年轻人,后带着十几人正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徐方也没着急屋,反而站在原地,他倒想看看这些人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妞,这间店铺你欠了我五万块钱,今天能不能还?”为首的青年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来,原本还在啜泣的君竹强行平静下来。回过头盯着青年,语气冰冷:“谢豪,别以为我不知这店是你找人烧的。”

    那谢豪的青年,此刻装出无辜的表:“哟,你这是血口,没凭没据的你就说是我烧的?我肯定要起诉你一个诽谤罪。你这么诬赖我,是不是想赖账?”

    “你!”面对谢豪的咄咄人,君竹眼里也有些雾气。但似乎骨子里就有很强的不服输神,面对十几个男人也没有推却,厉声:“谁赖你帐?等警察把真相查出来,没你们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“在临安,谁能拿豪哥如何?”一小弟一撇

    “赶还钱,现在拿不出来,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谢豪忽然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钱,你们再无理取闹我就报警了!”君竹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啪!”谢豪眼疾手快,一巴掌打在君竹胳膊上,那手机立刻飞了出去,重重砸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没钱就陪我几晚上,欠爷的钱一笔销,保证你以后吃好穿好。不过爷耐心有限,惹了老子,老子就把你衣服扒光扔大街!”谢豪声威胁了一句,手就朝君竹揽去。他还真不信,这样威下,君竹还会反抗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,就见君竹一巴掌甩在了谢豪脸上。

    忽然被打,谢豪也是一呆。

    随即反应过来,眼里充满火,甩手回了君竹一巴掌,君竹瘦弱的顿时被甩到了墙壁上,头重重磕在墙上,发出沉闷的“咚”响。

    “的,反了!把她衣服扒了,关门!老子现在就要上了她!等我完了,你们挨个上!”谢豪咆哮一句,手一挥就招呼那群混混冲上去。

    店铺门口,看着君竹宁死不屈的模样,脑海里也回想起了一些事。

    如果徐方没记错,徐方应该见过君竹的弟弟,君霸!

    印象中两年前他救过那小子,那小子很机灵。长得跟君竹有七分相似,这也是徐方感觉君竹有些熟悉的原因。

    君霸是一名缉毒警察,因为能力出众,四年前被派入匪窝当卧底。

    用了两年的时间,君霸终于获得了老大的信任,开始陆续朝警方反馈消息。而那毒枭频频失手,也开始对边的人开始怀疑。最终在毒枭的周密调查下,终于让君霸浮出面。

    徐方是当时救援君霸的主要负责人!

    当时毒枭正在严刑供,问君霸还有没有其他卧底。

    徐方当时见到君霸时,君霸的四肢已经被断,脚筋都被斩断。那毒枭甚至还让人用小刀,一刀刀剐下君霸上的。旁边还有一口油锅,如果徐方没猜错,如果君霸再不招,就要把君霸从脚开始,一点点的放入油锅活炸!

    就这样惨绝人寰的供下,君霸依旧宁死不招!

    此刻君竹反抗的模样,跟他弟弟还真有些相像!

    所幸徐方被称之为圣手,不仅留住了君霸的命,在徐方湛的医术下,也逐渐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也在那时,那个年轻的缉毒警,那种宁死不招的大无畏神,深深震撼着徐方!

    徐方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:你之所以看不到黑暗,是因为有人正竭尽全力地把黑暗当在你看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正因为有君霸这种缉毒警,每天命悬一刻,与毒贩斗智斗勇、殊死相搏,才护得华夏不被毒品侵蚀!

    他们每天都在战场,随时准备奉献年轻的生命。

    这种英雄的亲人,就要被这种人渣欺凌?

    徐方的眼睛在这一刻,忽然地就一片赤红!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