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3章 没有所图?

    “张老板,不如这样,你直接说说你怎么打算的,比如决定饲养多少奶牛,生产出什么质量的牛奶。然后我再据你提出的规划完善合作,如何?”徐方笑着问。

    张贵兴自然没有意见,沉片刻:“这栋楼卖给你,我这能回笼不少资金,饲养规模肯定不会小,但如果能敲定合作的话,规模应该还会扩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饲养奶牛二十多年了,养殖经验没得说,而且手里有资深养殖团队,牛奶质量可以达到特级。之前我的想是饲养三千头奶牛,如果能打开突破口,可以适当增加奶牛数量。优质牛奶,价格可能在十元左右,到时据市场价格定,不知徐总对这个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三千头奶牛,每年能产多少斤奶?”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咱们内,一头奶牛年产量,平均也就五千公斤,但换我来做,做到八千公斤不成问题,也可能更高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计算了一下,一头牛八千公斤,三千头就是两千四百万公斤。

    以一份饮品250毫升计算,可以制作9600万瓶。

    平均到每天,一天也就卖二十六万瓶多点。

    这数量听着不少,但徐方要做的营养品种类不会单一,甚至徐方还有朝奶粉行业发展的念头,不可能把牛奶全部做成营养品,平摊到各个产品上来,来数量又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况且徐方的销售能力,只要他想,就有把把销量铺开,这数还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深思了下徐方问:“还是有点少,可以尽快增到五千头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这边可以要货,我这边就没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养牛厂多久可以建好?多久可以供乃?”徐方又问。

    “搭建养牛厂比较好办,两个月就可以收拾妥当,刚开始饲养奶牛,肯定不能从小牛开始饲养,需要各个地方跑一跑,高价收一些品质优秀的、将要下崽的奶牛起前期运营。我预计第一批牛奶上线,至少得五个月的时间,产量会随时间逐渐增大。”张贵兴做着计划。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自己想经营奶制品的话,也需要不短的时间,这个时间恰好可以跟他同步,当即:“可以,那我说下我这边的要求。第一,保证生产出的牛奶,质量要达到特级;第二,牛奶要独家卖给我们,除非你们的供货能力我们吃不下。第三,我们会优先跟你合作,但如果你们的生产速度跟不上我们的需求,我们可能会再找其他奶源。作为回报,我们会在第一次合作,给你支付伍佰万元的定金,以后会长期稳定收购你们的牛奶,如果因为我方问题断绝了收购牛奶的决定,我们会做出一定赔偿。如果双方毁约,需要支付对方三百亿元的毁约金。”

    听徐方说的,张贵兴心里一松。

    徐方说的这些,彻底解决了他为销路发愁的事儿,一脸欣喜:“行,那就你说的来,咱们什么时候签协议?”

    “协议张老板来定吧,你拟定好后给我打个电话,我过去找你签合同,最好明天能做完。”徐方也快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这栋楼的款项……”张贵兴犹豫了下问

    “香雪,你先出去下,顺便联系下银行,尽量三天内拿到贷款,我跟张老板谈一谈。”徐方吩咐一句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徐方想做什么,但林香雪知,徐方肯定在价格上有什么主意,点点头笑:“放心,三天内款项一定批下来。”

    看林香雪态度如此定,张贵兴心理微微一安。等她出去后,才缓声问:“徐老弟,你想跟我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,寡人有疾吧?”徐方淡笑着问

    张贵兴闻言一愣,脸上也有些羞愤之,不过仍强装无辜问:“徐老弟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还是一名中医,旗下也有一个中厂,对医术有些了解。老哥面虽然看着红,但气神却弱了几分,少了几分凌厉,多了几分虚败。如果没有得到妥善的治疗,后半生的乐趣可能就只在赚钱上面了。”徐方笑眯眯

    张贵兴虽然满脸尴尬,但徐方已经说到这个份上,他也不好再装,强笑几声:“年纪大了,就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去医院看看?”徐方追问。

    “治不好,医生都说这是人步入老年的正常反应,本没办妥当治疗。”张贵兴意兴阑珊,显然没了与徐方谈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人完全可以老当益壮、愈久弥。”徐方嘿嘿笑:“不知张老板有没有重振雄风的兴趣?”

    张贵兴闻言一愣,随即神一喜!

    他今年四十有八,自己老却才过四十。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老正是需求旺盛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自己实力不行,虽然媳妇善解人意上没说什么,但眼里的失望还是让他在媳妇面前抬不起头,每次前看着媳妇失望的眼神,他心里就无比羞愧。

    这些年也暗中看过几次医生,但无论是治疗还是吃,都是最开始有两天效果,然后状况就更加低劣。

    被骗的多了,对一些事就会多疑。虽然心里兴奋,但对徐方他并不放心,问:“徐老弟,你有办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徐方笃定点头。

    张贵兴这些年因为这病,被不少人骗了不少回,他也深谙天上没掉馅饼的好事,当即问:“徐老弟,你想得到什么尽管说吧,别拿这事儿取笑老哥。”

    “先把衣服撩起来,然后咱们再谈,我给你针灸几下试试。”徐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针灸?

    只是试试的话倒没什么损失,张贵兴也不怠慢,将衣服朝上一掀,笑:“那让我见识下徐老弟的医术。”

    徐方也不怠慢,从兜里取出随携带的银针盒,说了声“要开始了”,内医诀运转,六银针直接入了张贵兴部。

    作不停,又有五银针,落在张贵兴后的几大位。

    张贵兴心里一惊,徐方这跟其他老中医本不一样,连都不好好找,直接就

    不过想象中的痛并没有传来,却让张贵兴心里一安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别张,你那栋楼我也没买,还指望以后找你采购牛奶,这些事都没定,怎么会这么快害你。”徐方打趣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张贵兴尴尬解释:“嘿,我还能不信你嘛,就是刚没准备好,你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徐方不置可否,手迅速逐个捻银针,内真气如同银丝,顺着银针绕渗透到他内。

    随着徐方治疗的深入,张贵兴感觉小陡然升起一个小火苗,随着时间逐渐扩大。

    原本很久没有静过的地儿,逐渐也恢复了感觉,并成功的扬起了头。

    张贵兴心里狂喜!

    徐方这本就没用,想来不是用化学素这些歪门邪,而且针灸本就是华夏医术,源远长、神秘莫测,有这种神奇的效果也在理之中。

    本来对自己的病已经没有指望的张贵兴,此刻心里骤然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有感觉没?”徐方笑问

    “有了!有了!”张贵兴:“徐老弟,你这真是神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算什么,一些真正厉害的中医,这次针灸就能给你治愈,我这行还是差了点。以前的那些神医,传闻可以起死人白骨,那才是真的厉害。”徐方感慨

    听徐方说的传神,张贵兴对徐方的医术也愈发有信心:“徐老弟千万别谦虚,你这几针可真是神了!”

    徐方微微一笑,看火候差不多,将银针一收,笑:“张老哥,现在有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张贵兴站起来走了几步,欣喜:“嘿嘿,那啥感觉咱就不说了,神感觉也好了一些。徐老弟,你这几针有什么作用?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以前去在比较冷的地方呆过吗?”徐方问:“比如零下几十度这样。”

    张贵兴有些诧异的看着徐方:“十年前我为了跑销路,在冬天的时候去了趟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方想了想差不多是这原因,缓声解释:“你这本来还好,但在比较虚弱的时候去了寒冷的地方,本就气虚,结果受了寒,内的脉络就受了损伤,逐渐能力不行。这时候你应该吃了不少,虽然当时有效果,但副作用也很大,脆弱的脉络不堪重负,全给堵上了。这次针灸我把这些闭的脉络打开,但也不是很稳定,后期还需要配合物治疗,等这些经脉全部畅通后,就能彻底的重振雄风。”

    张贵兴心里惊喜的同时也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还需要物的辅助?

    这家伙不会想坑他钱吧?

    不过要真能治好他的病,损失点钱又能如何?自己这宝贝才是千金不换的

    深口气,张贵兴才正:“徐老弟,你想要多少钱你开个价,但千万别拿不管用的来糊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一愣,看了眼张贵兴神就知他心里想的什么,顺口解释:“张老板,你这话就见外了,既然咱们是合作关系,我自然得拿出一些诚意,什么钱不钱的。我给你开一副方,你拿着方随便去哪个中店抓照我给你的方定期服用,等疗程一过也就好了。一个月的疗程,总花费死也就一万块钱,张老板,你感觉我会为了这点钱坑你?”

    才一万块钱?

    如果说是卖狗皮膏的江湖郎中,可能真会因为一万块钱骗他。但徐方是什么人?几个亿都能花,会在乎这点?

    但徐方就什么也没所图?

    一直在商海里厮杀的张贵兴,可从没碰到过这种好事,小心问:“徐老弟,你真没蒙我?你想要什么你就跟我说,省的我心里惦记。”

本站访问地址http://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