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章 酸浆米线



到了饭馆的时候,保洁已经把饭馆收拾妥当,墙纸也已经贴好,甚至墙纸贴剩的垃圾也被收拾净。

看着亮堂堂的屋子,徐方心也是大好。

打开玻璃大门,徐方招呼工人把饭桌搬来。

等一切摆好后,徐方将门一锁,开车朝农贸市场赶去。

在里面逛了半天,徐方找了个籼米质量最好的铺子,直接买了一千斤籼米。

找辆三车,给了他二十块钱让他帮忙送一下,徐方又买了个米线制作机。

到了小区,司机帮徐方搬籼米。本来打算帮徐方多搬几袋,徐方则笑着让他住电梯的门,随后将十袋大米,一次拎两袋送到了电梯里面。

“小伙子,你这力可以。”看到徐方这么有劲,那送货的吓了一跳。

“以前练过。”徐方也不多话,随意解释了一句。

将这些大米和米线机送回家后,看着时间差不多到了饭点,徐方开始做晚饭。

将三菜一汤端上桌后,徐方陈丽雪起吃饭。

陈丽雪只是穿了个宽松的衣,那隐隐约约的风光,让徐方眼睛有些直。

陈丽雪嗔了句,眼睛一扫就看到客厅旁边的十袋大米,眼睛顿时瞪圆,惊讶问:“你买这么多米嘛?这又是啥玩意?”

“这是籼米,做米线用的。那个机器是米线机,这次我们先试试自己做的米线,如果顾客吃的话,咱们以后提供的米线,全部用咱们自制的。”徐方解释

陈丽雪有些诧异:“咱们做的跟咱们买的有区别吗?”

徐方点点头:“当然有,咱们现在用的是浆米线。一般制作起来比较简单,用大米磨粉后直接放在机器里挤压,靠摩的热度使其糊化成型,晒后就是咱们用的米线。方便储藏携带,食用时蒸煮发,筋骨口、线长,这种也是市面上最常见的米线。”

“那咱们自己做的呢?”陈丽雪好奇问。

“我准备做的是酸浆米线,生产费时、工艺复杂,但口感好,回甜,有大米清香。保质期也比较短,做出来之后,当天就要用完,隔一天就不能用了。”徐方解释

“隔一天就不能用了,这得天天做!”陈丽雪惊讶了一句:“到底多复杂?”

“得选米、净米、洗泡、发酵、磨浆、化、合成、初蒸、压榨、煮熟、冷却、漂洗、装箩。算了,我先做出来吧,等做出来后咱们拿去米线店看看效果,如果顾客喜欢,咱们的米线以后就用酸浆米线。”徐方一锤定音。

听徐方说的复杂,陈丽雪眼里也满是好奇:“行,吃过饭咱们一起做。”

徐方做的饭好吃,而且营养丰富,吃过饭后,陈丽雪神恢复了不少,起去收拾碗筷。

徐方休息了一会,打开袋子,想了想还是下楼去超市买了俩木桶和工

冲洗桶,徐方打开籼米袋子,将里面的杂物捡走,又用淘洗了两次,然后放在里浸泡。

约莫过了半小时,将桶里面的倒掉,控,将米放机器内碾成面。

这时候,徐方找到一口大锅,将之放在灶台,打开大火烧开

随即在面里添加凉,然后快速搅,看着面的稠度差不多,最上方能自然聚成平面,面也没有疙瘩,徐方才满意地点点头。

将和好的面放压榨机,徐方打开机器,不多会,一米线就从机器里出来。

等第一波米线出来后,徐方将这些米线放锅里,煮了十五分钟后,迅速将米线拎了起来,找到之前准备好的架子,将米线挂了上去。

“好了?”已经刷好碗的陈丽雪看徐方已经开始挂晒,过来问了句。

“还没,等在这晾24小时,让米回生,到时还要用泡开,再次放锅煮熟,然后再用凉浸泡清洗,控装箩筐里,盖上布储存才行。”徐方一点点分析

陈丽雪闻言吓了一跳:“这么烦?咱这米线的成本有点高?”

“咱们店铺初期可以做两种米线,酸浆米线的价格比普通米线贵两块钱。”徐方笑:“如果顾客对这米线认可的话,咱们就可以雇人专门生产这种米线了,以后慢慢淘汰掉普通米线。”

“成。”对这个陈丽雪自然没意见:“这个后天才能拿上桌吧,那我明天准备下新菜单。”

徐方点点头,继续做下一波米线。

徐方也没做多,毕竟贸然价,顾客也未必认同,考虑了下做了三百份的量。

第二天,徐方一整天也没事,脆带陈丽雪去逛街。

之前陈丽雪没多少钱,但徐方花钱很舍得,化妆品全部买的际大牌,衣服也给陈丽雪换了几套。

这可把陈丽雪乐坏了,自打跟徐方关系越来越近后,陈丽雪对徐方的礼物也来者不拒。

回到家后,喜滋滋的摆这些化妆品和衣服,一时间心无比愉悦。晚上休息的时候,额外对徐方解锁了不少姿势。

一早,六点,徐方就早早起来。

看着米线已经晾的差不多,烧开后,徐方把米线放锅内煮熟,然后挨个过清洗,最后控放在准备好的箩筐里。

如此忙活到了七点,这一批酸浆米线终于制作完成。

不过徐方并没休息,拿过两个木桶倒满籼米,淘洗净后浸泡,开始了重新制作米线的过程。

等一切都忙好后,时间已经接近十点。

折腾了一晚上的陈丽雪,这时候也才起

洗漱完毕后,陈丽雪才问:“徐方,今天在外面吃?”

“咱们酸浆米线好了,咱们去店里,一起尝尝米线。”徐方指着几个箩筐

陈丽雪也想起来今天酸浆米线已经完成,眼睛微微一亮,心里也想尝尝,急忙拉着徐方朝米线店赶去。

到了米线店整好十点半。

看到徐方跟陈丽雪来,王壮立刻笑着迎上来:“徐老板、王老板来得好早。”

徐方微微一笑,点点头:“今天有点事,王大哥,小虎,过来搬点东西。”

王壮和他侄子搬着箩筐朝后厨走,心里也不断嘀咕筐是啥玩意,终于等搬完后王壮没忍住问:“徐老板,这筐里是什么?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