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章 死了这条心吧



“闽南人,是个中医。”徐方笑

“医生好,成家了吗?怎么来江赣省来了?”妇人又问。

“倒没成家,不过也不是来这上班,过来跑点生意。”徐方温和回

“年轻人虽然要做出一番事业,但家庭也得顾着,时间不等人,现在不留心点找对象,可能一晃年纪就过了。”范芝笑

“缘分到了就行,这事儿也急不来。”徐方也不嫌啰嗦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。

到了别墅门口,老者付了钱,搀着老伴朝家里走去。

陈本磊家确实不小,自带一个院子,家里还请了保姆,看到家里来了客人,保姆熟练地招呼徐方喝茶。

“桂芳,做两菜,今天家里有客人吃晚饭。”陈本磊吩咐

“好的。”保姆闻言颇为惊讶地看了眼徐方,平时老爷子可是很少留客人在家吃饭,这年轻人什么来头?

等保姆去忙活,陈本磊热拉着徐方坐在沙发,迫切问:“小兄弟,我老伴究竟什么况?”

“就知让人家忙活,刚到家人还没喘口气,再说,你知人家名字吗?”范芝白了陈本磊一眼。

“对对,老头子陈本磊,你我陈叔就行。”陈本磊也反应过来自己确实有些失礼,尴尬:“还不知小兄弟名字呢。”

“我徐方,你们我小方吧。阿应该是老病了,最开始感觉经常无力、恶心、头晕,本来大概三个月一次,过了两年就是一个月一次,再朝后就是一周一次、一周两次到现在的每天卧不起,不知我说的对吗?”徐方问着两人。

陈本磊眼睛一亮,急忙点头:“对对对,一点都没错!这究竟怎么回事?”

“中毒了,毒素影响了人的循环系统,比如汗排汗、泌等,经脉都已经毁了,杂质排不出来,这样积月累,内的杂质会越积越多,这些杂质有的是对人有害的,但因为循环系统破坏,时间一长就憋出了病。以现在的医疗平来看,很难查出这个问题的本原因,医院只能定期给阿排毒。花钱贵不说,而且还遭罪。”徐方笑着说出实

听着徐方说的一丝不差,陈本磊对徐方的医术也愈发期待,怀着张的心,陈本磊捏拳头问:“小兄弟,这能治吗?”

徐方斟酌片刻才微微点头:“七成把能治愈,哪怕无痊愈,至少也能保证十五年内不会出问题。”

“十五年?”

陈本磊眉头一皱,刚想说时间有点短,脑门就挨了范芝一巴掌:“你糊涂啦?十五年后我都多大啦?早该入土为安了,你还不满意咋的?”

“嘿嘿,多活一天是一天。”陈本磊也不恼,怜的看着老伴一眼,才扭头看向徐方:“小方,求你帮你阿治疗一下,你有什么要帮忙的,或者要多少钱,你尽管跟我提。只要我能做到,绝没有二话!”

徐方手一抬阻止陈本磊继续说下去:“陈叔,之前我跟你们说了,我家祖训不允许我收别人钱。这件事既然被我碰上了也是一种缘分,你们千万别往心里去。治疗的话现在就可以,我先把阿内的毒素全部排出,然后再修复内循环系统,如果顺利的话,第一个疗程就结束了。到时我给你们开个方,你们去材店抓点中时服基本可以稳定,到时我再检查一下,看看要不要下一步治疗。”

“好好好,都听你的。”陈本磊急忙

“那你们准备一下,让阿衣服尽量穿的少一点,方便我行针,健用的衣服就行,要是没有的话,尽量穿短薄一些的。这次行针的数量有些大,我怕扎偏了。”徐方认真

“好的!你稍等。”范芝应该治疗期间经历过不少这种状况,闻言欣然同意。

不多会,陈本磊就去。徐方看了眼范芝,穿着健服,只遮住了重点位置,倒是方便了许多。

“得罪了。”徐方说了一声,取出银针,照着范芝周去。

不多会,三十六银针就已经就绪。

徐方作不停,内医诀运转,真气如同银丝,顺着银针没入范内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徐方额头的汗珠愈发细密。虽然疲累,但徐方不敢疏忽,努力控制着真气不断已经萎的脉络。

大概一刻钟,一恶臭就在房间传来。

陈本磊闻着这差点吐出来,有些忧虑的看着徐方,这年轻人不会被影响吧?

扭头看了看,却发现这年轻人依旧一丝不苟地治疗,想着今天在广场,徐方也是不嫌恶臭帮老板,一时间心底也闪过浓浓的感

等这次徐方给治疗完毕,说什么也得给他点报酬!

终于陈本磊没有受住这气,打开窗户后就直接出了卧室。

“这老家伙,都开始嫌我来了。”看陈本磊出去,范芝语气也有些埋怨吗,随即愧疚地看着徐方:“小伙子,真是难为你了,这……”

徐方此刻也将银针转完毕,闻言温和:“没事,习惯了。这算什么,以前给别人治病,什么况没见过?”

闻言范芝眼角有些,感慨:“真是辛苦,对了小伙子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二十五。”徐方嘿嘿笑

“这么年轻,你介意比你年纪大的姑娘吗?”范芝忽然问

徐方已经准备开始行修复之针,闻言差点把银针扎错,笑:“感这事没个准,别说大几岁,就算大一辈份,只要投意合就可以。”

芝眼睛一亮,呵呵笑:“这话说的对,年轻人就得有这种思想,对了,平时多来我家坐坐,我一个人呆家也怪无聊的。”

“有空我就过来。”徐方应了声:“阿,接下来要行针了,不要跟我说话,分心容易出错。”

将之前的三十六银针全部收回,手不停十八银针又在范芝周布满,徐方重新投入治疗中去。

如此二十分钟,徐方将所有银针一收,直接累的坐在了地方。

“小方,小方,你怎么了?老头子,老头子!”看徐方的模样,范芝吓了一跳,急忙扯着嗓子喊

听到范喊,陈本磊立刻跑了来,看着徐方瘫坐在地上吓了一跳:“小方,怎么回事?”

“不打,有点力,歇一会就好,现在带阿去洗个澡,待会我再看看治疗效果。”徐方挥挥手

看徐方没大碍,让保姆桂芳扶着老伴去浴室,陈本磊拉着徐方去客厅休息。

等了大概半小时,范芝就从浴室走了出来。

看到范芝,陈本磊眼睛瞬间瞪大,原本走路都费劲的老伴,此刻走路竟然还有些矫健!

芝,你感觉怎样?”陈本磊问。

“感觉浑轻松!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,真是怀念!小方,你可真是神医!”范芝对徐方伸出大拇指。

徐方此刻打量着范芝,也微微点头:“看气治疗效果不错,给我拿纸笔,我给阿开副方,以后方服就行。”

趁着徐方写字的工夫,陈本磊招呼:“桂芳,赶上菜,把我柜子最底下珍藏的茅苔拿来!”

“好嘞。”范芝急忙应是,心里也微微惊讶,当时连省里的高官来家,也没见老爷子舍得把那茅苔拿出来,这年轻人可真是不简单。

方写好,详细说了服用方,等两人全部记住才算作罢。徐方确实饿了,治疗的事定,看着桌上的五菜一汤,一时也食指大。范芝的手艺确实不错,以前应该专门学过厨师,连扒了三碗米饭,徐方才起提出告辞。

“小方,这个你拿着,算是你叔跟你阿的一点小心意。”陈本磊递过一个信封

徐方有些好奇,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张支票,开头一个5,后面跟着六个0.

心微微一跳,暗叹陈叔出手确实阔绰,甩手就是五百万。

不过这钱却是万万不能拿的,徐方直接婉拒:“陈叔,我之前跟你们说的确实都是真的,谁愿意跟钱过不去?我要是能拿,肯定不会跟你们客套,我给阿治病,你们请我吃饭,咱们就算扯平了。”

徐方说着扯平,陈本磊可不这么认为。老伴这病前前后后花的钱早就超过了半亿,而且还一直治不好。徐方今天能治疗出这个效果,别说五百万,就算徐方张口再要个五千万,他也要找钱凑上。

“小方,这不是诊金,就是给你的零花钱。诊金你开个数,我再给你。”陈本磊不悦

“真不能要,以后我再来江赣省,二老能管我吃顿饭就行。”徐方将支票在陈本磊手里笑:“天不早了,我得回去了。阿的病时服,三个疗程后基本就稳定了,以后如果还有异常及时联系我。”

徐方说完就朝外走,刚拉开门顿时吓一跳,只见门口竟然还站了个女人。

陈丽楠刚要开门,门就忽然开了,也着实把她吓一跳,当看清楚房间内的人后,陈丽楠惊讶过后,脸也骤然一冷:“是你!怎么,从我这不定材,就想从我家入手?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,陈家的材一斤也不会朝闽南省发!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