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章 广场行医



徐方知这女人不跟闽南省的人合作,脆先不谈合作的问题,而是选择了迂回的方式:“陈总,我知你当时和闽南省的一些材商有不愉快的合作经历,我可以明确跟您说,我不是材商,不会做陈家的二贩子。除了经营酒店外,我也开了一个中厂,专门生产中。”

“我专门了解过您之前跟那个材厂的合作经历,对方确实也没有让陈总您信任的理由,我想从陈总这里拿点材生产成中,可以先全额付款。”徐方真诚:“做生意要笑迎八方客,闽南省这么发达的一个省份,也是材的消耗大户,就这么放弃了,对陈总来说也不划算。”

听着徐方娓娓而谈,陈丽楠却不为所,看着徐方沉声:“之前我说过,以后不会朝闽南省供货,我赚的钱已经够花了,不差闽南省那点钱。如果没有闽南省之外的合作,那就告辞了。”

陈丽楠说的果断,徐方竟然找不出任何攻破的机会,看着她起离开,只能无奈苦笑。

陈丽雪也看到了这边的况,知徐方多要的一份米线是给她妹妹点的,冲着厨房的小窗了声:“刚才那两份特改成一份。”

徐方闻言心里一,冲着陈丽雪笑:“谢了。”

“别客气,以后吃几份就点几份,真是的,影响别人生意。”陈丽雪语气有些不善。

徐方也不恼,等米线端出来后吃了几口便离开了。

这米线虽然不难吃,但确实不好吃。至少闻着,还不如隔壁过桥米线的香。

吃过饭后,徐方也没什么事,脆在钟陵市转悠起来。

钟陵市作为江赣省的省会,虽然不如沿海城市发达,但繁华程度依旧不容小觑。看着这熙熙攘攘的客,徐方心里也有些感慨家经济发展的迅速。

而且看这规模,把秀兰大酒店开到钟陵市来,一定会有较大的市场!

在街上溜达半天,徐方便转悠到了八一广场。

华灯初上,这里也热闹起来。

“有人晕倒了!”一惊呼声传来!

“快救护车!”

大多数人都有看热闹的心理,很快,事故就被围成了一个圈。

徐方并不凑热闹,但有人晕倒,自己又是个医生,这时候走就显得太没医德,老祖宗要是知自己在这个时候袖手旁观,估计晚上就得显灵把他带走。

“让一让,都让一让,我是医生!”徐方声音温和,却在内力的加持下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,旁边围观的人立刻分出一条

“小伙子,您是医生?求你救救我老伴。”一老头子也听说徐方是医生,拉着徐方急切

徐方看着地上躺着的女人,年纪大概五十多岁,上的衣服虽然款式普通,但衣服料子却是上等绸缎,家庭条件应是不错。

此刻这大婶脸上青紫,看起来甚是恐怖。

“您别着急,我先看看。”徐方急忙走过去,拿起妇人的胳膊开始把脉。

“把脉?这个人是中医?”

“这小伙子行不行?看年纪估计是哪个医院的实习生吧?”

“中医?哎哟,我估计这小伙子摊上大事了,现在中医能行吗?”

周围的人议论纷纷,对徐方的行为显然不理解,甚至一些别有用心的人,已经拿出手机给徐方录制,并发在自己的朋友圈,说有中医可能会治死人。

一些“好心人”也拉着一旁老大叔的胳膊提醒:“老兄弟,现在中医骗子这么多,就算有好的中医年纪都不小,这年轻人行不行?”

这老者此刻也皱着眉头,眼里也有些犹豫。

徐方并不聋,周围的声音一句不落全都被他听到,心里默叹口气,现在的中医境确实不容乐观。

看了眼后同样不相信自己的老者,徐方笑:“大叔,我就是这群人里不靠谱的中医,阿的病不是一天两天了吧?你要治的话我就手了,要是不治疗你就再等等救护车。不过我跟您提个醒,十分钟后不治疗,就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。”

老者闻言面一变。

老伴的病确实不是一天两天,尤其是小女儿一气扬言与家族断绝关系,老伴的病更加严重,平时很难走。也就今天感觉稍微好点,自己才带她出来走走,没想到出来没多久就出了这档子事。

“十分钟治疗时间,嘁,现在的骗子,真是什么话都敢说,真当自己是神医了。”

“上次我邻居去看中医,钱没少花,但效果愣是没有,本来西医能治愈的脊椎,直接被中医给玩坏了,现在还瘫痪在,天天跟那医院打官司呢。”

“中医拔个火罐还行,治疗就算了。这位大哥,我劝你等等救护车。”一旁的人七议论,不少人也开始劝这老者。

陈本磊的眉头皱得更,老伴的况确实不容乐观,看着那痛苦的表却让他不愿意多等一分,当即一:“小兄弟,给你了!”

徐方微微一笑,取出一盒银针,照着妇女五脏六腑几大位直接去。

要不是夏天衣服很薄,而且徐方医术足够妙,不然这找还真是个难题。

这妇人脸青紫,明显是中毒的表现,应该是早些年中了剧毒,但中间一直被名医吊着,所以这条命就吊到现在。今天毒素已经全面蔓延,哪怕十分钟内送到医院,恐怕也不容乐观。

收敛心神,徐方内医诀运转,一真气如同顺着银针捻,朝妇人去。

如此十分钟后,九银针在这一刻竟然同时微

周围的人一直打量着徐方,原本以为这家伙只是个骗子,但看着徐方有模有样的行医,之前的讥笑嘲讽也收了起来。

妇人在徐方的治疗下,原本青紫的肤也逐渐恢复如常。

徐方看着时间差不多,猛地将妇人扶着坐起,暗含真气的手掌在她背后用巧劲一拍,妇人忽然哇的一声,吐出来一乌黑腥臭的

着实不好闻,距离较近的人纷纷捏着鼻子后退。

徐方面不变,将银针收起后,拿出纸巾将她角污迹抹净,然后将妇人横抱而起,看了眼周围,立刻将她放在一张长椅上。

“哗啦啦——”

老妇人青紫的脸已经下去,甚至小的起起伏伏,代表妇人呼已经正常,周围的人哪里不明白这女人已经离了危险?一个个自发鼓起掌来。

徐方看着周围的人,温和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各位,中医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瑰宝,在华夏传承了数千年。我们华夏人多么聪明?如果中医真的没有用,那中医肯定不会传这么多年。西医虽然见效快,但中医未必就没有优点。作为一名中医,在我眼里中医完全不输于西医。希望大家对中医能少一分偏见,多一点扶持,别把老祖宗们留给我们的东西给抛弃了。”

听着徐方掷地有声的话,周围的人再次鼓起掌来,之前的怀疑、讥笑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赞美祝贺。

“小伙子,多少钱?”老者也看出老伴已经正常,拉着徐方感

“算了,举手之劳。”徐方也不客气,直接笑着摆手。

“小兄弟,我老伴什么病您能看出来吗?”看徐方要走,老者急忙拽住徐方。

作为医生,徐方虽然平时不开医馆,但遇到了病人,以徐方打小受到的教育,如果病人相求就一定要尽力做好。

而且徐方虽然现在生意做的很大,这次来江赣省也是为了跑生意,但追究底,徐方给自己的定位很明确,他就是一名地地的中医!任何事只要和主业发生冲突,都要主业优先,当即把生意的事儿放到一边,微微点头:“能看出来一点。”

“小兄弟,能不能借一步说话?”老者眼睛一亮,急忙发出邀请。

“嗯,也好。”徐方点了点头。

“走,我辆车。”老者冲着路边挥挥手,拦住了一辆出租车:“师傅,去蓝欣别墅。”

“好嘞,大门没有门卡不去,你们有门卡没?没有只能停在外面。”司机对那边也比较熟悉,知都是有钱人呆的地方,看几人要去那里,语气也比较客气。

“有,开去就是。”陈本磊振声

车上,妇人也逐渐睁开了眼睛,她也知之前是徐方救了她,恢复了点力,看着年轻的徐方,心里也多了几分喜:“小伙子,今天多亏了你,不然我这老命就没咯。”

徐方谦逊:“阿您客气了。”

“客气什么,嘿,你这医术真是神了。以前吃做手术都不顶用,你给我扎这两针,我现在感觉比以前轻松不少。”妇人欣喜

陈本磊看着老板气,确实比之前要好一些,心里也是感:“小兄弟,待会老头子必有重谢,你可千万不要推辞。”

“大叔,您千万别,不是我跟您客气,我家有祖训,不能靠给人治病发财,我现在也有其他生意,不差这点钱,这点工夫费就免了。”徐方笑

徐方虽然没明星那么耀眼的帅,但本很耐看,而且材魁梧结实,很招女人喜欢。加上徐方格谦逊,文质彬彬,更让范芝看着顺眼,想着自己俩女儿都老大不小,竟然还都没嫁人,不问了句:“小伙子,你那儿人?在哪上班?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