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章 陈丽楠

    “这些不是做膳的,是做中的。”徐方郑重

    “做中?”李材东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对,我开了个厂,准备生产中。”反正这事儿隐瞒不住,徐方脆直接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!小兄弟医术冠绝天下,做出的中肯定会大卖。”李材东听后不眉开眼笑起来,一年前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做生意已经做到头了,没想到认识徐方之后,还有各种各样的惊喜。

    一旦这中厂被徐方开起来,虽然他只赚最低价格的材成本,但量变能引起质变,到时自己肯定能跟着大赚一笔。

    “厂多久开业?要生产多少种中?”李材东问出了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暂时就生产四种中,其中有一种生产的非常少,确切的说就大规模生产三种吧。打算三天后就投入生产,材这块老爷子您多费费心,要是数量供应不上,我这边可能就得无限延期了。”徐方拱手

    徐方说的谦逊,但李材东心里可不敢大意,要真的材供应不上,人家可以再寻找其他材提供商。这种大客户,相信无论哪个材商都会举手欢迎。

    笑了笑李材东:“我个人来。”

    拿起桌子上电话打了一个,不多会一个中年人就跑了来:“老爷子,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小群,你看看徐总这单子上的材,咱们数量能供应上吗?”李材东将那张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中年人接过单子仔细看了看,考虑片刻才:“这些材只有细辛这个,咱们只够零售用的。”

    李材东眉头一皱,不悦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看到李材东脸沉下来,中年人心里一急,急忙解释:“老爷子,细辛咱们这边没有种植,东、南各省的细辛材,全都掌在陈丽楠手里,她现在不对咱们行供货,咱们店铺的细辛,也都是从一些小商贩里高价采购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丽楠,李材东的脸沉几分。

    看到李材东的表,徐方好奇问:“老爷子,陈丽楠又是谁?咋还有生意不做呐?”

    李材东对徐方倒也不隐瞒,叹口气:“这还要十年前说起,十年前陈丽楠22岁,刚接手家族材生意,当时陈家是赣西省最大的材企业,咱们东、南几省的材,不少人都从陈家拿货,陈家在材圈子影响力很大。当时闽南省也有一家材公司清风材厂,算是闽南省最大的材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清风材厂在闽南省发展如中天,对陈家的霸主地位很不满,想取而代之。而且看陈丽楠刚上任,欺负她年轻,想设计让陈家破产,便从陈丽楠那里订购了五亿元的货。十年前,十亿可不是小数目。陈丽楠当时高兴坏了,年纪轻轻家族执掌大权,本来就难以服众,但如果能成这票大生意,地位肯定就稳住了,所以就接下了这个单子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清风材厂这么大的企业,大家也没想到他会出尔反尔,等她真的囤积出材后,清风材厂竟然矢口否认订购了这批材,而且合同当时也是清风材厂制定的,一些小漏陈丽楠没看出来,这十亿材就砸在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徐方眼里也有些好奇,这估计已经到了一种死局,陈家究竟怎么过来的?

    李老爷子继续:“当时可是举家族之力才凑齐了这么多材,对方忽然出尔反尔,大家都以为陈家要破产了,但那小姑娘也是厉害,竟然出了一些奇招,将这些材又运作了出去,虽然亏损了一些,但也不至于让家族破产,于是这梁子就结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丽楠放了话,以后陈家的材,一律入闽南省。谁要敢私自倒卖,也会终止合作。这个条令发出去后,对闽南省的材市场有着巨大影响,不少人对清风材厂意见很大。清风材厂当时也有不少材是从陈家订购,因为这个规定出来,加上人气失惨重,后来也走了下坡路,我们百草堂才趁机起来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也有些惊奇,笑:“这么说清风材厂出了个昏招,误打误撞给你们提供了机遇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都十年了,真的没人把陈家材转入闽南省吗?”

    李材东苦笑一声摇头:“怎么会没有?少了陈家的材供应,闽南省对材就成了缺状态,材的价格炒得很高。外省的一些材商看到这里面有巨大的蛋糕,陈家的几大分销商一起合计了下,以为不责众,陈家的材可都指望他们销售呢,哪怕真被陈家查出来,陈家还能不让他们代销了?要真那样的话,陈家的材可能又得囤在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很快就被陈家发现,陈丽楠这小姑娘也是厉害,直接就断裂了和这些分销商的关系,宁愿这些材烂掉也没再给这些分销商一分材,因为没了陈家的大量低价材支,这些分销商最后的境都很惨,应该全都倒闭了。这凌厉果断的手段,终于让大家认识到了这小姑娘的厉害,一直到今天,也没人敢把陈家的材贩卖到闽南省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材东的解释,徐方心里也有些惊讶,对陈丽楠也多了几分尊敬。虽然李材东只有寥寥几句,但踏入商海的徐方完全能想到这一步步多么惊心魄。

    “除了陈丽楠这里,还有其他地方能订购细辛吗?”徐方又问。

    李材东考虑了下:“首先价格就不合适,路程也忒远,而且数量上也不如陈家充裕,未必能供货稳定。但如果你真要的话,我尽量给你从外省转调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皱了皱眉,如果一种材都没稳定提供,那这材生产起来也没大意思,万一哪天人家不给供货了,自己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细辛是配置消炎中不可少的一部分,这份方又是徐方挑细选出来的,更换其他材替代的话,要么会影响效,要么会影响成本。

    想了想徐方才:“老爷子,其他材你们先准备,细辛有多少先供应多少,我今晚去一趟江赣省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找陈丽楠?”老爷子立刻猜出徐方意思。

    “嗯,去碰碰运气。”徐方坦诚点头。

    老爷子本想阻拦,但随即叹口气:“去碰碰运气也好,其他材我快速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对了,这单子里面的材,老爷子平时没事多跑一些渠,我以后肯定会长期收购。”徐方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只要是你要的材,我肯定都做了长期供货的准备。”李材东大笑一声,随即想到了什么补充:“小兄弟,等你那中生产出来,给我店里也上点货,我给你分销一些。”

    徐方微微一笑,:“老爷子,不是我不想给你,我家有组训这事不知你还记得不,不能靠给人治病趁机发财,所以中的价格很低,利空间不大。到时我给你一些你们卖试试,要是不划算的话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李材东自然记得徐方的那条祖训,愣了愣才笑:“没事,我们百草堂主要卖的都是材,每样利都不是很高。”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跟李材东敲定了合作事宜,付了一半定金后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给郑秀兰打个电话,告诉她材的事儿已经定,等货到了让她安排下,自己买了张去钟陵市的机票。

    三天后厂就要开业,徐方不想让郑秀兰失望,材的事需要尽快解决。

    青云市到钟陵市的飞机只要两小时,下了飞机才下午三点。

    陈家的厂总部在市二环,全名“通心材”。

    打车来到这个地方,看着高十六层的大厦,徐方也有些眼晕,不明白一个卖材的地儿,整这么高层做什么。

    下了车,徐方走大厦,刚要去,就直接被门口保安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外来人员请登记。”保安客气

    徐方依言来到前台登记妥当,笑问:“美女,我想见一下你们陈总,能帮我预约下吗?”

    前台看着徐方,声音清脆问:“您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帮您联系问问吧,陈总的时间安排比较。”犹豫了下,前台拿出手机拨了个号过去,半晌电话才通,前台赶:“秦秘书,闽南省秀兰集团的总裁想约见一下陈总,陈总今天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闽南省什么企业,全部不见,以后闽南省的全都推了吧。”一冷冰冰的声音传来,随即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徐方耳力甚好,自然听到了话筒里的况,一时也有些头

    这种朝闽南省供货的事儿,恐怕只有陈丽楠才能拍板,如果连陈丽楠的面都见不到,那这材真没子订到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先生,陈总暂时不方便约人,要不您下次再来看看?”前台客气问。

    徐方自然不会下次再来,跟前台招了招手笑:“不用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层大厅有休息的场地,现在还没有人,找个小圆桌坐下,前台看徐方气度不凡,倒也没有托大,一脸好奇坐在了徐方对面:“徐先生,您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徐方温和一笑,:“美女,先加个微信吧。”

    前台犹豫了下,看着徐方确实长相不错,最近她也一直被家里催婚,俏脸微微一红,难不成这家伙对我有想

本站访问地址http://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