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358章 可他是圣手啊



燕京。

谢听雷,*副部长,直属中央,到了这个级别,份和实力,和军区高层比也不遑多让,是实打实的掌权大臣。

虽然远在燕京,但也有人知一些秘密,此人也是谢氏集团一脉的人。

当听到谢维打来的电话后,谢听雷顿时须发皆张!

崔卫你小子行,我谢家的人你也敢,不怕死你丫的!

他级别并不比崔卫高,但在燕京这地方,哪怕是个芝官,地方的人对他也得客客气气,综合评价下谢听雷的影响力,较之崔卫还是强上几分。

当然,因为部门不同,谢听雷就算职权比崔卫高,也没对他直接置。

但他可以问责。

一间大厅内,八个人围坐,气氛已经剑拔弩张。

里面聚集的人物,随便哪个拎出来,整个家都要震几下。

家赋予我们权力,不是让我们胡作非为的!崔卫滥用职权,直闯我们公安局,这几个意思?我们理这些案件,什么时候到军方来理了?直接闯公安局,然后说谁敢反抗就毙?就是叛?冯部长,这能给我们个代吗?”谢听雷厉声质问。

“不把崔卫革职,这事儿不算完,你们谁也别劝,我就这一条件!解决不好,别怪以后我不客气!”一威猛似虎的男人直接拍起桌子。

谢听雷在这里地位并不是最高,说话还算客气。但刚说话这人宣虎,地位要比谢听雷还高一个等级。现在整个公安系统,他级别能排上前三。

“冯部长,你平时怎么教育的下属?这不是滥用职权是什么?直接闯*抓人,还要直接毙人?”一年过五十的男人,瞪着眼睛质问冯剑。如果有人在这里看到他,一定能认出他,现在可是家要职的丁凝材!

冯剑是军部部长,此次事件与他关系重大,尤其是崔卫,还是他当时一手提拔起来的,如今出了事,他绝对逃不了责任。

“崔卫做事很有分寸,肯定不会滥用职权。*的两位,你们要是随便栽赃,我必须得告你们个诽谤罪!”冯剑也年过五十,双鬓有些泛白,不过眼神凌厉,脸庞线条分明,浑上下散发着铁血气息,让人望而生畏。

看冯剑这护犊子的架势,宣虎环眼一瞪:“嘿,老冯,你年纪越大就越不讲理?这不是滥用职权是什么?欺负我们*没你们人多?还是嫌我们装备没你们齐全?信不信我在燕京也调一些人去你们部队转转?”

听宣虎这么说,在座的众人心里又是一

虽然一些公安局的人,格斗能力一般,甚至出行很少用。但一些核心的警力,随便每个人都是执行任务的好手。、散打、侦察、隐匿、谋略,较之军方的一些英并不会差了。如果这些人去各地的军方闹点事,还真能全而退。就算不会给对方带去实质影响,但这也够打脸的。

眼见双方要掐起来了,丁凝材也:“吵什么吵,老冯,这件事质很严重,一个理不好,两个部门间也能闹起矛盾,到时谁也逃不了责任!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律会给在座的诸位一个公。”

冯剑长吐口气,:“我也没说不问责,就是要调查事真相,咱不能就一件事一子把人打死。”

“现在就打,问清楚况!”丁凝材直接吩咐:“开扩音,大家一起听听!仔细问一问,不要有疏漏。老冯,你可不要包庇,我上面还有领导要看呢!”

这件事已经惊到了中央核心人物,如果不妥善理,可能自己都没,犹豫了下,冯剑拿起桌上电话,朝临安市军区打去。

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:“喂,我是崔卫。”

“我是冯剑。”

“冯部长,您有什么指示?”听到电话里声音,崔卫心里一惊,急忙问

“我有什么指示!你最近做了什么好事自己不清楚吗?”冯剑吼

听冯剑这么一说,崔卫一想,最近做的也只有徐方这事儿了,没想到这件事传的这么快,这才刚几点就那边就找来了。

对冯剑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嘿嘿笑:“冯部长,咱这次确实做了大好事!”

冯剑差点气晕过去,:“你还有脸说?知不知了大事?”

“部长,我哪有大事?”崔卫无辜

“你跟我装疯卖傻?那我问你,你打扰公安局办案是怎么回事?”冯剑质问

“部长,您听我说,这件事责任一定不在我。”崔卫如实:“谢氏集团你知吧?在苏浙两省雄霸一方,他们做了多少肮脏事咱不管,但这次谢氏集团的大少爷,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,强行拉着一酒店女经理去开房,”

冯剑感觉一火焰直冲脑门,火气一下窜了上来:“就因为这事?这事啥时候到你管了?关你事!”

崔卫此刻也意识到了事的严重,这事儿绝对惊了不少人,不然冯部长不会如此,当即耐心解释:“然后有人阻拦,谢大少爷被人阻止,心里不坦,仗着头上有人,肆无忌惮开车去撞人。但后来被撞的那人车技好,反而把谢大少爷的车顶翻了。本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谢家不对,但谢家和警方串通一气,竟然把那好人给抓了。这还有天理吗?我要是不管管,我心里会有疙瘩。”

听到崔卫的汇报,屋内的人脸也是一变。

谢听雷则一肚子苦,崔卫这样的份,自然不会信口雌,说出来的话肯定一个唾沫一个钉。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先说谢墨扰女酒店经理,再然后他想开车撞人。先抛开崔卫的事儿不谈,谢墨这人绝对跑不了。

不过他也暗自庆幸,这小子虽然有些小聪明,但确实是个实实在在的纨绔。要是被抓去,倒也不全是坏事。

但说谢氏集团和临安市警方沆瀣一气,这事就严重了。他作为谢氏集团的人,而且居公安系统高层,临安市那边谢氏集团和警方的关系那么近,究竟是因为什么,只要不是傻子,肯定能猜出来。到时候如果他也受到牵连,那就太惨了。

而一旁宣虎也是一愣。

这事最后怎么又扯上了临安市公安局的事儿?如果这件事属实,那他这个*部长脸也没地方搁

正想出言询问,已经满脸黑线的丁凝材哼了一声,顿时打消了两人说话的举

冯剑却没因为崔卫为别人主持公而开心,语气依旧无比严厉:“那你荷实弹冲去是嘛?扬言谁敢毙谁?最后还真开了!就算没打人,开是多大的责任你不清楚?不在你的职权范围内,你发现了朝上反馈,自然有人帮你理,你这样置就是错误!你知罪吗?”

听到冯剑的质问,丁凝材和*宣虎心里也点点头。这老家伙虽然脾气臭了点,有时候也不讲理,但面对原则上的问题,一般少有偏袒。

不过半晌,也没听崔卫说话。

“说话!”冯剑

“我……我感觉我没错!”崔卫小声

“这还没错?你这是滥用职权知吗?这点觉悟也没有?你是不是不想了!我跟你说,这事儿你说不清楚,就算我不让你滚蛋,也有其他人让你滚蛋,天下老百姓也让你滚蛋!”冯剑愈发愤

“冯部长,他们抓的是徐方。”崔卫小声

“徐方是谁?”冯剑闻言一愣。

在座的其他人,听到这名字也是一愣。相互看了几眼,皆是发现彼此眼中的懵比,一个个愈发好奇。看大家都是同样的反应,显然是为了一个不重要的人滥用职权

“这就是冯部长的属下,还真是滥用职权。”谢听雷适时说了句,将火朝军方那边引。

听着谢听雷的话,冯剑也有些心烦意燥。正要再发次火,电话那边传来了崔卫的声音:“圣手!”

“圣……”话没说完,冯剑就如同被掐住脖子,瞪大眼睛说不出话。

半晌,冯剑才惊问:“你说什么?是谁?”

“您没听错,就是您想的那人。冯部长,这件事其实我确实是有私心,警方那边的事儿确实不归我管,要是其他人,我肯定不会带兵过去。但是知是他,我实在忍不住,我老冯当年的命就是他捞来的,我们的无数兄弟,也都承过圣手的恩。就算我忍着不,其他人知这事,谁能忍得住?要是让其他人知,我知圣手被抓没管,还不被所有人唾骂、戳我脊梁骨?”

喘口气,崔卫继续:“要是真报上去走程,还不知得等几天。刚才我也说了,谢氏集团和警方沆瀣一气,我去的时候,您知吗?圣手就被拷在审讯室,手上脚上都带着镣铐!临安市公安局副局长,也练过不少年,照着圣手肚子猛踹,圣手脸上也全是血,谢家那本该入狱的大少爷,在旁边跟着张延海一起打。那时他才去半小时,要是真等那几天,圣手还有命活吗?”

口气,崔卫:“事的所有经过就是这样,您要是想罚我,我都认了!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