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4章 就这么蛮横



徐方眼里有些杀意,看着一脸跋扈的张延海,冷冷:“张局长是吧,我跟你说,谁是爷谁是孙子,现在还不知呢。你想做谢家的狗,别怪我把你炖了。”

看着徐方杀机凛然的表,与那被鼻血染红的巴,看着甚是狰狞。张延海心里一惊,这小子爆发出的气势,如同一柄尖刀,让他由衷感到心悸。

意识到自己竟然被一个阶下囚威胁,他也有些恼羞成,又是一巴掌在徐方头上呵斥:“的给脸不要脸,你想知谁是爷是吧?爷就让你好好知!”

“咚咚咚——”一敲门声传来,很快一名警察带着谢正飞、谢平川和到谢墨走审讯室。

“谢总,这就是审讯室了。”这名警察说了句,跟张延海点点头打个招呼,便退了出去。

“哟,你不是很嚣张吗?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?”看到徐方,谢墨眼睛顿时一亮,立刻出声奚落。

看到谢墨来,徐方心里已经确定,此事真的和谢家有关系。

“感这就是徐方了,真是英雄出少年。”看到徐方,谢正飞倒没怎么奚落,反而饶有兴致的打量徐方。

徐方看了眼谢正飞,咧一笑:“真是虎父犬子。”

“草!贱!”谢墨闻言,立刻走过去,手扬起就朝徐方脸扇去。

徐方心中内医诀运转,猛地挣了下就要站起来,登时一声爆喝:“滚!”

铮!

铁链鸣的声音传来,谢墨就见徐方陡然朝他冲来,心里顿时一惊,“”地惊一声,吓得直接坐在地上,慌乱朝后退去。

“熊样!”徐方一撇骂

听着徐方的话,谢墨才仔细看着徐方,手上和脚上的镣铐还在,刚刚只不过站起来吓唬吓唬他而已。再说,一个好好的人,怎么能挣钢打造的镣铐?想明白这些,谢墨感觉脸像是被人刮了一耳光,火辣辣的。

谢正飞看着儿子这样,心里也有些不,沉声:“徐方,我谢家与你无冤无仇,你屡次坑我谢家就罢了,今天更想开车撞死我谢家人。这次我来这里,并不是想看你笑话,也不是想给你使绊子,就想问你一句,商场上你坑我谢家我认,现在为什么要杀我儿子?”

“你儿子什么你不清楚?这孽障你不打死为民除害就罢了,现在还要把你儿子想撞死我的罪名反过来?”徐方讥笑

哪怕谢正飞涵养再好,此刻也有了些火,给张延海使个眼,沉声:“张局长,对于这种死不承认的罪,希望能严肃理。”

张延海哪里不懂谢正飞的意思,会意点了点头,冷笑着站在徐方边,猛地一抬,用尽全力照着徐方肚子猛地踹去。

砰!砰!砰!

“你说不说?说不说?”一边踹,张延海一边喝问。不过看着踹人的架势,并没有让徐方招的意思。

徐方毕竟是个凡人,这张延海作为副局长,还是有些手,那上的力,虽然一下两下徐方还能化解,但也架不住这不断的摧残。

“噗!”

终于徐方再也忍不住,一口血直接了出来,吐在自己白衣服上,染红了一片。

……

三环,建设三街,临安市警局。

此刻二十辆军车,整齐停在门口。门口几名门卫看着来人,心里也有些好奇,平时军警并没多少集,今儿这些人怎么把车停这里来了?

院子里其他一些警察,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况,一些机灵点的人,直接拿出手机打给了局长。

最前面的车里,崔卫率先走了出来。随后军车车门全部打开,一众士兵纷纷下车,迅速在门口集合。

尖刀营,临安市军区最锐的部队,和这些警察不同,他们可是天天接受高强度严格训练,每个人都血气方刚,上散发着刚烈之气。

如今这四百名军人,一分钟时间便整齐划一站在警局门口,而且每个人荷实弹,表严肃,看着很有气势,震撼人心。

崔卫冷冽刚毅的脸上,此刻充满意,嘶吼:“在车上都看到照片上的人了吧?这是老子当年的救命恩人,也是我们众多战友的恩人!当年他是一名军医,执行任务的部队只要有他在,不管任何多危险,都能保住一条命。不因为别的,就因为他在林弹雨中,救下了我们的兄弟!在他执行任务的六年,有他出席的任务,一直保持零死亡的记录!我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个人,他的代号圣手!”

圣手!

当听到这俩字,不少人神猛地一震!

这俩字在一些锐部队里广为传,六年来,但凡他出战的任务未曾一败,俨然是一个神话。

甚至还有几人,脸惊喜之

这尖刀营里,当年也有些人受过徐方救命之恩呐!不过徐方任务复杂,行踪不定,见过一面后,可能很久都不会遇到,所以看到那照片时,一些人心里还有些不确定。此刻一个个眼神通红,着急要看到徐方。

副官季小听到圣手这俩字,终于明白今天的首长为何如此失态。

崔卫顿了下,继续吼:“现在,老子的救命恩人,人民的英雄,被社会的渣滓陷害,警局与这群渣滓沆瀣一气,竟然把圣手拷了起来!给老子查,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!但有阻拦,格杀勿论!”

听崔卫说到这,不少士兵脸一寒!

圣手,在不少人心里就是不容亵渎的神,此刻听到救命恩人竟然被人如此陷害,一个个心头充满火。

“行!”

随着崔卫一声令下,四百名士兵杀气腾腾朝院里冲去。

“诶诶诶!你们怎么能擅闯警局,这是吗?”门卫看着大批士兵朝警局里冲,本来想继续阻拦,但看着这群凶神恶煞的人竟然拿指他,顿时一个灵,不仅直接溜回屋里,甚至直接把电子门给打开了。

局长顾长渠此刻收到消息,急忙从办公室走出来,刚到楼下,就见一群士兵朝里冲。

“站住,不许!”顾长渠吼一声,眼光一扫,就看到一旁的崔卫

当看到这个人,顾长渠心里也是一凛,这尊煞神怎么过来了?虽然警察是人民公仆,权力至高,但这群军痞可不管什么权力。

看到顾长渠出来,崔卫做个暂停的手势,让后士兵全部停下。

从怀中取出一张照片,在顾长渠眼前晃了晃,冷声:“顾局,今天给你个面子,先跟你沟通一下。我问一下,你们警局有没有这个人?他徐方!”

顾长渠和谢家的关系也很不错,这次抓捕徐方,他自然知,甚至还是他给谢家承诺,要给徐方定个故意杀人的罪名。

“这我还真不知,你们稍等片刻,我去查一查。而且这里是警局,你们就这样闯来,也不合规矩。我们警方办事,也不用烦你们出手。”说句不好听的,这警局可是他顾长渠的场子。今天要真被这群兵蛋子闯去,他这脸也算是被崔卫扫了,所以语气也不怎客气。

如果只是个普通人,或许崔卫还真会嘻嘻哈哈理。

但徐方不一样!

甚至顾长渠本无理解,徐方在这群军人心里的地位。

“去你的,抓人这种事你还不知?不劳你问,我自己查就是。给老子搜,但有阻拦,全部以叛理!”崔卫

顾长渠听到崔卫的话,心不一个咯噔。

本来这种案件和军方没有关系,这群人招呼也不打一声,就直接来他地盘撒。这本就是崔卫无礼在先,他如果直接让崔卫去搜,或者直接承认,这脸可就要丢大发了,所以他才说一句去找人查查,也算给双方一个台阶。

如果这顾长渠还有点商的话,为了不撕破脸皮,也得站着等一会儿。

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般生冷不

而且叛这大帽子要真扣下来,那完全是可以直接毙的

但这些人在他头上耀武扬威,他自然咽不下这口气,看着后已经出来不少警察,挥手:“拦住他们!崔卫,你好大的胆子,你这是滥用职权,信不信我立刻向上面举报你!”

之所以敢这么下令,顾长渠也是捏准了崔卫不敢让手下真的开。不然这件事闹大了,对他可没半点好

“站住!”

“都不许!”

听到局长亲自下令,这群警察也拿着手瞄准这群士兵。

“砰砰砰!”

声传来,子弹顿时顺着这群警察过。

子弹打坏地板、玻璃的杂乱声音传来,让这群警察心里一惊,大爷的,真格的?

“军方执行任务,谁敢阻拦就是叛!”崔卫吼一声。

看到崔卫这么说,顾长渠再也顾不上面子,他知如果真要较真,崔卫这级别的混球,真能把这叛的大帽子扣下来。而且看今天他这架势,要真有人阻止,或许真要闹出人命。

到时哪怕这件事不是因他而起,也少不了他责任。而等这件事过去,他再朝上级禀告,自然会有人给他一个公

想清楚这些,虽然心里憋屈,顾长渠也终于认了怂,挥手:“都让开,让他们查,我这就朝上级禀告,倒要看看你崔卫如何善了。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