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章 徐方发怒

    “陈总说的有理。”又有一人附和。

    “算了,都别争了,就一个月吧。”乔韵一牙,直接作出决定。

    徐方对这群人唱红、白脸的事儿很清楚,无非是想告诉他,和善制公司给了他天大的人。不过他也不戳破,拱手:“那就谢谢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总,这次咱们合作也算是缘分,一起吃顿饭吧。”乔韵笑盈盈邀请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那边还有很多事,我得赶回去,不烦各位了。”徐方婉言拒绝。

    在网上买了张最快回去的高铁票,看着还有一小时就发车,徐方在路边超市买瓶,便打车朝火车站赶去。

    高铁。

    徐方坐在靠窗的位置,心里却总有些不服。看着手机里乔韵给他的那份账单,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时虽然他是想坑谢氏集团一把,但也真正帮助了乔韵。

    但解决了最大的难题,乔韵反而在利益分成上手脚,这种恩将仇报的事儿,确实让徐方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叮咚——

    手机上出现一条新闻弹窗,徐方好奇打开一看,赫然是关于和善制公司的。

    “以低于成本价的方式运作良,和善制公司不堪经济压力,将对三大良价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条新闻标题,徐方眉头一皱,继续朝下看去。

    新闻内容如下:

    和善制公司自四月以来,推出感冒、咳嗽、消炎三大中,中质量上乘,见效果,无副作用,是当今最优秀的物之一。

    三种物也得到了广大人民的认可。

    为了推广物,和善制公司初期采用低于成本价格销售,截至今,经过厂反馈消息,如今已亏损二十亿元。

    为了使厂继续经营下去,即起三种中开始小幅度提价。感冒由原来每盒18元,提到32元%2F盒;咳嗽由原来17元%2F盒提到29元%2F盒;消炎由原来20元%2F盒提到36元%2F盒。

    对此,和善制公司向广大人民表示深切的歉意。

    然后下方,是这些新闻对和善制公司的一些赞美之词。

    随着这新闻的发出,不少网民对此竟然表示理解,甚至还冠上了“良心企业”之名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徐方心头不升起强烈的火!

    什么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?这特么不是是放吗!

    不过这三方已经卖给了和善制公司,想收回肯定不可能了,而他也无权过问别人定价。

    犹豫半晌,徐方眼里才芒一闪。

    来到高铁的洗手间,关上门,找出林香雪号码正想打过去,郑秀兰的电话却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急忙了接听,徐方笑问:“大村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现在在忙吗?”郑秀兰温婉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不忙不忙,啥事?”

    “也没啥,咱们的山蛋又卖完了,现在不少厂家,想跟咱们合作,但我们每天的销量都严重不足,咱们那个村的养场,大概多久能产蛋?”郑秀兰语气有些着急,显然这些子赚钱尝到了甜头。

    “大概还得三四个月,别着急,下蛋了我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徐方嘿嘿一笑,:“大村长,现在你可是天下最富的村长咯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就没个正经。对了,你现在在哪呢?”郑秀兰问。

    “来姑苏城办点事,现在正朝临安市赶呢。你要是有时间,也回家看一看,最近这些子我都在这。”徐方笑

    “真哒?”郑秀兰眼睛一亮,欣喜:“行,那我过两天就回去看看。对了,我家跟谢氏集团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顶得住,我准备了六十亿,和你爸谈了点合作,要是你爸运作的好,这次应该能赚一票大的。”徐方语气很是喜悦。

    “啥合作?”郑秀兰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那天凑巧在临安市看到了一城中村,你家不是跟谢氏集团磕的很死嘛,现在都在争郊区的地产生意,地价炒的很高不说,离市区有点远,市民也未必愿意过去买房。我就跟你爸一起合作,开发这些城中村。”徐方对郑秀兰没必要隐瞒,如实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嘿,这个好。你跟我爸说一声,让他速度快点,别被谢氏集团察觉了。”郑秀兰提醒

    徐方有些惊讶:“可以在大村长,你这很有商业嗅觉嘛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,姐可是浙大的高材生,那届的学霸就是姐,这点头脑要没有还怎么混。我爸和我哥虽然聪明,但我感觉跟我比还差了点。要不是当年为了逃婚,或许我还能帮家族大忙呢。不过现在好了,你这人鬼的,你愿意合作的事儿,百分百不会亏。”郑秀兰语气很轻松。

    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听到郑秀兰的话,徐方忽然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?没信号了?”半天徐方没接茬,郑秀兰念叨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信号,对了秀兰,你现在卖蛋的意义是什么?”徐方忽然问

    “当然是赚钱,现在岳海村的发展几乎不靠我了,我也想着哪天辞职,做点自己的事业。”郑秀兰吐了心中的想:“毕竟咱也是郑家大小姐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和善制公司吗?”徐方问

    “好像听说过,貌似是个中公司,这地方怎么了?”郑秀兰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上次我贩卖材坑谢氏集团的钱,就是借助的这家公司,而且给了他们三种中配方。他们借助这三种中,逆转了当时的困境,作为条件,这三种中有我三成利分红。如今他们躲过了谢氏集团的攻击,以为自己没了顾忌,开始克扣我的利。从材成本支出来看,利和成本的比例严重不符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郑秀兰顿时了:“这不是忘恩负义吗,太可恶了,你把那三种配方要回来,有这么好的配方,哪个厂还不求着和你分红,别说三成利,就算是五成大家也排队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跟你家有合作,我就把方卖给他们了,不然也没钱跟你家合作。这件事倒没什么,毕竟中是给天下的老百姓服务的,能让大家用到这种中,也算是造福百姓。但当时我跟他们约三章,品出售的价格要保持原样,不得高价出售,不然有违我当时的初衷。这次他们把方买走了,直接把价格提了大半。要是老祖宗知我提供的中被卖这么贵,虽然不是我做的,但这件事与我有关,他们还不得活过来再气死一次?”

    “和善制公司有这三种中,一定会打开全的市场,我打算也开个制厂,主要出售这三种材,价格做到亲民平价,全面压制和善制公司。你不是想做一番事业吗?不知你对我这制厂有兴趣吗?”徐方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郑秀兰闻言一愣,随即心中狂喜。

    作为郑家长女,她的一言一行其实倍受关注。知她跑到一个小村旮旯做村长,临安市不少家族对郑家,背后也在指手画脚。这一年来,恐怕父亲的脸也被她丢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她很迫切想做出自己的事业,不仅仅因为自己,更有家族荣誉的因素在里面。

    对徐方的医术她十分有信心,徐方提供的方绝不会次了,有这么好的良,被市民认可是十分轻松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跟徐方合作,她的梦想可能很快就能实现。

    深口气,郑秀兰:“没问题!你有什么计划没?”

    徐方考虑了下,温和:“你先去注册个工作,把要走的程序都走了。我这两天会把三种新的中寄给你,你送到相关机关去检测。到时我跟沈大哥打声招呼,让他们尽早通过。一切都定后,咱们就打开这三种中的市场。招人、公司运营等,都由你全权负责,占公50%25份。我资金和技术入,占剩下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我怎么能占你这便宜。”郑秀兰惊:“和山蛋一样,我占20%25份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了,咱俩就一半一半吧,你现在占我点便宜,等我回去你让我占你点便宜,这不就扯平了嘛。”徐方嘿嘿笑

    正给徐方打电话的郑秀兰,俏脸忽然一红,婴宁一声才啐:“你丫脸皮真厚,讨厌,能正经点嘛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就这么定了。”徐方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“讨厌,到时你可别后悔!”郑秀兰半嗔半羞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心才顺畅起来。

    当晚十点,徐方便回了临安市。

    打车回了家,已经晚上十点四十。

    回到家,徐方才发现客厅的灯还亮着。赵雨霏一,坐在沙发上看着各种资料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来,赵雨霏眼睛一亮,急忙起迎接:“怎么大晚上回来了,休息一天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有美女在家,我哪舍得在外面呆着。”看着赵雨霏的,完全是一层纱,只要不眼瞎,那晃悠悠的团子都能清晰看到,那规模堪比小足球。

    赵雨霏看着徐方眼神,俏脸也是微红,嗔:“没个正形,就想着占人家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人招聘的怎么样了?”徐方笑着岔开话题。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