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章 招聘贺谦



“你的觉我能治。 ”徐方笑眯眯

贺谦盯着徐方,良久才嗤笑一声:“秀兰集团我听说过,还行。不过你这笑话说的一点也不好笑,我去美碰过运气,他们都治不了。”

“你的觉神经被他们切断了,而且用物导致坏死,以现在的医疗平很难治愈,但我能治。”

贺谦难以置信的看着徐方,自己医疗诊断结果,和这小子说的完全一致。

一时间,贺谦感觉呼都有些重,急声问:“你真能治?”

“要不我们打个赌,”徐方笑:“我帮你治好,你来我们酒店工作。”

“你真能治好再说。”贺谦对徐方信心依旧不大。

“你家住附近吗?我先给你治疗试试。”徐方笑

贺谦闲着也是没事,这摊位也不要了,带着徐方朝附近小区走去。

到了六楼,贺谦打开一间房门。

门,一馊了的传来。似乎对生活已经失去了希望,也不知家里多久没收拾。徐方用鞋使劲蹭了蹭木地板,原本黑乎乎的地方,出了木地板的橙

“你这家真够个。”徐方说了句。

“我哪知今天会来人。”

徐方有些无语,听他这意思,好像家里没来过外人。贺谦正要给他倒,看到一层灰的杯子和贺谦黢黑的手,徐方急忙:“别这么客气,我不喝。你去洗个澡,待会我给你针灸。”

贺谦也不墨迹,扭头钻浴室。

徐方看着沙发,用力一拍,一层灰尘有些呛人。也不知这货怎么住下去的,徐方打开客厅窗户,也不坐了,脆打量下这个房间。不过确实没什么好看的,转悠了下,徐方又他厨房参观了下。

……

十分钟后,贺谦换衣服出来了。

看到贺谦,徐方眼睛微微一亮。

三十五六岁,如果不是脸有些蜡,看着还很有型。和之前修车师傅的打扮比,如同换了个人。

“然后怎么做?”贺谦问

“坐下就行。”招呼贺谦坐下,取出六银针,用火机消了毒后,直接他头顶几

手上速度不减,又有六银针,无比迅速落入他左右脸颊。随即又是五银针,落在他脖颈

器官相互联系,牵一发而。虽然只是一觉神经断了,但想接上,必须得大费周折。

内医诀迅速运转,随着徐方不断捻银针,一淡淡的真气,顺着银针落在贺谦内。他要在有限的时间内,迅速找到神经点。

随着时间的逝,徐方额头也冒出细密的汗珠。

终于,徐方眼里一喜,找到了那条觉神经。

现在要施“活”针,促使这条脉络重新焕发生机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半小时的时间过去,当最后一银针捻完毕,徐方累的直接坐在沙发上,无力:“坐好别,二十分钟后恢复治疗。”

说完,徐方闭目养神。

本想和徐方说两句话,但看徐方累成这样,贺谦也知趣的没有说话。

不过贺谦的心,却在此刻火热起来。

他这两年来,不仅仅跑过西医,中医也看过不少。有一些老中医给他针灸,那针灸手可没徐方这么利索。徐方这针灸下来,没有任何痛不说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甚至能感到一温和的气,不断在他头脑内游走。

难不成这家伙,还真有两下子?

不对,这家伙不是秀兰集团的老板吗?怎么会医术?

原本对徐方没抱任何希望的贺谦,此刻竟然患得患失起来。

正恍惚沉思间,忽然感觉一阵风传来,也不知徐方什么时候站起了,手里也多了几银针。

徐方手搭在贺谦脉搏上仔细感受下,才点点头:“可以了,不过现在只是个开始,痊愈还得好生休养,我给你开副,你时服用,大概一个月后,就能完全恢复了。”

“一个月后?时服?”这个时候,贺谦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,看了眼徐方问:“你真是秀兰集团的人?不会是卖假的吧?”

“卖什么假,”徐方翻了个白眼:“给你开的方,你就算当饭吃,一个月也吃不了一万块钱的,有什么好骗的。”

说着,徐方取出一个勺子递过去:“张!”

贺谦下意识的张开,随即就感觉粉末状的东西来。正犹豫间,就听徐方问:“有什么吗?”

贺谦闻言一愣,皱眉仔细感受下。

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
在徐方的注视下,贺谦眼睛瞪大,死死盯着徐方,随即双手猛地拍在徐方肩膀,摇晃:“咸的!是咸的!”

猝不及防下,徐方被晃的七晕八素,迅速把他手打开,笑问:“现在我还是卖假的吗?”

“神医!您是神医!”贺谦并没觉得不好意思,依旧沉浸在中:“好了,我好了!”

“先别,咸大吗?”徐方问

贺谦努力平静下来,摇头:“不大,一点点咸。”

“我给你吃了一勺盐,才感受到一点点,这只是有了初步效果,接下来一个月,你一定要照我的吩咐治疗,我能保证能完全痊愈。你要是没照我说的做,这觉可能神仙也治不了了。”徐方警告

贺谦急忙点头,:“我答应你,全都你说的做。”

徐方找过纸笔,在上面写了副方递了过去:“这个每天一次,这个月忌烟忌酒忌辛辣,饮食尽可能平淡一些,一个月后去我那上班。”

抖着接过方,贺谦郑重:“徐总,你放心,到时我会去的。”

“咱们谈谈待遇。”徐方笑:“之前你在苏浙大酒店,每个月待遇多少?”

谈待遇?

贺谦不一愣,摇头:“徐总,你给我治好觉,这医费就得不少吧?还要什么待遇。”

徐方自然不会同意,没有利益的捆绑,现在人谈什么感恩都是虚的。

当即正:“待遇是必须要给的,不然不符合规矩,再说,不给你工资,以后你吃什么?”

贺谦依旧:“待遇真无所谓,我就两点要求。当时苏浙大酒店想要我的厨艺绝学,被我拒绝后,就找人把我觉废了。但我家的独门厨艺,肯定不方便传外人。如果徐总能理解的话,最好别问我要。当然,你真要的话,我肯定会给。”

“第二个呢?”徐方又问。

“第二,就是徐总之前答应过我的,要在秀兰大酒店三十万粉丝的微博上,把我的事公布出来。不过如果影响公司的话,也可以不公布。”人家治好了自己觉,贺谦也不好意思把话说绝了。

徐方微微一笑,:“秀兰集团是一家连锁餐饮公司,里面的菜品绝大部分都是一样的,我要你独门秘籍做什么?我明确跟你保证,不会跟你要。至于第二个条件,等你上班后我们会发出来,你尽管放心。待遇这块,你不提那我就说了。年薪五十万,虽然这待遇对于家特级厨师来说很一般,但我们每个月会有奖金。奖金的数量不少,绝对比你去其他任何地方赚得多。”

贺谦眼睛一瞪,他之前在苏浙大酒店,月薪也就三万五,加上各种奖金下来,一个月待遇四万左右。

这待遇,已经赶上酒店总经理了!

没想到徐方这一开口,给的待遇比苏浙大酒店还高。

贺谦也不傻,人家开这么高的待遇,应该还有其他图谋,犹豫下才:“徐总,听你的意思,我手里掌的一些菜谱拿不上饭桌?我去了只是做普通的菜吗?”

“嗯,我们是连锁酒店,不能有特殊的菜在里面,酒店也不允许出现无掌控的菜谱,万一哪天你离开了,也代表这菜彻底消失,对酒店的影响很大。你来了之后,就做我们菜谱上的菜。当然,你还要负责指导其他厨师,定期做一些培训,让他们整提高下厨艺,这也是让你做总大厨的真正意义。”

“指导别人?”听到这个,贺谦心里微叹。天下的商人都一样,其他厨师厨艺也都还可以吧,定期指导什么?还不是在觊觎他的做菜绝学?

但徐方的治疗之恩,他也不能忘恩负义,点点头:“可以。”

徐方似乎看穿了他的想,此刻也起:“那行,这个月你好好养伤,一个月后,你直接去闽南省福州市,去之前给我打电话,我找人接下你。我还有其他事,就先回去了,你记得时服。”

“好!”

送徐方到楼下,本想再送几步,就被徐方拦住了:“送到这就行了,对了,让你指导别人,就是指导别人如何切菜、控制火候,教点做菜技巧,不是要你的那些做菜秘诀。还有,刚才你洗澡的时候,我在你厨房切了一块土豆,你有心可以看看,或许我也能教你点东西。”

徐方说完笑了笑,大步离开。

贺谦闻言一愣,教我厨艺?就凭你?

回到房间,贺谦走厨房后,当看到菜板上的一堆土豆丝,他眼睛不一愣。

这些土豆丝细均匀,长度适中,没有功底的人确实做不到。不过这土豆丝,和火柴细,一些资深厨师想做到并不是太难。

不过就凭这技术,想教我还差远了,略有不屑的撇撇,随手拿起一土豆丝。

接着贺谦的眼睛就瞪圆了。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