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322章 小礼物



“之前的报导都是真的,贺谦从苏浙大酒店离职的原因,是因为他们酒店的总经理,想要他把做菜的经验全部说出来,然后分享给其他厨师,从而让他们酒店所有厨师,都能大幅提升,借机打响名气。但一个名厨的压箱绝学怎么能随便传人,贺谦拒绝而且与孔朝玲闹翻,最后辞职了。”

“后来贺谦就被几人绑架到一个小黑屋里,有一些类似医学研究人员,给他了个手术,过段时间后他就发现没有了觉。当时确实有几家媒报导了这件事,但没到一天全部都删除了,甚至还有几家同行没过几天倒闭了。后来我调查了下,才知苏浙大酒店背后的势力是谢氏集团,就是你们酒店前几天杠的公司。”

徐方此刻也理清楚了思路。

贺谦肯定是想报仇的,不然其他媒不可能知况。但谢氏集团是很庞大的一个家族企业,雄踞苏浙两声,黑白两都有强大的人脉。

谢家想打压一个厨子,显然是非常容易的。

没有人帮助贺谦伸冤,这件事自然就不了了之。

叹了口气,徐方:“谢氏集团确实太卑鄙了,也感谢你能告诉我这些信息。不知贺谦现在在哪?你有他消息吗?”

“当时我做过他的跟踪报,他现在在五环八角路那边……在那边修自行车。”

“啥?”徐方不瞪大眼睛。

“就是修电车、自行车,之前我还劝过他,让他开个小饭馆,也比修车强,但被他拒绝了。他的事当时我承诺帮他宣传的,但有了谢氏集团这头老虎,我也没跟,现在还觉得亏欠了他。”张潇叹了口气。

徐方并不奇怪贺谦为什么会拒绝开小饭馆,一个厨师没有觉,就如同上了战场的士兵没带武器。武器都没了,这仗怎么打?

只是徐方没想到,他不再经手餐饮生意,竟然选择了这样的行当。

“现在还在吗?”徐方追问

“上周我去那边做一份采访工作,还见到了他,不出意外的话肯定在。”张潇给了肯定答案。

徐方点点头,从包里取出一个盒子递过去,:“张小姐,这次多谢你提供的重要信息,我以我人格担保,你告诉我贺谦的消息,不会有第三个人知。这是送您的小礼物,权当谢意,请务必收下。”

“您太客气了。”看到徐方竟然还带了礼物,张潇有些惊讶,不过仍摆手:“这怎么行,我也就随便说说,没帮您什么忙。”

“不,这是帮了大忙,也是小小心意,你推辞就太见外了。”

看盒子也不重,张潇估计应该是个化妆品什么的,也没多想,点点头:“那就谢谢徐总了,切记帮我保密。”

“您放心。”徐方郑重点头。

把服务员过来结账,徐方也提出告辞。

等徐方走后,张潇抱着朝家走去。人类终究是好奇的物,还没到楼下呢,就在路上打开了盒子。

当打开后,张潇顿时呆住了。

只见盒子里,平平整整的放着百元钞票!

五沓!

以这厚度计算,应该是五万块钱。

对方是一个大酒店的老板,自然不会拿价钱糊她。也就是说,自己提供了这个消息,对方就给了她五万块钱!篮神

这种事她也就在小说里见过,现实里何曾经历过?

转念一想,她意识到徐方肯定送错礼物了。

找出徐方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,等徐方了接听,张潇立刻:“徐总,礼物您给错了。”

“没给错,我包里就这么一个盒子。”徐方笑

“那你肯定装错东西了,里面是五万块钱,不是礼物!”

“这就是礼物。”徐方笑

张潇闻言一呆,半晌才:“这也太多了!”

“一点也不多,对我来说,你这条消息值这么多钱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尽管打我电话,我有事先忙了。”徐方说完挂了电话。

听着手机没了声音,张潇有些发懵,看着手里的钱格外不淡定……

徐方没管张潇,挂了电话后,照张潇给的地址,打车朝八角路赶去。

这里距离五环还有点远,一小时后,徐方才堪堪到了地方。

这里并不繁华,生活气息比较浓重,一半小区、一半平房。

八角路并不是主路,所以不长。刚到路口,眼力颇佳的徐方,离老远就看到不远一个修自行车的摊位。

让司机就在路口停下,付了钱,徐方朝那边晃去。

那修车摊位在一个树荫下,一个三车里旁边的摊位,放着一些自行车配件。

大热的天,也没个生意。

一男人坐在小凳子上,靠着树打盹。

徐方仔细打量那人,头发有些长,甚至有些脏乱。上穿着件汗衫,和徐方之前穿的文化衫类似。脸型削瘦,一副颓然姿态,哪有半天名厨的风范?

这人真是贺谦?

走了几步,看到一旁卖雪糕的,徐方买了两,指着不远的人问:“老板,那人?”

“他,听说姓贺,什么记不清楚了。”老板拿出两冰棍递给徐方:“三块钱。”

“谢了。”徐方付了钱,心里也确认,这人就是贺谦无疑。

来到贺谦旁边,看着这打盹的男子,徐方仔细打量一番脸,随即手搭在贺谦脉搏上,仔细探查他内的况。

两分钟后,徐方皱了皱眉,捏着贺谦的腮,把里的雪糕棍拨开他头,当看到一若有若无的淡淡痕迹时,徐方心里了然。

被人这么折腾,就算是头熊也该醒了。

看着一个爷们,正对自己捏捏拽拽的,贺谦一个灵,急忙坐到一边,瞪着徐方骂:“小比崽子,对老子嘛呢?信不信揍你丫的!”

徐方递过手里的另一块雪糕,:“看你坐在这不,我以为你死了,过来看两眼,你这人也真是的,好心当成驴肝肺。”

“去你个卵蛋,老子还喘着气呐,你眼瞎?”贺谦骂骂咧咧的,一副小市井普通人的作态。

看着贺谦脏黑的手,徐方:“没想到家特级大厨,竟然有这心思跑这里来修车。咋的?验生活?”

家特级厨师!

当听到这几个字,贺谦眼里芒一闪,也收起了刚才的作态,冷冷看着徐方,不屑:“孔朝玲那娘们让你来的?”妹纸p图吗

“不是。”

“切,苏浙大酒店的走狗吧?没想到我在这你们都能找到。不知有什么花招?”

“没有!”

“没有就滚!”态度冰冷,不近人

徐方倒不在意,打开雪糕:“你不吃我可吃了,反正你也没觉,吃了费。对了,我不是谢氏集团的人,这次找你来有点事。”

“不做。”

徐方本不搭理他,自顾自:“我开了一家酒店,但被别人说没有拿出手的名厨,为了把脸打回去,我得招一个能镇得住场子的人。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?待遇你尽管开口。”

“不去,你回去吧,我得午了,下午还得修车呢。”说完,贺谦闭上眼睛不再理会。

徐方和刚刚一样,似乎没听出贺谦的拒绝意思,继续:“老兄,你得谅我一下,做人嘛,也要有心。有一首歌咋唱的来着,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,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。我现在的境惨,酒店的菜品冠绝天下,但因为没名厨,一直被人抹黑,严重影响了营业额。”

看贺谦还是没吱声,徐方也不气馁,继续:“哎,前些子捣鼓材,坑了谢氏集团点钱,好像还打乱了他们什么大计划,他们也记仇,竟然想去闽南省也开餐饮生意,目标就是把我们酒店打垮。上个月过来被我打跑了,听说这个月还会卷土重来。谢氏集团牛掰,那么有钱、权势滔天,到时万一拿我们酒店没名厨说事,对我们的打击就太大了。”

徐方的余光,可一直落在贺谦脸上。当提到谢氏集团时,他明显感受到贺谦一僵。

而现在的他眉头微皱,似乎在考虑问题。

徐方转念一想,就猜出他在想什么,笑:“我是秀兰集团的徐方。”

秀兰集团!

当听到这名字后,贺谦原本闭上的眼睛终于睁开,死死盯住徐方。徐方也不退,温和迎上他目光,笑:“怎么样,有兴趣加入吗?”

“现在没有。”虽然依旧拒绝,但语气已经没了之前的那么没人

徐方则是一笑,他敢确定,贺谦没自杀,哪怕不想报仇,也是想有一天重回餐饮界。只是现在他的筹码不够而已,当即缓声:“不要担心秀兰集团的能力,既然能把谢家退第一次,他们再来,我们也能退他们第二次。你来秀兰大酒店,我能保证不会因为外界压力赶你走。我相信其他酒店,很难能给你这个许诺。”

“堂堂特级大厨,突然从人们视里消失,从餐饮界翘楚到现在的修车工。如果是你自愿选择,这事也无可厚非。但因为别人陷害,你失去觉,被迫离开餐饮界,但没人为你主持公,你真的甘心吗?你来我这里,我会在秀兰大酒店三十万粉丝的官方微博上,把你的事都写上去,并专门做推广,相信这件事,会给谢家造成一些烦,怎样?”

原来眼里有些移的贺谦,此刻出一嘲讽:“什么请个特级厨师?我看你就想借用我的事,趁机抹黑对手吧?”

但徐方接下来的话,却让贺谦猛地一震。

——

兄弟们,我的徽信公众呺开了,在徽信搜索我名字的拼字“zuibuguai”点关注,就可以和我面对面聊天了。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