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2章 赶往竹顶村



徐方闻言不一呆。

看了眼小婉,上的服务员衣服还没换。

秀兰集团的衣服,都是从“雅妃服装公司”订购的,每件衣服都很得、合世很

尤其是那对不可丈量的宏伟团子,对徐方有不少引力。

口气,徐方尴尬:“没,怎么会呢。”

“吓我一跳,我就说嘛,我这模样徐总怎能看得上。”小婉拍了拍心口

“那啥,你很漂亮,瓜子脸,眼睛亮,马尾辫,材也很好,很让人喜欢。我只是没那种想,我不是那样的人……”徐方解释到后面,也有些语无次:“对了,你哥今晚在镇上上班,还是回家?”

小婉低着头脸更红了:“在镇上呢,今晚不回家,我跟你说,我爸都在家呐!”

徐方更尴尬了:“我不是要在你家过夜,真的,我就只想买点竹雕。”

看着徐方局促的模样,小婉呆了下顿时一乐,这年轻总裁一直温温和和,倒不像个领导,有点像邻家大哥。

竹顶村徐方专门在网上搜索过,在一片山地上。和岳海村一样,都是闽南省比较出名的贫困地区。

不过这地方相较于岳海村还好点,岳海村当年由九座山头阻挡,简直是荒无人烟。这地方只有一座高,但胜在地势险要,山路时常有类似悬崖的地方,很是陡峭,每年都有人摔伤甚至死亡。不过小心点的话,出行比岳海村的山路要强一点。

虽然竹顶村属于福州市,但路程可不近。徐方把车开的飞快,也愣是开了两个半小时,才到了竹园镇上。

“你哥的竹雕,在你们村雕刻的最好?”徐方问了句。

“那是,我哥从小没上过学,小时候没事,就一直跟老一辈的人学雕刻。他劲大,天赋也好,雕刻啥像啥,老一辈人也说我哥雕刻的好。”小婉很是得意。

“今儿带他回去趟,请假的工钱我给他补上。”徐方笑:“今天雇你俩当导游,去一趟你们村,每人五百块钱。”

“太多了,我哥上一天班,最多就一百块钱。”小婉摇头拒绝。

“给多少就拿多少,你哥在哪儿上班?”徐方好奇问。

“再朝前开,那个街口朝西三百米,有一家制门店,到了就是。”小婉指路

照小婉指的路,很快徐方就看到一家打造门的地方。这店面前面有不少木门、铁门,有新有旧,有点凌乱。

下了车,就听一人骂骂咧咧:“庞刚,你手脚能不能利点?昨天就跟你说要三个门,现在才做好,要不是我好说歹说,人家早去别家订了。你还能不能了?今天工钱扣三十!”

“老板,我这一天也没几个钱,你行行好,我一家老小全指望这点钱过子,再扣点我家孩子奶粉都吃不起。”一低三下四的声音传来。

听到这声音,小婉神一变,快步跑过去,就见一堆木材后面,一壮实汉子正在求一个尖猴腮的男子。

“你一家老小要吃饭,老子这也不是开慈善的,这次不扣钱,你能长记?”尖男子很市侩,并不讲人

“老板,老板,您行行好,我家况你也知,你这经常扣钱的,我家子也快过不下去了。”壮实汉子继续哀求。

“一边去,不想就走人。”尖男子不耐烦的挥挥手,扭头朝屋里走去。

“老板!”

“哥!”看到眼前的况,小婉鼻子一酸,眼泪直接掉了下来。

“小婉?哎呀,你怎么来了?”看到亲妹妹,庞刚脸上有些尴尬。

“哥,你别在这了,什么玩意。”小婉:“跟我去市里吧。”

“这怎么行,家里爸都在,离得太远照顾不过来。你嫂子要带孩子,也没那么多时间。”庞刚也有些无奈。

小婉也知家里的事儿,叹口气:“找你有点事,你跟老板请个假,咱们回家一趟。”

小婉毕竟在大城市混过,庞刚这人也没什么主见,点点头:“诶,好,我这跟他说一声。”

“请假?你这一天活都没呢,今天回去,今天的工钱别想了。”尖老板看着庞刚,眼里有些恼,下午可有不少活呢。

“老板,我这也忙活一上午了,你给个二三十的也行。”庞刚争取

“想拿钱就完一天。”尖老板很不客气。

“大哥,别搭理这人,咱们先回家,我老板给钱。”小婉拉着庞刚的手朝外走去,看到站在路边的徐方介绍:“徐总,这是我哥庞刚,哥,这是我老板徐总。”

徐方也没什么架子,温和伸出手:“刚哥,我小方就行,我也就是个开小餐馆的。”

“这怎么能瞎,徐总,你带我妹妹来找我……”庞刚一脸好奇地看着徐方。

“先上车,咱们路上说。”徐方招呼一声,让两人上车坐好。

“哥,你之前不是送我个佛像竹雕嘛,徐总正好喜欢这个,想去咱们村看看。你也知咱们村的路多难走,徐总就聘你当导游呢。”小婉笑

“当导游?我们村要啥导游?”

徐方笑:“路难走,从安全考虑也得找个本地人。对了,今天是聘你俩当导游,也算是补你工钱,每人五百块,你俩也别嫌少。”

“一人五百?”庞刚瞪大双眼,显得很吃惊。

“对,”徐方确认了后,直接岔开了话题:“刚哥,我听小婉说,你的竹雕在你们村雕刻的最好,现在手艺还在吗?”

“最好谈不上,我也随便雕刻玩玩。手艺肯定在,在家里平时没事,就雕刻点东西。在这门店里,有客人也要求雕刻点东西在上面。”

“这家店每个月给你开多少钱?”徐方又问。

“一天一百,管住不管吃。其实每天拿不到这么多钱,每天都扣点。”谈到工作,庞刚也叹了口气。

徐方点点头,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二十分钟后就到了一山脚。

“徐总,车子只能开到这里,想上山就只能靠走的。”庞刚解释

徐方下了车,也不矫,让两人在前面带路,自己在后面跟着。

本以为徐方是城里人,平时没吃过苦,之前庞刚还想背着徐方,不过当看到徐方跟他们后,甚至比他还轻松,不惊讶:“徐总,你这力可以。”

“以前练过,这点路还没事。”

“那就好,待会的路更难走,一般人可真走不了。”庞刚带徐方又朝前走了十几分钟,眼前的路陡然一变。

只见眼前一个陡坡,徐方估算了下,坡度应该有75度。地势也高,足有十多米。两铁链子从上抛下,要是想上去,只能拽着铁链朝上

这万一到一半没抓住,掉下来不死也得伤筋骨。

这地方可真够艰难的

徐方的力很不错,甚至一路上还帮持这兄妹俩不少,好赶不赶的走了五十分钟,终于看到了一村庄。

怪不得竹顶村,山顶四是竹林,郁郁葱葱,风儿一竹叶沙沙响。一条小溪也不知哪儿是源头,汩汩淌,叮咚声清脆悦耳。四鸟鸣不断,如果不是通太艰难,倒是个不错的居住地儿。

这里大多是平房,住房用的屋子是砖石结构,其他不少建筑都由竹子搭建而成。

原料充足,竹雕盛行倒不难解释。

徐方对竹雕也比较了解,竹雕又称竹刻,是在竹制器上雕刻的装饰图案和文字,或者用竹雕刻出的各种陈设摆件。

作为一门艺术,自六朝始,直至唐代才逐渐被人喜,到明清时期大盛,是华夏文明宝贵的艺术财富。但因为比较小众,会竹雕的人很少,技艺大成者更是屈指可数。

“徐总,您想要先看个景儿,还是先看竹雕?”小婉先问

“主要看看竹雕,你们家有现成吗?”徐方笑眯眯问

小婉点点头,清脆:“有,有不少呢。除了我哥雕刻的,还是我爸、我爷爷、我太爷爷之前雕刻的,以前的老古件好像也有,不过时间太长,也分不清哪个是谁雕的了。”

徐方心里一,忙:“那就先去你家看看,走吧。”

庞家兄妹带着徐方朝前走去,村里的人不多,大多都是小孩、妇女或者老者。看到庞家兄妹回来,热与兄妹俩打招呼,并询问徐方是哪儿的客人。

兄妹俩也不知怎么介绍,徐方则落落大方说自己是个游客,随便来村里看看。

小婉的家在村子东边,旁边就是一大片竹林。

推开院门,一老头正在院里喝茶,看到几人来,急忙起:“小刚,你怎今儿回来了?今天没上工?”

“爹,今儿小婉的老板来咱家看看竹雕,我就带来看看,快徐总。”庞刚急忙介绍

“徐总,快屋里来坐。”听说是小婉老板,老者急忙招呼:“小刚,你去你三婶家唠嗑去了,你赶把她回来炒两盘菜。”

“大叔,你千万别客气,我也就随便看看。”徐方急忙拦住,问:“刚哥,你们家的竹雕在哪?能带我先看看吗?”

“成,都在东屋放着呢,来看看吧。”庞刚应了声,打开院子东边的一间门。

小婉和老头也都好奇跟了过去。

屋内比较杂乱,屋子南侧角落有不少竹子、雕刻工,北侧则有几个简易的架子,架子上堆放着各种竹雕。

当看到这些竹雕,徐方眼睛不一亮。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