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305章 为什么帮徐方?



观赏鱼饲料这东西,也不是每家每户都需要的,所以自然是卖不过山蛋的。

不过徐方不会打击周洁的积极,而且以现在的销量来看,确实卖的还可以。点头笑:“当然很有潜力,这才刚一星期多点,就已经有这么多的销量。等再过些子,回头客加上买家宣传,肯定还会有一波幅。很有前景的一种产品,你加油做吧。”

看到徐方支持,周洁重重点头:“你放心,绝对能做起来。”

既然决定支持周洁,徐方也给她出谋划策:“现在的买家其实不少,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,脆去招一个客服。也不用特别有文化,只要会打字、会购物就行。然后生产鱼饲料的机器,可以再买一个,让工人生产饲料,你平时就看看货是否充裕就行了。”

“行,咱们还宣传吗?”周洁在经营上的天赋并不高,虚心跟徐方请教。

“必须要宣传,没有名气顾客怎么知。不过观赏鱼饲料,毕竟还是小众群,不是每家每户都有的,所以做常规的广告肯定不划算。但也正因为这样,这些饲养观赏鱼的人,在网络上活跃的范围比较集中。一般都在养鱼论坛、贴吧、群聊里出现,他们关注的自媒,大多数也都是和养鱼相关的号。咱们只要联系这些论坛、贴吧的版主,只需要花少量的钱,就能做个不错的广告。”

听徐方这么说,周洁眼睛一亮,赞:“真有你的!”

“嘿嘿,过奖过奖,也就小打小闹。”徐方谦逊:“行了,待会我去找写文的,帮你写个宣传,然后再联系个广告,明天就能凑效,明天你赶招个网店客服吧。”

“好!”周洁笑了笑,凑到徐方旁,一把住徐方,小声:“大老板这么卖力,小女子只能以为报了。”

说罢,周洁将儿一撩,拽着徐方在办公室战了起来。

没多会,办公室内就传来了高亢的声音。

一小时后,徐方开车回了岳海村。

岳海村的建设很快,外面的公路,再过几天应该就能铺完路基。

而村里外围的景点,也建设的七七八八。等路面全部修好了,也能初步接待客人了。

只是徐方还是感觉,景区的亮点还是太少,没有特别大的市场竞争力!如果景区免费的话,来的游客肯定不少。但门票是必须要收的,以后的主要收入,可能都会在门票上。

但建设这事儿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,徐方自己着急也没用,脆喝着小酒,在村里无比悠哉。

闽南省。

庄乡南办公室,秘书衡江也在。

“老衡,我听说徐方那小子,在北二环又捣鼓出一块地皮,而且规划局当天就批准,同意他建设酒店。这事儿你知吧?”庄乡南平静问。

“知,听说了。昨天就想告诉您,不过昨天不是接待燕京来的领导吗,这一忙我就忘了。”衡江有些局促和自责。

庄乡南叹口气问:“批准速度为什么这么快,你知吗?”

“大少爷带他去的,虽然不知大少爷为什么带他去,但那块地本来就是建设局比较头的地方,拆迁款也比较高,而且那家店的老板,也不乐意卖掉,所以一直搁置。我听建设局的人说,这块地建设成酒楼,对城市整规划来说,是件大好事,大少爷这是立了大功呢。”衡江给庄泽说着好话。

“话是这么说,但徐方跟九岳大酒店,我听说最近掐得很。那小子虎头虎脑就带徐方办事,而岳群在咱们省里,也有不少关系,无形中就给我招惹了不少对头,这小子考虑的还是太浅了。”庄乡南叹口气

“庄省长,全省的贫困村,以前一直无解决,如今被你解决了好几个。而且每个市的GDP都了不少,您这政绩那真没话说,谁敢跟您下绊子?到时把那几个毒瘤,直接铲除,让这些空位留给一心为民的好官,这不是您也乐意看到的吗。”衡江笑

“我就怕有人提前给我使绊子,到时我束手束脚的,反而让一些败类祸害百姓。算了,那小子也没错,你先忙去吧。”

“是!”衡江急忙出去,顺势关上了门。

等衡江出去后,庄乡南找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。

没响两声,手机就接通了,庄泽不耐烦的声音传来:“我说老爹,我正构思商业计划呢,你咋天天不挑时候,我这思路要被打断了,那可是好几十亿的损失,你得赔我。”

听着儿子的声音,庄乡南笑骂一句:“小兔崽子,长本事了。你要知,你赚的这钱,可都是打着老子的旗号赚来的。”

庄泽有些不服气:“嘿,你这话说的,我这次卖的服装,第一没偷没抢,人家自愿跟我合作的,现在还对我感恩戴德呐,从一个省内二品牌做到现在的一品牌,中间我可没少出力。再说,这衣服的质量真心好,顾客可不知这是省长儿子卖的衣服,但我们的口碑很不错,说明顾客认同我们产品。”

“那也是扯我这张虎皮卖出去的,不然别人卖不出去,就你能卖出去?”庄乡南犀利点评。

“好好好,你说的都有理行了吧?”庄泽自然知老爹说的有理,只是碍于年轻人的面子不想承认罢了。

听儿子认怂,庄乡南得意一笑,随即严厉问:“对了,我问你,你带徐方去规划局的事儿,怎么没提前跟我说?你知不知徐方跟九岳大酒店关系很僵,九岳大酒店背后的人,在省里也有些权利。你这么带他去,知给我惹多少烦吗?”

“爹,你这些年就畏手畏脚的,今年您做了不少利民的大事儿,谁跟你使绊子,不是找不痛快吗?今年才刚过一半呢,你再加把劲,把省里多做点业绩出来,到时地位更稳固。然后把以前不敢、不能的社会毒瘤,都直接拔除。哪怕因此得罪人了,你儿子也能养你。”庄泽对自己老爹的事儿,其实还比较了解。

“滚蛋,你老子还没到让你养的份,说吧,这次为什么要帮徐方?”

“因为是我朋友呗,他以前帮了我多大的忙,我能不帮他吗?”

庄乡南可不吃儿子这套,严厉:“说实话!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