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265章 瓷器一件不剩



“这件六千八!”

“这件九百!”

“这件三千四!”

不断有人问价,徐方也不断回答。 每次徐方报出价格,当事人立刻喜滋滋的把瓷器,无一例外!

一刻钟,店铺内的瓷器,竟被抢购一空。

“诶,不对老板,宣传上可是有三只紫砂壶,现在才有一只。”一名老者,他这次来,可就是想买只紫砂壶的。

“对,这一说我想起来了,照片上可有八十多建呢,这才五十件吧?”一些有心人也提出质疑。

“对老板,其他的呢?”

“老板,拿出来看看。”

“老板,我买,你拿出来吧。”

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走出来,老者一衣服,看着很普通,不过周围人看向这老者的眼神,则有几分尊敬。徐方不敢轻视,急忙上前半步:“老先生,您有什么事吗?”

老者正是白振松,昨晚瓷器群提议十点集合的老前辈。

老者上前拱手:“老头子白振松,今年六十七了,这辈子也没别的好,就对这瓷器有点兴趣。我在福州市,距离这里还老远呢,老头子昨晚看了你这瓷器的宣传,整宿没好,今儿五点起来,六点上的高铁,到了青云市又折腾了半天,才算赶过来,只为求一件紫砂壶,还望小兄弟不要吝惜。”

对今天这种热闹的场景,徐方也始料未及。

剩下的那些瓷器,徐方本打算明天再拿出来,不然店铺第一天开张就没了瓷器,以后的生意怎么

但听着这老者的话,徐方心里很受触。因为这些人,才让手工瓷器有了价值。

想了想,徐方:“还有三十六件货,是我们店铺的所有库存,虽然知瓷器会有市场,但没想到第一天来这么多人。本来剩下的不打算卖的,但诸位肯定还有大老远跑来的,空手回去也不好看。也希望已经购买瓷器的朋友,今天不要再和其他人争,今天人均限购一件。”

之前买的不是顶尖瓷器的人,立刻有些后悔。而那些没买到的人,眼睛顿时一亮。

徐方说完,便去储物室,将库存的瓷器一个个搬出来。

随着美的瓷器摆开,众人立刻围了过去。经过刚才其他人的购买况,大家也知这里的瓷器,并没有贵的离谱,所以一些人看中了的瓷器,直接就抱在了怀里,准备待会结账。

十分钟后,徐方把最后两件紫砂壶拿了出来。

“看,是紫砂!”

“这两件也不错,跟照片一模一样!”

“神了,究竟是哪个大师做的,你们有人看出来没?”众人好奇问着。

白振松指着一个紫砂,徐方立刻会意,将紫砂壶递给了白老。

老者接过来,反复打量几次,眼里的喜也愈发浓郁,哆嗦着赞叹:“真是不错,这拉胚、塑形、修整都恰到好,这火候,没三十年功底做不出来。小兄弟,这只壶价格多少?”

“这俩跟之前那个一样,三万六。”

赞许的看了眼徐方,白振松很快地刷卡付账:“小伙子没趁机抬价,这神难得可贵!”绝品狂

徐方微微一笑:“开业第一天,其实没赚几个钱,都是辛苦钱罢了,以后价格会稍微提点,但不会多少,一个商店,总要盈点利的。”

这些瓷器好者,无一例外都感觉这些瓷器价格超值,听着徐方的话,大家也纷纷点头附和。

三十多件瓷器,卖的也格外顺畅。还好大家素质都很高,除了简单的小口角外,倒没发生打架斗殴的况。

等所有瓷器都卖完后,徐方笑:“诸位,我对天发誓,我这里一件瓷器库存也没了,希望大家能担待一下,如果想买,等过些子来看看。”

“老板,多久能有?”人群里有人问

“至少得一个月了,搜寻这些瓷器其实很烦的。”徐方故作为难:“大家可以关注下我们岳海村的官网,或者关注秀兰大酒店,到时有新货,会在这两个平台发出公告。”

听着徐方的话,人群里有人:“看到的记得在群里说一声。”

“先恭喜买到中意瓷器的朋友,没买到的可以下次再来。我们岳海村风景秀丽、适安宁、海湛蓝清澈,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多在岳海村待几天。如果平时有喜欢喝几杯的,可以去隔壁酒坊买几瓶酒。”

“岳海村酒有白酒和酒,白酒口纯正,绵长柔和,不上头、不伤,不比茅台差,每瓶的售价在600元。正宗,口感极佳,有良好的养生功效,平时常喝,养、延年益寿,每瓶价格150元,二斤装。”这边的瓷器卖完了,徐方开始惦记那些酒

这里瓷器都这么好,人家老板推荐的东西肯定不会差,没多久,大家陆续朝酒坊赶去。

等人都走后,邵静才惊讶:“徐方,这些人可真够有钱的!几千几万的,说花就花了。”

“听说有钱人就好这口。”韩盈盈心里也非常惊讶。

郑秀兰笑着解释:“这些瓷器质量很高,很有收藏价值,真正喜欢瓷器的人,也愿意花这么多钱买。别看几千几万很多,这价格其实便宜。那三个卖三万六的紫砂壶,当传家宝都不为过了。”

“徐方,卖了多少钱?”邵静笑问

徐方算了下才:“三十四万左右吧。”

“不错,成本多少钱?”郑秀兰也笑了笑问。

“这些加起来,一共不到两万块钱。”

噗!

本以为至少得十几二十万呢,听着徐方说出实,三女差点吐血。

大爷的,你这丫比抢银行还。卖了三十多万,结果成本连零头都不到!

“够!”郑秀兰笑了笑

“主要是我运气好,有两个手艺人,烧瓷一直没赚多少钱,也是我意外才发现了这俩人才,第一次合作,价格我们都估不准,所以成本价就低了点。下次再合作,价格肯定会高很多了。”徐方解释了句,把大门打开:“走吧,里面的瓷窑给游客看吧,也算是一种文化传扬。”

三女点点头,跟着徐方出了瓷器店。

刚到酒坊,就听老宋头的声音传来:“一个个来,都别着急!”

天眼狂少

徐方有些好奇,不过酒坊店铺人太多,徐方本挤不去,脆就站门外看了看。

里面的人熙熙攘攘,一浓郁的酒香从屋内飘出。嗅到这香气,徐方顿时明白,应该是有人品尝了下白酒,才引发了购买狂

笑了笑,徐方也不过问,带着三女朝家走去。

远远地,耳力极佳的徐方听到了老宋头在喊:“别挤了,都卖完了,想买等下次吧。”

……

金陵市,谢氏集团材部。

谢三爷谢维,坐在办公室内不断着烟。

屋内坐着十多人,看着脸沉如的老板,一个个大气不敢喘。

谢维手里拿着仨盒子,里面各放着

盒上面的介绍,三种分别治疗:感冒、咳嗽、消炎。

这种功效的很常见,但材的出厂公司,却是“和善制公司”!

“咳!”

感觉喉咙有些,忍不住轻咳了下,却没想到这声音,直接成了谢维爆发的导火线。

砰!

谢维把一沓资料,猛地往桌上一拍,:“出息!废物!一群饭桶!我辛辛苦苦策划一年多,下了多少苦功,投了多少钱,才把今年的材市场定。这都要打垮和善制公司了,到时我们谢家的材生意,就能朝中市场军!一切都算无遗策,你们都怎么回事!对手都有了这么大的后招,你们竟然没一人察觉!”

“咱们自己囤了多少材?成本就整整三十亿!哪怕最后只卖给‘和善制公司’一半,咱们也能赚两百多亿!结果呢?只差一步,一分钱没赚到,还要囤三十亿的货!可笑!这下好了,别说转型军中市场了,还让人找到了更好的方,这次他们公司肯定能更一步,咱们想打垮他们,比登天还难了!”

“你们看看,他们品才推出三天,公司营收就朝上走了0.03个百分点,而且这才是刚开始!”

看着已经接近癫狂的谢维,秦一众公司英,内心也不断在吐槽。

尼玛,人家找到合适的方,保密工作做的那么好,我们怎么能知

而且乔韵那女人的商业头脑多牛?有了合适的方,人家把公司做的更一步不是很正常吗?

就算我们提前知他们不需要梅兰花这些材,但材已经囤积了,而且材主要就卖给‘和善制公司’,人家不买了,就算你知了人家不需要,不还得囤积?

了人家有新中,这又有什么用?

再说,这能怪我们放松警惕吗?当时还不是你每天大咧咧的,说这次胜券在,让大家不用在意?

虽然大家内心满,但也没人敢触老板霉头。

足足骂了半个多小时,谢维才真正的冷静下来,深口气:“现在,都给我查!他们究竟从什么地方找到的中配方!”

随即,谢维脑海中电光一闪,一个熟悉的影子忽然浮现,谢维一拍桌子:“还有那天来卖材的年轻人,徐方是吧,都去查查他底细!”

“是!”这群人领命后如逢大赦,全都小跑着出了办公室。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