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259章 相信徐方医术



“袁小姐,要不让我治疗试试?”

听到这句话,袁璟不一呆,急忙回头,眉头微微一皱,随即就认出了徐方。

也不怪袁璟第一眼没认出来,她就见过徐方一次,那次徐方伪装成“方旭”,用生扇贝骗她合作。那天徐方穿着很正式,看着很像成功人士,哪像今天这样,穿文化衫,活生生的民工祖宗。

上次徐方用生扇贝坑了她,她一直惦记着呢,看到徐方寒声:“哟,这不徐总吗,来看我笑话?来嘲讽下当时的对手?”

徐方摇摇头,认真:“袁经理,之前的事都属于商业竞争,希望您别把工作上的事带到私人恩怨里来。我这次来,是真心想帮你一把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袁璟断然拒绝。

“你不想让你亲好起来?”徐方并不恼,她亲的病就是她肋,徐方不信她不妥协。

果然,袁璟恶盯着徐方几秒,才语气不善问:“你想怎么帮我?”

“两种办,第一种,我是一名中医,你可以让我先看看阿;第二种,我给你足够的医疗费用,两种你都可以随便选择。”

看着徐方不似说笑,袁璟心微微一跳,本想直接拿钱让徐方走人,但看着徐方笃定的神,鬼使神差下,她竟然拉开了病房门:“你先看看我症状吧。”

这是单人间病房,徐方看着躺在病的女人,平时似乎保养的不错,看起来也就四十多,容貌和袁璟有点像,年轻时应该是个大美女。只是面苍白,材削瘦,呼有些虚弱。

看到女儿先来,妇女费力转了下头,开口:“小璟,带回家吧,这医院太坑人了,治不好,就知要钱。”

,你说什么呢,你要相信医生,肯定能给你治好。”袁璟

“这个,”魏依依看着徐方:“你男朋友?”

“我才看不上他,他是个中医,来给你看看病呢。”袁璟朝徐方招招手:“徐方,烦你看一看。”

徐方点点头,拉过魏依依的手腕,温和:“阿,我帮你把把脉。”

魏依依看着徐方,现在哪有什么中医,这小子肯定是想打着给她看病的旗号,然后接近她闺女。不过这小子侧脸线条分明,脸庞清秀,卖相很不错。材孔武有力,肯定能满足自己女儿。这么一人,虽然穿的一般,但年轻人嘛,奋斗的时间还很多。

越看,魏依依就觉得徐方顺眼。自己闺女都三十出头了,还一直没个对象,能嫁给徐方倒也不错。

“小伙子做啥工作?”魏依依如同丈娘看女婿,越看越有趣。

徐方仔细号脉,皱着眉头没接话茬。

“他有钱着呢,知秀兰大酒店不,就是把我们酒店打垮的那个,就是他开的。”看徐方没说话,袁璟在一旁不悦说着。

魏依依心里一惊,随即一喜,之前还担心徐方份太低,两人门不当户不对的,现在才发现徐方原来这么大来头。

看自己家丫头满的,魏依依立刻开导:“商业竞争,输赢都很正常。”

这时候,徐方也适时收回了手。

“徐方,我怎么样了?”袁璟着急问仙品厨娘

“看不出来也没事,我这病就这样了。”魏依依安了句。

况很不乐观,关节周围肿,到了下午看着依旧僵,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。而且隐约有病变的趋势,如果不及时治疗,心脏可能受损,到时再想治好,成功率不足一成。”

虽然不懂医术,但袁璟刚才跟医生聊天时,医生也说过同样的话,心脏受到感染,生命受到严重威胁!

如今徐方号脉就看出了亲症状,袁璟心里一,忙问:“你能治吗?”

“可以试试。”

一个大公司的老板,肯定不会无的放矢,袁璟追问:“你有几成把?”

中医里有个七上八下的说,一般医生都不会把话说满,如果说七成,一般这医生就很有把治愈。如果说八成,治愈的可能就不大,可以试一试治疗。

不过袁璟应该没听过这说,徐方犹豫了下:“九成。”

魏依依此刻满脸惊讶,看着徐方惊讶:“你真懂中医?”

“是,你咋懂中医的?”袁璟在一旁好奇问

徐方苦笑一声,俗话说医不叩门,自己这种上门给人看病,还要遭人频频质疑的,混的还真够惨的。

“我本来就是中医,不然我们酒店的膳配方,你来提供?”徐方嘟囔

袁璟眼睛一亮,秀兰集团的成功,和膳有天大的关系。如此妙的膳,如果没点中医底蕴肯定做不出来。听到徐方的话,她心里对徐方的医术,已经信的七七八八,深口气问:“你说要怎么治疗?”

“针灸,配合物治疗,”徐方娓娓而谈:“怯风通络、散寒除,用防风汤治疗。温经散寒、怯风除,用乌头汤、白虎桂枝汤治疗。你要让我治疗,现在可以去中店抓。”

“可以,我这就去抓,需要什么?”

徐方取过纸笔,在上面写下自己需要的材。

看着少要、芪、甘草、川乌等十几,袁璟结过后,让徐方帮忙照看下亲,便快速朝中店赶去。

袁璟找了本地比较出名的中店,去之后把清单给了一老头,让他帮忙抓

老者看了看单子,便招个伙计开始称,看了眼袁璟笑:“家人有人得了类风?”

袁璟听后急忙问:“是,老先生这都能看出来?这方有问题没?”

“这方的几种材,主要治疗的功效就是关节风之类的,我也随便猜下。方应该没问题,看着很专业。”老先生也只是懂一些材的功效,并不清楚。

“谢谢老先生。”袁璟了声谢,对徐方的医术也愈发有信心。

买了酒灯、小研、小锅等,便迅速赶到了医院,推开门,看着徐方问:“徐方,接下来怎么做?”

“需要行针灸,最好能去了衣服,如果实在尴尬,可以换一件薄点的衣服,不然我针灸不准。”

“啥?”袁璟完全没料到,竟然还有这出,一时有些犹豫。

徐方知这妞想多了,当即解释:“人是一个整,牵一发而,针灸不仅仅在关节部分,其他地方也需要辅助针灸,这么严重的症状,其实比较烦。而且心脏已经受到感染,心脏的部位,你应该知在哪。”染指神秘金主:鲜,束手就婚

袁璟闻言瞪了徐方一眼,:“哼,那你不许乱看。”

一旁魏依依也气乐了,白了自家丫头一眼啐:“瞎说啥呢,我都能做他了,还怕他看?给我换件衣服吧。”

袁璟想想也是,正要开始换,立刻被徐方阻止:“先等下,我把先熬好。”

说着,徐方将酒灯点燃,把锅里面烤了一圈,然后把架起来。

本不用称重,在手里掂量掂量,似乎就知了重量,然后迅速研磨。等锅烧热后,添的锅也开了。把材全部倒去,不多会,一淡淡的香涌出。

看着徐方熟练的作,袁璟笑:“都成大老板了,这手还这么利索。”

徐方摇摇头:“我主业是中医,这医术一定要传承下去的,怎么敢忘。”

袁璟心一,看向徐方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钦佩。之前徐方坑过她的仇恨,在这一刻也逐渐开始消散。

“好了,开始吧。”

徐方努努,先出了门。袁璟立刻会意,开始给魏依依换衣服。

“哎,还真有点难为。”魏依依突然说了句。

“刚才还不是你说,都这么大年纪了,人家能对你咋样。现在咋又不好意思了?”魏依依咯咯笑着:“还怕他对你咋样咋的?”

“那可说不准,万一他口就是重呢。”魏依依也笑了笑。

“那你就赚大了。”

“滚蛋。”魏依依红着脸啐了句:“没大没小的。”

三分钟后,袁璟把门打开。

魏依依虽然上说着不在意,但被一个年轻小伙这么看病,心里还是有些羞意。看了眼袁璟:“小璟,你先出去吧。”

袁璟知不好意思,但又担心徐方治不好,正要说话,就听徐方:“嗯,你得出去下,行医过程不能被打扰,一旦有人推门来,影响治疗很烦,你在门口守一下,时间不长,四十分钟就好。”

袁璟闻言只得出去。

等袁璟把门带上,徐方看了眼裹在被子里的魏依依,脸也是一红,端着小声:“阿,你先把这喝了。”

“好。”魏依依点点头,她现在一下都费力,只能让徐方小口喂着。等这一碗喝完,都已经五分钟了。

刚喝完,魏依依眼睛一亮,似乎力气也恢复了一分,惊讶:“小方,这真是神了,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喝完感觉关节没那么了。”

徐方看了眼魏依依,心里微微有些触

类风如果到了严重的程度,全关节都会痛、僵,为了不让女儿担心,这女人倒很少说,这中间要忍受多少痛苦,恐怕只有她本人知晓。

“不是心理作用,这就是专治类风的,会有一定疗效,配合针灸的话,效果会更明显,我开始了?”徐方问

魏依依知,接下来要掀被子治疗了,想到自己一件衣服也没留,脸顿时一红,轻应了声:“开始吧。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