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章 挖人契机



一小时多点,徐方就赶到了姜先娜家。

姜先娜依旧资深宅女的打扮,一个简单的黑框眼镜,头发随意扎着,在家里就穿着袍。里面的团子依稀可见。徐方可以肯定,这妞没戴罩。

“你爸呢?”徐方门问

“找人下棋去了,咋,你还找我爸?”姜先娜惊奇问,似乎在推断徐方是不是跟她老爸有一

“没没没,我找他啥。”徐方急忙岔开话题:“雪晶花怎么样了?”

“都在这呢,你过来看看。”说着,姜先娜就拉着徐方朝她卧室走。

这是带台的次卧,拉开台的推拉门,姜先娜指着一堆雪晶花:“喏,都在这里呢。”

徐方略数了数,应该有百余株,过去仔细打量雪晶花,都没任何问题,开口称赞:“不错,怎么做到的?”

“还是上次说的种子培育,雪晶花三个月成熟一次,上面的花冠里,藏有十几粒种子。经过特殊的营养培育,这些种子的存活率,也提到了85%,也就是说,三个月的时间,一株雪晶花,能繁殖十株来。”

徐方心里一乐,虽然十株听着不多,但现在就已经有一百株。照姜先娜的说,三个月后就能变成一千株,六个月就是一万株,九个月是十万株,一年就能繁殖出百万株来。

而雪晶花是做豆蔻泥的主要材料,豆蔻泥的功效很多,可以祛疤不留痕,可以美白肤,可以说是女人护肤的至宝。

徐方毫不怀疑,如果把美人泥推出上市,绝对会有极为庞大的利益。

“培育方已经很成熟了对吧?”徐方问

“嗯,这是作方。”姜先娜拿出三张纸递过去,一张营养的配置,一张是如何种植雪晶花,另外一张,则把雪晶花最适合的生存环境写了上去。

很详细,通篇没有任何废话,清晰明了。

姜先娜家里有电脑和打印机,徐方打开搜索引擎,下载个专利转让合同模板,打印了两份出来。

“姜教授,照咱们之前的约定,我会用一百万购买这项专利,你看看有问题没?”徐方笑着把合同递过去。

合同很简单,以前姜先娜也转让过。

里面内容确实没问题,姜先娜笑:“是没问题,你确定给我一百万专利费?”

“对,一百万!”

姜先娜点点头,自己签了字,然后看徐方也签了字,才补充了一句:“其实二十万我也能接受,这种专利费很少有到百万的。”

“我感觉值。”徐方嘿嘿一笑,一个马又拍了过去:“不仅得到了想要的东西,还认识了漂亮的姜教授。”

姜先娜脸一红,啐:“就你会说,对了,只有这一种植物需要培育,其他没了?”

徐方哑然失笑,这妞赚钱还上瘾了,想了想才:“其他暂时没有,不过我再用蚯蚓粪种植兰花、茉莉花,面积还不小,你能培育出什么更合适的营养吗?”

“蚯蚓粪是最肥沃的土壤,没必要再用别的营养。”姜先娜犹豫了下:“不过我可以试试,应该能配制出增快绿植生长的物,也有让多开花、花期长的。”

“成,那你试试,要是研究出来联系我,好不会少你,我回去有事,先告辞了。”

徐方正要离开,姜先娜忽然把徐方拦住,一把住徐方,感受着那瞬间人心魄的地儿,嗔:“嘛着急走。”

看着一的姜先娜,直接伏在他肩膀,那惊人的弹力,让他一阵心乱。不过这妞还是真正的花闺女,这世界坏男人多,徐方却有他的准则,虽然这妞投怀送抱,徐方还是决定做柳下惠。

看徐方还在持,姜先娜只好退而求次,给徐方一个“你懂的”眼神,着徐方的头朝下,不多会房间内就传来高亢的声音。

半小时后,姜先娜躺在上休息,美目看着徐方收拾东西,在一旁不断碎:“老娘都倒贴了,你这犊子竟然还不来真格的,我是该骂你禽不如,还是该夸你正人君子呢!”

正在收集雪晶花的徐方,此刻嘿嘿笑:“哥是有原则的人。”

“切,就是怂!”姜先娜一撇。

“你真想要的话,可以去找个鸭,不是给了你一百万嘛,想找啥样的找不到。”

徐方随口问了句,迎面而来的就是姜先娜甩来的枕头。

“大姐,你啥呢!”徐方无语

“姐是随便的人吗?姐就好你这口。”姜先娜冷哼一声。

徐方低着头不敢说话,姜先娜虽然漂亮,但他跟姜先娜的并不多,相互不了解何谈感

徐方并没有装完,还留了十几株,笑:“姜教授,有空你帮我照看着,不然我回去把这些都养死了,也不知去哪儿还能找到。”

“饲养费记得了。”

“多少钱?”

“每星期来给我口一次。”

徐方翻了个白眼落荒而逃。

回到家后,徐方拿出那三张纸,看着草的生活习:喜温,但不能被烈直晒,怕旱,周围要有充足分。

看着这些分析,徐方点点头,应该都是对的。自己找到的这些草,都是在小河面找到的。

如果是这种特的话,搭建大棚是比较合适的。里面可以保持汽,上面盖上遮布就能栽培。

先把这些栽在三楼阁楼的后面,浇上后,徐方便去联系柳海连,让她在山脚搭建两大棚。

村里运来的绿植已经栽种完成,柳海连设计好大棚后,收拾下东西准备赶往白禾市。

“徐方,你送我去九山脚。”柳海连收拾好东西,拉住了正在休息的徐方。

“没问题。”徐方正答应,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。

看到是王雨竹电话,徐方示意柳海连等会,便了接听键。

“雨竹,找我啥事?”徐方温和问

“徐总,你还记得袁璟这人吗?”王雨竹快速问

袁璟?只一瞬间,徐方立刻想起来,这女人正是白禾大酒店的经理,笑问:“知,她怎么了?”

“你不是让我联系着她,有时间把她挖来嘛,她对我们的态度不好的,所以一直没成功。昨天我听说,她亲得了重病,她存款都用了还是不够,现在正在借钱看病,咱们要帮她一把吗?”王雨竹笑:“要是她领咱们的,应该会来咱们店上班吧。”

徐方心中一亲重病?

口气,徐方:“你先别联系她,帮我调查清楚她亲得了什么病,在什么医院。”

“好嘞,我这就去问问。”

“辛苦了,我三小时后到白禾市。”

挂了电话,徐方笑:“正好,我去白禾市也有事,顺路了。”

柳海连眼睛一亮,揶揄啐:“不会是觊觎姐的姿,故意找的借口吧?”

徐方翻了翻白眼。

到了九山脚,打辆车朝火车站赶去。两人订了张高铁票,到了火车站没等多久,就直接上了高铁。

下午四点半,徐方直接到了酒店,王雨竹已经在酒店等候。

“徐总,你是算好时间来吧,我刚打听出来你就到了。”王雨竹笑

“纯属巧合。”徐方点点头:“走,去我办公室聊会。”

了办公室,徐方先说:“这次海连来帮咱们装修,待会你带海连去趟新店,有什么特别要求的,你们相互合计合计。海连你看完那栋楼,做份效果图给我。”

两女先前就认识,纷纷点头应是。

“袁璟那边是什么况?”徐方好奇问。

“听说她得了类风晚期,接近瘫痪。想治好不大容易,她虽然每月挣得不少,但这些年也没存下来多少钱,这次她亲得病,存款都花光了。她找之前的老板借,那老板好像没同意,现在正在三院治疗呢。”王雨竹把打探到的结果说出来。

类风,女发病率比男人多两到三倍。得了这病很难治疗,最初是发热、疲劳、饮食不振、周不适等。除了关节受损,其他器官也容易受到牵连,比如心脏、皮下组织、血管、肺、脾等,严重的话,生活都无自理。

治疗的费用也很高昂,而且治愈的几率不大。

点点头心里有个大概,徐方:“辛苦你了,你先带海连去新店看看,我去看看袁璟。”

“好的,徐总,你开我车去吧。”王雨竹将车钥匙递来。

“不了,我打车过去,你们开吧。”徐方笑着把钥匙推回去。

出了门打辆车,二十分钟后就到了地。

了前台,徐方冲着前台护士一笑,温和问:“烦帮我查下,魏依依在哪个病房。”

看着一文化衫的徐方,护士白了徐方一眼,打开电脑查了下:“405病房。”

“谢谢美女护士,你真好看。”

听到徐方的话,长相普通的护士顿时一愣,随即对徐方的厌恶烟消云散,看看人家,虽然穿的破烂点,但品位还是很不错嘛。

徐方来到住院,从楼梯走到四楼。

刚出楼梯口,就看到一间病房门口,一个女人正跟医生聊天。虽然背对着自己,但徐方还是认出来,那女人正是袁璟。

“袁小姐,如果想治愈的话,至少还要六十万手术费,后期的物治疗,也需要不少钱,你仔细考虑下是否继续治疗。医院不是做慈善的,没钱不允许给病人治疗。”

听医生解释,徐方猜测,袁璟刚才在哀求先赊账。

“治愈的几率多大?”袁璟牙问

“30%,甚至更低。您好好考虑下吧,考虑清楚了我。”医生丢下一句,满脸冷漠地走了。

袁璟晃了下,家里已经一分钱没有了,手术费60万,后续还需要不少物医疗费,这加起来恐怕又得百万之数。

这么多钱砸下去,治愈的几率竟然不足三成。这些天,她能借的钱都已经用上了,还想治疗的话,只能把家里唯一的房子卖掉。但卖了那房子,也凑不齐这么多钱

正绝望间,一温和的声音突然从后传来。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