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251章 专业敲闷棍



“阁下不是本地人吧?敢在白禾市跟我们过不去,你胆子真真不小。复制网址访问 ”沉男子盯着刘大师

刘大师冷哼一声:“光天化就敢出来行凶,论胆子我真比不过你们。”

“行凶?呵呵,真有意思。”沉男子冷哼一声,喝:“砸!”

说罢,形如同闪电,直接朝刘大师冲去。

刘大师不敢大意,打起十二分神迎上。

徐方微微叹了口气,虽然刘大师的实力不错,但这次对决并不公平。先不说他背部受伤,还要分出一些力,去盯着有没有别人偷袭。高手过招,往往一个分神,就是万劫不复。

不过这群人要砸自己店铺的东西,徐方显然不会给他们手的机会,看了眼不远桌上有个大号烟灰缸,徐方形快若闪电,抄起烟灰缸就朝一人脑袋砸去。

这人压就没想到后会有人偷袭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直接就躺在地上。

徐方速度很快,而且在这群人后,手中烟灰缸如有神助,“咚咚咚”三声,又有三人着了

“不许,警察!”眼看着就有人要打砸东西,徐方猛喝一声!

这一嗓子中气十足,而且混子们对警察天生有恐惧感,听到徐方呵斥,所有人立刻止住了脚步。

不过徐方的作可没停。

“咚咚咚咚咚……”

徐方的手凌厉果断,讲究快准,一烟灰缸下去,绝不用再补第二下,这人绝对会被砸晕。

“警察在哪?”

“哪有警察?”

“没看到?咦,这个人是谁?”

所有混子好奇的看着门外,却没有任何收获,随即余光一扫,就看到了徐方,拿着烟灰缸不断扬起落下。

众人顿时有些懵圈,这人是警察?他在什么?

一个混子还没反应过来,只感觉脑袋一懵,直接倒在地上。

徐方的实力,和这些人比简直是天上地下,更何况这些混子到了现在,还是没反应过来什么况,这愣神的工夫,又被徐方砸晕了十个。

“草,是敌人,给我打!”正在跟刘大师过招的沉男子,此刻又急又气。刚刚徐方那一嗓子,确实把他也吓着了。虽然他们跟当地警方关系不错,但当着警察的面打人,到时肯定很难收场。

不过刘大师可没这种心理包袱,他本就是见义勇为,趁着沉男子发愣的工夫,竟然扭转之前的劣势,甚至踢中了沉男子的左肩。

沉男子提醒大家的时候,混子们还要有一定反应时间,结果徐方又翻了三人。

“草,竟然骗人!”混子们也意识到被徐方耍了,也顾不上打砸东西,拎着钢管就冲过来。

徐方看到众人反应过来,暗一声可惜,脚一,挑起一钢管,抡的虎虎有风,直接朝混子脑袋砸去。

这次声音又变了。

钢管长度正合适,“砰砰砰”的声音不断传来,没一分钟,这些混子全都倒在地上。

“兄弟,好样的!”看到有强人相助,刘大师士气高,对着徐方大声赞了句。

“辛苦刘大师了,这人杂碎,就该一棍敲死!”徐方愤愤举起钢管,就朝沉男子脑袋砸去。

沉男子眼里闪过一不屑,这小子靠着点小聪明,把自己的人都打了,但你以为凭你这点伎俩,能打得过我?

早就看徐方不顺眼了,沉男子并不慌乱,准备趁着避过钢管的间隙,一拳把这小子KO了。

不过很快,沉男子眼里就闪过浓浓的恐惧。

他本以为自己朝一旁躲开,就能直接躲过去,却没料到那钢管,如同预料到他的轨迹一样,竟然毫无偏差的跟着移了下。

甚至没等他反应过来,突然感觉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随即两眼一黑。

临晕倒前,他知这次栽了。

十点多,陆续有了些客人。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,对地下圈子或多或少有些了解。当看到那沉男子后,顿时有人惊呼:“这不是蔡爷的人吗?那个生,蔡爷旗下头号猛人。看这架势,是想来秀兰闹事,结果被人打了。”

“没想到秀兰集团还有这种猛人,那个穿文化衫的保安真够厉害的。”

正当众人议论纷纷,就见酒店总经理王雨竹跑过来:“徐总,您来啦?”

噗!

众人差点饭,大爷的,这人是秀兰大酒店老板?

徐方点点头,笑:“这次辛苦你了。”

随即,徐方看向刘大师拱手:“刘大师,我是徐方,这次多亏了有你拔刀相助!”

刘大师急忙摆手,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,徐方刚刚那一棍子,他虽然没看太懂,但也知其中奥妙,而且能一个人把二十多个混混轻易全部撂倒的猛人,实力肯定不会低,当即客气:“我刘泉就行,你也别谢,我也是看不惯这群社会渣滓。”

徐方笑了笑,:“那可不行,待会咱俩好好喝一个。”

“怎么回事?这些人怎么回事?”几名警察来,看到满屋晕倒的人,顿时有些傻眼。

为首的队长陆原,这次上面领导专门代,不要太出力。在白禾市混了这么多年,他可知蔡爷和他们局副局长有关系。如今看到倒在地上的高生,眉头急速跳了跳:“这些人是谁打的?”

“我打的。”徐方笑眯眯的走出来,:“这些人来就打砸酒店,我们也是正当防卫,希望警察同志们能严查这些人,让他们好好接受教育,不要再祸害社会。”

“我们做事要你教?”陆队长斜眼看着徐方,喝:“把他铐起来带走。”

徐方脸微微一寒,:“拷我?凭什么?”

“打人行凶,当然要把你带回去审查,万一你是嫌呢?”

“你有没有脑子?”一旁刘泉也忍不住,冲上来吼:“这是徐总的酒店,这些人就是地痞混混,徐总怎么可能是嫌?你们不会跟这些人有结吧?”

这队长脸一变,厉声:“你怎么说话呢?不会是嫌同伙吧?一起铐了!”

徐方冷笑一声,拿出手机给华市长打了个电话。

“打什么电话,谁让你打电话呢?”看到徐方还想人,这队长立刻急眼了,挥手:“赶铐人。”

华德云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,手机铃声就响了。本来慢悠悠的拿起手机,当看到来电显示后眉头一跳,迅速了接听键热:“徐老弟,怎么有空给老哥打电话?”

“刚到白禾市。”

“那感,现在你过来找我,咱们多叙叙。”华德云对徐方,可是千万个感,这可是十足的救命恩人呐。

“现在可能没时间,我酒店被一群混混砸了,这警察好像跟他们是一伙的,嚷嚷着要把我拷走。”徐方无奈

华德云一听,眼睛顿时一瞪,沉声:“你现在在秀兰大酒店?”

“对!”

“好,我知了!”

挂了电话,华德云立刻公安局打了个电话。

“孙局长,我是华德云,刚接到群众举报,在南三环秀兰大酒店,有恐怖分子恶意袭击,请孙局长立刻派人把人捉拿归案。还有正在执的警员,调查清楚是否与罪分子有所结,竟然放任罪分子不管,反而要把受害者拷走,这是滥用职权、不把律放在眼里了吗?”

听着华市长严厉代,孙局长心头一震。

尼玛,有哪个群众能直接打到你手机上去?这事儿不用想,受害人来头肯定不小,当即正:“华市长放心,我局立刻执行任务。”

……

酒店内,队长斜眼看着徐方训斥:“哟,还打电话?想拒捕是吗?信不信我一崩了你?”

“不信,你也别瞎哔哔,现在罪分子都在这躺着,你不把这些人带走,非要的来拷我,要说你跟他没关系,我死也不信,等着被调查吧。”徐方一撇不屑,他最看不惯这种以权压人的主。

“兄弟,说得好!”一旁刘泉煽风点火。

这队长有些火大,拔出手指着徐方,正要呵斥几句,忽然感觉手一空,就发现一个黑黝黝的口指着自己额头。

“*,再多说一句,信不信老子崩了你!”徐方盯着这队长喝一声,强大的威压如同瀑布倾泻而出,汹涌朝他上涌去。

这队长如坠冰窟,一时间竟然忘记反抗。

他的被人夺走了不说,甚至作为一名警察,反而被别人威胁!虽然感觉很丢脸,但面对徐方庞大的威压,他愣是没憋出一句话。

“噔噔噔!”

就当这队长退两难时,门外突然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。

酒店众人扭头看去,赫然发现一群持武警,快速冲酒店。

“我滴乖乖,门外还有人,还特么都是武警,到底是来帮谁的?”一些酒店内的客人惊讶

“蔡爷在咱们市多少年了,黑白两通吃,帮谁这还用说?再说,这家店老板抢了警察的,还用指着警察,这是多大的罪!”

“这家店估计得被封了。”

那警察队长看到后这么多人,也来了底气,一巴掌就朝徐方脸上来:“敢袭警!眼里还有王吗!”

“砰!”

没等这巴掌落在徐方脸上,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,一名特警飞起一脚,直接把这队长踢开。

随即冲徐方敬个礼:“我是张毅,请问您是徐先生吗?”

“是我!”徐方微微一笑,暗华大哥的效率真够快的,指着地上的人:“这些人来我们酒店打砸,最后被我砸晕过去了,都没生命危险。希望你们能调查出事真相,并对我店做出经营赔偿。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