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249章 净赚三亿



“那小子恐怕也不是一般人,不会轻易被吓到。 ”想到徐方面对自己威压,依旧从容不迫的模样,谢维温和:“既然那小子决定跟我们合作,而且还看穿我们针对‘和善制公司’的计划,说明他铁了心想赚点钱。而现在我们于关键时期,不至于争这点钱,让那小子把材卖给乔韵。而且一半价格的让步,我们依旧有很多利空间。”

“谢总说的极是。”秦恍然

……

等徐方走后,乔韵闲来无事,则开始搜索秀兰集团。这一看不打,很快她就瞪大了眼睛。

我勒个,五星级酒楼,在现在的市场下,开连锁的速度还能这么快?一年不到,占据两个市区的高端餐饮生意?

卧槽,之前传出来著名歌手楚菲,第一个给酒店做代言的明星,竟然就是给秀兰集团做的代言?

对于秀兰集团的崛起速度,她除了惊讶就是惊叹。

其中还有一条关键的信息,引了乔韵的注意——秀兰集团的产品,竟然有中医膳的成分。

联想到徐方的医术,加上徐方公司的膳,她对徐方提供的三种方,又信了几分。想到公司现在材的库存已经所剩无几,如果没有新的材补充,销售链就断了。

犹豫片刻,乔韵心一横,决定赌一把。拿起电话,把采购部的负责人来。

“乔总,您有什么吩咐?”没多久,一名中年人小跑来。

总,这次要辛苦你一下,采购这二十七种中材。”乔韵拿过一张单子递了过去。

思聪看着手里单子,一时有些惊讶:“乔总,这些材大部分不是我们需要的。”

“嗯,我知要求去采购。切记,不要用我们公司的正常渠,用其他渠引入,最后偷运到我们仓库去,有大用,记得封锁消息,不要传出去。”乔韵郑重代。

“是!”思聪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,领命就执行去了。

……

为了节省运输成本,林香雪走的火车货运,早上六点,就有电话通知徐方来接货。

徐方知材不少,联系了二十辆大卡车行接送货,把材如数运到谢家的仓库。

谢家的效率还是很快的,检查完材没问题,也快的给徐方付了钱。

整整六亿三千万!

徐方这些材,也就是谢家存储的十分之一。虽然知谢家的材,“和善制公司”可能只会消化一半,但其中的利依旧极为庞大。

看着银行账户多出的钱,徐方给乔韵打了个电话。

“徐总,您那边展的怎么样了?”乔韵清脆的声音传来。

材已经卖完,你这边要赶研究新材,一旦确定就上新品吧。”徐方笑

“实验结果今早出来了,跟你上次提供的中质量一样,而且化验结果也出来了,这三种中都没有问题,等走完检测程序就能上市了。”乔韵欣喜的声音传来。

“没问题就好,希望这三种中,能让乔总更一步。”徐方祝福

“行,您就等着分钱吧,对了,你啥时候回来?我摆桌宴席,我们公司高层也跟你见个面。”乔韵招呼黑司机吃掉花痴女

“不用了,我已经回闽南了。等以后有时间,我再过去看你,苏省肯定要去的。”

听徐方说不来了,乔韵一时怅然若失。

徐方从金陵市,直接坐飞机回到青云市。下了飞机,徐方想了想,打辆车朝上苑小区赶去。

下午。

林香雪正在别墅台,看着不远的海景。微风袭来,一时神清气

刚才研究了下高端餐饮的走势,林香雪欣喜的发现,秀兰集团照着现在的发展路线朝下走,完全没有问题。秀兰集团的发展前景,一片乐观。

叮咚——

一阵门铃声传来。

林香雪有些好奇,回到书房看了下监控,当看到门口的人后不一愣,随即眼里闪过喜意,了下遥控器,大门应声打开。

“嚯,你家大门换的真高级。”徐方走客厅,恰好看到从二楼走下的林香雪,眼睛不一呆。

这妞在家的衣服,一直很宽松。闽南省天气炎热,轻薄的几乎没有遮掩作用,那两只团子依稀可见。

“前些子碰到的,感觉不错就装了一个,效果还不错,刚从苏省回来?”林香雪从冰箱给徐方拿瓶芒果,一回头就看到徐方眼神,低头一看脸不一红,啐:“瞅啥!”

“嘿嘿,林总,你这打扮真好看。”徐方赞了句,靠着林香雪坐下。

林香雪心一跳,不过也没挪开,随口与徐方聊着:“在苏省那边况怎样?”

材卖了6.3亿,我把咱们公司欠款还上。”徐方笑了笑,取出手机银行,直接给林香雪转了账。

“六亿三!这么多!”林香雪有些惊讶。

徐方把中配方分成的事儿抹去,出售材的前因后果都说出来。

听徐方说完,林香雪眼里满是惊讶,一拍徐方肩膀赞:“行,去这一趟净赚三亿,这下好了,咱们公司发展资金又有了。”

“这可不行!”徐方吓了一跳急忙拒绝:“我那村子建设,还差好大一块缺口呢,酒店发展要一步一个脚印,不要那么着急。”

“瞧把你的。”林香雪白了徐方一眼,随即一低头,看到徐方那人心魄的弧度,心猛地一跳,一把了上去:“这啥况?”

徐方有些尴尬:“咳咳,那啥,正常况正常况。”

“正常况会这样?你蒙谁呢?”林香雪得寸尺。

“还不是因为你。”看着那隐约的团子,徐方也耐不住,一把抓了过去。

徐方已经算经验丰富,这一番下来,林香雪已经双眼含。就要扯着徐方突破下关系,就听“叮咚”一门铃。

“该死!”林香雪猛然惊醒,“刚让欣出去买果,应该是她回来了!”

徐方不翻了个白眼,欣,你丫坏了我多少好事。

林香雪整理好服装出来,三人坐在客厅聊天,没多久,徐方便提出告辞,欣借着送徐方回去的机会,把他带到了自己家里。袍哥传之靖边

四十如虎,欣的战斗力虽然没提高,但忍耐力无疑强了很多。被徐方折腾了一小时,竟然还不放人,休息一会儿又和徐方来了几次,才算放徐方离去。

等徐方回到岳海村,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半。

悄悄打开房门,才发现一楼静悄悄的一片,仔细听了听,郑秀兰她们应该在各自房间休息。

这么晚了,徐方也不好打扰几位,忙碌了一天,徐方看左右无人,赵红艳应该也休息了,当即把衣服去了,就朝浴室走去。

刚推开门,就听“咣当”一声,随即一痛呼传来。

徐方心中一,定睛看去,就见赵红艳摔倒在地。涂满了沐浴,应该是冲洗的时候太直接跌倒了。

所幸赵红艳还比较强,没有惊出来。不然惊了楼上三位被逮个正着,徐方这有理也说不清了。

赵红艳也听到开门的声音,猛地抬头就看到徐方光溜的来,眼睛顿时瞪大。正要惊,徐方眼疾手快,一把将她堵住。

“大姐,你别,我以为里面没人呢,你要是惊别人,咱俩清白就没了。”徐方着急

“我,你先出去。”赵红艳心知怪不得徐方,脸如同苹果。

这样子确实有些尴尬,徐方正要出门,赵红艳忽然眉头一皱,眼泪都出来了:“等等,徐方,你扶我一把,太了。”

徐方看了眼赵红艳,这下摔的不轻,尝试问:“要不我帮你冲净,再把你扛回去?”

“好。”赵红艳立刻点头。

徐方拿着花洒,帮赵红艳把沐浴全部冲掉,把浴巾朝她上一披,扛着她就朝卧室走去。

把她放上,徐方: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“等等,”赵红艳有些急了:“你不是医生吗,快给我看看骨折没?太了。”

“方便吗?”徐方心一跳。

赵红艳眼睛一瞪:“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!再说,刚你啥没看到?”

徐方想想也是,脸一红尴尬说:“行,那你让我看看摔哪儿了。”

当看到那淤青一片时,徐方也顾不得其他,内医诀运转,手指在伤口上或轻或重,逐渐将淤血化开。不过随着治疗,这妞似乎也没在意,竟然也没用其他东西挡一下。这下好了,该看的、不该看的通通落入徐方眼里。

赵红艳只感觉伤口没那么,心思也收了回来。看着眼前的造型,哪怕她胆儿不小,此刻都有些脸红。

两个啥也木穿的人,这样子确实有些奇怪。再看徐方,赵红艳差点笑出来。

这家伙竟然脸红了,似乎很羞涩,偏偏那地儿又变得人心魄,要是这犊子脑子里没啥坏主意,能有这反应?

感受着伤口已经没事,赵红艳的心被徐方撩的有些漾。这么多天的相,长相耐看、格温和、人格魅力很强的徐方,让这年近三十的女人,心里也有很多好感。

此刻在如此特殊的环境,已经好久没碰过男人的她,看到徐方竟然害羞了,胆子顿时一大,一把了上去,咯咯笑:“徐方,这次你把我救出来,我该怎么谢你?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