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我就是趁火打劫



“谢总,您真是料事如神,这价格正好卡在了乔韵那妞的接受范畴内,别看她意见很大,但最后那句话也是服了。 ”秦挂了电话,对一矮胖中年男子奉承

“可不是嘛,三爷策划这次大作,已经一年多了,咱们现在囤积了近两亿吨材,这次要是成了,可直接多了几十亿的利,也只有三爷能沉得住气,控制这么大一局面。”胖三爷旁的黑衣男子说

中间矮胖的百衣男子,正是谢家中辈的老三谢维,也是谢墨的三叔,一直在经营谢家的材生意。

听到核心下属的恭维,谢三爷微微一笑:“几十亿对咱们谢家来说,不过是皮而已。而且材的利才多少?但制作成品,利就是几十倍,这次加把劲把‘和善制公司’打垮,咱们制公司趁机上市,大家的子又能好过一点。”

“三爷英明!”三人又忍不住一阵嘘。

……

和善制公司大楼,乔韵办公室。

挂了电话,乔韵深深看了眼徐方,赞:“徐总真是料事如神,他们报价果然高的离谱,你打算什么时候行?”

“你把他们材的报价写给我,我打个电话。”

说着,徐方找出林香雪号码拨了过去。

林香雪慵懒的声音传来:“徐方,你找我有事?”

“林总,现在派车,把我之前放仓库的材的五分之四装车,运到金陵市来,我现在在苏省,准备出手材了。”徐方笑

“好的,现在装车,大概明天一早能到金陵。”林香雪也不管徐方打算如何作,直接点头同意。

挂了电话,徐方温和:“乔总,明天到货,今天下午我就去趟金陵,你把谢家负责材生意的负责人,资料和联系方式告诉我。”

“好的,我这给你,对了徐总,冒昧问下,您在闽南省经营的什么公司?”乔韵到现在才发现,她对徐方的了解还只在姓名阶段。

“你可以搜索下‘秀兰集团’,那是我跟别人合开的,”接过乔韵打印出来的谢家资料,徐方笑:“那我先走一步。”

“等等。”乔韵美目看了眼徐方,柔声:“徐总,要不咱们先定好合同?需要什么材,我现在也去准备下。”

徐方眉头一挑,笑问:“怎么,方鉴定结果没出就敢合作?”

乔韵嫣然一笑:“我们公司已经到这种地步,哪怕这方是假的,帮你一把对我们公司也没损失,而且我相信徐总的人品。”

“那你现在拟定合同,我把材配方都写给你。”

合同都有模板,乔韵把之前签约过的类似合同,拿过来改一些字,打印了两份合同出来。

而徐方也很细心,把中配方、主治功能、形状大小、注意事项都写下来,看到乔韵打印的合同没问题,签了字把方递了过去,郑重:“乔总,这份方十分机密,哪怕是亲近的人,也不要轻易让他们看到。我跟你保证,这三幅方都没问题,乔总可以先找材做下试验,如果成功了,这里的材可以大批量购买。切记,收购这些材一定要隐秘,最好能通过其他渠购买,避免谢家察觉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们公司这点能力还是有的。”乔韵微微笑

乔韵拿到方,就立刻找人做实验去了。

徐方出了和善制公司,直接去了火车站。买了苏州到金陵的高铁票,两地相隔不远,高铁也就一小时十分钟。

到了金陵,才刚下午两点。

徐方找个酒店休息,拿出乔韵给他的谢家资料,好好研究一番。

看着谢家那些材的报价,徐方不感慨,果然有钱人的游戏就是不同,只要找准时机,把几亿变成几十亿,也不过是挥挥手的事儿。

从这件小事,徐方对谢家的能量也多了几分认知,一个小小的材分部,就能玩转数十亿的资金,那谢家的总资产究竟有多少,一时也无预估。

下午三点,徐方放下手中资料,考虑了下,秦在谢家材厂的地位还行,也是主要负责材购入,便把电话打给了他。

电话没想两声,一沉稳有力的声音传来:“我是秦,您哪位?”

“秦总你好,我是徐方,我手里有一批材,听说贵公司一直做材生意,不知你们有没有兴趣引入?”徐方客气问

那边秦心不一提,在谢家要打垮“和善制公司”的时期,他对“材”这俩字格外敏感,当即问:“先生有哪些材?”

“种类比较多,有梅兰花、虎尾草、寿皮之类的,十几种吧。”

“数量呢?”秦皱眉问。

“几百万斤。”徐方笑

心里一惊,急忙问:“方便面谈吗?”

“可以,我去你们公司?”徐方问

“没问题,到了直接说找我,会有人带你来。”秦代了句。

徐方收拾了下,便打车朝谢氏集团赶去。

在前台报清楚目的,便有接待带徐方到了三楼一间办公室。

办公室不大,二十平左右,里面有沙发、茶几,设计的很高端。

屋内坐着两人,女接待笑着给三人介绍:“谢总、秦总,这位是徐先生。徐先生,这位是谢总,这是秦总。”

“徐总是哪家公司?”谢三爷率先问,一对小眼睛光。

“没什么名气,谢总肯定没听过。也就今年收了点材,就来跟谢总谈谈合作。”徐方略过份,直奔主题。

看了眼徐方,问:“不知徐总有哪些材?数量有多少?能不能详细说说?”

“梅兰花,三百五十万斤;虎尾草,三百三十万斤;寿皮,三百万斤;杏参三百六十万斤;半夏花三百万斤;玉甘禾三百四十万斤……”随着徐方逐个报出种类、数量,秦和谢维的神也逐渐凝重起来。

等徐方全部说完,谢维站起来,一强大的气势朝徐方席卷而去,久居谢家上位,一代财阀的气焰,也是咄咄人:“徐先生,恕我直言,你想出售的这些材,确实是我们谢家需要的,不知你究竟是何份?”

徐方对谢维这种气势,倒是浑不在意,微微一笑,便如风化雨,将这种气势全部化解:“谢总,咱们合作归合作,问别的就违反商业合作规则了。不过这事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最近谢家一直在大肆收购材,虽然做的隐秘、作够快,但这么大的静,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“你们的材,大多数都被苏州市‘和善制公司’收购,如果我没猜错,这次你们大量囤积材,是想针对他们吧?谢家做材生意这么多年,我相信你们的能力,跟着你们做生意肯定不会亏。所以当你们开始收购材的时候,我这边也囤积了一些。”

徐方如此坦诚的话,合合理,听的谢维和秦同时点头。

“你倒是聪明。”谢维嗤笑一声,心里已经把徐方看成了小贩子,当即问:“既然你知了,那你们为什么不把材卖给‘和善制公司’?”

“卖给他们,必然会得罪谢家,我还想多做几年材生意,为了一时利益,不划算。”

听徐方说到这,谢维对徐方高看了两眼。这小子不仅有几分小聪明,目光也没那么短浅。笑了笑问:“不知你想卖多少钱?”

“你们对外销售价格的三分之二。”徐方字句清晰

“不可能!”秦一拍桌子:“你这是趁火打劫!”

徐方点点头,正:“不错,我就是在趁火打劫。”

噗!秦掀桌子的冲都有了!这人年虽不大,脸皮怎么这么厚?

谢维看着徐方,倒是越看越有意思,沉思片刻:“既然你有备而来,如果没有满意的价格,估计这合作谈不成。这样吧,我们各退半步,给彼此留点盈利空间,我们用一半的价格购买你手上材。”

徐方看着谢维,这矮胖的中年人,智慧倒真不弱,苦笑一声:“谢总真是慧眼如炬,直接掐中了我的底线。”

人生一大事,就是被聪明人奉承,听到徐方拍的马,谢维有些畅快,笑:“小秦,拟定个合同,把徐总的方全吃下。”

“好!”虽然理解谢总为什么要吃下这些材,但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要挟,秦也有些憋屈,本想在价格上做些手脚,就听徐方的声音传来,彻底绝了他的想:“我今天跟‘和善’乔韵涉过,你们给他们的价格来就行。”

等秦去忙碌,谢维看着徐方问:“徐总,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谢家做事?待遇你可以提。”

徐方脸上,深思片刻才:“感谢您赏识,不过暂时没有类似想,以后要是走投无路了,希望谢总能收留。”

“年轻人有拼搏的心是好的,以后要真混不下去,可以来联系我。”谢维对徐方的才能很感兴趣。

每个公司都有类似的合同模板,十分钟后秦便拿了两份合同回来:“徐总,我们谢氏集团一向靠谱,只要货到了,我们检查没问题,当天就能放款,不知徐总的材多久能到?”

徐方快速浏览下合同,发现没有问题后,才笑:“明天一早能到,合作愉快。”

等徐方出了门,秦愤愤:“谢总,这小子明明就是趁火打劫,咱们只要敲打敲打,价格肯定能更低,您咋还这么高价格买了?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