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谢家报价



“对了,我之前听说你也有我们需要的材,我直接从你这货不行吗?”

“我这的存货不够你们公司消耗,而且既然这些材要钱,你在我这拿货,价格也不会低。而且如果这次做好了,谢家最近几年,可能也没心思军中产业了。”徐方眼中芒一闪。

乔韵心一跳:“愿闻其详,有需要我们会配合。”

“以梅兰花为首的十几材,肯定都会价。我建议你去今天再去订货,试探下他们价格。他们的定价应该也出来了,这价格正好在你们能接受的上限,甚至再高一点。这时候你就多抱怨几句,说公司正要大规模发展,现在价对你们影响太大,最后说考虑两天,你们的工作就完成了。”

“就这些?”乔韵有些不明白。

“对,这时候就该我出手了,我会找谢家联系,把我的材高价卖给他们。他们吃准了你如果不从谢家拿货,你们公司就没有生产的原材料,为了宰你们这块蛋糕,我手里的材,他们必然会全部接收。”

乔韵作为“和善制公司”的老板,这些年经历了不少商战风云,脑子迅速分析徐方的话,最终凝眉:“徐先生,恕我直言,在方没确定之前,如果答应了这次合作,到时你通过卖材,赚了一笔钱后就消失了,我除了帮你演这出戏外,也是最后的受害者。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放心合作的理由?”

徐方对乔韵高看了几分,赞:“乔总考虑的果然周到,理由嘛……第一,我们可以先确定方的合作;第二,我以半价的方式卖给谢家,不如直接用比谢家低一点的价格卖给你。第三,我看谢家不顺眼;第四,乔总这么漂亮,我也不忍心欺骗你。”

听到第四点,乔韵脸微微一红,嗔了徐方一眼,才:“第三点不够明确。”

徐方眼里闪过一黯然。

理都懂,事都明白,很多事都看开了,但难受的终究是自己,需要时间才能平伤口,深口气,徐方平静:“一年前我还在部队时,我初被谢家的小子撬走了,算不算?”

“你现在在闽南省发展?”

“对。”

乔韵心神一震,虽然与徐方相时间不长,但她看得出来,徐方眼光很长远,大局观很强。论能力,绝对是英中的翘楚。

也不知是谢家哪个小子这么不开眼,竟然惹上了这尊煞神,让他大老远跑到苏省来报仇。

徐方想到了郑秀兰,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,我与谢家,也有其他恩怨。如果乔总感觉这些理由不够充分,那咱们也没合作的必要了。”

其实听到前两个理由,乔韵心里已经同意了和徐方合作,徐方说的第三点,只是增强了她合作的想而已。

乔韵坐直了,她知,谈到现在已经谈到了最关键的时期,当即问:“不知徐先生提供的方,制作成品成本多少?这方又想卖到什么价格?”

品成本,肯定不会比你们现在的成本高,”顿了顿,徐方继续:“之前说了,我是来合作的,并不是来卖方的。”

“你想要份?”乔韵脸一变。

“谈不上要份,我要这三个方的销售分成,算是我提供方,你们行生产运作,利我们五五划分。你们自己的材,利与我无关。”

“这也太高了!”乔韵失声

徐方摇摇头,:“乔总别,我跟你分析一下。现在贵公司况很不乐观,除非你们能找到便宜的材,不然你们现在的生产链就断了。哪怕你们接受了谢家现在的价格,并降低利不去价,但他们铁了心针对你们公司,材肯定会再价,直到你们不得不把所售的中大幅提价为止。而一旦你们公司中价,就是谢家出手的时候,你们公司到时能不能存活,还是个未知。”

“但如果跟我合作,况又是另外一种状态。我提供的中效比你们现有的产品要好,甚至好很多。推广出去,也会得到患者的好评,只要运作得当,整个公司都会更一步,以后的市场,可能就不仅仅是苏省,其他省份甚至外,中市场都可能有我们的一席之地。乔总,你是聪明人,可以仔细考虑下。或者你也可以换位思考,如果你有这样的方,你会和合作方要几成利?”

乔韵有些头,徐方这真是狮子大张口,但他分析的却很有理。如果不跟他合作,可能公司就要走下坡路。而且如果她有这样的方,跟别人合作,索要的利绝不会仅仅五成。

话说回来,虽然徐方胃口大,但凭借高质量的产品,凭借她经营材的手段,哪怕分出去五成,利反而会更多。

做生意,讲究漫天要价、就地还钱,理清楚头绪,乔韵也做好了合作的打算,斟酌下词句:“徐先生,我对合作还是很有兴趣的,但您这要价太高了,一个方就占五成,我这边还要养着一公司员工。而且现在人们对品真假很敏感,一个良好的口碑很重要。虽然你这方值钱,但我们公司的口碑、经营能力、人工各种成本也都非常重要,这分成比例太高了。”

徐方微微一笑,问:“那你说多少合适?”

“二八分,我们占八成。”乔韵说出比例后,看了眼一脸笑意的徐方,一时也有些尴尬,伸出三手指:“最多三七分!”

徐方作为中医,手里拥有的中配方数量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而且每个拿出来,都绝对是品。但他一直没办中厂,除了那条祖训外,也是有一定原因的。

现在医患关系很脆弱,人们买,也只相信老牌产品,一个新的制公司很难起步。秀兰集团现在还在发展时期,徐方还要建设岳海村,也没那么多力。

而且看“和善制公司”的运营能力很强,如果不出意外,这三种材绝对能让他们走的更远,哪怕只有三成利,也够徐方赚不少,当即:“行,我也不争四六,但我有一个要求,咱们制的成本没增,我希望如果新上市,你们的定价也不要比现在的价格高,一个有良心的厂,才是长久生存之。”

乔韵满意一笑:“没问题,徐先生真快,那祝咱俩合作愉快!”

叮铃铃——

乔韵正要去拟定合同,忽然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。

“我回避一下。”徐方很知趣。

看了看号码,乔韵不一愣,看了眼徐方:“先别,是谢家的。”

徐方眼睛一亮,点头:“我之前代的说。”

乔韵点点头,拿起电话接了起来:“秦总,您找我?”

电话那边传来一很刚劲的男声:“乔总,前天您订购材,我们一直没收集到,现在已经到货了。”

“真的?那赶给我发来。老规矩,货到立刻付款。”乔韵惊喜说着,丝毫没做作的神

电话那边的秦苦笑一声,:“乔总,这次我直接打给您,也是想跟您说一声。我们公司一直是材大户,本来不应该出现‘缺货’的况,确实是我们这边出现了困难,原因是和一些材商沟通不大愉快,一直到今天,我们才决定把材采购来,但价格已经不是以前的价了。”

“以前材的价格就已经不便宜,这次也不了太多吧?如果太多,我们制公司承担不起,他们材也不卖不出去,秦总你说是这个理不?”乔韵笑问

“话是这么说,但今年的况确实不乐观,我直说了吧,以你们公司最缺的梅兰花来说,我们采购来的价格,每斤已经接近三十,我们对外的价格是三十五,但咱们两家合作这么密,每斤给你们三十,这是最低价,没有任何让步的余地。其他材的价格,也都有较大幅,虎尾草每斤20元,寿皮每斤22元,白乌每斤19元,玉甘禾每斤24元,杏参20元,半夏花10元……”

秦总一口气报出了十五种材,价格在10元至30元不等,而且大多数都在20元左右。和以往的价格相比,这价格堪称天价。

听她说完,乔韵立刻惊:“秦总你在开玩笑吧?”

秦总也无奈:“秦总,这是公司的决定,我刚也说了,我们采购来的价格就非常高,那些商简直丧心病狂,而且态度强,在价格上毫不退让,我们提价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“秦总,你们公司做材生意这么多年,对材的价格应该能做到控制吧?你给我报的这价格,那就强人所难了。我们公司还准备扩大规模呢,你们这突然抬价这么高,把我们公司的发展策略完全打乱了!”乔韵气急败坏

“哎,乔总,你冲我发脾气也没用,咱们合作这么多年,我们肯定不会恶意提价。”

乔韵深口气:“秦总,我们再考虑下要不要订货,价格这块也希望你们能多商量下,最好能给我们最大的让步。咱们也算在一条船上,我们公司规模扩大,才能增加对材的需求,你们盈利也能更多。”

“行,乔总的话我一定带到。”

金陵市,谢氏集团。

一间办公室内,除了秦外,还坐着三个人,听着秦谈话的内容,三人脸上也出会心的笑意。等秦挂掉电话,办公室内的气氛也活络起来。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