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246章 比我们产品强五倍



“听说谢家暗中囤积了梅兰花、虎尾草、寿皮、白乌等这些材,囤积速度之快、数量之大,都超出想象,我也听说贵公司的材,大多从谢家购入,不知我说的对吗?”

乔韵双眼一眯,深深看了眼徐方,轻轻摇了摇头:“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徐方眼里闪过一丝好笑,堂堂“和善制公司”的老总,虽然谈不上理万机,也可以说十分忙碌,如果不是自己要谈的事儿,恰好是你关注的,你丫能有时间接待我?徐方当即起:“那抱歉了,这合作咱们可能行不下去了。 ”

说罢,徐方起就朝外走,很脆。

乔韵不一愣,就当徐方要出门的时候,脆声了句:“等等!”

“有事?”徐方扭头问。

看着徐方眼里的笑意,乔韵心里微微一叹,这年轻人的表,似乎知的很多,刚刚自己有意的试探,反而落了下乘。

苦笑一声,乔韵好奇问:“徐先生,你怎么这么肯定,我就一定知谢家的行呢?”

徐方知,这女人是变相的承认了,重新折回来坐在沙发上,平静:“‘和善制公司’在整个苏省,都称得上大公司,这么庞大的材企业,如果连最需要的材市场都不去关注,真的没有合作的必要,衰败是必然的。乔总,这次我诚心来合作,希望你也能坦诚一些。”

乔韵点点头:“消息我也不是特别肯定,所以我也不好轻易承认,不知徐先生怎么看谢家的问题,又要谈哪些合作?”

“谢家如此迅速的收拢材,而且大多数都是你们需要的,这目的很明显,就是在针对你们公司。价是必然的,而且价的幅度,绝对不会小,不然他们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。保守估计,梅兰花到每斤15元是没问题的,当然,每斤二十甚至更高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其他你们公司需要的材,他们也都会相应价。这些,想来乔总也有过预估吧?”

乔韵点点头,叹气:“是,就怕他们这么价,这群材贩子也都有联合的,只要想炒哪种材价格,肯定都统一了口径,恐怕内是找不到便宜的材了。”

徐方脆再添一把火:“如果材价格了,你们出售的物价格也会提高。我看过贵公司的几种中,价格还算亲民,但如果一下价幅度很大,必然会遭到人们厌恶,对你们声誉就有不小的打击。而我也听说谢家也有投资办中厂的打算,他们如此打击你们,很可能是想趁虚而入,一举占领苏省的材市场。”

乔韵心猛地一跳,瞳孔剧烈收

今早她才收到谢家的消息,心里一直担心谢家会大幅度价,还没想到这么深远的问题。如今被徐方直接点出,她一时感觉无比心寒。

徐方的猜测,简直太有可能了!

口气,乔韵突然对徐方有了些兴趣:“徐总,那你这次来合作的目的,是想帮我们解决烦的咯?”

“能不能解决,还要看乔总配合的好不好。”

“如果徐先生的方靠谱,我想我们会积极配合的。”乔韵肯定[综美剧]移祸端

“贵公司想解决当前问题,第一种就是找到价格合适的材供应商,第二种就是变更方,换有同样功效的品。”

乔韵眼里闪过一失望:“徐先生,你说的这些我也明白,不过哪一个都不好解决。”

徐方微微一笑,从兜里取出三个瓶子:“这两种问题的解决方,我都能提供。不过材我不打算卖给你,乔总不妨看看这个。”

“这是?”看着三个瓶子里的东西,乔韵有些好奇。

“贵公司现在有三种主打物,第一种是感冒中,第二种是咳嗽,第三种是消炎,可以说,你们公司70%的利,都是在这三种材中产生。我也研究过贵公司三种物,虽然副作用比西小很多,但功效上的效果,反而没那么快。而我这三种中,副作用小到可以忽略不计,但功效不比西低。”

“怎么可能!”徐方刚说完,乔韵惊

“可不可能,乔总可以送去检测。”徐方哂然一笑。

看着徐方自信的模样,乔韵也信了几分,抄起桌上电话拨了过去:“何经理,你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,我这有三种材,送去检测下。”

没等两分钟,办公室门就被推开了,一个光头中年人走来,客气:“乔总,我来了。”

乔韵指着桌上的三个瓷瓶:“何经理,你把这三种中拿去鉴定,分别是感冒、咳嗽和消炎用的。查一查功效多大,对人有无副作用,先不用太细致,有个初步结果立刻联系我。”

“好的,那我下午给您初步鉴定结果。”何经理拿着三个瓷瓶,立刻出去了。

“那乔总等下午的鉴定结果,如果感觉有必要,咱们可以深入聊聊,希望咱们之间的谈话内容,乔总能够保密。”徐方笑了笑

“好的,我送您。”

一直把徐方送到公司门口,也现出乔韵对徐方的重视。等徐方走后,乔韵回到办公室,打开电脑,调出监控录像,仔细看了看徐方与她谈话的经过。

自信,笃定、落落大方、谈吐从容。

这么一个人,似乎不会故意来开涮她,只是这年轻人,究竟是什么份?怎么如此清晰谢家的谋?

一时间,乔韵无比期待物的鉴定结果。

等待无疑是煎熬的,乔韵甚至连午饭都是的外卖,一直在办公室等候。

终于,下午两点半,何经理敲响了办公室的门。

“何经理,鉴定结果怎么样?”乔韵张问。

何经理也有些,拿出几页鉴定报告:“初步鉴定结果,这三种物,确实是中材配置。效也很强,甚至不输西。”

“那副作用呢?”乔韵问。

何经理眼中有些惊讶,踌躇了会才:“暂时还没发现副作用,还需要继续观察,不过以我的经验来看,哪怕有副作用,副作用也很小。”

乔韵深口气,谨慎问:“和咱们公司生产的中比,哪个更优秀点?”全职鬼才

何经理支支吾吾,一时面

“有啥说啥,别藏着掖着,我在跟别人谈合作,这三种物如果好,我会尽量争取来,这是事关公司发展的大事。”乔韵缓声

何经理闻言眼睛一亮,:“真的?那简直太好了!这物比咱们公司现在生产的,至少要强五倍。如果真的没副作用,那价值还会更大!”

“好的,继续鉴定,大概多久能给我一份详细的鉴定结果?”乔韵追问

“我让大家加把劲,两天差不多!”何经理笃定

“行,辛苦了,这次鉴定部的人,这个月奖金都多发五百。”

“谢谢乔总,这消息我会转达给大家的。”何经理眼里很是感,乔总虽然平时冷了点,但心眼倒很好,对员工很恤。

等何经理出门后,乔韵拿出电话,给徐方打了过去。

徐方温和的声音传来:“乔总,您找我?”

“徐先生,咱们能面谈下吗?我们谈谈合作的事儿。”

“行,我现在去你们公司。”

挂了电话,乔韵心里一松,这年轻人倒是没架子,希望能好好合作吧。只是不知,这小子胃口究竟大不大,万一来个趁火打劫,那未免也太坑了。

十分钟后,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乔韵的思绪,急忙去开门,当看到徐方后,乔韵嫣然一笑,急忙让徐方来:“徐先生快请。”

说着,给徐方沏了杯茶。

“招待有些简陋,希望徐总不要介意。”乔韵歉然

徐方微微一笑,摇头:“去年清明前后采摘的大红袍,难得可贵的是武夷山树上产的,内也就那几株,有钱也难买到,乔总这招待,比山珍海还让人惊喜。”

乔韵眼里有些惊讶,她本以为徐方不懂茶,不过她这里就两种茶叶。今儿她太看重这次合作,才忍痛用了数量不多的特级大红袍。

之前还担心徐方不识货,没想到对方却一下品尝出来,并予以盛赞。这种一拍即合的,让她感觉拿出大红袍来招待,很值得。

“徐总客气了,我对这次合作也很看重。在合作之前,我也有些疑问,希望咱们能相互坦诚些。”

徐方笑了笑:“乔总放心,能说的,我都不会说假话,毕竟合作是长久的。”

乔韵点点头,率先问:“徐先生,这副方,您是从哪儿得来的?真能保证它的安全?”

徐方仔细打量了乔总,:“乔总,上周您刚走吧?”

乔韵有些懵圈,脸顿时一红,心里一阵羞。随即乔韵眉头一扬,有些惊诧的看着徐方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?”

“我是一名中医,这方也是我祖传的,经过几千年来的不断淬炼,我敢百分百保证,这方绝对安全!”

听徐方这么一说,乔韵心里一喜。这年轻人能一眼看出她生理症状,想来是有真才实学。如果真是祖传方的话,这中肯定是没问题了。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