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章 女总裁乔韵



徐方很热切的问:“李老,这些厂都联系到了吗?”

“嗯,需求太少的我就不说了,其中三家制厂,对这些材需求量很大。 其中以苏省和善中厂为最,内几乎30%的梅兰花,都被他们用了。当然,也不仅仅是梅兰花,对于四竹、寿皮、虎尾草、白乌这些材,他们需求量都很大,如果我没猜错,一旦这些材提价,对‘和善中公司’的打击最大。”李老斟酌

徐方聪明到睫都是空心的,只是一想,便惊讶问:“他们在针对和善中厂?”

李老点点头:“如果我猜测不错,确实有这种可能。这些年中内,也逐渐占据市场。谢家底蕴深厚,涉及面很广,材也是他们经营的一个分支。如今他们掌材市场,加上现在中市场逐渐景气,他们应该也想在中上分一杯羹。但因为‘和善中公司’经营多年,算是个大品牌。不把这个对手掉,恐怕他们很难起步。所以,我猜这次材提价,就是针对和善的。”

徐方仔细斟酌其中的,心里不凛然。

先不断货,而是提价,和善中厂的制成本必然会提高。在当今,人们对物价高的事儿,早已心生不满,如果“和善制厂”现在大幅度价,必然会引起人们的排斥,首先这名气就坏掉了。

下一步,如果徐方没猜错,谢家应该会组建制厂,顺便直接断材供应。本就名声跌落,如果再没了货,谢家趁机崛起,着实是条不错的计策。

徐方虽然看谢家不,但里面的智囊团可真不少。

“然后就是岳东省的泰来制厂,云滇省百厂,他们需要的材,大多数都与你需要的重合,所以一旦提价,这两家制厂也会受到一些波及。”

徐方点点头,问:“不知谢家能存储多少货?”

“这也说不准,如果运作的好,每种材少点的能存千万斤,多点的存上五千万斤。”

“他们现在展到哪一步了?”徐方又问。

“已经开始行了,这种联系农的事儿,虽然做的隐秘,但也很容易传出去,如果速度不快,肯定不会占了先机。能签到的合同,都被他们签完了,现在已经开始运货了。最迟三天,这些材绝对开始价,究竟是缓慢提升,还是突然拔高,我个人偏向于后者。”李老这经验丰富的老者,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。

已经行,最迟三天后价。

这速度,可真是绝了!

“真快!”徐方笑了笑。

“嗯,主要是谢家行的够早,其他材提供商没收到多少材。谢家赚了大头,其他家自然会有意见,通风报信的事儿谁也说不准。”李材东笑

徐方点点头,今儿这些消息,都是他极其需要的。

其他材供货商,徐方可不管。

但对于谢家,徐方能给他们添点乱子,倒是他乐意做的。

当即辞别李老,拱手谢:“李老,这次我先回去准备,改天再给您带酒。”

“有酒就好说,哈哈。”李材东也不挽留,一直把徐方送到门外。

徐方并没着急过去,而是去了欣那里。

看到徐方突然造访,欣很是兴奋,拉着徐方直接啪了一小时,才问他来做什么。

徐方也不啰嗦,他记得之前有几套衣服,还丢在欣这里。

听说需要要去外省出差,拖着疲惫的,将徐方把衣服找出来。徐方简单冲凉,换上衣服就出了门。

这次去外省谈生意,而且对方那么大公司,穿的太破,可能连人家老总面都见不到。

在手机件上,订了张去苏省扬州市的机票,看着时间差不多了,还要提前一小时过安检,徐方打辆车朝机场赶去。

飞机的时间也就两小时,到了扬州,时间才刚三点。

下了飞机,徐方脸一变,大爷的,在闽南过习惯了,没想到二月末的扬州,特么的竟然这么冷!

内医诀运转,徐方才暖和了点。打辆车去了商场,直接买了套冬装。

不知和善制厂的联系方式,也不知哪几类中需要梅兰花之类的材,徐方脆先找了个酒店,开了房间后,打开宾馆里电脑,开始搜索和善制厂的资料。

五点,徐方终于把和善制公司的信息整理清楚,想了想,便朝扬州市最大的中店行去。

……

上午,十点。

扬州市,和善制公司大楼。

九层,一间办公室内,一名穿貂绒大衣的女子,站在台上鸟瞰这座城市。

普通人可能不知她是谁,但扬州市有头有脸的人,却都知这位女富豪,正是和善制公司最大的东——乔韵。

乔韵很漂亮,脸上画着淡妆,五官看着很致。不过久居上位,上散发出的凛冽气息,却让人望而却步。

可远观,却不可亵玩!

此刻的秋韵很头

昨天她想跟谢家订购一些材,谢家以材暂时不够为由,拒绝了单子。她当时也没太在意,现在不够,过两天再谈就是。

作为苏省一厂,她对材类圈子的消息,也能通过一些圈子得知。就在早上,她就接到了一条很不好的消息。

金陵谢家,竟然在短短三天内,囤积了大量材。而放在往些年,他们可不会这么,毕竟存储这么多材,可是要花费存储费的。

更关键的是,明明囤了大量的货,昨天她订货的时候,对方竟然推材不够,这中间就耐人寻了。

而她也听说,谢家可能会建造制厂。

种种信息加起来,怎么都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她相信,以谢家的能力,如果早有预谋,三天的时间肯定把所有材都囤积好了,哪怕她想去联系农采购,都不会有货。

!乔韵头发。

叮铃铃——

一阵电话铃声传来,打断了乔韵思绪。从台回到办公室,看了眼来电显示,竟然是公司客服的号,不有些好奇,拿起话筒笑:“小李,找我有事?”

电话那边小李急忙应:“乔总,有个人电话说想见一见您,也没说他是哪个公司,就说谈点材的合作,本来我说不介绍份见不到您,但他语气比较笃定,说让我转告一声您一定会见。这个您看……”

乔韵心中一突,现在的她对材俩字极为敏感,听后才:“让他把电话打给我吧。”

“好的,我这就转达。”前台很快挂了电话。

乔韵有些好奇,坐在椅子上思索究竟会是什么人。

难不成是谢家?

徐方没让她等多久,一分钟后,她的电话重新响起。看着一串陌生的号码,来电显示竟然提示闽南省,她第一时间反应是诈骗电话。

但犹豫了下,乔韵还是接了电话。

“您好,我是乔韵,您哪位?”乔韵客气问

“乔总你好,我是徐方,我想跟你谈谈贵公司品、材的事儿。如果能谈拢,我们可以合作一下。”

温和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,乔韵听着口音,似乎并不是本地人,皱了皱眉问:“方便透下什么消息吗?”

“不知乔总有没有听到风声,你们公司一些物所需的材,供货量可能会受到影响。”

听到对方说这个,乔韵立刻决定见徐方一面,问:“你在哪儿?”

“就在扬州。”

“你现在有空的话,可以来我办公室见我。”乔韵发出邀请。

“好的,我现在离你们公司不远,十五分钟后能到。”徐方说完挂了电话。

十五分钟到?这时间倒不长,乔韵心里隐约有些期待。

徐方速度很快,十分钟就到了“和善制公司”楼下。

因为已经和前台预约,表明份后,前台就带着徐方朝九楼赶去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屋内的乔韵听到敲门声,立刻起来开门。

前台急忙介绍:“乔总,这是徐先生。”

徐方看了眼乔韵,这女人年纪不大,三十左右。一貂绒很是华贵,里面就一件小衫,团子呼之要出很是惹眼。材修长显瘦,一条黑,将有致的材完美展现。

真是个致的女人,徐方心里感慨句。

“辛苦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让前台先回去,乔韵也打量了眼徐方。

休闲羽绒装,似乎是新买的。看做工说不上好,这一行头,最多一千块钱。以冬装的标准来算,确实很一般,甚至价格还没她一件罩罩高。

不过长相还不赖,面庞清秀,侧脸棱角分明,很是耐看。材很好,看着很结实。

“乔总好。”徐方客气伸出手。

乔韵与徐方手,眼前这男人很懂礼数,并没以手的名义占便宜,这点,似乎又和其他合作方的男人不同。

招呼徐方坐下,乔韵脆声问:“徐先生,您不是本地人吧?”

“不是,我从闽南省过来的。”徐方也不隐瞒,笑:“来的比较急,衣服都是现买的,这边还真冷。”

乔韵微微一笑,这小子的诚实,让她又多了几分好感,当即问:“不知您大老远赶来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