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232章 我相信徐老板



庄泽后的两人,此刻险些气炸了肺。

徐方这狗的太坏了,每句话都要嘲讽他俩一句。

“徐老板,跟庄公子合作是你的荣幸,而且你在这不断挑拨我们关系,究竟是几个意思?难不成瞧不起庄公子,故意岔开话题?”旁边削瘦中年人,眼神闪烁,一看就是鬼主意多的人。

“以我这小店的规模,我想还不至于入了庄公子眼,能让庄公子亲自走一趟,我想应该是有人跟庄公子嘘。庄公子,我斗胆猜一下,是这两人跟你提议的,对吗?”徐方注视着庄泽问。

庄泽有些讶然,而看到他表,徐方已经知自己所说不差。

当即继续:“庄公子不用否认,大家都是聪明人,一些话被点破,再想蹩脚的理由去填补,就会落了下乘。虽然不认识这两人,但天下那么多赚大钱的生意不做,非要打我这小店的主意,这两人应该也是做酒店生意的。但我对这两人都没印象,说明他们的酒店经营的一般。恕我直言,庄公子跟这种层次的人混在一起,哪怕要到了我的配方,也经营不起来。”

看着庄泽眼神愈发惊讶,徐方知,这次自己又猜对了。

“他俩忽悠你的方式,应该在嘘他们的经营理念多先、经营方多厉害,只要得到秀兰集团的菜品配方,一定能成为酒店中的战斗,甚至攀登上餐饮界最顶端。而你贵为省长之子,我还不敢不给你面子,甚至只要许我点好本不用花一分钱,我就能颠的把配方送上,是这样吗?”徐方笑问

果然,徐方这缜密的推断能力,每一句话,都无懈可击,直接把涉世未深的庄泽给震住了!甚至庄泽后的两人,此刻也满脸震撼。

如果不是他俩一直跟在庄泽后,他俩都以为是不是徐方和庄泽串通好的。

不给两人争辩的机会,徐方哂笑一声,抿了口茶:“庄公子,这两人也不知是何居心,我这么说吧,如果你真想强行要走配方,我把今天的事爆出去,以现在网络传播的速度,你打着庄省长的旗号仗势欺人,这事儿对庄省长,绝对有致命的打击。到时被罚事小,万一被双规了,对你家绝对是毁灭的打击。我很怀疑这两人,可能是你父亲对手派来的,或者就是你父亲的敌人!”

噗!

那两人又一口老血差点出。

我草你大爷的,老子怎么就成庄省长的对手了?我们敢吗?我们配吗?你丫怎么能这么损!

没等他俩解释,徐方继续:“对了,之前还忘了猜一点,如果你要来了配方,你们会合开一个酒店。他俩出钱、你出配方,而且你能有个比较高的份。不过以这两人的本事,最后的结果也做不起来。而且看着两人鬼鬼祟祟,一看就不是好人。万一两人故意经营失败、宣布破产,岂不就把你踢出局了?到时他俩得到配方,每人还能占50%份,比跟你合作可坦多了。”

后两人的脸又是一变,说实话,这想他们两人真有!只是没想到,徐方竟然连这个都能猜出来!

看了眼庄泽,此刻脸已经晴不定,徐方知,庄大公子心思应该摇了。

当即再添一把火:“秀兰集团的成功,并不在于配方上,毕竟华夏美食文化源远长,多少美食为人称,酒店经营成功,和菜品质量有关,但和经营方式也有关系。你只看到了秀兰集团表面的辉煌,但我们背后付出了多少艰辛、努力、汗,只有我们自己清楚,很多机遇一旦错过,发展速度可能就会拉慢几个月,甚至一年两年。”

“而我们林总,几年前被誉为商界女皇,三年时间把两亿的资本,打造成了六十亿的规模,这样的人才,也是可遇不可求的。你以为成功,真的这么容易?”徐方反问一句:“就比如你找到创造宇宙飞船的技术,但你能找到人才,帮你把飞船造出来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庄泽有些哑然,自己似乎没这个能力。

“庄公子,赚钱的方很多,但要找准适合自己的路。很多赚钱的门路,只有自己真正能玩转,才是生财的长久之计。”徐方一句话,彻底让庄泽断了念想。

庄泽此刻也沉默起来,面对徐方这种强大缜密的推断能力,哪怕是桀骜不驯的他,心底也有些服气。

但毕竟是省长公子,自己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,这面子朝哪儿搁?

一时间,庄泽有些退两难,甚至在心里,已经恨死了后这俩杂碎。

徐方看庄泽的气焰,已经全部消散,心知只要给他个台阶,这事儿很可能就解决了。

不过随便找个台阶就把庄泽送走,看似给了他面子,实际还是打了庄泽的脸。徐方费了半天劲,可不是想让庄泽对秀兰集团产生敌意的。

如果徐方只想老老实实做个生意人,面对省长家公子,这面子必须要给足。

抿了口茶,徐方哂笑:“这些年我也听过庄公子不少事迹,玩转各界圈子都能全而退,不给庄省长带半点烦,说明庄公子明是非、知退、有原则、有谋略、有大局观,而且虎父无犬子,我相信庄公子满才华,只是没找到合适的发展路线。我这倒有一条发展计划,如果庄公子有兴趣听听,咱们可以深入谈。如果经营得当,这钱来的净不说,合作各方也会皆大欢喜。”

徐方之前一大段话说出来,早把庄泽给折服了,在他心里,徐方说话的可信度,比后这俩畜生要强太多。而且徐方这句话说得漂亮,几乎把他捧上天,他心里也坦。此刻眼睛一亮,急忙问:“不知徐老板有什么建议?”

徐方看了眼后那两人,意有所指:“不如咱们借一步说话?万一被人扭曲了事实,故意传播有损庄省长的消息,哪怕最后没事,也是个烦。”

庄泽立刻会意,扭头瞪了两人一眼:“两位回去吧,今儿的事,希望你俩能给我个合理解释,如果给不了,后果自己想想吧。”

两人闻言有些慌乱,一人抖着声音:“庄公子,这都是误会!这人都胡说呢!”

“滚!”庄泽喝一声。

徐方使了个眼边的王雨竹立刻出去了保安,很快四名保安来,如撵狗一般,把这两人撵滚蛋了。

“庄公子,这两人不知是谁?”徐方有些好奇。

“徐老板,之前确实是我考虑不周,”庄泽也拿得起放得下,苦笑:“来白禾市我本想找人创业的,结果在掌御大酒店吃饭时,就碰到了这俩狗东西,知份后,开始忽悠我来做餐饮生意,后来的景,就跟徐老板猜测的一样。”

“掌御大酒店,那是什么地方?”徐方扭头看向王雨竹。

王雨竹对白禾市的酒店还比较清楚,当即:“一家酒店,发展的不温不火,一直想建设五星级酒店,但一直都评选不上,算是个二酒店吧。”

“他们酒店地点在哪儿?”徐方又问。

“距离咱们可不近,咱们现在在南三环,他们在东北三环地带。”

“咱们分店尽快定地方,就在北三环,大爷的,就这还想五星级酒店呢,哥让他盈利三星级也不如。”徐方冷哼了一声。

“好!”王雨竹定点头。

让王雨竹把桌子收拾一番,重新上了点心茶,让其他人员全都出去,包厢内只有徐方和庄泽两人。

徐方哂笑:“庄公子,之前得罪了。”

“无妨,咱们这也算不打不相识,对了徐老板,你之前说赚钱的子,究竟是什么?”庄泽很感兴趣。

“庄公子相信我?”徐方笑问。

“感觉徐老板应该不会骗我。”

徐方点点头,温和:“我也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,自然不敢骗你。做生意的长久之,第一就是生产的产品质量要好。如果让合作伙伴感觉不满意,那生意也只能是暂时的。接下来就是给自己找准定位,自己要做什么,适合做什么!”

听到这,庄泽也来了兴趣:“不知徐老板感觉我适合做什么?”

“庄公子最大的优势,前期是商务能力。哪怕你不刻意用庄省长的名号,但别人依旧会卖给你面子。你想推广什么,在闽南省可以说是如鱼得。比如你想卖大米,然后推销给我们秀兰大酒店,对于省长家公子推销的货,我们怎么敢不要?要是拒绝了,岂不是得罪了省长大人?”徐方笑着举例。

庄泽听后急忙摆手:“这个就算了,这招之前我也用过,但我爹直接把我公司封了。”

“我提供的出路,和庄公子想的不一样。”

徐方自信一笑,:“你贵为省长之子,一举一,其实都会被有心人盯着。你给别人推销的产品,质量太次,甚至质量符合标准,大家都会认为,你是用了你爹的关系,才把货推销出去。这闲话多了,对庄省长影响自然不好,他不把你公司封了才怪。但如果你推销的产品,就是比别人产品质量好,这样别人岂不是无话可说了?”

庄泽闻言眼睛猛地一亮!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