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231章 给徐方施压



在别人地盘,当着别人下属的面,丝毫不给老板面子。 庄泽这犊子,算是踩徐方脸了。

徐方神不变,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,手却一抬,一把将庄泽叼的烟拿下掐灭:“家规定,有屋顶的地方不能烟,庄公子是文化人,不会不懂这个吧?”

听到徐方的话,庄泽神一变。但徐方说的偏偏是事实,他虽然平时嚣张,但并不傻,作为省长儿子,一旦说出蔑视威的话,很容易落下把柄。

口气,庄泽打算先忍一忍。

……

闽州市,庄乡南坐在办公室审阅文件,不过文件大多数,都是关于青云市的。

沈建这人他很清楚,清正廉洁、两袖清风,而且很有能力。这几年,先后提出几个方案,改了青云市的旅游项目,让青云市的旅游业朝前大发展了一步。

当然,沈建做的这些,最多让他陈赞几句,还不值得他这些天反复研究。

他研究的事儿和沈建做的事无关,甚至与青云市的高层领导班子也无关。

他的心思,完全被一个“岳海村”的小地方引。

一年前还穷的叮当响,在沿海一带都穷得很出名,结果在今年突然来个形势大逆转,人均收入平,甚至赶上了福州市城市人均收入平。

这事儿如果是听说,打死他他也不信,但这事儿就发生在他管辖范围内,而且资料上把岳海村发展步骤写得很清楚,人家就是一步一个脚印发展起来,这铁一般的事实,不得不让人信服。

而这些天,他把岳海村发展的每一个步骤都推敲一番,才惊讶的发现,这村子的发展路线,竟然是一环扣一环,甚至把发展的路越走越宽。

这村里两个人,也引了他浓厚的兴趣。

一是村长郑秀兰,另外一个就是普通村民徐方。

虽然徐方没有一官半职,但他对徐方的兴趣,似乎更大一些。

七年前消失,一走就是六年,只听说去从军,至于在哪支部队、历任何职,资料都是空白。甚至以他省长的权限,都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。

听说郑秀兰去村里两个月后,村民收入才开始发展,而那个时间,也恰好是徐方回去的时间。这难是巧合?庄乡南不大相信。

这个人,很不一般

如果不是年初事务繁多,他早就去一趟青云市,把这年轻人出来好好聊聊。

算了,等忙完这个月就去看看,打定主意,庄乡南把岳海村的资料放下,正要理其他事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来吧。”庄乡南朗声

很快,他秘书就走了来,微微躬:“庄省长,大少爷去白禾市了。”

庄乡南眉头一挑,自己家这小子,大多数时间都在闽州市,哪怕绕远点,也就在闽州市周围的两个市区出没,现在怎么跑到白禾市去了?

他倒是很了解庄泽,一年多前不务正业,后*过他屡次警告,才收敛离了纨绔子弟的圈子。但这小子也不是安分的主,不能游手好闲了,就想倒腾点事业,于是就把目标瞄准在了商业上。

儿子有这个想,庄乡南心里还是很高兴的,如果这小子有潜力,在不损害人民利益的前提下,他或多或少还能帮衬着点。

但很快他就发现,本没等到他帮助,庄泽那混小子就先打着他旗号,扯虎皮做了一些生意,而且生产的货质量还一般,但别人知庄泽是他儿子,还得捏着鼻子要。收了这批货虽然会亏损,但如果得罪了省长大人,可能就是破产的份。

原本看庄泽生意做的还行,他还满心欢喜。当知庄泽公司做的事,他然大,立刻采取行取缔了庄泽两家公司,并对原公司做出了相应赔偿。

这混小子,可让他头了不短时间。

那小子觉得,在闽州市内做点见不得人的事儿,会被老爹直接揪住,就跑得远一点。

知子莫若父,庄乡南猜的,已经无限趋于事实了。

“他什么去了?”庄乡南沉声问。

秘书衡江笑:“大少爷应该去谈生意了。”

庄乡南出果然如此的表,冷哼声问:“谈什么生意?不会又打着我名号吧?”

“听说去了白禾市的‘秀兰大酒店’,想拿钱入,或者购买人家做菜配方,但白禾市的负责人做不了主,就让秀兰集团的老总亲自过来谈,现在应该在谈判时间。”衡江苦笑声:“就查到这么多,有没有打着您旗号,我也不大清楚。”

“你不大清楚?老衡,跟你说多少次了,以后有啥说啥,别藏着掖着。人家秀兰集团可不缺钱,他也没几个钱,就这样还想入?还想买人家做菜配方?要是没扯出我,秀兰集团老总,会大老远跑过去跟他谈?”

听庄乡南气冲冲骂着,衡江也只能报以苦笑。大少爷的事儿,他还真不大方便评价。

“对了,秀兰集团是哪个老总过去的?”庄乡南突然问

“大东徐方,就是岳海村那个村民。”衡江倒是知庄省长最近一直研究岳海村,在办公室的时候,也跟他赞赏过这小子不错。

庄乡南眼睛一亮,深口气:“先别管,看看徐方会怎么应对,有况及时通知我。”

“是!”

等秘书下去,庄乡南眼里,隐约有些期待。

……

白禾市,秀兰大酒店。

徐方看了眼强压火气的庄泽,心里微微一笑。从他脸上,徐方很轻易看出愤。这小子还是了点,喜城府不深。

看了眼庄泽后的两人,徐方似笑非笑:“烟有害健康,而且在室内确实不方便烟,我就帮庄公子掐灭了。对了,庄公子后这两人是谁?刚才我帮你掐烟的时候,这俩人似乎很幸灾乐祸,似乎对咱俩起冲突的行为,有喜而乐见的意。”

后那两人心里一慌!

他俩在白禾市也是做餐饮生意的,不过影响力并不是很大,甚至连被秀兰集团磕死的‘山秀大酒店’都不如。但随着秀兰大酒店的开设,原本就不好做的酒店生意,顾客都被秀兰集团给拉走了,他们的收入也很多。

今儿碰巧遇到了庄泽,听到这位爷想创业做点生意,他俩就给庄泽出谋划策。

先把秀兰集团的配方嘘的如何厉害,然后又把他俩酒店的经营能力嘘一番,最终结论就是,只要能把秀兰集团的配方要来,配合他俩酒店的运作方式,一个超级豪华酒店肯定能搭建起来。

他俩好好忽悠一番,虽然庄泽不傻,但对付这些习惯了尔虞我诈的商人,智商还是不够用,很快就被两人忽悠住了:只要他打着庄省长的旗号,去把秀兰集团的配方要来,他们就投资开设酒店,份白给他40%,而以这两人的预算,只要能把酒店开起来,以后也能和秀兰集团一样开分店,到时年赚千万不是梦!

经常被老爹打击的庄泽,自然不愿放弃这种机会。而且要个配方而已,以他堂堂省长公子的份,还不手到擒来的事儿?

虽然等了徐方两小时,但看到庄泽和徐方产生矛盾,他俩心里确实高兴了下。只要庄泽受辱,一定会不计后果的对徐方施压,到时徐方如果还想在闽南省经营下去,肯定要把配方乖乖出来。

却没想到徐方刚门,扭头就将了他俩一军。

没等他俩解释,徐方这货咧一笑,继续:“如果是你的属下,为了维护堂堂省长家公子的名誉,也得呵斥我几句,但他俩没有,显然不称职。如果只是你朋友,这个时候依旧无于衷,说明这两人不可。当然,不管什么人,幸灾乐祸是不对的。”

噗!

后那两人,此刻有种哔了狗的感觉。大爷的,刚门就挑拨离间,这徐方真是蔫儿坏。

“庄公子,千万别听他挑拨,谈正事要。”一材削瘦的中年男子,急忙岔开话题。

徐方双眼一眯,这中年人的话,也说明他俩确实不是庄泽的人。

娘的,敢把主意打到秀兰集团头上!

庄泽虽然纨绔,但也不傻,听到徐方的话,饶有深意地看了眼后两人,才正:“徐老板别跟我扯虚的,今儿我找你来,是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儿。”

“不知庄公子想怎么谈?”徐方很客气问。

“两种方,第一种,我以人脉入,换你们50%权,我给你的保证,五年内把酒店开满闽南省;第二种方,就是直接把你们菜品配方卖给我,我愿意出一千万。”庄泽抛出了条件。

徐方闻言摇摇头,嗤笑一声,眼里尽是轻蔑。

“徐老板,庄公子的父亲可是庄省长,其中能量不是你我能想象的,我建议你选择一种合作方式,不然以后能不能在闽南省混下去,谁也说不准。”庄泽后一名板敦实的青壮年,语气暗带威胁。

看了眼庄泽,徐方微微一笑,手里把玩着一个茶杯,悠悠:“庄公子,如果我没猜错,这馊主意是后这俩人给你出的吧?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