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庄少爷



老宋的衣服不脏不乱,但看着有些土气。这样的行头放在网上,虽然没有负面影响,但也不会有太大的宣传作用。

徐方准备给这几人,定做几件古装穿上。

到时再被拍下来,无形中会把酒坊提高好几个档次。

目光在三人上打量几遍,徐方想了想,还是给苗雅打了个电话。

电话响了两声就通了,苗雅很优雅的声音传来:“徐方,咋有空给我打电话了?”

“嘿,最近生意还好吗?”徐方客气了句。

苗雅与徐方还是通过洛影认识的,当时苗雅之前的布料供货商,想低价买下她楼盘,结果徐方不仅帮她搭上了孟家布料的线,还用市场价把她那栋楼买了,可以说徐方对她有大恩。

闻言笑:“托您的福,生意好着呢,姐一直想着咋来谢你,想来想去也没别的子,下次你来江陵,姐陪你好好住一晚。”

听着这妞火辣的话,徐方不打了个寒,急忙:“您可别开玩笑,我要当真了今晚就坐飞机过去。”

“来。”咯咯笑了笑,苗雅问:“找姐啥事?”

“我这开了一个酒坊,招了三个人,想做一些古装,增加点古韵气息,这一着急的我一不知找谁,你那边能设计吗?要是能你帮我定做几件,钱我给你转过去。”

“什么钱不钱的,几件衣服而已。”苗雅很大方:“酒坊里的工人是吧?行,你跟我说下尺寸,三天内给你邮寄过去。”

“行,你记一下。一个高一米六七,袖长56厘米、肩宽……”徐方把三人的形大描述清楚,苗雅笑了笑:“好,我记得了,还有其他事没?”

“还有你那栋楼,人员大概多久搬走?”徐方问:“比较着急用。”

“已经搬走了几家,下个月中差不多能搬完,你要是着急,可以先从那几层空的开始装修。”苗雅提议

徐方心里一,赞:“这子不错,没想到你不仅漂亮,智商也高。”

“那是,姐就这么天生丽质、才貌无双,你喜欢不?”苗雅与徐方第一次见面时就很大胆,此刻在电话里更是肆无忌惮。

徐方被说的心急火燎,生怕再聊一会儿就聊出火来,急忙应付一声挂了电话。

看李三叔和陈光叔在院内忙活,徐方代几声有问题电话联系,便自个回了家。

这一路上,徐方眉头也一直皱着。

元宵节已经过了,今儿都已经正月十六,郑秀兰还没回来,电话也打不通,那女人难不成遇到什么烦了?

“咋了?”看徐方心不在焉的来,正在研究建筑学的柳海连问

“没啥,就在想秀兰是不是遇到啥问题了,到现在也没个电话。”徐方叹了口气。

“可能忙吧?”提到郑秀兰,柳海连三女也很是想念。

徐方知担心也没用,只能等郑秀兰主联系他,当即收敛心:“对了海连,有空你得去一趟江陵市,那边有栋楼需要装修,你去设计下图纸,照咱们秀兰大酒店的风格,做好设计图后给我确认,没问题你就招人装修吧。”

听到有活,柳海连也来了神:“多少层?”

“十二层,虽然楼层不多,但面积大,不比白禾市的分店小。”徐方笑

白禾市的分店,也是柳海连装修的,虽然给徐方算的友价,但她也赚了不少。此刻有大生意上门,立刻兴奋:“你放心,我明儿就过去。”

“嗯,他们那有几层是空的,想全部搬走得下个月,你设计好后先装修空的那几层。”徐方笑:“可以从上朝下装修。”

对此柳海连没意见,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叮铃铃——

一阵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看了看号码,徐方眼里有些好奇,竟然是王雨竹的。

了接听键,徐方笑问:“雨竹,什么事儿?”

王雨竹的语气有些急促:“徐总,有人想入咱们酒店。”

“拒绝掉就行,咱们集团不需要投资。”徐方温和解释。

那边王雨竹犹豫了下,才:“这人来头不一般,是省长庄乡南的儿子,庄泽。”

“省长儿子!”听到这句话,徐方有些吃惊。

理说,闽南省的盛会在闽州市,距离白禾市还有几百公里了,省长儿子不好好在闽州市发展,咋跑白禾市来了?

徐方知,这事儿王雨竹很难理的好,毕竟她只是一个分店的总经理,入这些事儿,她还做不了主。

而且对方份不一般,既然王雨竹没理,他就得亲自跑一趟。毕竟自己只是个小老百姓,如果让对方过来,那就显得自己太不识抬举了。

也不让王雨竹难做,徐方笑:“别担心,先好生招待,告诉他三小时内我能赶过去。”

徐方在青云市,能在三小时内赶来,速度已经很快了。到时自己添油加醋把老总多忙多忙嘘一番,自然能把庄泽哄住,当即感:“太辛苦徐总了。”

徐方也不含糊,衣服也不换,穿着文化衫的标配就出门了。

买好最快去白禾市的高铁票,没多会就上了车。

找好车座徐方并没坐下,而是钻厕所,给白无常打了个电话。

电话响了三声,白无常恭敬的声音传来:“方爷,您找我有事?”

“小白,跟你打听点事儿,庄省长的儿子庄泽,你听说过没?知是什么人吗?”徐方问

这些地下大佬,对高官的事儿往往知些,听到徐方的话,白无常立刻:“听说玩得很疯,算是个纨绔子弟,这些还是我听说的,有闽州市那边的朋友,以前吃饭时聊过两句,所以记得了,现在什么样还不清楚,要不要找人打探下?”

“方便的话就打电话问问,如果太烦就算了,我也就随便问问。”

“小事,一个电话就行,方爷您等我五分钟。”

挂了电话没五分钟,白无常的电话就来:“方爷,问了下朋友,那小子一年前玩的还很疯,然后好像被他爹严重警告了,最近一年反倒消停许多,不过也没完全消停。真才实学没多少,反而经常打着老爹的旗号做点生意。后来听说也是被他爹警告,做的俩公司自己关门了,最近听说不在福州市,可能去别的地方晃悠了。怎么,那家伙得罪你了?要不我去削他?”

徐方吓了一跳,大骂:“滚蛋,别碰这事儿就想用武力解决。在力机器面前,你那点能耐不够一炮弹的。行了,没你事,我就打听下。”

白无常今年拎着徐方送他的酒回去,他师父对他赞不绝口不说,就稍有不顺就对他破口大骂的白老爷子,对他的态度也一百八十度转弯,过年几天,对他倒格外亲切,让白无常受宠若惊。

他也趁机问了下徐方的事儿,师父与父亲喝着酒,借着酒意与白无常说了不少信息。如果是别人跟他说,白无常肯定认为是在,但自己最亲的两个人,语气毫不掩饰都是对徐方的推崇,他这个见识过徐方手段的家伙,对徐方也愈发尊敬。

此刻听到徐方破口大骂,也不恼,直接认怂点头:“是是是,方爷教训的对。”

挂了电话,徐方考虑了下,白无常虽然在他面前跟孙子似的,但不可否认的是,白无常在地下圈子还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能结识的人肯定也不一般,这些信息差不多都正确。

一个纨绔子弟……

徐方眼中芒闪过,算了,就让老子来会会你。

打定主意,徐方拉开门。

门口一个大,显然在等着上厕所,看到徐方出来,不嘟囔一句:“不尽吧,年纪轻轻的这么长时间。”

说完,砰地一声关了门。

徐方听得猛翻白眼!

高铁速度很快,一小时二十分钟就到了站。

打电话给王雨竹,告诉她半小时能到分店,打辆车朝分店赶去。

半小时后,徐方出现了酒店门口。酒店的礼仪都见过徐方,看到徐方来,立刻跟徐方问好。

“王总呢?”徐方问。

“在雅间招待客人呢,王总说您到了,让我带您过去。”一名迎宾小姐柔声

“辛苦了,带路吧。”徐方也不磨蹭,快步跟在迎宾后:“对了,那个客人态度怎样?”

“还不清楚,应该没出格的举,不然保安早赶人了。”迎宾解答

徐方微微点头,算那小子识相。

在九层一雅间停下,徐方敲敲门,很快门被王雨竹打开。看到是徐方,王雨竹眼里不一喜,小声:“徐总,庄公子就在里面。”

徐方微微点头,信步走了去。

包厢内,一名青年正在吞云吐雾,桌子上放着果、点心。青年年纪不大,二十五六,长相还算俊秀。后带着俩人,也不知与青年什么关系,不过以徐方的眼力,还是看出这俩人,与这青年似乎没那么熟。

徐方解甲归田,只想平平安安做个小老百姓,当即不敢托大,伸出手迎上去:“我是徐方,秀兰集团的老板,庄公子你好,幸会幸会。”

不过这青年也就瞥了眼徐方,本没任何手的意思,努努:“徐老板是吧,坐下谈吧。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