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购买瓷器



“师傅,你着急不?要不等会儿?我谈完事就走,得去一趟青云陶瓷厂,最后还得回九山脚。 ”徐方递过一张一百的票子。

司机接过钱,心里不断算计,这一趟拉过来,也得二百多,比自己在市区瞎转悠强。笑了笑:“小哥,等会可以,时间不能太长。”

“你放心,不会耽搁太久,要是真耽搁了,我再给你补点。”

快,您先忙,我就在这等你。”司机坦的躺在车座,拿着手机玩了起来。

徐方信步走朱家陶瓷店,就听一老实巴的声音传来:“谁能知大葱价这么快,再说,谁这么缺心眼,好好的地全种大葱?”

徐方定睛一看,就见一矮壮汉子,正坐在椅子上生闷气。

而他旁边,一个五大三的娘们,颇有种得理不饶人的,叉着指着汉子破口大骂:“哟,长本事了?会犟了?没出息的玩意!”

徐方也有些尴尬,轻轻咳嗽一声,示意有人来了。

“闭!”有人门,汉子脸有些挂不住,哼了一声。

“啥鸟玩意,一堆破碗破碟子还指望这发财呢。”那娘们也看到徐方,有外人在场,她倒收了点气焰,不过这张倒还那么碎。

把自己男人卖的东西,形容成破碟子破碗,徐方也算是开了眼界。

男人找媳妇,不求贤内助,但也不能这么坑男人吧?有她这话在,谁还敢买?

汉子也不愿搭理娘,强挤出笑脸招呼:“小哥,买点啥?”

“我先看看。”

“行,要啥说一声,拿着看也可以,就是陶瓷这玩意不结识,可别磕着碰着。”汉子咧一笑提醒

“好嘞。”徐方点点头,打量下屋内,有四个架子,大多数摞着碗、碟子、砂锅。

拿出一只砂锅放手里,重量适中,碗周围,比较细腻光,质地均匀,颜纯正,说明用料比较足,选择的陶泥理的也很好。而碗底有磨砂的感觉,可以增加阻力,防止碗轻易到桌底。一个烧制好的碗,想做出这种质感的碗底,需要用砂纸打磨下。

而一般厂家制作的碗,有些人为了省事,这个步骤一般是不做的。仅此一个细节,徐方对这家陶瓷店,好感就增了几分。

一个微不足的砂锅,徐方就推断出了烧制它的主人,在烧瓷方面很在行。

满意地点点头,徐方又把目光落在角落的架子上,眼睛顿时一亮。

这个架子上摆放的不再是普通家用器,而是一些装饰品。比如花瓶、陶瓷摆件等,数量不多,架子上满打满算最多二十件。

“老板,我看看这个。”徐方指着这架子。

“嗯,随便看,别打坏了就行。”朱勇倒是不在意。

徐方拿起一个花瓶,在手里柔和细腻,而且拿在手里就算不沉,也感觉很有分量。拿起来迎着灯光,里面有一点点透光的感觉。仔细看去,瓶底有一点点地方,会有刀修饰过的刀痕,不过很轻微,丝毫不影响美观。

外面是彩绘,画的是几丛兰花,并附带了已收咏兰的诗句,看着很有意境。用手仔细触,柔和,完全就是彩绘在上面。徐方知这工艺程,是运用画工技绘制上去,然后以1300度以上的高温烧制而成。看起来栩栩如生、鲜活人。

而现在一些用机器灌浆技术烧制的瓷器,外面的花纹,都是用电脑打印,然后直接贴上去的,千篇一律、呆板暮气,几乎没有收藏价值。

朱勇虽然在媳妇面前窝囊,但他对烧瓷这技术门清的很,看徐方拿起来对着光看,就咧一笑:“小兄弟,这都是手工做的。”

“大哥手艺不错,这花瓶多少钱?”徐方指着手里花瓶问。

“这个卖一百,你要是想买,最低给你九十。”朱勇瓮声瓮气

徐方心里一,这些手工瓷器,做成这种质量才卖九十!而外面经过炒作的‘陶瓷大师’们,做出这样的花瓶,少则几百,贵则几万。

不过以朱勇这种老实巴的农民,除了掌一手湛的烧瓷技巧,哪里懂炒作什么的?

叹了口气将花瓶放回去,一旁朱勇眼里有些失望。

徐方又拿起一件陶瓷摆件,是个招财猫。拿在手中很有分量,手工制作的。

外面彩绘的线条柔顺自然,灵活多变,尤其是一双猫眼,很有灵气,徐方又问:“这件多少钱?”

“这个还得贵点,一百二。”朱勇尴尬:“小兄弟,这价格其实不贵,手工制作起来很烦,光外面的彩绘,都画了一整天。”

看了眼朱勇很想把东西卖出去的样子,徐方微微一笑。这架子上其他瓷器,每一件质量都不错,徐方也不多看,问:“我徐方,大哥怎么称呼?”

“俺朱勇。”

朱勇?徐方哑然失笑,瞧你刚才被娘训的跟孙子似的,哪和“勇”沾边了?

不过人家的家事,徐方也不方便过问,:“朱大哥,这些都是你烧制的吗?”

“也不全是,下排那些是我爹做的。”朱勇指着最下方的瓷器

徐方看了眼那几个摆件,上面的花纹也都栩栩如生,心里赞叹一声,这父子俩都是不错的手艺人,又问:“你家里就这些吗?还有其他烧制的瓷器吗?”

“没了,买的人不多,现在就这些了。”朱勇摇摇头,眼睛若有若的瞪了眼自家娘,估计被这娘们摔坏的多。

“那还能烧制吗?”徐方追问

“要是有人买肯定会,不过现在是没戏咯。”看徐方一直问其他闲散问题,朱勇以为徐方就是来聊天的。

徐方心里了然,随即笑:“朱大哥,这些瓷器你都给我装起来,我全要了,多少钱你说个数。”

?”朱勇以为自己听错了,愣愣的看着徐方。

“全要了。”徐方笑

“愣着什么,没听到人家全要了!”朱勇家的娘尖着嗓子训斥。

朱勇一时难以置信,讷讷:“这有十九件呢,加一块得一千八百多块。”

徐方掏出钱包,拿出十九张一百的放在桌上,温和笑:“这是一千九,朱大哥你这有箱子没,帮我装一下吧,装结实点,不然放车上颠碎了。多的钱别找了,就当包装费了。”

“呀,真全要!”那娘们惊喜了一句,拿起桌上的钱点了两遍,脸上顿时乐开了花,随即扭头:“一千九,老朱,赶给小伙子装好,多放几层气泡垫,装不结实看我不削你!”

接着又对徐方伸出大拇指,巴不停夸赞:“小伙子出手就是大方,一看出就不一般。”

朱勇此刻也反应过来,眼神有些:“好嘞,小兄弟你等会,我一定给你包装结实了。”

这些瓷器有大有小,一个箱子多了装六件,少了只装两件,用了四个箱子,才算把这些瓷器装好。

箱子底部垫了三层气泡垫,每个瓷器之间,又用气泡垫了三圈,最上面又用三层气泡垫盖着,然后才封箱。只要不是经历坠崖这种意外,肯定是没问题了。

“您有车吗?我帮您搬。”朱勇问

“先不急,朱大哥,我这还需要几件瓷器,你看看能不能帮我再烧点。”岳海村的瓷窑还没建好,而且徐方也不知手工瓷器的市场,徐方准备先不提招人这茬,而是先准备好足够数量的手工瓷器,到时摆在店铺里,看看游客的购买能力。

“还要?”朱勇很是,声音都有些失真:“要啥样的你尽管说,我尽快给你做出来。”

“也是一些瓷器,主要是摆件或者花瓶,寓意要好。比如步步高升、恭喜发财、阖家欢乐,或者代表一些怀,比如自信、高洁、高雅、纯净,我说的这些你能明白吗?”徐方看了眼老朱。

朱勇举了个例子:“比如我做个茶壶,外面的彩绘突出‘淡泊’的意境,是不是这个理?”

徐方眼睛一亮,没想到朱勇领悟能力这么高,笑:“对,就是这么个理,一个月你能做多少件?”

朱勇搓了搓手,:“我这还有砂锅生意,一个月也做不多。”

一旁朱勇的娘,可是钻钱眼里的人,听丈夫这么说,立刻把他拽一旁,笑:“帅哥,你要多少说个数,他老爹也是烧瓷的好手,他俩人一起忙,肯定能给你烧够数。”

“对对,我爹还能烧制一些。”朱勇也反应过来,有生以来头一回感觉自家娘还有点用

“二十件能烧制好吗?”徐方问。

“嗯,这肯定能!”烧瓷比较烦,但做熟练了,并不是很困难。

徐方看了看钱包,从里面拿出三千块钱放桌子上,笑:“你先烧制着,瓷器大小、形状,捡着拿手的都做出来。这三千块钱只是定金,不是最终的数,一个月后我来取货,你烧多少我要多少,钱不够我再给你补上。你别怕我付不起钱,一万两万的都管够。就有一点,质量是关键,丑话说在前头,要烧制出来的是次品,我可不要。”

朱勇心头一,急忙点头:“您放心,有质量问题的俺直接就砸了,绝不会拿出来卖。”

“行,那我下个月过来,质量这块你把关,要是合作的好,以后咱们可以长期合作。”徐方笑着说一句,搬着装瓷器的箱子朝外走去:“朱大哥,帮我搬个箱子,放外面出租车上。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