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204章 你们认错人了



“没问题!”壮实汉子快应承。

徐方笑着递过五百元过去:“得,那就靠你了,那四百是给他们的定金,你帮忙分下去,剩下的一百当介绍费了。”

壮实汉子把钱递了回来:“你给我们找活,咋还能收你这钱?”

徐方又给推了回去,温和:“你帮我介绍人,给我省不少时间呢,给报酬应该的,让大家准时过去就行,记得把设备也带了。”

壮实汉子心里一喜,伸出个大拇指:“老板快,放心,绝对不耽误您事儿。”

确定了杀的事儿,徐方打车朝秀兰大酒店行去。

“叮铃铃——”

车上,徐方手机铃声传来。看了号码,徐方眼里含笑,立刻了接听:“郑村长,下飞机了?”

郑秀兰也笑:“是,刚出机场,真折腾。还好听你的买了羽绒服,这边有点冷。”

“嗯,有车接吗?”

“有,正帮我搬东西呢,待会就到家了,你现在在啥呢?”郑秀兰笑问。

“山和扇贝都成熟了,明天准备上市,现在出来找人杀呢。”徐方回了句。

“杀的话,注意下环境,脏别乱排放,污染环境可不行,咱们可是风景区。”郑秀兰提醒了句。

徐方心一凛:“差点没注意,不过放心,我待会去租一个废过滤器,其他的杂物,直接理给蚯蚓吃了。”

“这个可以有,行了,有啥事再打电话,我上车了。”代一句,郑秀兰挂了电话。

徐方看着电话有些发呆,想着与郑秀兰的种种经历,出一抹笑容。

半小时后,出租车在秀兰大酒店总部停下。

“霍总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下车没走几步,一略带寒意的女声传来,徐方扭头看去,才发现一名女人,眼中带点愠看着一名中年男子。

那女人年纪约莫三十,染着浅长发,画着淡妆,大眼睛忽闪忽闪很漂亮。短,粉白小T恤,将材塑得很有致,不经意间的作,那半低的领口,团子就若隐若现。

霍寻眼睛看了眼,才笑:“天也不早,吃完饭也累了,去酒店休息休息,顺便深入谈谈合作,毕竟咱们合作,也不会仅仅这一次。”

崔瑶眼里有些厌恶,不的退了半步,摇头:“天不早了,今儿就这样吧。霍总,这货明天几点能取?”

“今晚不谈清楚,恐怕取不了。”霍总一脸为难。

“霍总,之前都谈的好好的,现在您这什么意思?”崔瑶撩了下头发问。

“不谈清楚,这货没。我这人就这样,什么事得谈清楚了才能行下一步合作。”

崔瑶眼神闪烁几次,终究还是压住火气,沉声:“霍寻,以前你囤了货被别人坑了,一直滞销。我当时并不缺那些货,看你不容易才接了手,才让你没遭受什么损失,我费了不少劲才把那批货理掉,本就没赚钱。”

“再后来还是我带你,结识饰品设计这圈子的人,你原材料生意才逐渐开起来。现在您翅膀了,不愁销售渠了,就开始过河拆桥?我就买点公,就开始推三阻四的?”

霍寻脸上有些发,不过心中的脏念,还是战胜了人,心一横:“崔总,你要这么说那就没意思了。公,整个闽南省就我这能大批量提供。年底了,很多活都需要用优质羽装饰,说实话,不少人都要在我这订货,知你这也缺,我都把他们都拒绝了。他们价格比你出的还高,要不是念在当年分,这机会哪留的到你?”

“你!”崔瑶深口气,:“要是不能合作就算了,以后别整这些虚的费时间。”

“这种*饰品生意,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,崔总真不打算做?让你竞争对手做了,别人可会质疑你们公司能力,以前的老客户很可能就失了。”霍寻抛出杀手锏,说完就站在一旁,笑盈盈的看着崔瑶。

看着霍寻那猥琐的眼神,崔瑶心里无比的反感,不过偏偏这贱人说的还是事实。年底了,大家的消费力度很大,各家商场都变着引顾客。

自己的主业生意,是给各种团队定做饰品,比如乐队、舞团、剧组、模特、艺人。其中漂亮的羽是很热销的装饰材料,一漂亮公,能炒到十几二十元一,年底这时候价格还能再高点,而收购价只要四五元,利非常可观。

如果自己没货,而其他人有货,自己的这些顾客,可能就永远被带走了。

“收购价格,我可以再朝上提提。”毕竟是商场,多年滚打,早就练就崔瑶强大的心态,深口气,心中的反感直接被她压下。

霍寻也心了下,随即摇头:“这怎么行,做生意要着良心做,擅自哄抬物价,这事儿我做不来。”

良心?这玩意你也有?崔瑶心中恼,深口气:“霍总,我跟您说一声,做人留一线,后好相见。前些子你再三跟我保证,货绝对不少我,所以我也没去别的地方找供货渠。现在年底了,运输公司大多关门,这次要是栽了我认。”

“不过今儿你跟我玩这套,到时也别怪我。当年我能让你生意做大,我相信也能带出第二个人。年后我找了新供货商,引到了闽南省,希望到时你别后悔今天的决定。”

霍寻有些恼羞成,本来他踌躇满志一定要拿下这女人,没想到最后这女人竟然死鸭子,反而要挟起他来了!

冷笑一声,霍寻脆撕开脸皮:“要么去宾馆,要么就别谈,给你十分钟考虑一下。”

“滚吧,累了一年,正好年底给自己放个假,这帐年后再算。”深深看了眼霍寻,崔瑶眼里已冰冷一片。

“年底这些天的利,应该占你们公司一年很大份额吧,既然你不想,那就祝你明年不喝西北风!哼!”霍寻甩手而去。

等霍寻一走,崔瑶挥了下拳头,蹲在地上把头埋下。

自己经营这公司,就靠充足的供货量和良好的信誉,才发展到如今的规模。哪怕后不少新公司追的很,但依旧不会威胁到她生意。

本来年底她读准备大一场,之前承诺好好的霍寻,竟然出尔反尔整这些幺蛾子。

她帮霍寻打开了青云市甚至闽南省市场,理说两家公司已经合作密才对。哪怕霍寻心有邪念,也不该这个时候给她下绊子。其中一定有别家公司,已经跟他串通好,才故意整出这子来恶心她。今儿哪怕她真跟他去了宾馆,恐怕明天也拿不到货。

这种遇到白眼狼,被人恩将仇报的感觉,加上业绩即将要受损的打击,让这兢兢业业打造生意的女人再也忍不住眼泪。

不远

霍寻拂袖而去,看到一文化衫的徐方一直盯他看,瞪了徐方一眼骂:“小子,看什么看!”

徐方扫了他一眼,声音也不掩饰,直接骂了过去:“*!”

霍寻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,今晚自己诡计没得逞正郁闷呢,结果连农民工都气他,卷了下袖子,指着徐方沉声训斥:“小子,信不信我找人死你?”

“不信,你要不找人死我,你就是*、怂货、蛋!”徐方一撇,拳头一用力,胳膊上顿时隆起完美的二头肌。

这爆发力十足的视觉冲击,顿时让霍寻哑了火。就他这么虚的格,恐怕不够这农民工一拳撂的。

“哼!土鳖!”霍寻愤愤说了句扭头就走。

“*慢走。”

霍寻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深口气快步离开这里。

徐方声音不小,蹲在不远的崔瑶自然听得清楚,原本霾的心顿时坦不少。随即她眉头一皱站了起来,因为她发现那农民工竟然朝她走来。

自己堂堂老总,被人看蹲在地上哭那也太丢人了,了把眼泪就想绕过徐方,却被眼前的民工拦住了。

崔瑶微微一愣,仔细打量眼徐方,这一看,不又是一愣。这家伙虽然穿的土鳖,但卖相却不错。剑眉星目,侧脸棱角分明,看着很有刚之气,而且很耐看!

“有事吗?”可能是因为徐方帮她出气的原因,虽然徐方看着土气,但她并不排斥。

徐方扫了眼崔瑶,虽然没那么漂亮,但脸型柔和,比较婉约,尤其眼里还雾蒙蒙的,看着颇有我见犹怜的韵

而且以他的视角,那团子就呈现在徐方眼里。

口气,徐方微笑问:“崔总是吧?你们刚才的对话我都听到了。”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崔瑶有些好奇。

“我们去聊聊?”徐方指了指酒店。

崔瑶又打量了眼徐方,这家伙穿成这样,难不成是想骗她顿饭?现在的骗子,骗人也骗出新高度了?

正在犹豫间,又听徐方:“我请客。”

崔瑶不笑了,你都穿成这样了,摆明着想蹭饭,还死鸭子。不过念在徐方帮她出气的份上,多花个千把块,她也能接受。

况且这犊子长相过得去,上气质也不让人讨厌,点点头:“行,想吃啥你点。”

到了酒店门口,门口站着的四名迎宾小姐,立刻躬问好:“徐总好。”

崔瑶闻言一愣,刚才门可没这待遇,随即笑着解释:“你们认错人了,我姓崔。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