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 招人杀鸡



将郑秀兰送到机场,已经下午一点半,取了票办了托运,让她下飞机回个电话,徐方想了想,又去了步行街,买了一箱葫芦,去老宋那装了酒才回家。

少了郑秀兰,家里的气氛也没那么活跃,三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。

随即邵静一拍脑袋,:“哎呀,忘了件事!”

“咋了,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!”柳海连好奇问。

“一号坑的扇贝已经成熟了,可以卖了!”

徐方心里一喜,才想到山也都养殖好了!

点点头:“行,明儿组织村民去捞扇贝,顺跟大家说一声安装海底冷热仪的事儿。”

有了主意,徐方找出林香雪电话打过去。

“徐方,啥事?”林香雪慵懒的声音传来。

“我这养殖的扇贝已经成熟,明儿就能供货,这菜可以敞开供应了。”

“太好了,最近扇贝太少,一桌只能点一盘,不少顾客已经有意见了,明儿早点送来。”林香雪惊喜

“还有件事得跟你商量,我这养殖的山也好了,推出主打菜‘’,膳丸,这两天都会配备。但这么多山留在手里,饲养时间久了只能增加成本。我准备杀一部分,全放冷库,你怎么看?”

“放冷库新鲜度会影响吧?”林香雪好奇问了句。

“这倒不会,现杀的直接冷冻,新鲜度不会变化,就是额外增加了放置成本。”

听到这,林香雪啧了一声,嫌弃:“这才多少钱,瞧把你的,有多少就都送来吧,咱们有储物的冷库!”

挂了电话,徐方想了想,今儿应该是止捕捞扇贝最后一天,村民应该都在,看着时间快到五点,徐方朝海边走去。

正在捕捞扇贝的村民,看到徐方过来,眼中有些好奇。

“小方,咋有空过来,村长上飞机了没?”张婶大声问。

“大家放心,郑村长已经上飞机了,”徐方振声:“今儿过来,想跟大家说件事。”

“啥事?”村民好奇问。

“今天是扇贝捕捞最后一天,明天就止捕捞了。这段时间休养生息,让扇贝尽快恢复以前的状态。但大家也不要为以后的生计发愁,明天会有杀的过来,大家养殖的山都会被清空,工资明天也一起发放。”

要发饲养山的钱了!

听到这消息,众人神一震。

“这好,年底了也有钱了!”

“可不呗,是有钱了!”

“太好了,今儿年货必须得多置办些,好久没好好过年了。”

等大家议论的声音逐渐变小,徐方笑:“还有件事跟大家说,一号扇贝养殖基地里,扇贝已经成熟,明儿大家没事的话,可以可以去荷姐家帮忙制作贝,做好大概一星期,每斤贝一块五。三斤扇贝能做成一斤贝,活不累,很轻快,要是专心点,一天赚两三百还是可以的。”

听徐方这么说,村民眼睛一亮。

贝好做吗?我们没做过。”李三叔有些担心。

“很简单,明天去王雪荷家里,让她教你们做。方不难,张婶,你不是做过吗,跟大家说说?”徐方看向张婶。

张婶大笑:“难啥,比炒菜还简单,还不要跟捞扇贝一样猫着,轻松。”

众人一听才放下心来。

“徐老板,那我们……”徐方从外面招工来的几人,全都眼巴巴的看着徐方。

徐方对他们真心不赖,赚钱比别的地方高不说,生活条件也好。伙食、住宿,相较于在其他地方活,简直好太多了。之前郑秀兰就说过止捕捞扇贝的事儿,最近他们人心惶惶的,此刻再不问,恐怕真要失业了。

徐方笑:“最近两天你们去养殖场捕捞扇贝,因为是我饲养的,所以不能斤算,直接给你们天算。薪资结,二百每天,然后就回家过年吧。以后这边的活比较少,你们要是不想回来,就去别地找工作。咱们这边的工地还缺人,你们要想回来,到时我跟柳总说一声,你们直接转去工地活。”

杨超这十多人,自从来了岳海村,就一直在柳海连那些工人的宿舍住下。大家都属于同类人,很快也融在了一起。各自聊天时,也知柳海连对工人不赖。不管是工钱还是福利,相较于外面的包工头好太多。

听到徐方的话,众人立刻欣喜点头:“行,俺们来,徐老板千万跟柳总说一声。”

“放心,不会忘了你们的,”安了这些人一句,徐方看向村民:“明天一早八点半,大家在舍汇合,会有专门的杀师父过来,大家帮忙把自家院里的捉住,装笼提出来。那些不需要抓的,就帮别人抓一下。一上午应该都能忙完,下午杨超他们会把捕捞好的扇贝送来,大家就能直接做贝了。”

“对了小方,你那养殖场里装的啥,扇贝长的真快。”李三叔有些好奇。

“那是海底冷热仪,可以控制海温度,从而改变扇贝生活习惯,让它们更快生长。不过这种仪器比较贵,一套装备下来,需要五百万。”

五百万!

之前徐方那个扇贝养殖场装冷热仪的时候,村民也都知,当时只知贵,但听到金额,大家还是震惊了下。

这么贵,他们是不敢想了,李二叔讪讪:“我就随便问问。”

徐方扬扬手,稳声:“这海底冷热仪我给大家装。之前外面的生意需要钱,一直没结余,今儿终于有点盈利,这扇贝冷热仪的钱我出,今晚回去订货,明后天就能送来。”

“这怎么行!”

“是小方,你都帮我们这么多了。”

“不用,我们等等就是,你赚点钱也不容易!”大家纷纷阻拦。

徐方脸一正,认真:“乡亲们,大家别劝了,小时候多亏你们照顾,虽然没有爸,但每天过的很开心。滴之恩还得涌泉相报,你们对我来说都是亲人,能做的我都会尽力做,你们就别推辞了。”

用徐方这么说,一些女人不抹了把眼泪。

“小时候没白你!”张婶笑着

代完这些,徐方回到家里,找出一个大箱子把酒葫芦装好,着摩托艇朝九山赶去。

四十分钟后,徐方到了总店,把酒葫芦放在办公室,打车朝最近的农贸市场赶去。

村里的人虽然会杀,但都是人工杀,杀一只得费不少功夫,这几万只全杀掉,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。

上门杀这种服务,好像网上也没有,徐方只能自己来市里找。

下午五点多,上班的人陆续下班,菜市场的人来来往往很热闹。

徐方直接到了家禽,入眼这一排街,全是卖家禽的,、鸭、鹅、鸽子应有尽有。

在市场逛了一圈,徐方来到一的地方。

这是一对夫妇,男的个头不高,但看着壮实,女的反而比男的高半头,年纪大概都在四十。

“小伙子,有事吗?”看徐方两手空空,壮实汉子笑问

徐方递过去一烟,笑问:“老板,杀一只多少钱?”

壮实汉子接了烟点上,也不隐瞒:“一块钱。”

“只做杀生意?”徐方又问。

“对,有啥事吗?”老板皱着眉头,眼前这小子神应该正常,咋莫名其妙的问这些。

“我养了些山,想全部宰了,得找些人帮忙,不知你们有空没?”徐方明来意。

和普通的,除了尾巴长点,其他没啥区别,壮实汉子考虑下:“?有多少只?太少了你直接拎过来,也收你一块钱。”

“数量很多的况下,你们一天能杀多少。”徐方问。

“那就多了,”壮实汉子笑:“机器拔好,人负责开膛清理内脏就行,慢点两分钟就一个,去了休息时间,我们两口子也能杀五百只,要是快点可能再多点,你有那么多吗?现在年前买送礼的人多,我俩一天能杀三百只呢。”

这价格并不高,徐方点点头:“你放心,数量几万只,肯定够,就怕你作不快,来不?来的话明早七点半,在九山脚等我。”

“九山脚?”夫俩对视一眼,去那地方杀?那地方好像没养场吧?

“我是岳海村的,去村里就得到九山脚,”徐方知俩不信,从口袋里取出钱包,笑:“你们要是去,我先给你一百块钱的押金。”

出手就一百块钱押金,夫俩顿时放下心来,汉子搓搓手:“行,七点半对吧?这活我接了。”

“我徐方,这是我名片。”徐方取出一张名片递过去,上面有他名字和电话。

老板收好后笑:“得嘞,徐老板放心,七点半准时到,等您到八点半。”

“放心,我也会守时的,”徐方笑了笑:“到了打我电话,我再去找几个人,你们两个速度太慢了。”

“嗨,还要几个?我认识几个杀的,你要是都给押金,我一起给过去。”壮实汉子提议

徐方眼睛一亮,都说同行是冤家,他还以为壮实汉子不认识其他杀的呢,当即笑:“这感好,杀的一般都两个人吧?还能再找八人不?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