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买酒

虽然没看帖子下发的评论,徐方也清楚,这事儿并不是简单解释,就能解释清楚。 (w W W .  . c o M)

秀兰集团的强盛,已经让餐饮界不少人感到恐慌。

天外天酒店的经营况,以及他们的谋,相信业界不少人一猜就能明白。但面对秀兰这样的对手,或者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,愿意拆穿的人显然没有。

在各路有心人推波助澜下,如果秀兰集团不应战,名誉必然会受损。

口气,徐方眼中闪过一意。

找出电话,给赵雨霏打了过去。

“徐总,什么事?”

“天外天给咱们下的战书,你都听说了吧?”徐方问

提到这个,赵雨霏语气也不好:“嗯,看到了,那酒店太无耻了,摆明了不下去,想要咱们膳配方。”

徐方哑然失笑:“行了大美女,别气哼哼的了。问你个事儿,你之前一直推崇天外天经理宋美荣,我让你挖她,她同意了没?”

“没挖成,不过她也没明确拒绝,对咱们酒店报以肯定,如果有机会的话,会首选咱们酒店。”

“可以,我知了。”徐方笑了笑:“天外天挑战的事儿你不用担心,好好经营分店。”

挂了电话,徐方打开秀兰大酒店的微博,拟定一条消息发布:

听说青云市天外天酒店,对我集团菜品提出质疑,我司感觉无比好笑。这么多顾客的承认、称赞,显然是对我们菜品的肯定。作为对手,你们一抹黑,难这就是你们酒店的竞争手段?

秀兰集团是个很有潜力的企业,因为秀兰大酒店、秀兰火锅店的开设,天外天酒店的营业额,三分之二,并持续走低。

本就暮西山的公司,竟然外聘特级厨师挑战秀兰,想夺取秀兰膳配方,对此行为,我司深感厌恶。

既然挑战上门,秀兰集团自然不会退却。如果贵公司获胜,膳无偿送上。如果秀兰集团获胜,请贵公司当辞退酒店经理宋女士(我司会高薪接收)。如若同意,三后,步行街时光广场应战。

检查一遍无误后,徐方点了发送。

……

这次挑战事件,因为天外天酒店的公然挑战,已经不单单局限在餐饮界传播,甚至上升到了全民关注的程度。

正当大家火热猜测,秀兰集团是不是不敢应战时,就有人把秀兰集团官博发的话,直接贴了出来。

这下网民立刻沸腾起来!

“秀兰就是牛叉!怪不得天外天扬言挑战,原来是营业额一大半。”

“秀兰大酒店没钱去吃,不过秀兰火锅真不错,这绝对是天外天的谋。”

“两家酒店的菜我都吃过,天外天的菜吃着不错,不过吃过秀兰大酒店的菜,就再没去过天外天。”

“楼上666。”

“时光广场,那地方大的很,三天后正好周六,必须得去看看。”

“作为厨人士,我也得去看看,不知两家的厨师都有啥绝活。”

时代在发展,网民也有自己的思想。看到秀兰大酒店官博发的帖子,一些人猜出了事的缘由。

闽南省高端餐饮群,此刻也无比热闹。

“听说了吗,秀兰集团被人挑战了。”一人把链接发出来。

“哎哟我去,天外天这招,不知找的什么厨师?”

“好像是庞建鑫,家一级大厨,厨艺了不得,以前在浦海市上班,这次应该是临时聘请来的。”

“卧槽,庞建鑫!天外天绝对聘请不起,应该是暂时外聘,应战用的。”

“这也太无耻了吧,除非秀兰集团能请到级别更高的大厨,不然这次真要输了。”

相对于市民对秀兰集团的支持,业界的人,对秀兰集团获胜倒没那么看好。

徐方关了电脑,正跟郑秀兰四女聊天,林香雪的电话就打来了。

“林大小姐,啥事?”徐方明知故问。

“还能啥事,应战的事呗,说吧,要准备哪些东西。”

林香雪并没问自己为什么要应战,唯一的态度,就是无条件支持。

徐方心里微微感,笑:“咱们要做的,都是咱们酒店有的菜,准备的东西不用太多,不过有一些还是得要的。去买几只山,最好一年以上的年头,再多准备个火炉,其他的就是佐料,我待会去市里直接买了。”

“行,正好几天没见你,你有空来我这。”林香雪笑

“得,晚上去你那。”徐方笑了笑。

“德行,想来就来,什么白天晚上的。”林香雪声音有些嗔

挂了电话,徐方笑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郑秀兰表示理解:“都准备好了,三天后咱们姐妹几个,也去广场看看。”

徐方点点头,着摩托艇朝市里赶去。

刚坐上出租车,徐方手机来了条短信,林香雪发来的,消息很简洁:天外天已应战。

徐方微微一笑,收起手机,笑:“师傅,直接开去古香街。”

“嘿,年轻人去那地方的可不多。”司机应了声。

四十分钟后,车子停下,徐方下了车。

古香街,是青云市的一条老街,以前很繁华,后来城市朝北边发展,这边也没了往昔的热闹。

这条街,以古玩居多,一些餐馆、店铺,依稀有老城的影子。

这里有家酒店,老宋酒坊。之所以知这地方,还是徐方爷爷喝这里的酒,平时一些引,有时也会用这里的酒,小时候爷爷带徐方来过几次。

这里的酒,是用土方酿制的。只有两种酒:白酒、酒。酒清冽,酒香四溢。

只是有些年头没回来,不知那酒馆还开不开。

印象中,那酒坊在这条街,朝前走五十米的巷口。

在青石路上走了两分钟,一偏头就见巷口一间小屋,门楣上方挂着“宋家酒馆”的招牌,还是以前的木匾。

以前徐方不识货,不过现在,却一眼看出来,这木匾是梨木做的,这么一小块,也能卖个二十万。

小屋后面是院子,也是老宋酿酒的地方。

阵阵酒香从里面飘出,徐方深口气,朝屋内走去。

屋内摆设很简单,两个架子。一个装白酒,一个装酒。瓶子都是一斤装的小坛子,看着很有韵

明码标价,一瓶二十。

不过也有几瓶酒,摆在柜子最下面,坛子漆黑,也不知里面装的啥,也没标价签,至于老宋卖多少,徐方就不得而知。不过爷爷以前买的酒,好像就是用那黑坛子装的。小时候也没见爷爷花过钱,徐方也不知价格。

店铺内却一人没有,徐方不叹了口气。

酒香不怕巷子深?

这话放到现在,已经很不合适了。

老宋的酒,口感可以说不错。可惜,就这么一小店铺,没名没气的,谁也不会买账。

店铺内没个人,徐方有些好奇,扯嗓子喊了几声:“有人吗?”

半天没人答应,徐方耳朵一竖,就听一微弱的哼声从院子传来。

徐方推开小屋后门,不为眼前一幕一呆。

一老头躺在地上,脸,冷汗涔涔,双眼闭,显然是发病了。

徐方快速走过去,手搭在老者脉搏,随即快速撕开老者上衣,取出五银针,迅速封在老者肝、脏两

内医诀匀速运转,一温和之力顺着银针捻,渗入老者内。

随着徐方银针捻速度加快,老者已经虚弱的呼,忽然开始加重急促,蜡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红

五分钟后,老者的呼才平稳下来,徐方长口气,直接收回银针。

老者的肝严重受损,早些年应该喝酒过多,加上肝脏应该被人伤过,几乎残废,本来早该死了,不过碰到了高手得以施救。

虽然命保住了,但随着老者年龄增长,肝脏本就不好的老者,这些年应该没接受什么调理,现在终于复发。

还好碰到了自己,不然这老头绝对活不过今天。

没等两分钟,老者也睁开眼睛。

虽然刚刚已经昏,但发病的时候,老者心里清楚。本以为自己死了,当看到还在自家院子里,边还坐着一名年轻人,不惊讶问:“大兄弟,你救了老头子?”

“想来买酒,看没人应声,就后院看看,看你倒地上,就把你扶起来。老爷子,你这肝脏不好,以前喝少量酒可以养生,但现在年纪大了,沾酒就伤,能戒就戒了吧。”徐方劝

“嘿,老头子我还能活几年?想喝就喝点呗。大兄弟,你来买酒吧?要白酒还是酒?”老头子问

徐方笑:“白的。”

老宋头带徐方朝小屋走去,从柜子上拿了几瓶酒出来:“要多少?尽管拿去。”

徐方买白酒,留着第三天比赛用的,其中一菜里需要。

也用不了多少,徐方笑:“来五瓶吧。”

“钱就不要了。”老宋头给徐方装好。

“这怎么行。”徐方丢了张一百的扔桌上,提着酒就出去了。

“哎!大兄弟,这钱我不要!”老宋头拿钱追上去,却哪有徐方这大小伙跑的快,几步徐方就出了这条街。

看着徐方跑远,老宋头叹了口气:“这小子心眼真好,比以前那老头子厚多了,可惜比老子死的还早。”

徐方出了街,打辆车朝酒店总部行去。

看着旁边放着的酒,徐方拧开一瓶,放在鼻尖一嗅,眉头不一皱。

虽然还有当年的那种酒,但和印象中的酒香,还有不少差距,急忙住司机:“哥们,回去,开回去!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