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我买你那栋楼

苗雅眉头一挑表示不信,凑过去小声问徐方:“帅哥,你过洛影没?说实话!”

从徐方的角度,苗雅那吊带几乎没有任何遮掩作用。 看清了全貌,徐方脸一红,尴尬:“绝对没有!”

洛影没好气:“你就不能消停会,就你这领口,啥都被人看完了。”

“嘿,姐穿成这样,不就给人看的。行了,不你们了,今儿好好喝一杯!”

洛影对苗雅关系很铁,对这个朋友自然了解,虽然外表了点,但内心却是十足的女强人,有苦很少说,这次找自己来,应该有十分不顺心的事想跟她吐槽,当即问:“酒不急着喝,出啥事了?”

“嗨,我手里就一个公司,除了生意上的事儿,其他哪有啥闹心的!算了,我这行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洛影不乐意了:“嘿,有这么埋汰人的吗,就算我不是做服装生意的,怎么也是养殖场老板,你说说啥事,或许我给你找出个活路呢。”

“哎,要是经营方式上的问题,我肯定就找你聊了,不过这次是原材料的事儿,优质布料被人家给断了,其他供货商要么漫天要价,要么没这质量的,我也没更好的渠。姐这主打的衣服,都是中高层市场,没有优质面料,招牌肯定要砸了。”苗雅无比蛋

“供货渠咋突然断了?”洛影有些惊讶:“你这服装厂都开五六年了,供货渠应该很稳定才对。”

想到这,苗雅一拍桌子:“草他老的,还不是我那办公楼的事儿。”

徐方眼睛不一跳,每次苗雅的作只要大点,俩团子就清晰落入徐方眼里。

洛影也没听明白,追问:“你们办公楼不在二环吗,咋了?”

“那栋楼是我父留给我的遗产,姐也不差钱,自然得留着。中间两层我当办公室用,其他楼层都租出去了。一般租房都是三年一个期限,我那楼里的大部分公司,今年正好到期。那孙子也不知从哪听到的消息,想让我把租客全赶走,然后低价买了。”

徐方和洛影何等聪明,瞬间听明白了。

想来是苗雅的布料供货商,用布料来要挟苗雅卖楼。但因为价格太低,没谈成。

“出了多少钱?”洛影问了句。

“三千万,草,老娘那楼十二层,每层廉价卖五百万,怎么也得六千万吧?直接砍了一大半,有这么傻比的玩意吗?”父遗产被人算计,苗雅满心火。

洛影也同仇敌忾骂:“为了钱脸都不要了!不过他们这么不要脸,也是掐中你死。你现在的服装厂,每年也有几百万的利。要是因为没有原材料倒闭了,以长远的目光看,你肯定是亏了。”

“是,所以我才憋屈。”

徐方心中一,他现在最缺的,恐怕就是楼了,当即弱弱问了句:“那楼地点在哪?”

“在二环,地势很好,雅儿父以前做房地产的,那套楼地势不错,就留给雅儿当嫁妆。一切商业标准建造的,适合开商场,也可以租出去做写字楼,利用价值很高。以咱们的地价来看,应该能卖上八千万。那人只给了三千万,这也太不要脸了。”洛影给徐方解

徐方听着心里一

虽然还没见到楼盘,但洛影这人他比较了解,很少来虚的,既然这么称赞那楼盘,想来是不错。

而他的秀兰大酒店,想发展的话,肯定要开到江陵市的。

秀兰集团缺的不是钱,但繁华地带的楼盘,早已各有用,能出售的很少,这也是秀兰集团发展的一大难题。

如今有这么好的地方,徐方岂有错过之理?

口气,徐方问:“苗总,那栋楼您留着用大吗?”

苗雅长叹口气,:“姐的服装厂不能开在市中心,都在近郊建着,那办公楼我留了两层,也就平时和客户谈合作用,而且客户一般都直接去服装厂,很少去办公楼,所以用不大。那帮孙子先开了三千万,估计最多也就出四千万。这么憋屈的卖了,我宁愿服装厂不开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不就是布料的问题嘛,与其在这抱怨,不如出去跑渠,看看哪儿还有好布料的供应商。”洛影出谋划策

“哎,那家布料提供商,是咱们闽南省布料的头企业,在东南一带很有影响力。先不说别家没那质量的布料,他们估计也放出了话,不让别家给我供货。想找供货渠比较烦,耗时比较长,等我找到渠了,这么长时间没货供应,消费者的认同感也没了。市场变迁的这么快,我这边落后了,别家服装厂肯定趁势崛起,到时我再想追上去,更是难上加难咯。”

徐方闻言,突然问了句:“苗总,那栋楼在哪,您能带我看看吗?要是合适的话,不如卖给我得了。”

“卖给你?”苗雅有些诧异。

“嗯,我确实有买栋楼的想。”徐方点点头。

“我手机里有照片,当时招租用的,一直没删,你看看,”将手机相册打开,苗雅看向洛影:“洛娘们,徐方做啥的这么土豪?这一开口就买栋楼。要是有赚钱的子,姐脆跟你们混。”

“嘿,开酒店的,你做得来吗?”洛影一撇。

“用我那楼开酒店?想是好的,不过这都什么年代了,老牌酒店早已深蒂固,新酒店只有倒闭的份儿。”苗雅直接断了想

徐方看着相册,每层的地方很空旷,中间几乎没有承重墙,都是柱子居多。这也有个好,如果自己真收购来,可以自己的想直接布局。

越看越是满意,在地图上查了查位置,徐方眼睛一亮。

这地方很妥!

“苗总,您开个价吧,卖的话得多少钱?”徐方突然问。

这么快就看中了?这家伙不是在扯犊子吧?看了眼徐方,眼神还算认真,倒不像说谎,犹豫了下:“以市场行,我那楼卖到八千万以上没任何问题,徐总打算出多少?”

“八千万,分期付。”徐方说出了自己筹码。

洛影首先不乐意了:“八千万就已经很低了,还想分期付,你这也太贪心了吧?打算几年还清?”

徐方自然不会坑人,直接挑明:“不是说一些租客今年才到期吗?我们以最后一家公司搬走开始计算,一年内还清。”

苗雅也在低头考虑,虽然这价格比布料供应商高了不少,但和市场价比还是低了一点,而且这家伙还要分期付款。

不过这家伙是洛影的朋友,考虑人的关系在,这事儿倒不是不能谈。

正要说话,就听徐方接口:“我这整好认识一家做布料生意的,不知对苗总有没有帮助。”

苗雅心中一突,急切问:“不知是哪家?”

“浦海孟家,主要经营的布料生意,历史比较悠久,从唐朝传至今,有一首诗‘仙染凡尘落孟家,三千丝绸胜月华’,说的就是孟家的布料。”

“仙染凡尘落孟家,三千丝绸胜月华。”轻轻念了一遍,苗雅眉头皱:“这首诗很熟悉,浦海孟家我好像也听过,生产的布料很高端,你能要到他们的供货渠?”苗雅问。

“也不知你需要哪样的布料,我也不确定有没有,不如我这给他打电话,问一问况。”徐方提议

“好,辛苦徐总了。”苗雅语气又客气几分。

徐方也不墨迹,找出孟晓妍大哥孟轩的号码拨过去。

没响两声,电话就通了。孟轩也知了徐方和孟晓妍的况,也不再妹夫,大笑:“徐老弟,你不厚,跟我妹妹演双簧,害得我以为家里了个宝。”

“轩哥客气了,晓妍那么优秀,我哪配的上。”徐方客气了句。

“你俩能在一起,我这做大哥的也放心了,”笑了笑,孟轩切入了主题:“这次有啥事?尽管说。”

“闽南省江陵市这边,有家……”

“雅妃。”苗雅悄悄提醒。

雅妃的服装厂,走的是中高档路线,现在布料供应商那边出了问题,我想问问你那布料,有没有适合她这儿的。”徐方说明来意。

“哈哈,需要啥布料尽管说,说实在的,中高档以上的布料种类,我还真不知哪种我们没有。”提到原材料,孟轩底气很足。

苗雅把她手机递来,上面写着她需要的几种布料。

徐方看了看,问:“品重磅真丝有吗?”

“有,A品、品、高、顶级种类都有,品级的批发一米三十元,要是你需要,价格可以再优惠,我直接成本价给你。”

“顶级也有?品三十每米是吧,行,品珍珠缎面有吗?”徐方念出价格让苗雅听到,也在提醒孟轩,自己是在帮别人问价,价格尽管照常。

苗雅闻言顿时捂,差点了出来。卧槽,品只要三十一米!

马勒戈壁的,自己之前的供货商,一直以四十五每米的价格给她,想到这里,她差点气吐血。

更让她的是,竟然有顶级面料!

要是有这种面料,她公司设计的服装,肯定能打入高端市场。

孟轩不知苗雅心里咋想,继续回答徐方问题:“有,质量更好的高、顶级都有。品价格,一米四十。”

“质量也有到顶级的,品每米四十,行,我记下了,细丝绸有吗?”

孟轩嗯了声:“有,这个六十每米。”

徐方笑:“每米六十,好,我都记着了,暂时就这三样,要还有其他需要的我再联系你。”

“可以,有时间来浦海,老爷子每天念叨你呐。”孟轩邀请

“成,今年肯定要去的。”徐方又寒暄几句,终于挂了电话。

正要跟苗雅汇报下,就看到苗雅无比狂热的盯着他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