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徐方骂人

    这张菜单上,只有一主菜,炖羊。其他都是凉菜配着,反面则是主食与酒

    也就是说,来这家吃饭的人,都是冲着这羊来的。

    一瞬间,徐方不一个灵。

    周洁看没什么选择,直接要了二斤羊,让他们炖一锅。眼睛一扫,就看到正发呆的徐方,不微微一愣:“徐方,你咋了这是。”

    徐方反应过来,感慨:“就一菜,能来的肯定都是不排斥吃羊的。如果店内羊不错,很容易积攒出大量的回头客。我想到了秀兰大酒店,以前我每天在想,要不要多加一些主打菜。到了现在才发现,一的加主打菜,反而会因为选择太多,失去了主打菜的意义。以后在主打菜方面,还得多多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这来人家店里吃饭,还学到了人家髓。”周洁忍不住笑了,否认:“也不能说现在秀兰大酒店发展错了,如果你们每菜都是主打菜的平,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就是秀兰的菜口第一,大家吃饭肯定会首选秀兰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也是个理,”徐方不置可否,笑:“对了,招人这事儿,最近也可以展开了。不管一个月后你留不留下来,最好能招一个懂养殖的人才,这样能帮你分担不少东西。至于其他的基础员工,你看着招人。我们主要目的不是出售蚯蚓,而是给山提供食材,并产出蚯蚓粪。”

    周洁表示理解:“这个我懂,你放心就是,人才这个你不用太担心,我有一些朋友,对蚯蚓养殖很有见地,待会我问问她乐不乐意。其他普通工人好招,咱们这个活,也不咋累,和工地工人一样的待遇,还是能招不少人的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后,徐方带着周洁去了一家租车公司。要在这生活一个月,有辆车也方便。

    十分钟填完单子,办好保险,徐方便开着一辆银大众,一起朝荒地赶去。

    带周洁转悠一圈,周洁对这地方比较满意:“土地还算平整,到时雇十辆大挖掘机,两天就能把场地推好。然后工人们直接垒砖、搭架子,速度给力的话,一周就能投入使用。然后后面,咱们要在二百亩地上,全部搭起雨棚,不然一旦下了下雨,积太多排不给力,对蚯蚓影响比较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看着来吧,搭雨棚也很简单,可以同步行,不磨洋工半个月肯定能建好。”徐方很乐观。

    逛完一圈,下午闲着没事,周洁看了看徐方的衣服,笑:“走吧,闲着也是闲着,带你逛逛商场。”

    徐方也没拒绝,方向盘一打,就朝市中心赶去。

    女人天生逛街,徐方和跟班一样,跟在周洁后。

    逛了一个多小时,周洁的热劲才降低,一扭头看着徐方,依旧神采奕奕,不微微一愣:“不累?”

    “还行?咋了?”徐方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们男人不是不逛街吗?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一乐,自己从军六年,有时在炮火中多次虎口逃生,甚至要徒步奔跑一天,走这点路算啥?

    不少小说中描写兵王、杀手之王跟女主逛街,走几步就累,简直在扯犊子。

    一个兵王、杀手之王,必须要适应各种份,并把这个份做的无比优秀,才能没有破绽、无懈可击。陪女人逛街这种生活上的小事。这都做不好,何谈“王”?

    微微一笑:“跟美女一起逛街,走一天也乐意。”

    周洁心里美滋滋的,看徐方的眼神又顺眼几分。

    反正最后都是徐方付钱,周洁顺给他挑了两件衣服。换上衣服的徐方,果然神一变,神清气朗,看的周洁眼睛一亮,心头漾。再也没心逛街,拉着徐方朝宾馆赶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回去了?”徐方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等回去就知了。”周洁漾坏一笑。

    到了宾馆,徐方终于知周洁为什么着急回来。

    奋战了一个多钟头,两人才算消停。

    今天的时间很充裕,年近四十的女人,需求已经到了很恐怖的地步。

    周洁也不知自己虚了多少次,但每次只要恢复点力气,必然要撩拨徐方。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的锋,哪怕是徐方也受不了。本来习惯六点起的徐方,第二天直接被一段电话铃声吵醒。

    叮铃铃——

    听着不断响的手机,徐方拿过一看,是蒋雯的。看了看时间,竟然已经十点。

    “蒋雯,啥事?”徐方温和问。

    蒋雯笑:“徐老板,这边我已经准备工了,你们要来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开始,我待会过去,人都招齐没?”徐方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种短工期,乐意接的人没那么多,不过也招了五十多人,今天再加把劲,一定能招够一百,你放心,工期绝不会耽搁。”蒋雯保证

    “行,那你就看着来吧,我先挂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,徐方声音突然一顿,就听电话那边传来一声音:“蒋工,外面来了不少人,不让咱们工。”

    “徐总,您先等等,回头再跟您说。”蒋雯匆忙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徐方愣了下,心不一沉。

    听那边的意思,应该是有人去养殖场闹事了。

    快速穿上衣服,抄起桌上钥匙,熟练的发车子朝外环行去。

    没有监控的地方,徐方的油门直接踩到底,原本要四十分钟的路,愣是被徐方二十分钟开到。

    刚下车,就见不少民工打扮的人,陆陆续续朝外走。

    而荒地里面,三十多个气的年轻人,正不断吆喝。

    “都他滚,跟你们朋友说一声,谁敢来这地方活,别怪我们死他!”

    “赶滚,再不滚打断狗。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瞅什么瞅,赶滚。”

    蒋雯清瘦的子,也出现在徐方视线,正指着一群混混斥:“现在是治社会,你们闹什么,信不信我马上报警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傻比,这工程是你承包的吧?我劝你赶滚蛋,以后再接手这活,信不信让一百个人把你了?”为首一青年嚣张指着蒋雯。

    蒋雯哪里见过这种阵仗,一时心里无比慌乱。

    徐方深口气,拦住要走的民工,:“都别走,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民工们倒没注意徐方开车来的,看他这文化衫,也有些好奇:“咋了,大兄弟?”

    徐方温和:“没赚到钱就走,今天不白忙活了?你们都在这等一会,十分钟后正常开工。”

    看徐方一脸自信,民工们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皆对徐方的话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,这些混子可不好惹,经常闹事。他们上面有人,警察来了也不管用。不少工程就因为他们,活都不下去。这地方,我估计也了。”一中年民工,似乎经历过不少事。

    看大家都不信,徐方笑了笑:“大家别着急,我就是这家养殖场的老板。今天的工钱,先给大家结算,然后再活,都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听徐方这么说,众人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先给钱?

    反正也就多等十分钟,人天生有看热闹的心理,闻言也不着急离开,站在路边看着徐方如何理。

    “小娘们,咋还不走?难不成空虚的时间久了,看我们兄弟多,还想留着做点啥?你放心,我们兄弟们都是古热肠的活雷锋,有求必!”

    为首的一魁梧青年,就留着正中一做头发,跟西游记里的红孩儿发型类似。胳膊上的纹很是狰狞,看着蒋雯确实很有气质,也起了歪心思,伸手就朝前捏去。

    “!”蒋雯心里一惊,急忙后退,但因为路面不整,被浅坑一拌,眼看就要倒地。

    一绝望的感觉席卷全,蒋雯心一沉。

    自己肯定跑不了,想报警估计手机没拿出来就得被抢走,那群民工应该也不敢得罪这群混子。

    自杀的心都有了的蒋雯,本以为会摔倒在地,然后再被这群人凌辱一番,忽然就感觉一稳,似乎被谁给接住了。

    随即一温和的声音传来:“蒋总,大早上的就招这几个小工?这样气的,一天工钱最多给五十,不包食宿。”

    蒋雯心里一愣,这声音咋这熟悉?猛地睁开眼睛,就看到一脸淡然的徐方。

    “徐总,您怎么来了?”蒋雯惊喜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养殖场,工不得来看看嘛。”

    为首青年角有些扭曲,啥?我们这样的小工,一天只给五十还不包食宿?

    “海哥,这小子不给面子。”旁边一头发染的五颜六的青年,指着徐方嘻嘻笑

    海哥脸也有些挂不住,指着徐方喝:“小子,你知我们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小工?”徐方满脸惊讶。

    海哥有些想吐血,这傻比从哪里看出他们像小工?:“别跟老子装疯卖傻,这养殖场你开的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什么来头,你听好了,这地方不允许施工,产权必须出来,或许花爷心好,还能给你点补偿,不然到时财物两空,跪着求我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产权不给,我还继续工呢?”徐方表很无辜。

    海哥强忍着砍死这孙子的冲,脸凑近徐方厉声:“轻一点瘫痪残废,重一点让你死!”

    果然,说出这话后,徐方已经是一脸震惊的表

    对这效果,海哥很是满意:“相信兄弟也不傻,乖乖照做还能个朋友,我想你一定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想象中徐方急忙点头的场景,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没等海哥脸上笑容敛去,就听徐方指着他鼻子骂

    “明白你痹,刚老子在纳闷你娘咋生了你这傻比玩意。今天老子就工,产权谁也不给,我倒看看你怎么让我瘫痪残废尸骨无存!”

本站访问地址http://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