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咱先谈笔生意

五分钟,十分钟……随着时间的逝,王雨竹脸也越来越红。

之前蔡姐就跟她说过,徐方那犊子可不是一般的厉害,现在看来,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想着想着,王雨竹手朝下,不多会也哼了起来。

一小时后,屋内的静终于消停,王雨竹也长了口气。

蔡琴和徐方说了会话,:“我出去洗洗脸,咱们早点吧,忒累了。”

说着,蔡琴就朝外走。

听到开门声,王雨竹一愣,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蔡姐家。想要躲起来,已经来不及了。

蔡琴同样注意到了王雨竹,愣了几秒大声:“你啥时候来的?”

“刚……刚来没多会。”王雨竹结结巴巴

“你,你来怎么不敲门。”蔡琴脸有些红,看王雨竹这样子,显然把徐方和她的事儿抓个现形。

看着满脸羞红的蔡琴,王雨竹才反应过来,又不是她在做啥事,她张啥?

想通这个,王雨竹一把掰开蔡琴,看了看那被战斗过不知几万回合的地儿,感叹:“我怕敲门耽搁你好事,不过徐方那犊子,真是够的。”

注意到王雨竹目光,蔡琴斥一声:“滚蛋!”

说着,羞涩朝屋内跑去。

十分钟后,徐方才和蔡琴出来,看到在沙发上一脸笑意的王雨竹,徐方尴尬:“那啥……呵呵,火锅店马上开张,我跟蔡姐。”

“嗯,我懂,这的很深入嘛。”王雨竹揶揄

“对了,你有什么事没?”徐方有些好奇,这都快十二点了,这妞咋还朝蔡姐家跑。

想到来的目的,王雨竹喜上眉梢,神秘:“徐方,你知咱们今天营业额多少吗?”

“应该比以前少个三五十万吧?”徐方也不确定,虽然开业了,但毕竟中间停业了一天,知开业的人应该没以前多。

“营收一百八十万!”王雨竹

“这么多?”哪怕是徐方,此刻都很是诧异,平时的营收也就一百五十万,今天开业,竟然生生多了三十万。

“不是今天才开业吗?怎么还了?”蔡琴也瞪大眼睛。

徐方只是一想,便明白过来,笑:“这得多谢卫生局发的公告,你们看看,咱们的营养指数,比其他酒店高十五倍多,价格都等同,大家当然会选择好的。原本其他酒店的客户,应该有不少冲着这个来咱们店吃饭。相信今天只是个开始,未来三天都会有一定幅。”

“今天咱们营收一百八十万,要是再,还不得破两百万!”王雨竹惊叹

“咱们酒店名气越来越大,在白禾市已经备品牌效应,火锅店的场地,要赶选好,到时我找海连给咱们装修。”

“行,你放心,地点一定都挑好的。”蔡琴保证

对蔡琴能力,徐方很是放心,又看向王雨竹:“最近观察酒店客量,如果咱们酒店每天位置爆满,和我说一声,咱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楼盘,买下来开分店!”

能把五星级酒店开分店,这中间有多少困难,王雨竹自然清楚,而此刻她竟然做到了,:“好,我一定找最合适的地儿。”

既然王雨竹来了,徐方自然不好意思再和蔡姐住一起,找间空房就去了。

王雨竹本就打算不走了,跟着蔡姐屋,当看到那凌乱的被单,又笑话了蔡姐几句。

……

一早,徐方醒来后,给两女准备好早餐。

吃过饭后,王雨竹去酒店上班,蔡琴也出去找火锅店场地去了,徐方打开蔡琴电脑,在网上搜索蚯蚓批发。

之前周洁和他说过,白禾市这边好像有家口碑不错的地养殖场。

果然,排在搜索引擎第一页的链接,都是白禾市一家“活力地场”的店。

去后,里面有对蚯蚓的介绍。

大、中、小号都有,品种很齐全,养殖五年历史,在内来说,算是比较成熟的养殖场。

这两天必须要养殖,徐方不敢耽搁时间,出门打辆车朝市外环赶去。

那地方可真不近,五十分钟,出租车才把车停下,打车费九十。

下了车,徐方打量下这地方。

前面有一三层的楼,上面挂着“活力地场”的牌子。一层的房门开着,里面布局的倒有模有样,像个正规的办公室。

办公室后面,则是各种养殖的棚区。

办公室里有两人,正在谈事儿。徐方不方便打扰,找个沙发自个儿坐下歇息。

“唐公子,你给我打电话订货,虽然数量庞大,但我相信唐公子为人,定金都没要,直接手准备。你也再三保证,这批货一定会买。现在你跟我说不买了,我们场得承担多少损失?”一女人

徐方打量了眼这女人,三十五六,一职业装,小短,看着很端正。长相只能算中等偏上,双眼皮大眼睛,不惊艳但很耐看。团子规模宏大,里面低领的小衬衫,将里面的深壑呈现,很引人注目。

对面则是一名青年,看着生气的女人,笑:“万溪小姐,你这么冲我发脾气也不对。实话跟你说,之前我确实需要大量地,你也知可以入,有一家中公司想大量购买,我就接了这活。他们一再向我保证,这批货一定会收,结果突然出尔反尔,让我也措手不及。其实我跟你一样,都是受害者。”

听到这青年的声音,徐方眉头一皱,有点熟悉

唐公子?

想到万溪对他的称谓,徐方不一笑,立刻想到了是谁。

自己第一次去百草堂的时候,也第一次见到欣,当时他就在欣旁边,求欣带他见林香雪,好像自称是什么医生来着。

结果欣晕倒,原本对中医百般嘲讽的唐辰,也是束手无策,最终灰溜溜的逃跑。

这么长时间过去,徐方差点忘了这人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重新遇见。

不过虽然长时间不见,这小子心眼依旧贼坏。徐方不,悄悄听两人争吵。

“你是受害者?我囤了百万多元的货,这可是一大笔支出,因为你的不靠谱,谁来给我买单?”

唐辰脸一变,厉声:“万小姐,咱们之间没有签任何合同,咱们之间的约定,也没任何律效益,所以这事儿你说怪我,完全就是污蔑。”

“你!”万溪呼有些重,挥挥手:“你回去吧,算了,希望以后不要再有合作的机会。”

看到万溪认命的神态,唐辰心里有些得意,小样,跟我玩。

当即换上温和的笑容,缓声:“万老板,本来这事儿就不怪我,我能来一趟,也是希望能给万小姐减少一些损失。”

“减少损失?”闻言,万溪强压住火,沉声问:“你说说看。”

“对这次毁约,说实话我心里很愧疚,毕竟地压在手里,只会不断增加你们的成本。而且地这玩意,买的人确实不多,你们出货也困难。不如这样,三元一斤理给我,有多少我要多少。”

看着唐辰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,万溪银牙,沉声:“唐辰,这蚯蚓就算送人,也不会卖给你,请回吧!”

“万小姐,你再考虑考虑,或者你认为多少价格合适,咱们可以谈。”

“就之前的合同,十万斤,每斤十二元。这价格我已经压到最低,做不到就别费口了。”

“万小姐,你这样就没诚意了,蚯蚓压在你手里,成本只会越来越高,理给我是最妥当的方。”唐辰在做最后的努力。

“滚!”万溪实在忍不住,直接爆了口。

唐辰脸一沉,:“万小姐,你怎么还骂人?”

徐方再也忍不住,从沙发上站起来,惊讶吼了句:“咦,这不唐公子吗?这都半年没见,咋还气虚、脸苍白?这是肾虚没好的表现。”

“谁?”唐辰一个灵,急忙回头。

当看到那文化衫,唐辰心头大,当时就是这小子,让他丢了人,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了他。

“怎么,肾虚就罢了,记也不好了?”徐方更加诧异。

“记你老!”本就心里愤的唐辰,一挥拳头朝徐方打去。之前学习过散打,虽然现在虚,但他相信对付这土鳖,还是绰绰有余。

不过拳头还没到徐方上,就被徐方一把抓住,冲着唐辰咧一笑,徐方森然:“你敢骂我。”

“骂你咋……”

“啪!”徐方直接将唐辰拎起来,一巴掌就呼过去。

“啪啪啪!”徐方的手很快,很快,几十巴掌就过去。手劲虽然很大,但徐方力控制的很好,让他、让他脸肿,但就是晕不过去。

两分钟的时间,唐辰就开始哭爹喊娘。

“滚蛋吧,下次再教训你,别耽搁我谈生意。”徐方抬起一脚,直接把唐辰踢到门口。

只是一个照面,自己就没还手之力,虽然唐辰这人蔫儿坏,但并不傻。怨毒的看了眼徐方,捂着脸朝外跑去。

徐方看着一脸痛快的万溪,笑:“没吓到你吧?”

“没有,真是打到我心坎里去了。走,我请你吃饭。”虽然不认识眼前的人,但毕竟帮她除了口恶气,万溪招呼徐方朝外走。

徐方手一拦,笑:“别急,咱们先谈笔生意。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