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你有熟人没?

“小方,你现在有时间没?大哥这有点事儿,想请你帮个忙。”沈建温和的声音传来。

徐方听后一愣,找我的?

对这一心为民的好市长,徐方很有好感,将自己的糟心事放一边,笑:“成,有空,啥时候过去?”

“现在方便吗?”看了看时间,沈建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嗯,方便,去你家是吧?”

“行,辛苦你了。”

华德云诧异的看着老友:“我说老沈,你还真找了人?”

“必须的。”

“瞎折腾,我这病就算了,你心那个,不如分析下我现在的境。”华德云并不相信自己的病还有救。

沈建却不着急,悠闲的坐在沙发上饮茶,一副老神在在的姿态:“老华,以前你就喝茶,现在有啥好货,也不张罗带点来。”

华德云差点吐血,自己跟你谈正事呢,你丫能靠谱点的?

又和沈建聊了半个多小时,华德云几次想跟沈建谈后事,都被后者直接略过,此刻终于忍不住,沉声:“沈建,你别闹了,我都这样了,哪还有闲心跟你闲扯,你这样气我,今儿我死你这,我看你怎么办。”

“叮咚——”

门铃声传来,沈夫人笑:“应该是小方来了。”

沈建也来了神,笑看着老友一眼,松口气:“行了,看你一副衰样,待会让徐老弟给你治治。”

华德云皱着眉头,看沈建这模样,似乎对“徐老弟”很看好,难不成还真是神医?一时间,华德云心里也生出几分兴趣。

很快,当看到沈夫人带的人来,华德云彻底失望。

文化衫、大衩,就这打扮别说神医,说他是医科大学毕业的他都不信。

“哎呀,这么晚了把你来,太烦你了。”沈建并没半点市长架子,急忙迎了上来。这小子不仅仅是他女的救命恩人,同样也是青云市的纳税大户,于公于私都不能怠慢了。

“这才说明事重要,沈大哥,到底啥事这么急?”徐方很是好奇。

“有点私事,这是我朋友,出了些问题,不知你能不能帮忙看看?”沈建搓着手问

徐方这才看向华德云,随即眉头就是一皱。

华德云看着眼前的年轻人,心中本就不信什么神医,再看徐方装模作样,心里更是不屑。不过居高位,早已做到喜不形于,平淡问:“小兄弟不需要借助仪器检查吗?”

这人眼中的鄙视,徐方哪会看不出?不过作为一名医生,而且他还是沈老哥朋友,徐方也不愿计较,:“气虚弱,两眼憔悴,脸上皮肤红白杂,一看就有重病在。”

“是,大家都看得出来。”华德云接了句话。

“憔悴并不是营养不良,反而是营养不均衡,如果我没猜错,这位大哥这么久了,维持能量的,并不是靠吃饭,而是营养吧?”徐方平静问了句。

华德云心神一震!

自己这病,沈建也才知,而且这么长时间,俩人一直聊天,甚至厕所都没去过。弟妹也不可能在开门的功夫,就把自己病说清楚了。

只是看几眼,就点出了自己症状,这小子有两下子!诧异的看着徐方,惊问:“小兄弟,还能看出来啥不?”

“相信了?”徐方笑眯眯问了句。

看着徐方似笑非笑的模样,华德云老脸一红。不过毕竟是一市之长,拿得起放得下,笑:“小兄弟真是慧眼如炬,服了。”

“胳膊伸出来。”徐方吩咐一句,手搭在华德云脉搏。

三分钟后,徐方悠悠:“以前你没这么瘦吧?”

“是,半年前见他,比现在胖两圈呐。”沈夫人快说了句。

“老弟,看出来什么没?”沈建也关切问了句。

“以前运量不大吧?到了这岁数,容易出病。如果我没猜错,当时应该看到了一些养生知识,比如太胖会带来哪些危害,你被这么一惊吓,半年前开始,几乎不沾荤菜。三个月前开始,几乎所有菜都很难下咽,这种是厌食症的一种表现。”

“本来稍加调理是可以恢复的,但平时工作太忙,每天都殚力竭,营养跟不上,这就形成一种恶循环,原本正常的厌食症,就逐渐恶化成更深的症状。哪怕现在有营养吊着,再这么工作下去,正常人状态最多保持一年。”徐方给华德云下了结论。

三人一个灵,沈建急忙问:“那一年后呢?”

“卧不起,活不过两年。”

“老弟,能治不?”沈建急忙问。

而刚开始对徐方医术半点不信的华德云,此刻心也提起来。不管他为官多么清正廉洁,只要是正常人,都有活下去的渴望。

“可以。”徐方点点头:“把上衣解下来,我给你行个针。你们现在有时间,去百草堂订点中,然后买点老、羊、老鳖。他器官太虚弱了,需要好好补补。”

“吃不下,听到荤菜就想吐。”华德云苦着脸。

“先别管,衣服去了。”徐方命令

“赶的。”沈建也催了下。

“我……走,给我找个房间,在客厅这样不合适。”华德云有些尴尬。

“什么合不合适的,我都不在意你怕啥。”沈建一把拉过华德云,伸手去解扣子。

“别,我自己来。”华德云吓了一跳,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,这比听到荤菜更让人恶心。

当华德云准备完毕,看着他瘦骨嶙峋的,徐方深口气,取出银针,内医诀运转,十一银针立刻封住五脏六腑。

随即,又有七银针,分别入肠、胃七大位,内真气顺着捻银针的作,朝他涌去。

原本还很是张的华德云,当银针入,并没想象中的痛,眼中也有些惊讶。当感受到温和的气在银针传来,华德云不哼一声:“有点,感觉怪怪的!不难受,好像有点服。”

“还有其他感觉吗?”徐方问。

“有,但这种感觉有点怪,很熟悉一下想不起来。”华德云皱着眉头思索。

“是不是很饿,想吃东西?”徐方又问。

华德云闻言一愣!

仔细感受下,眼中闪过浓浓的惊喜,如果不是上扎着银针,恐怕他已经兴奋的跳起来:“饿,这感觉是饿!太神奇了,我都大半年没这感觉了!老弟,你真是神医!”

“老弟,怎么他突然就饿了?”沈建好奇问了句。

徐方笑了笑,解释:“五脏六腑以及各个器官,长时间没有摄入营养,逐渐开始腐朽了。这针在中医里,又补针,可以活器官活力,让它们正常运转。这就像一个饿得半死的人,你让他活,他自然想吃东西补充能量。”

半小时后,徐方将银针全部收起,才长口气:“施针完了,我要的东西买来没?”

“好了,都在厨房呢。”沈夫人回了句,毕竟这是市长家,买点东西还是很方便的,十分钟前这些东西就送来了。

“你先坐着休息,我去做点膳。”徐方代了句,便钻了厨房。

半小时后,徐方将几菜端出来,早就饿的不行的华德云,眼睛立刻放光。

“一起吃点吧。”徐方招呼一声。

沈建和沈夫人对徐方的厨艺,一直念念不忘,此刻哪会客气,沈夫人倒不忘说一句:“可惜悠悠在学校没回来,又错过了小方厨艺。”

真不错!”华德云大口吃着饭,也不忘赞了句。

猛吃一顿后,华德云终于将饥饿的感觉压下,滚圆的肚皮,才一拍脑袋尴尬:“哎呀,你看我这脑子,实在是太好吃,没顾得上礼数。对了,诊金……不知多少?”

“二百。”徐方想了想,还是决定收个路费。

“二百万!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听到这数字,华德云脸一苦,支支吾吾半天,才尴尬:“能分期吗?我真没这么多。”

“二百元,不是二百万。”徐方重申了句。

“啥?多少?”华德云惊

“行了,别惊讶了,就是二百块。徐老弟有祖训,不能靠医术赚钱,这规矩一直被老弟继承。”想到徐方那祖训,沈建心里也充满感。如果徐方是钻钱眼的人,自己女和老友,可能真就落个没钱治疗的下场。

华德云心里更为惊讶,伸出个大拇指:“悬壶济世,医德盈天,钱你华老哥真没有,但你遇到什么困难和我说,只要不损害社会,我能做到一定拼了老命帮你!”

“哈哈,老弟,你真是我的福星!这次老哥又欠你个人。”沈建也拍着徐方肩膀,大方方的欠出去个人,与徐方打这么久,他可不信徐方会做伤天害理的事:“对了,他这病没问题了吧?”

“没太大问题,回头我抓个,定期服用就能恢复,”说了句,徐方心中一,苦笑:“对了,沈大哥,我这也遇到点烦,不知能不能……”

“啥事?你尽管说。”沈建急忙问。

“不知白禾市的那些领导,有没有和大哥关系近点的?”

徐方话刚落,房间内的气氛立刻诡异起来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