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停业整顿

    周洁有些语,当时徐方并没说钱究竟由谁支付。

    徐方上前一步,压了压手:“乡亲们,这次地的钱由我出。周老师说了,地一个月就能产卵,而且几天就产一次,只要大家好好喂养,以后大家承包舍,也不需要再购买地,完全靠本繁殖就够用了。最近大家先理好粪,让它们完全发酵,等地到货,就能直接喂食了。”

    乡亲们闻言神一震!

    虽然额外增加了工作,但以后承包舍的话,这些地能给他们省不少钱,当即连声感谢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用谢,我也有个请求,蚯蚓也会排粪,希望大家能把蚯蚓粪好好理。我会找人定期清理,一来不污染环境占用地方,二来这些蚯蚓粪,是植物好的肥料。咱们村这边,虽然风景好,但因为都是山地,土壤不好,不适合植物生长。咱们就用这些肥料,多做些绿化。”

    这些子,一直听郑秀兰念叨可持续发展,一些家里有子女上学,也学过生态保护之类的知识,有时也会和家长普及下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对环境和生态,都很是尊重。

    听到徐方建议,立刻得到众人拥护。

    “小方,这件事儿我们支持,啥时候去学习?”张大爷笑问

    郑秀兰给徐方示意了下,徐方苦笑:“先等等,还有一件事想跟大家说,这件事对大家来说,我也不知是好是坏,但希望大家能够理解。”

    看着徐方严峻的表,众人心一突,难不成扇贝养殖出问题了?

    “小方,有啥事你就说吧,我们以前都穷成啥样了,还能有更糟的事?”陈三叔安

    “是小方,有啥就说啥,乡里乡亲的,天塌下来我们给你顶着。”

    听着村民的话,徐方有些感,安:“我已经拿下了岳海村的开发权,也打算把咱们村,建设成旅游景点,而大家居住的地方,都在建设范围内,所以大家的房子,可能得拆迁了!”

    拆迁!

    这在外面可是份的象征!随便拆迁一个老宅,轻松赔付几套房。

    但岳海村这地方,可从没有人享受过拆迁的福利。此刻听到徐方的话,一个个面

    很有声望的张大爷走出来,气急败坏训:“小方,你对乡亲们的恩,大家都记在心里。可这赶大家走又是什么意思?你让乡亲们住哪?”

    “是小方,咱那房子虽然不值钱,好歹有个窝,你这把乡亲们赶走了,难不成让大家去城里租房住?”乡亲们七,反应剧烈。

    徐方苦笑一声,挥挥手:“不是,你们听我说。咱们村正在建设的两块地方,地基打好了,大家应该有人已经看到。这地方我准备盖两栋八层的楼,愿意拆迁的,可以分到一套房。户型一般是三室一厅,考虑到有家庭人多,而且原来的房屋地皮大的,可以领到四室一厅。”

    就家里那残破不堪的老宅,可以换套楼?不少村民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老一辈人拼命赚钱,不就想给儿子买套楼吗?换句话说,谁又不想换好点的地方住。可惜以村里人的收入平,想换成楼房,又得累死累活好多年。

    看到没人发话,徐方继续:“我包装修和家,这一套下来,大概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装修和家十五万!

    听到这数字,不少人倒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小方,你说的都真的不?”张大爷巍巍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张你怎回事,小方什么时候骗过我吗?”不待张大爷说话,李首先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,瞎说什么。”大娘白了自家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方,刚是大爷错怪你了。”张大爷尴尬

    “是我刚没说清楚,也希望乡亲们能配合下。如果没有足够的场地,我们的景区很难建造起来。等建造好景区,大家以后可以开商铺,可以做其他商业活,到时收入又可以成倍增加。”徐方解释

    “小方,不用解释了,别人不签,叔先签!”李叔对徐方信得过,率先出来。

    陈大牛跟着徐方赚了不少钱,自然拥护徐方的倡议,也瓮声瓮气:“俺也换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,给大爷也换一套吧。”张大爷嘿嘿笑

    “小方,我家也换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对徐方信得过,如今有这种好事,哪里会放过?

    徐方压了压手:“大家先去舍,学习下怎么粪,等学习完之后,有要换楼的,直接去我那签字。”

    对此大家没有意见,无比兴奋朝舍走去。

    柳海连也比较给力,今天拿到地饲养池的建造要求,立刻给出了保证,一周内绝对能投入使用。

    理很简单,和树叶、草等植物混在一起,搁着等完全发酵就行。大家学会后,纷纷朝徐方家赶去。

    郑秀兰今儿一天没出门,一直在考虑怎么划分,此刻照她想分下去后,绝大多数村民表示满意,偶尔有考虑不周的,也在郑秀兰的调解下理妥当。

    160户人家,全部同意拆迁!

    把拆迁的事做妥当,已经下午三点,徐方给几女做好饭后,几人坐在沙发上休息。

    徐方取出手机,浏览一些新闻。

    “白禾市市长华德云,于明来我市考察调研。”看到白禾市,徐方微微一愣,随即忽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——”

    看了半天,徐方准备休息会,一阵手机铃音传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号码,是王雨竹的,徐方了接听:“雨竹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徐方,今天卫生局的人来了,让咱们停业整顿!”王雨竹语气很急切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徐方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一群人来,什么也不说,直接杀我们厨房,看他们样子是想逮我们厨师的把柄。不过咱们酒店的人,一直秉承规范经营的理念,他们什么也没查到。最后拿咱们的膳说事,说里面含有不明物品,需要检查没问题后,才能正常营业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公关部的人呢?”徐方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去公关了,不过他们油盐不,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,找了不少人打听,好像是宁衡在背后指使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卫生局副局长,和山秀大酒店的大老板赵清关系很铁,我怀疑是赵清走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听王雨竹这么一说,徐方也肯定了这重想:“也没给回复,说多久可以检测出结果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警告我们没出报告前,不允许开业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对这种况,王雨竹一点办没有。

    王雨竹边,蔡琴眼神有些空,记忆回到了她与丈夫开业的时候,也是山秀在一旁捣鬼。如今遇到了同样的况,她依旧束手无策。这种使不上力的感觉,让人很压抑。

    徐方深口气,:“没事,我跟林总沟通下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徐方并没着急给林香雪打电话,而是坐在沙发上沉思,究竟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他相信,只要林香雪能拉下脸求她家人,这事儿分分钟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哪怕他自己拉下脸,去找自己那六年积攒的人脉,这些也都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但两人同样骄傲,向来求己不求人,想拉下这脸可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云市,金运小区。

    沈建正在招呼自己老友——白禾市市长华德云。

    “老华,这才半年不见,怎么憔悴成这样了?”看着脸型削瘦的华德云,沈建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,华大哥,是不是病了?”沈夫人关切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哎,去医院检查,也没检查出啥问题,因为吃饭吃不多少,诊断是异常厌食症,这一天天的,得经常输营养。太累了,都快持不下去了。”华德云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也得,走到今天不容易。再说这些年,你在白禾市清正廉洁,你认为又刚烈,肯定会得罪不少人。你这一走,对你这系的人打击太大。”沈建关切

    说到这事,华德云脸又苦了几分:“是,所以这半年不也死着嘛,就是还能多久,谁又能知呢。”

    “请个假去京城看看。”沈建提个建议。

    “去了趟浦海市,那里的医疗平不比京城差,同样没什么结论。给开了一些,刚开始有点效果,现在再吃就不顶用啦。”华德云摇摇头,一副安排后事的语气:“算了,不提这茬。你是局外人看得清楚,帮我想想现在的白禾市,我该怎么安排,要扶持哪块?该提拔哪些人?哪怕我真不行了,也不能让其他好人没有好报。”

    “老沈,你还记不记得徐老弟。”沈夫人在一旁,拽了拽沈建胳膊。

    沈建一拍脑袋,立刻起来:“对,刚刚一着急竟然忘了这茬。老华,你现在千万别提丧气话,我给你请个神医来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老沈,什么神医不神医的,不会找个跳大神的吧?”华德云一撇。

    老友这脾气,沈建了解的很,也不恼火,取出手机找出个号码拨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叮铃铃——

    徐方正沉思方时,一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拿过手机,眉头不一皱。沈老哥打电话给他啥?难不成是想找郑秀兰?

    好奇的了接听,徐方笑:“沈老哥,怎么想起我来了?”

本站访问地址http://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 即可访问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