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山鸡的养殖弊端



“还建设简易超市?那搬过去又有什么意义?”郑秀兰有些好奇。

“当初建设超市,原因是有住村民家的游客,超市在海与村子中间比较合适,但现在游客,大多数人住宾馆,愿意朝村里跑的就少了。喝口还要到村里来,游客心里肯定不服,可能下次就不会再来了。”

听到徐方解释,几女纷纷点头。

“邵静,那批扇贝培育的怎么样了?”徐方又问

“都很不错,很健康。前些子我下海看了看,原来扇贝成熟,大概需要九到十个月,海湖内食速度,会和扇贝成长速度均衡,但因为扇贝成长太快,我又让人朝里投放了一些虾。现在一切都没问题。”邵静简单介绍了下。

“村长,村民们山养殖的怎样了?”徐方又问。

“都好的,山最重要的时间,就是前一周,如果健康活下去,以后的养殖几乎不会出意外。现在看了看,平均每家,一百只里死了两只,其他的成长状态都不错。当时咱们分苗的时候,每个舍最后多分了几只,数量上不会有影响。”

听到一切正常,徐方才长口气,暗孙永培育的苗确实不错。

这差不多十天过去,山个头应该能有手掌大小。

村里一切没事,徐方也放下心来。

接下来几天,徐方在村里也没啥事

闲着无聊,徐方取出了玳瑁给自己的几块宝石和珍珠。

普通的白珍珠,其实并不怎么值钱,徐方对这行比较有研究,一枚也就千元左右。

而那几块半透明的石头,徐方看不出是啥玩意,估计不怎么值钱,脆拿出来雕刻。

大大小小,一共六块。

这种半透明的玩意儿,雕成戒指不咋好看,比较适合做手镯,或者挂坠。

做手镯的话,中间掏空的地方,是可以做吊坠的,丝毫不费。

挑了两块颜最正的石头,徐方开始了雕琢。

雕刻需要力气,也是细活,不仅得卯足力气,还得小心翼翼,很有刚中带柔的意境。

平时没事,徐方就躲在阁楼忙活,一周时间很快过去,一对手镯,两块吊坠就出现在徐方手心。

看着温的珠宝,徐方很是满意,收好朝楼下走去。

来到客厅,才发现郑秀兰四女都在看电视,笑:“都在,送你们件礼物。”

“啥?”郑秀兰好奇问。

“只有四件,一人一个。”徐方笑着将自己雕刻的东西放出来:“海底捞的石头,也不知什么材质,看起来还凑合,当小玩意玩吧。”

当看到手镯和吊坠时,四女眼睛顿时放光。

她们同样不知这什么材质,但每件雕刻品,都堪称完美。

表面圆,没有任何雕刻痕迹,起来很适。手镯是奶绿,筷子细,比较纤薄,几女分别戴手上试试,并不觉得累赘,反而致美观。

吊坠颜是深蓝,在徐方湛的雕工下,形状上小下大,如同放大的滴。栩栩如生,看上一眼,如同要滴落一般。

“真好看!”四女尖

“秀兰姐,这吊坠适合你,你团子最大,这个挂上去,跟要滴落去一样,很引男人视线,对吧徐方?”柳海连揶揄笑

“你们挑吧,呵呵呵……”徐方很自觉的坐到一边,这个时候还是不说话的好。

“死妮子说啥呢,你的也不小,不会你就这想吧?”郑秀兰啐

“海连,这手镯适合你,你手指修长,胳膊也细,这个带上去最搭。”赵红艳介绍

“秀兰姐也适合戴手镯。”邵静也说了句。

“太好看,都好喜欢。”柳海连两眼放光。

“一人一个,海连就选手镯吧,红艳说的没错,这个最适合你。”郑秀兰笑

四女在这你让我让,墨迹了大半天,终于把东西分了下去。郑秀兰和赵红艳选了吊坠,剩下的归其他两人了。

“瞧瞧你们,就一普通的饰品,还是我自己做的,值不几个钱,你们还争半天。”徐方忍不住吐槽一句。

随即,四火热的目光就落在徐方上。

“徐方,这石头是不是还有?”郑秀兰问。

“还几块,不过看颜,没这么好。”徐方如实回答。

一瞬间,徐方忽然感觉四女的眼睛,陡然一亮!

“真的?”四女尖一声,相互庆祝:“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!”

“咋了?”徐方感觉有些不妙。

“什么咋了,赶的,再雕刻两个镯子,两个吊坠。”郑秀兰双手叉命令

徐方现在只想把自己打一顿,自己好心送她们礼物,最后的结果,她们不仅不感谢,反而还要再压榨他劳力?

这还有天理吗?

愤愤不平的徐方,瞪大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表:“我要是不呢?”

“那以后村里的什么政策,姐就不给你落实。”郑秀兰看着天花板悠悠说

“就是,快点,不然姐建居民楼的时候偷工减料。”柳海连补充了句。

邵静掰着手指,自言自语念叨:“扇贝能不能活,真不好说。”

赵红艳更:“现在海里暗礁太多,有些雷达检测不到,万一渔船撞上去,损失就大了。”

徐方差点哭了,当初分房间的时候,明明是老子盖的楼,最后客厅的反倒是我。现在,你看看你们,又开始恩将仇报!

哭丧着脸,徐方只得认怂:“好好好,你们挑吧,我时间比较,这最后一次。”

看着徐方又拿出四块石头,四女立刻挑选出最好的两块,毫不顾及徐方怨的眼神,把他轰楼上雕刻去了。

有了上次的经验,这次只用了四天,吊坠和手镯就雕刻完成。

四女欣喜之后,郑秀兰突然:“对了,徐方,村民养殖山,出现了一些问题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徐方急忙问。

“山现在个头不小,粪就多起来了。咱们这边天热,如果不好好理,很污染环境。”郑秀兰忧虑

徐方心中一跳,十万只山量确实恐怖,如果理不好,岳海村的环境就被破坏了。

这些粪该如何理?

收集起来仍海里?那游客以后怎么下海!

做化肥?这个似乎可行,但加工成肥料,需要很多工艺。直接扔田地里,肯定会烧死植物。

想了半天也没头绪,忽然徐方心里一,想到了在青云大学听的一次课——家畜饲养与生态平衡。周洁讲述的课程,与自己现在面临的况何其相似。

想到这里,徐方微微一笑,虽然不知执行方,但请专业人士的话,应该能提供更好的建议吧。

“没事,我出去一趟,看看能不能想出办。”徐方笑

出了家门,先看看正在售货的荷姐,生意还算不错,徐方才摩托艇朝九山脚赶去。

现在来岳海村的人多了,本不用打电话司机,没等三分钟,就有辆出租车载客过来。

徐方招招手,坐上去:“先朝市里开,去哪待会告诉你。”

“行,那您快点定地方,我这车快,二十分钟就市区了。”司机笑

点点头,徐方打电话给周芝。

很快,电话就被接通,传来周芝疑的声音:“徐方,有啥事吗?”

“跟你打听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一个女老师,应该教的是畜牧专业的,年纪大概四十,一米六三左右,长的比较清秀,昨天听她的课,‘家畜饲养与生态平衡’,你知有这人吗?”

那边沉默一会,周芝才问:“是不是团子比铅球还大的那娘们?”

想到周芝的样子,确实鼓鼓囊囊的,不汗颜:“这倒没细看,好像是吧?”

“应该是周洁老师,对畜牧业很通,你找她做什么?”周芝很是好奇。

“我们村有养殖山,排物太多,不好清理,想请教她些问题。”

“哦——那可以找她试试,她对家畜养殖很拿手,外面许多公司请她开讲座,我这把她号码发你。”

“成,谢啦。”

挂了电话,没多久一个号码发到他手机。

犹豫了下,徐方顺着号码拨过去。

响了几声,就听一温柔的声音:“喂,您好,哪位?”

听到这声音,徐方立刻断定周洁就是上次见到的女老师,急忙笑:“周老师您好,之前我再您的课程上,听到您讲‘家畜饲养与生态平衡’,您还记得吗?”

正朝教工食堂走的周洁,闻言不一愣,脑海浮现出一个青年的影,印象中这家伙长得很不赖,而且经过他的当头喝,她班级的学习氛围很是浓郁,她一直惦记着呢。

她也主找过徐方,但一直杳无音信,却没料到他竟然主联系自己,笑:“是我,正想感谢你呢,我班级的学生,现在都开始学习了。”

“那是你讲的好。”

“对了,你哪来的我号码?找我啥事?”

“电话号码我托人查的,这次确实有些困难,想请您帮个忙。不知您现在有空没?我们见面聊会。”徐方温和问。

“有空,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

“就现在吧,都饭点了,我请您吃饭,我们边吃边聊。你在学校门口等我,我大概十五分钟后能到学校门口。”

“好嘞,那我等你。”

挂了电话,徐方跟司机:“青云大学南门。”

“好。”司机应了声。

没多久就到了青云大学门口,徐方视力极好,一眼看到站在门口的周洁,探出头挥手:“周老师,这里。”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